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校舍新了,師生走了?鄉村義務教育如何止血
2018-03-28 08:49:06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鄉村教育仍在“失血”: 適齡學生流失、老師無心戀教、學校不斷萎縮……盡管近年來不少農村地區校舍等硬件設施有所改善,但與城區教育資源的投入、教育質量的提升相比,差距仍在持續擴大。

  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薄弱環節和短板在農村。鄉村教育不興,脫貧攻堅的效果要大打折扣,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將面臨阻礙,甚至影響“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實現。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高度重視農村義務教育……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朝著這一目標,我們任重道遠。

  鄉村教師陳申福:將“愚人村”的帽子脫掉!王全超攝

  來的不一定留下,走的一去不返

  “止血”鄉村義務教育之一

  教育強,方能國家強。近年來,隨著各級財政持續投入,鄉村教育事業步入發展新階段。在廣大農村地區,嶄新的校舍成為不少地方最美的建築,鄉村教師待遇正穩步提高。今年兩會上,如何更好地發展鄉村義務教育,也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然而消除城鄉教育差距並非一朝一夕,半月談記者最近走訪山東、河南、重慶等地發現,鄉村義務教育仍面臨教師隊伍不穩定、年齡與學科結構不合理及適齡學生流失等問題,亟待進一步通過深化改革,築牢基層基礎教育根基。

  生源流失:硬件改善難以遏制進城讀書潮

  近年來,很多縣市,農村學生進城讀書現象已持續多年並愈演愈烈。盡管一些地方不斷改善農村學校的硬件條件,但仍然無法遏制農村學校生源加速減少的趨勢。

  重慶市榮昌區銅鼓鎮高山村村小建于上世紀70年代,當時有4個教學班共計180人左右。2000年以來,學生逐年減少,目前一二年級加上學前幼兒班,一共只有17個學生。不少高山村村民搬到山下居住,“那裏的教學水平更接近城市,孩子有更多可能考上大學”。

  2014年年底,半月談記者曾走訪河南嵩縣舊縣鎮溝門小學、車村鎮紙房小學和佛坪小學,當時,有些小學地面還未硬化,教室也沒有安裝空調。此次記者再次回訪這3所學校,看到學校的地面均進行了硬化,教室都裝上了冷暖空調、配備了電子白板,紙房小學還進行了擴建,新教學樓即將竣工。

  然而,學校生源的流失現狀並未得到明顯改善。溝門小學所在的溝門村去年8名適齡兒童中有5名在溝門小學讀書;佛坪小學所在的佛坪村在本村讀書的學生佔比不到一半。佛坪小學教師申德智告訴記者:“留在這裏讀書的一般都是家庭條件不太好的孩子。”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為送孩子進城讀書,農村稍有條件的家庭都去城裏買房,買不起房子的家庭則邊讀邊看,孩子課業表現好,值得培養,合適的時候就帶到縣城讀書,母親租房陪讀。

  師資出走:培養得越好,調走得越快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農村地區適齡學童的流向,學校硬件設施並不起決定作用。城鎮學校之所以展現出強大的虹吸效應,關鍵在于城鄉師資條件的差異。農村教師短缺讓學生流失,農村學生流失又令基層師資不穩,類似惡性循環在各地仍不同程度存在。

  河南師范大學2016年對商丘柘城縣開展一項調研。調研顯示,農村小學教師流失集中在30歲至45歲的優秀教師人群,佔比達到51%。近年來分配到各農村學校任教的大中專畢業生緊隨其後,佔到38.5%。

  山東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處長仲紅波表示,受制于發展前景、工資待遇、生活條件等因素,農村教師隊伍流動性較強。部分農村教師住在城裏、教在鄉下,一門心思想辦法往城裏調動。

  河南嵩縣教育局副局長張勞吾認為,農村特崗教師、骨幹教師的流失需引起重視。他説,近年來嵩縣特崗教師流失率約15%。由于特崗教師面向全國招考,外省籍教師成為主力。“最開始黑龍江、陜西、山西等省都有人報考,有些孩子把嵩縣想成了嵩山。到這裏一看,條件太苦,就走了。”

  許多農村中小學負責人表示,農村中小學如同一塊跳板。偏遠鄉鎮的教師,往城鄉接合部學校跳;城鄉接合部的老師,往城鎮建成區學校跳。農村優秀骨幹教師,大多流向了鎮區、城區學校。嵩縣教育局師訓股股長付險峰説,偏遠地區學校教師不培養不行,但培養好了,他可能就想辦法調走。培養得越好,調走得越快。

  “這樣一級一級往上‘抽血’,老師們又都拼命往上擠,最下面的這層就空了。”一位農村小學校長憂心忡忡地説。

  留下的人:一面堅守,一面操心誰來接班

  年近60的陳申福是重慶市城口縣龍田鄉倉房小學的一名鄉村教師。1981年,陳申福從城口中學畢業,成為了倉房村的第一個高中生。倉房村是秦巴山區腹地一個典型的貧困村,20世紀80年代,當地人九成以上是文盲,“愚人村”的名字不脛而走。

  1984年,陳申福成為倉房村的一名鄉村教師,一幹就是30多年。在大多數時間裏,倉房小學就只有陳申福一名教師,于是他既做“通課老師”,又當“知心保姆”,學生們的所有課程他全上,做飯、打掃衛生、接送學生等後勤工作他都做。

  2019年,陳申福將退休,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一位好老師來接替他的工作,繼續建設倉房村的教育事業。

  今年1月,重慶市榮昌區銅鼓鎮高山村村小的譚澤光老師,面對著一年級的3個孩子,講完了他的最後一課。此前,61歲的他與其他兩位老師每人帶一個班級,一人擔起了語文、數學、美術、體育等課程。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為了留住村小老師,近年來政府提高村小教師收入待遇。譚澤光的月收入是5100元,與重慶主城區社會平均工資基本持平。因為高山村小學山高路遠,老譚能拿到最高一檔補貼,每月400塊錢。

  接替譚澤光的是歐陽慶川與熊英,他們都是拿到大學文憑的師范學校畢業生。他們雖然擔起了這所村小的教學工作,但還要考慮今後夫妻兩地分居與子女教育等問題怎麼解決。

  “我們是國家的鄉村教師,今天依然需要有甘于付出的情懷。中國未來的建設者們,需要鄉村教師的啟蒙。”臨退休前,譚澤光贈給兩位年輕同事一句話,希望他們能繼續堅守,把這所成立于上世紀70年代的村小辦下去。(半月談記者 蕭海川 李亞楠 周聞韜)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濟南:大熊貓園內散步盡享美好春天
濟南:大熊貓園內散步盡享美好春天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長興花香浮動 正是踏青好時節
雨後西湖晴歸來
雨後西湖晴歸來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新疆塔裏木:棉花播種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