新華網 正文
課開不齊、上不好 農村學校學生如何減負提質?
2018-04-04 08:32:23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相比城市的補課熱、超綱學,農村學校的問題是課開不齊、上不好

  村小:我們必須奮力跑(解碼·減負)

吉花小學一年級學生利用中午時間一起做作業。李發興 攝

  繁重的課後作業、上不完的輔導班……這是城裏娃的常態。相較之下,農村娃的課後生活更簡單:幫家長煮飯洗碗做家務,或三五成群一起玩耍。如何實現農村學校學生課業減負、素質提升?記者近日走訪了雲南省玉溪市澄江縣右所鎮吉花小學。

  “對農村孩子來説,減負後幾乎沒什麼課外負擔”

  坐落在撫仙湖北岸的吉花小學,是一所壩區半寄宿制農村小學,有355名在校生。

  吉花小學校長孫文嬌説:“對農村孩子來説,減負後幾乎沒有什麼課外負擔,要想確保孩子學業水平不下降,學校必須主動‘增負’。而開齊各門課程、開足課時,就是最好的減負。”她認為,減負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該加的加、該減的減。

  “加的是素質類課程,減的是盲目的作業和佔課現象。”孫文嬌介紹,在農村學校,以往普遍存在不能在規定的課時內完成教學任務的情況,不少老師為了完成教學任務,佔用其他不參與期末統考科目的教學時間來補課,甚至犧牲了學生的課外活動時間。“這樣做的效果其實並不理想。”孫文嬌説,看似在語數外等考試科目上投入的時間多了,但學生們心裏會有抱怨,“體育課音樂課怎麼又被佔用了?”學生産生抵觸情緒,學習效果難免打折扣。

  2016年9月,雲南省下發《關于全面加強和改進學校美育工作的實施意見》,要求將美育實踐活動納入教學計劃,實施課程化管理。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在開設音樂、美術課程的基礎上,有條件的要增設舞蹈、戲劇、戲曲等課程。從去年開始,吉花小學根據玉溪市教育局的統一安排,嚴格按照要求開設課程,除了統考的科目外,德智體美方面的課程一科不少,老師不得以任何理由和方式擅自調整課程計劃。

  孫文嬌説,現在吉花小學不會再發生佔課現象了,只要課程表上安排的科目,到了期末都需要考核,教育主管部門也隨時會到校抽查。

  吉花小學六年級(2)班學生方吉彤告訴記者,盡管五六年級的作業相對以前多一些,但當天老師布置的作業大部分在學校內就可以完成,回家最多再花半個小時就能做好,有時候自己在家還會復習功課。孫文嬌説,農村學校課外作業要是布置多了,一方面學生很難完成,另一方面家長也沒有精力來輔導孩子的作業。所以還是要遵循“量力而行”的原則,做到少而精,她説,“把作業的難易度和完成時間控制好了,學生就自然減負了。”

  “想要開齊音體美課、配齊老師並不容易,而且老師的專業素質也不高”

  “老師既要在有限時間內完成課時,也不能借減負之名減少教學內容,怎麼上好課?減負其實給老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孫文嬌説,農村學校要減負,核心是要強化內功,提高教學質量,減負不減質。而其關鍵在于提升課堂教學效率。

  孫文嬌告訴記者,推行減負之初,有老師提出“課上不完”的情況,有的家長也表示擔憂和反對,“會不會影響孩子的學習成績?”“課要是上不完,肯定得從老師自身找原因。”孫文嬌説,農村學校老師的綜合能力確實還有待提高,需要不斷加強自身專業素養,這也需要學校管理者主動作為。

  如何高效利用40分鐘的課堂?去年以來,吉花小學經常組織老師圍繞如何改變教學策略、如何提高課堂教學效率等話題進行課題研討。比如,以前語文老師會利用上自習的時間讓學生集中背書,現在改變了方法,不再統一時間背書,而是提前布置好哪些課文需要背誦。這樣學生就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隨時找老師背誦,可以是課間休息的時候,也可以是吃飯的時候。

  在澄江農村,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都沒有睡午覺的習慣。吉花小學于是利用中午時間安排各班老師組織上自習,同時輔導學生做作業,既有助于確保學生在校安全,也保證了時間的充分利用。“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孫文嬌説,教會學生正確的學習方法,孩子們在課堂和作業上就會都高效起來。

  不過,在西部農村偏遠地區、特別是規模較小的村小,不少老師同時任教多個科目。孫文嬌表示,“想要開齊音體美課、配齊專業老師並不容易,而且老師的專業素質也不高。”有基層教育工作者指出,部分學校為了排課方便,簡化程序,甚至存在由兩位老師主要負責一個班全部教學的“包班制”情況。一位基層教育行政部門負責人説:“數學課是體育老師教的雖然誇張了點,但體育課是數學老師教的可挺普遍。”

  “對于城裏的孩子,家長也是老師;但對于農村孩子,老師也是家長”

  下午3點半後的吉花小學校園,並不是靜悄悄的。

  “3點半,正是農村下地幹活的黃金時間,如果這個時候就放學,家長哪有時間來接孩子,孩子在路上的安全誰來保證?”孫文嬌説,學校根據實際情況,把下午3點半到4點半的這段時間定為社團活動時間,學生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

  如今,吉花小學共設立荷文化主題研討、籃球、足球、百靈鳥合唱等多個校級社團,不少老師也根據自己的特長分別成立巧手之家、小主持人、小話劇團等近20個社團小組。學校在每學期初統一制定“社團活動安排表”,努力實現每一位教師都能帶團,每一個學生都能找到自己的興趣愛好。

  如果有學生對這些社團小組都不感興趣咋辦?孫文嬌介紹:“要麼組織到圖書室看書,要麼就由老師帶著學生制作玩具,滾鐵環、打陀螺、做遊戲。”“放假時間長了,還會想回學校呢。”六年級的郭芊妤喜歡足球、籃球和十字繡,每天的課外活動非常豐富。“開展形式多樣的活動是為了促進教學,更是尊重孩子的成長規律,這樣也才能讓孩子們更喜歡校園。”孫文嬌説,“學校不僅僅是校園,更是家園。對于城裏的孩子,家長也是老師。但對于農村孩子,老師也是家長。”學校每周都安排3名老師在校值守,與住校的學生同吃同住同玩,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管教。

  雖然現在農村山區學校的硬件設施和城區小學已無明顯差異,但整體來説,農村學生在書本知識和考試成績上依然明顯弱于城區學生。“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位。”孫文嬌坦言,父母都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態,但是在農村地區,家長一天到晚要麼外出務工,要麼忙于農活,再加上部分家長本身的知識水平也不高,不少家長對孩子的學習不聞不問。

  “減負僅靠學校單方面的努力很難達到目的,還需要家長的支持與積極配合。”孫文嬌説,下一步要不斷探索和家長的溝通、聯動機制。(楊文明 李發興)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63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