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聚焦臨終關懷:沒有經濟收益 醫院普遍缺乏動力
2018-01-26 08:25:25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臨終關懷沒有經濟收益,醫院普遍缺乏動力

  臨終病床,能再多些嗎?(聚焦·臨終關懷追蹤(下))

  臨終患者需界定標準

  當生命體徵不能逆轉,比如癌症晚期擴散不可治愈,就應確定為臨終患者。如果沒界定,易造成醫療資源浪費

  家住湖南省邵東縣的王秀林去年底因結腸癌去世。她從確診為中晚期結腸癌到去世僅1年多時間。

  在確診結腸癌前1年,王秀林先後在鎮衛生院、縣醫院、市醫院住院治療,一直沒有查出確切的病症,身體卻越來越差。兒子曾俊把她接到成都某大醫院檢查,最終確診為結腸癌,此間的檢查、治療等費用就花了好幾萬元。

  確診後不久,王秀林便在醫院接受了癌變組織切除手術,手術費用近6萬元。這次手術比較成功,她的病情得到初步控制。王秀林的女兒考慮到大醫院住院費用高,弟弟上班忙,將她接到湖南邵陽市某二級醫院住院治療。

  10個月後,王秀林的病情出現惡化,醫生認為癌細胞已擴散,建議轉大醫院。曾俊將王秀林接到成都大醫院,希望能控制病情。“醫生表示,媽媽的癌症已是晚期,再治療沒有意義,但我不想放棄,現代醫學技術這麼發達,可能有奇跡。”曾俊説。

  王秀林在大醫院住院近3個月,一共花費近20萬元,其間還接受了第二次癌變組織切除手術,病情卻繼續惡化。曾俊回憶説:“媽媽接受化療,不久頭發全部掉光,肚子脹得像個籃球,四肢瘦得皮包骨頭。那段時間她半夜都會喊疼。媽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我們做兒女的無比心疼。”

  最後,曾俊收到醫院下達的王秀林病危通知。曾俊接受現實,將王秀林送到家裏照顧。5天後,王秀林去世。為了給王秀林治病,家人不僅花光了所有積蓄,還借了債。

  “臨終患者的界定需要標準。”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北京松堂關懷醫院院長李松堂分析,當生命體徵不能逆轉,比如癌症晚期擴散不可治愈,就應確定為臨終患者。如果沒界定,醫生和家屬堅持對患者使用昂貴的藥品、進行各種檢查和ICU搶救,易造成醫療資源浪費,還給家庭和社會帶來很大負擔。“患者如果被確診為臨終病人,就可轉到臨終關懷病房或者臨終關懷醫院,得到及時關懷,不僅花費大大減少,還能在生命最後一段時間生活得相對輕松,走得也更從容。”

  中國抗癌協會副秘書長劉端祺認為,我國每年有近300萬疼痛的癌症晚期患者,都需要臨終關懷,制定臨終關懷服務標準非常重要。有些機構做的臨終關懷服務比較低端,主要照顧患者的生活,護理員的專業水平有限,沒能給患者好的醫療照護;還有些機構打著臨終關懷的幌子,實際上仍給患者進行昂貴治療和檢查。“臨終關懷要以關懷為主,讓患者臨終前舒服,治療手段主要是給患者吃止痛藥、24小時護理、輸液、心靈關懷和營養支持,很少做手術。”

  臨終病床需醫保支持

  醫保應將臨終關懷的藥物和服務項目納入報銷范圍,已納入的應提高報銷比例。這樣醫院才有動力去發展臨終關懷事業,家屬更願意將臨終患者轉到臨終病房

  去年3月,北京市海淀醫院設立安寧病房:一間男病房,一間女病房,一共6張床。海淀醫院安寧病房主任秦苑介紹,安寧病房目前能接受的臨終患者數量有限,打算今年擴建成獨立的病區。“安寧病房的規模大小,取決于政府和醫院的支持力度有多大。”秦苑解釋説,安寧病房運營虧本,資金不足,成立後規模就很小。

