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雄安,千年大計頭一年
2018-03-31 07:32:37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航拍雄安新區。王斯雨攝

俯瞰“千年秀林”。王斯雨攝

  詩人芒克曾在白洋淀寫下《十月的獻詩》,“最好/在一個荒蕪的地方安頓/我的生活/那時/我將歡迎所有的莊稼來到/我的田野”。如今看來,這像極了一次預言。白洋淀所在的雄安新區,近乎一張荒蕪的白紙,卻正在歡迎著“所有的莊稼來到”。

  從北京去白洋淀東站的高鐵上,一路滿眼綠意,灰黑色的土地上鼓出貓了一冬的新麥。進入雄安新區,大部分地方依然是農田、村落,與一年前十分相似。

  表面平靜,難掩雄安新區在世界矚目之下,整整一年的密集準備。這背後的激動與激情、脈動與期待,即便不親自前往,也有所耳聞。

  新區成立的消息,宣布整整一年了。帶著好奇心,本報記者走入雄縣、安新縣與容城的村落、鄉鎮與縣城,傾聽基層幹部群眾這一年的心路歷程,對未來的憧憬。走入熱火朝天的工地,在“雄安速度”中,感受並想象一座千年之城未來最美麗的模樣。

  那夜無人入睡

  3月23日,在容城縣大河鎮東裏村見到縣交通局李振輝、李樹海、陳思三人時,他們忽然記起,那天是駐村整整一周年的日子。2017年的這一天,中午開完會,三人就打好鋪蓋卷到了村裏。一開始只知道任務是“穩住控好”,別的誰也摸不著頭腦,4月1日那天,李振輝與陳思正在回家路上,看到雄安新區成立的消息。

  “我以為是玩笑,再三確認了一下。”今年剛滿30歲的陳思回憶,兩人當場決定調頭回村。那天晚上,村民們放起煙花和鞭炮,折騰整整半夜。後半夜,駐村工作組和村幹部們興奮得難以入睡,暢聊至天明。

  這樣的興奮勁兒,持續了數天之久。一同參與狂歡的,還有慕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投資者,甚至炒房客。

  雄縣雄州鎮黃灣村黨支部書記劉秋亂對此印象深刻。黃灣村裏的酒店,平時賓客寥寥,那幾日始終爆滿;外地牌照的車從高速路口一直堵到村口,整整三公裏;到了晚上,許多來客只好睡在車上。

  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長、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陳剛感慨新區規劃建設,從開始就係好了第一顆扣子,“經受住了炒房、炒地、炒戶籍、炒房租等多重考驗”。

  “中字頭”遍地了

  “過去人家問我,容城有沒有中字頭的企業?我説,‘有啊,中醫院’。”當地一位幹部向本報記者開了這樣一個玩笑。

  如今,在容城中醫醫院西側,緊挨著“中國建築西南設計研究院”。其所在的奧威路上,布滿了中國大唐、中國中鐵、國投集團等諸多“中字頭”“國字頭”企業。至于來自各地的名企、名校則更多,上海市政總院、天津城投集團、美的中央空調、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等散落分布于這條街上。

  “騰訊Tencent”的藍色牌子雖已挂在房頂,但這個沿街平房才開始裝修。工人們一車一車推走建築垃圾,為這裏收拾出幾百平方米的空間。幾個月前,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親自前來,為騰訊與雄安的合作籌謀。盡管如此,這可能依然是騰訊在全國最小、最破的辦公地點。工人們對這裏將要做什麼有些茫然。騰訊後面,是一家企業的廚房。

  至于京東金融和京東物流,佔的地方則更小些,只是縣城裏一間門臉房。斜對面,是一家驢肉火燒店,劃入雄安新區的3個縣均屬于保定市,飲食上素以驢肉火燒聞名全國。

  走在“京東”附近,水果店喇叭重復傳來“香蕉十塊錢四斤”,街上駛過的三輪車喇叭傳來“有舊電視、洗衣機的賣”……無論從何種意義上,容城以及雄安新區另外兩個縣,都還是中國最為普通的縣城。

  與人們尋常印象不同,這些大企業在雄安都只能挂上小招牌,有些甚至挂在居民樓上,真實性卻無需懷疑。這是雄安的魅力,從它成立那天起,就吸引著全國甚至全世界最優秀的企業。陳剛介紹,新區先後與騰訊、阿裏巴巴、百度等19家企業簽訂戰略合作協議,100多家高端高新企業核準工商注冊登記,儲備了一大批戰略性新興産業項目。

