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勝我過關,無問紅藍——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鍛造戰鬥力“磨刀石”紀實
2018-02-21 08:01:49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勝我過關,無問紅藍

  —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鍛造戰鬥力“磨刀石”紀實

上圖:該旅官兵駕駛戰車快速機動。陸學權攝

  “藍軍旅到底是藍色的,還是紅色的?”近日,記者來到位于北疆大漠的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採訪,腦海裏突然閃出一個疑問。

  在這支被稱為“中國第一藍軍旅”的部隊,紅和藍無疑是營區主色調:官兵胸前,標明黨員身份的標識牌是紅色的,但藍軍旅特有的臂章是藍色的;遍布營區的旅徽,設計上採用了“你追我打”的四個箭標,紅色和藍色各兩個;每次集合站隊,高亢嘹亮的旅歌也用了一個特殊的名字《紅色藍軍旅》……

  “在這裏,紅是藍的底色,藍是紅的使命。”該旅政委周勳介紹説,旅隊組建6年來,經歷了40余項重大軍事演訓活動,經受了移防、轉隸、整編、轉型等多種重大任務考驗。紅和藍交織演繹的故事,正是一支陸軍合成旅換羽新生的突出見證。

  身著藍迷彩 心係“紅軍”強

  “烈火,烈火,對2號高地左側裝甲目標群實施攻擊,配合我右翼突擊群前出……”馬達轟鳴,冰雪翻飛,冬日的朱日和並不寂寞:一支身著藍迷彩的部隊仍然活躍在遼闊的漠北荒原。

  或許,對于這樣的練兵場面,讀者並不陌生。近年來,身著藍迷彩的我軍第一支專業化藍軍部隊,無論是在報紙版面還是在網絡熒屏,都早已是聲名鵲起。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支神秘的部隊來自哪裏,因何而藍?

  作為藍軍旅第一代創業人,該旅參謀長陳軍對于6年前建旅之初的窘迫記憶猶新,用他的話説,是兩個“一窮二白”。

  首先是硬件。2012年初,該旅整編組建後,就千裏移防到北疆大漠。當官兵離開家人和熟悉的都市,來到陌生荒涼的大漠,迎接他們的是一片雜亂的工地。官兵們住進臨時搭建的板房,在肆虐的狂風中白手起家。吃飯也成了一種考驗:剛吃完三分之一就涼了,再吃幾口,碗裏都是冰碴。

  軟件更是一窮二白。移防不久,中央軍委下達命令:依托該旅建設首支專業化模擬藍軍部隊。如果説移防大漠可以“摸著石頭過河”,那麼建設我軍歷史上具有跨時代意義的藍軍,可真是連可摸的“石頭”都很少。原作訓科參謀徐武韜回憶説,沒有相關資料,更沒有可借鑒的經驗,一切從零開始!

  越是艱難困苦,越能展現一支部隊的戰鬥作風,何況這是有著深厚紅色底蘊的英雄部隊!該旅領導介紹,旅隊前身是全軍最早的裝甲兵部隊,傳統厚重、戰功卓著、英雄輩出,是一支時刻聽從黨召喚、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還重的鐵血勁旅。

  一顆紅心似火焰,越是艱險越向前。寒風凜冽、黃沙漫天……官兵們奮戰在工地上,把雙手當工具,用鍬鎬當武器,頑強地把根扎在了大漠,用心建起新家園。

  幾乎同時,該旅核心軍事能力建設一步不落。按照“我軍骨子、對手樣子、強敵影子”的目標,他們與原總部、軍隊院校等數十家研究部門建立情報協作關係,細化3類12個模擬藍軍建設重點問題,編寫制定規章制度30多項,編修整理資料上萬冊,梳理藍軍作戰理論研究課題70個;探索出“統編分訓、優選精訓、以抗代訓、穿插補訓”訓練方法,走開了“技術基礎訓紅軍、戰術運用訓藍軍”路子……

  身著藍迷彩,心係“紅軍”強。用首任旅政委楊中印的話説:我們是身“藍”心“紅”,一切只為打贏!

  藍得越純粹 紅得越鮮亮

  在我軍基地化實兵對抗演習中,藍軍旅取得了32勝1負的戰績,收獲了“草原狼”“外星人部隊”等諸多綽號。外界評論,正是這塊鋼鐵鑄就的“磨刀石”,在中國軍隊實戰化訓練中掀起了一次次高潮,推動著軍隊戰鬥力不斷躍升。

  在“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係列演習中,他們先後與陸軍7支勁旅交手過招,取得6勝1負的戰績,打破了“紅軍當猛虎,藍軍當豆腐”的演習定勢,引發全軍震動。被打疼打醒的紅方部隊,不得不捫心自問:我們到底還有哪些和平積習?我們到底還有哪些訓練短板?我們距離戰場到底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一次演習,熟悉的旋律突然在紅方指揮所響起,讓指揮所陷入驚愕慌亂之中。原來,藍軍的電子對抗分隊成功插入他們的指揮通信網絡!紅方先頭部隊已過,後續部隊本以為不會有敵情、大搖大擺機動,結果被埋伏在兩側高地的藍軍反坦克分隊獵殺……藍軍旅變幻莫測的戰術,逼著參演部隊定時轉移指揮所、變換通信頻率,及時利用地形地物隱真示假。

  “紅”要過硬,“藍”必兇狠。這“兇狠”二字背後,包含著藍軍旅官兵多少心血!

