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媒體走轉改】奔跑吧,“外賣小哥”
2018-02-14 08:20: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片來源于視覺中國

  新華網北京2月14日電(記者 韓家慧)有一個群體,他們風馳電掣,爭分奪秒;他們態度謙和,拼命奔跑;他們讓幾億人足不出戶享受美食之樂;他們撐起超2000億的市場交易份額。他們總是把“祝您用餐愉快”挂在嘴邊,他們是400萬“外賣小哥”,他們是城市裏熟悉的陌生人。

  因為職業特點,人們對“外賣小哥”的感情復雜而矛盾。聽聽他們怎麼説。

  樸素的苦樂觀

  李偉明已經連續兩年沒回河南老家過年了,今年春節他也不打算回去。2015年之前他在濟源一家焦炭廠上班,平時忙于炒股,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跟他提出分手,最後借錢炒股賠了二十多萬後,他選擇北上。

  來到北京,李偉明先後換了三個外賣平臺,但一直沒離開這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平均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只要不是係統原因接不了訂單,李偉明一刻也不願停歇。

  幸福來自有目標的生活。每天走一萬步以上,大部分時候都是奔跑的狀態。對他而言,吃飯時間是在晚上十點以後,一天能吃兩頓飯就是幸福。

  盡管如此,李偉明從沒覺得辛苦,手機提示來了新訂單,他又一次精神抖擻,充滿幹勁。臘月二十七,大部分“外賣小哥”已經回家,李偉明每天能比平時多送二十單左右。

  “送外賣付出與收入成正比,2018年再苦幹一年就能把債務還清了。”他説。

  送外賣兩年多,李偉明有感動也有無奈。有一次,係統派給他一個距離很遠的訂單,用戶下單到送達用了2個小時,嚴重超時,但這位男客戶不僅沒催單,反而安慰他,“哥們兒,沒事,我幾點吃都可以。”有時候,他收到客戶打賞的幾塊到幾十不等的紅包或者幾塊巧克力,足以讓他記很久,開心很多天。

  超時肯定著急,但安全第一

  對于因超時在電梯裏急哭的一位同行,李偉明表示,超時肯定著急,尤其就差一兩分鐘,這也跟個人心理素質有關。

  “外賣小哥”不守規則,在馬路上橫衝直撞,被吐槽多時。南京交管局的數據顯示,平均每天發生涉外賣送餐電動自行車交通事故18起。某種程度上來説,“外賣小哥”群體正成為新的“馬路殺手”。

  根據外賣平臺制定的規則,“外賣小哥”每個月達到一定的準時率才能拿到一筆獎金和晉級。同時超時往往引起客戶的差評、投訴,導致“外賣小哥”被扣掉更多的錢。

  跟李偉明同歲的朱書文就有因為逆行,來不及剎車將一位路人手機碰掉地上,賠款500元的經歷。

  不過,並非所有的交通事故都是“外賣小哥”的責任。李偉明曾經就因為一輛轎車急轉彎且不打轉向燈,自己連車帶人撞到車門上,連翻三四圈的驚險時刻。“我皮糙肉厚,摔幾下沒事兒。”他雲淡風輕地説。

  “有時候係統分來太多訂單,根本處理不完,一些訂單超時只能超了,沒有辦法,要學會取舍,安全始終是第一位的。”李偉明説。

  跑腿兒也是勞動,值得被尊重

  以前朱書文會滿足客戶備注的各種要求,但最近發生的事讓他改變了觀念。

  有一次,客戶備注讓他順便買包煙,他照做了。因為平時不抽煙,對各個牌子煙的價格不太了解,聽錯價格的他多轉了幾塊錢給賣煙的老板,最後導致無意中多收客戶幾塊錢而被差評。

  事後他反思,市場上互聯網企業推出的跑腿兒服務,收費都是10元、15元起。而自己為“討好”客戶,付出勞動,卻不被理解和尊重,他覺得委屈。

  狗年將至,朱書文將在除夕夜趕回河北保定與家人團聚。年後,他會返回北京繼續送外賣,但對未來,他沒有太多打算。他對記者説,自己有一個不太可能實現的新年願望——找到對象結婚。

  對于以後的生活,30歲的李偉明表示,會留在北京,但對婚姻,他不向往。“遇到合適的再説,遇不到,一輩子不結婚也無所謂。”(文中人物李偉明、朱書文均為化名)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翟子赫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橋衛士”
嘉陵江上“橋衛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298118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