  幹出“雄安速度”

  總體規劃出臺前,新區真正破土動工的建築,只有雄安市民服務中心,人稱“雄安第一標”。

  智能管理係統顯示,7000多人同時在工地上,進行第106天的奮戰。

  建設過程中,實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建設速度”。無需談論細節,四個月,這個建築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的項目就能完成。相比之下,比同體量工程施工速度快出2倍左右。

  3月22日這天,施工現場一片忙碌,人與人之間相隔一米,説話就要扯著嗓子。這是最後的衝刺階段,建設者們處在最亢奮的階段,20攝氏度的天氣裏揮汗如雨。吊臂、腳手架此刻仍然密密麻麻,幾天之內就會全部撤離。

  王金輝從第一天就進了工地,整整四個月時間裏,只有兩天半外出辦事,春節期間都未曾休息。

  對建造速度,王金輝有一種獨特的熟悉感。近40年前,他的父親作為工程兵,參與了深圳最早的建設,直到復員回到河南商水老家。從小,王金輝聽著深圳的故事長大。去年他聽説了雄安新區,知道這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並參與其中。

  “太緊張了,太緊張了。”做過十幾年工程的王金輝直説。這個項目的任務派下來,“軍令如山,倒排工期,一定要完成任務”。但是,“無論你怎麼快,首先需要保證質量,因為他們把質量標準給你明明白白定出來了”。

  王金輝和他的百人隊伍,成了工地上一支“突擊隊”,哪裏有急難險重任務,他便率隊前往。

  當然,“雄安速度”與“深圳速度”還是有一些區別的。春節期間通電話時,父親一再囑咐王金輝注意安全。他回憶説,“我告訴他,這個工程的質量要求是我經歷過最高的,強調的除了質量就是安全。施工條件比改革開放初期好多了!”

  當下世界

  還沒有這樣一座城市

  正在緊鑼密鼓建設中的,其實是兩個雄安市民服務中心,而且一模一樣。

  中建三局雄安市民服務中心項目設計技術部經理周千帆解釋説,這叫數字孿生園區。在這個項目建設的同時,現實中建設了什麼,空間布局如何,用了什麼材料,都會在計算機中同步做出來。“精確到鋼結構、門板、水管,甚至不少螺絲,具體型號、品牌、大小都有。”

  如此一來,建築中所有可見、不可見的部分均可溯源。這個10萬多平米的建築,邊建造邊實現了數字化。比如鋼構件,掃描二維碼就能讀取生産廠家、生産時間、進貨時間、質量報告等全部信息。“等我們交付了數字孿生園區,以後任何地方出故障,比如漏水,物業管理人員直接能在模型中看到管線走向、閥門位置,檢查起來有的放矢。”

  甚至,建成後樓宇內的電能消耗、用水量、空氣質量,都可以清晰檢測,整個園區的所有攝像頭信息,也將清晰呈現。

  大樓投入使用後,會不斷有新的活動,數字孿生的大樓也將不斷更新數據,如此龐大的數據量,需要依托非常前沿的大數據技術才能有效管理。區塊鏈、大數據等信息技術,將應用到城市管理運營和安全防護各環節,從一開始就做好智能基礎設施建設。

  更為重要的是,這個項目立于田野之中,與普通的城市建築區別很大,可以視作一座微型城市。有非常先進的地埋式污水處理站,有可以收集2萬噸雨水的“海綿城市”係統……

  “這個項目用的新技術,無論是綠色建設、智慧運營還是數字孿生園區等理念,將會在新區整體建設中大面積推廣。雄安,從一開始就是座不一樣的城市。”周千帆表示。

  建設這樣的項目很難。“在新區黨工委的堅強領導和雄安集團的精心指導下,中建集團組建了最強的團隊,施工過程中投入了最優的資源,質量安全管理體係也非常嚴格。”中建三局雄安新區指揮部黨工委副書記劉曉霖告訴記者。

  走在即將完工的建築內部,也能感受到與一般項目的不同。中建深圳裝飾公司的潘文濤指著天花板説,溫感、煙感裝置、各種管線等,都是提前在電腦中模擬、綜合排布,然後在現場一次性裝好。“五六個專業同時施工,安裝後的效果整齊劃一、簡單美觀。”