  一次演習中,藍軍旅偵察營排長佘永林帶領7名偵察兵深入“敵”後,餓了吃口幹糧,每天休息不到3個小時。由于潛伏壕偽裝效果好,紅方的坦克兩次從佘永林的潛伏壕上碾過都沒發現。佘永林事後回憶:“紅方的坦克履帶離我的頭最近時,只有20公分,稍有不慎我就跟‘死神’見面了。”

  在如此超生理心理極限的情況下,佘永林和其余7名偵察兵連續潛伏108小時,用及時準確的偵察情報確保了作戰決心的實現。

  有人説,朱日和不唱讚歌,但朱日和心係打贏。官兵們説,藍得越純粹,紅得越鮮亮。他們認為,一支藍軍旅再強,也只能是一支部隊,將所有部隊練強才是藍軍存在的意義。他們提出的“遇強不能弱,遇弱不過強”的對抗原則,讓來參加演習的部隊都能得到全程對抗,而不是耗費巨資機動數千公裏,連藍軍真正的打法都沒看到就無獲而返。

  近年來,參演的紅方部隊越來越“狡猾”了:一路縱隊少了,戰術行軍多了;一線平推少了,縱深突貫多了;一廂情願少了,分析判斷多了。藍軍破襲紅方指揮所的成功率從原來的100%降到了20%,炮兵火力毀傷指數也從78%降到了21%。

  癡心求勝戰 同心為打贏

  一次次勝利的喜悅,從來沒有讓藍軍旅官兵沾沾自喜。在他們心中,演習場上打敗紅方不是目的,只有將未來對手的好經驗好做法轉化為紅藍雙方的實戰能力,才是“磨刀石”部隊存在的全部意義。

  2016年的一次演習中,藍軍旅旅長滿廣志在陣前指揮時,被紅方遠程炮火覆蓋,意外“陣亡”。但失去“頭狼”的藍軍並沒有潰敗,旅參謀長迅速實施不間斷接替指揮,藍軍最終依然取勝。

  “群狼無首,為何能勝?”滿廣志向記者揭秘:任務式指揮法!實戰中,藍軍指揮員將作戰區域和任務劃分後,明確好“行動時限、目的和達到的效果”,對于下級指揮員如何編組力量、組織部隊行動,不做過多幹涉。各級指揮員獨立執行作戰任務,自主展開協同能力很強。因此,主將折損,藍軍絲毫不受影響。

  “如果你們旅將來上戰場,會不會採用這種方法?”面對記者的提問,旅長滿廣志的回答斬釘截鐵:“當然會。不管‘紅’的‘藍’的,只要有利于打勝仗,都可以為我所用!”

  採眾家之長,為打贏助力。組建以來,藍軍旅參加數十場演習,每一場每一個回合,都按照未來作戰對手的思想和戰法組織作戰行動,在深學活用中百煉成鋼、越戰越強。

  在演習中表現突出的反裝甲獵殺隊是該旅藍軍研練中心的一大成果。去年的一次演習中,紅藍雙方很快進入激烈廝殺階段。此時,反裝甲獵殺隊突入戰場。隊長劉博帶領獵殺隊精準破襲通道,成功突破紅方縱深,一舉擊毀十余個重要目標,助力藍軍迅速鎖定勝局。

  “知彼知己者,百戰不殆”,這是戰爭法則中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而在藍軍旅官兵眼中,“紅”與“藍”沒有明確邊界,本質上都是人民軍隊。大家都有同樣熾熱的打贏之心,都需要“睜眼看世界”、掌握世界一流軍隊的先進經驗。因而他們更願意用一句樸實的話表達這種關係: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戰友,比劍朱日和、同心為勝戰。

  2016年的一次演習中,某裝甲旅因為對抗成績不理想,就地轉入駐訓狀態。藍軍旅主動靠上去,把自己研究作戰對手的成果、經驗毫無保留地送給他們,並再次充當“陪練”展開對抗……

  “我願意讓你踩著我的肩背,高舉起勝利的旗幟……”結束採訪那天,鏗鏘的《紅色藍軍旅》旋律回蕩在朱日和荒原,讓所有人為之動容。記者的腦海中突然閃過藍軍旅官兵的一句座右銘——唯願千軍競發之時,皆念我“磨刀”之功! (記者 錢曉虎 周遠 通訊員 何志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 第一支藍軍:令紅軍膽寒的“磨刀石”部隊
    今年53歲的東部戰區陸軍副參謀長王鵬,2006年7月被任命為原南京軍區某摩步旅旅長。2008年3月,經嚴格考核,這個旅成為原南京軍區數支外軍模擬部隊中的一支。他也由此成為一名“藍軍司令”。
    2017-07-31 18:42:5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鐵花火雨”慶新春
“鐵花火雨”慶新春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鬱金香盛開遊人來
娃娃過大年
娃娃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紅紅火火過大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432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