  項目8個單體為裝配式建築,如拼積木般,鋼柱、鋼梁、鋼桁架和樓面板、樓梯等構件均由工廠預制加工,運至現場直接吊裝。建成後,這裏將是許多入駐企業在雄安的臨時辦公點。

  值得期待的是,包括數字孿生概念在內的一係列新理念,都將用在未來的雄安新區城市建設中。在建設一座實體城市的同時,將鏡像地建設一座數字城市。“這是雄安智慧、雄安方案”,中國雄安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感慨。

  在當下的世界,還沒有這樣一座城市。

  “咱這要建Number One”

  偉大的城市建設背後,是無數人的默默奉獻。

  雄安市民服務中心建設,租用了三個村子的地,位于容城縣容城鎮的馬莊村、白塔村和東關村。

  時至今日,馬莊村村支書兼村主任姜志博還記得,2017年9月9日上午9時9分,村民姜俊明在協議上按下了紅手印,這份1.75畝地的臨時佔地協議書,成為了雄安新區與老百姓的“第一簽”。很快,同樣具有開創性意義的“第一樁”也在馬莊打下。

  徵地400多畝,過程異常順利。2017年9月6日,容城開了全縣動員大會,兩天時間,姜志博就説通了涉及到的全部老百姓。因為完成的早,所以大夥商議著找個吉利點的時間,“我們希望新區天長地久,所以時間上都是9,這是歷史性的時刻”。

  話雖如此,村子裏一下子涌入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工人,這是此前從未見過的景象。許多村民的地也被徵走了,需要大量的安撫工作。甚至春節期間,都不能燃放煙花爆竹,群眾們也都非常配合。

  不遠處的白塔村,徵地更多。

  白塔村黨支部書記馬佔茹也記得,第一次徵用1100畝地時,老百姓非常支持,“很多人都在等著簽約呢”。今年3月10日,村裏再次徵地1000畝,同樣非常順利。甚至,有14戶村民拆遷,補償標準、政策還沒出臺,大家就同意了。加起來,村裏已經有近一半的地,用于新區建設了。

  不僅如此,村裏住了六七百名外來務工人員,擠滿了外來車輛,很多村民的車甚至開不回家門口,大家也沒什麼怨言,“對于雄安新區的認識,我們的村民非常到位,大家都知道一切為了更好的將來”。

  “為啥會這樣呢?”姜志博自問自答,“老百姓都看過電視,也在微信上看過中央對于建設雄安新區的指示。誰都清楚,咱這要建世界Number One(第一)的城市!”

  幫老百姓過個好年

  即便覺悟很高,對于不少村民來説,這一切也並不容易。新區的甜頭還沒嘗到,就不得不開始“休養生息”。

  作為駐村工作組,李振輝等三人過去一年的所有白天都在村裏,三人又分別在這裏睡了100多天。三間房子,中間的做了辦公室,左邊的做了簡易廚房,右邊的是臥室。打開鍋蓋,裏面放著剛做好的面餅,三個大男人在村裏搭夥過上了日子。

  辦公區挂著一張東裏村的航拍圖,走近看每棟房子頂上都寫了字。李振輝不好意思地笑笑説,剛來時認不全村裏600多戶人家,只好走訪一家寫下一戶名字。現在,家家戶戶都熟悉這幾個縣裏來的幹部了。

  像這樣的駐村工作組,雄安新區規劃范圍內,每個村子都有。

  劉秋亂面臨的情況更棘手些。黃灣有3518名村民和1000多名外來務工人員,過去靠著村子裏80多家塑料包裝小企業,大夥日子過得有聲有色,不少家庭年收入到了10萬左右,村子裏蓋了統一的居民樓,還有溫泉酒店。如今,新區建設生態先行,雖説還未動片瓦之功,卻已關停了78家企業。這意味著,1000多名勞動力失了業。

  “這一年最困難的時候,就是企業關停之後,尤其是春節前,我們得想好怎麼讓老百姓過個好年。”劉秋亂急了,先動員村裏的黨員去幫助身邊人,然後通過村子裏的公益基金,幫助老百姓度過年關。

  種出“千年秀林”

  亞洲最大的高鐵站要放在雄縣昝崗鎮,為這事,鎮黨委書記劉振嶺已經在涉及到的兩個村子蹲點兩個月。

  官方消息稱,2月28日上午,雄安新區首個重大交通項目——北京至雄安城際鐵路正式開工建設,全線建成後,北京城區至雄安新區僅需30分鐘。其實劉振嶺還沒接到上級正式通知拆遷等事宜,但他看了線路規劃,決定把工作往前趕,他把最有經驗的幹部都調到了這兩個村,準備好100多戶人家的拆遷任務。

  對劉振嶺而言,同樣重要的任務是,到3月19日為止,昝崗鎮已經騰出5000畝地,作為新區的苗景兼用林。他替老百姓算了筆賬,每畝地政府補貼高達2000多元,再加上為新區育苗後的提成,所得比種莊稼多不少。

  “我們身處基層,知道是什麼得民心、順民意,新區宣布以來,群眾一直有著很高的幸福感和期待值,具體要為新區建設做貢獻時,積極性自然就上來了。”劉振嶺告訴記者。

  不遠處的雄縣朱各莊鎮,也在短短的時間裏,騰出6800多畝地用于苗景兼用林。鎮長李建偉告訴記者,徵地過程同樣非常順利。

  苗景兼用林的樹,其中相當一部分將種在“千年秀林”中。作為雄安新區已經啟動的兩大工程之一,“千年秀林”已有上萬畝規模。從容城至雄縣的路上,路邊遍是精心栽植後,用木棍撐著的小樹苗。

  按照設想,“千年秀林”最終規模將遠大于萬畝,預計在2030年新區藍綠空間佔比大于70%,森林覆蓋率達到40%以上,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約1倍。每棵樹都在苗圃選材時就登記了二維碼,有專屬“身份證”,掃描便能詳細了解苗木的來源、樹種、規格、産地等情況。

  生態先行,在雄安新區正日漸起到成效。劉秋亂有清晨長跑的習慣,過去經常出門發現是霧霾天,只好作罷,自去年管控以來,“只有幾天沒能跑步,比過去強了不是一點半點。”

  奮鬥才會幸福

  3月22日淩晨1時24分,安新縣安新鎮組織辦主任李振海發了條朋友圈:“這班值得充實。”第二天一早,他就到了辦公室,對本報記者説,“家常便飯了,工作量是過去的幾倍。”

  從雄安新區成立至今,李振海只在春節時休了三天假:“不加班感覺不正常。”他算了一下,這一年的時間裏,在常規工作、下鄉去村的工作之外,更新了247期工作簡報、微信公眾號和今日頭條號。

  借助新媒體的力量,安新鎮的許多工作得以順利開展。西裏街村一位包村幹部叫白梅,為了新區生態,需要引導群眾使用清潔煤,放棄使用散煤。公眾號推了個順口溜“散煤黑,白梅白,梅花香自苦寒來”,配上了白梅的照片,沒想到群眾一見到她就認出來,並張口説出了順口溜,説服工作頓時簡單了許多。

  網絡正在成為新區的先行者。

  今年1月16日,人民日報社與雄安新區管委會共建雄安新區文化傳媒平臺戰略合作簽約儀式舉行,人民日報社社長楊振武與中共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共同見證並致辭,雄安媒體中心(中央廚房)同時揭牌運營,“雄安天下”客戶端和“人民雄安網”也正式上線。由人民網建設的“人民雄安網”,兼具內容傳播與服務功能,下設“要聞”“政策·解讀”“直播訪談”“新雄安人”“雄圖”等多個板塊。

  在名為“雄安自媒體聯盟”的微信群裏,一個叫“劉寶玲”的用戶,幾乎每天都在群裏活躍著。

  3月24日,他在群裏問,“請各位朋友總結一下,一年來新區有哪些新變化?開動腦筋,集思廣益!”一番討論之後,他繼續説,“大家繼續討論,特別是每個同志都要説一段話,長短都可以,説給我聽,我想了解真實情況。謝謝!”“我看很多人不説話,希望我們能暢所欲言,在這裏講真話就是支持新區建設!”

  這個劉寶玲,正是雄安新區黨工委副書記、常務副主任。他不但在新媒體上觀察著雄安動態,還與雄縣、容城、安新三縣的縣委書記、縣長一道,把手機號公布在了“雄安發布”公眾號和“中國雄安”官網上。

  奮鬥的氣息,彌漫在雄安新區。位于容城奧威大廈的新區管委會臨時辦公點,食堂門口的白板上,除了菜單,還有兩句話——“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必須夯實基層”;“無改革創新,無雄安價值!”

  劉振嶺的看法更直接一些。

  “過去我們總愛説搶抓歷史機遇,其實這是非常難抓的。可是現在歷史選擇了我們,奮鬥的結果會成為千年大計……我們真是有福的一代人,對吧?”(本報記者 劉少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17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