  “臨終關懷需要政府介入,做好引導。”秦苑介紹,去年下半年,北京市有關部門開始在不同級別的醫療機構試點,探索為臨終關懷服務科學定價,制定各級醫院臨終關懷服務的標準。去年2月,國家衛生計生委出臺了《安寧療護中心基本標準(試行)》 和《安寧療護中心管理規范(試行)》,但北京只有個別的臨終關懷機構能達到標準。北京大學首鋼醫院設立了臨終關懷中心,是獨立的科室,規模約18張病床,但目前也是在貼本運營。

  劉端祺認為,大醫院做臨終關懷必須得到國家政策扶持。從成本收益看,做臨終關懷沒經濟收益,醫院普遍缺乏動力。他建議政府對設立臨終關懷病房的醫院按照病床數量進行補貼,同時改變收費體係,讓從事臨終關懷的醫務工作者的勞動價值得到體現。

  “臨終患者如果不做臨終關懷,而做各種沒必要的治療,費用昂貴,無論是患者還是國家都難以承受。”劉端祺分析,現在臨終關懷所需的藥物有的不報銷,有的報銷比例太低,而臨終患者接受昂貴的化療等治療,醫保卻給報銷,相當于間接鼓勵過度治療。他建議,醫保將臨終關懷的藥物和服務項目納入報銷,已納入的提高報銷比例。這樣醫院才有動力去發展臨終關懷事業,患者家屬更願意將臨終患者轉到臨終病房。

  劉端祺介紹,一些發達國家的醫保政策規定得很細。以腫瘤為例,患者早期抗腫瘤治療有效,就全力救治,醫保報銷,如果證實患者治療無效,還進行抗腫瘤治療,醫保就不給報銷,但患者接受臨終關懷,醫保都報銷。

  秦苑認為,醫院做好臨終關懷服務,離不開專業的團隊。大多數臨終患者同時遭受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恐懼,單純靠醫生和護士還不夠,需要一個專業的、跨學科的團隊,包括醫生、護士、心理師、社工、營養師、康復師、藥師等。

  秦苑介紹,海淀醫院的臨終關懷團隊主要包括醫生和護士,編制內沒有人文關懷人員,只能靠醫生和護士自學人文關懷知識,再把人文支持帶進工作中。社工和心理師都是以志願者的形式加入團隊,醫院不給報酬。志願者相對固定編制人員,不夠專業、持久、穩定。醫院要想做好臨終關懷,一定要把專業團隊建立起來。

  “臨終關懷的人才供給不足。”秦苑建議,醫學院在本科和研究生階段設置臨終關懷相關必修課程,有條件的可開設臨終關懷專業,以培養更多的專業人才。

  為了增加臨終關懷人才供給,國家衛生計生委家庭司啟動臨終關懷人才培訓,去年12月已舉辦第一期培訓。

  社會辦醫需優惠政策

  臨終關懷醫院有一定的公益性,政府可對其免稅或者降低稅率,同時按照實際床位數進行補貼。對于非營利性醫院,無論公辦民辦,政策都應一視同仁

  北京通州的王大媽今年75歲,半年前在北京某三甲醫院被診斷為乳腺癌骨轉移,醫生認為已無治療意義,建議出院回家。王大媽的女兒將她接回家,並準備後事。

  王大媽的老伴在2016年12月去世,女兒在企業擔任中層管理人員,工作忙,沒有時間照顧她。6個月前,女兒將她送到北京松堂關懷醫院。“當時害怕自己很快就要死在醫院。”王大媽笑著説。

  王大媽現在病情穩定,除了雙手經常疼痛,已能下床走動,生活基本能自理。記者到病房採訪時,王大媽正在幫助照顧病情更重的老人吃飯。護理員説,王大媽現在恢復得不錯,是個奇跡。

  “待在家裏太悶。鄰居沒有老人,都是上班的,白天連個説話的都沒有。”王大媽説,她在醫院受到了很好的照顧,飲食規律,營養均衡,有小病還能得到及時治療。

  記者談及死亡時,王大媽並不忌諱。“我不怕死,下輩子想做個男人。”王大媽笑著説。原來,醫院提供了心理治療,心理師經常對她進行死亡教育和心理撫慰。

  “前幾天,女兒來醫院接我回家,我不想離開。”王大媽説,她與病友已成為好朋友,舍不得離開。醫院偶爾還會舉辦一些娛樂活動,比如護理員和志願者表演節目、播放電影等,自己感覺過得很快樂。

  李松堂説,政府應鼓勵更多社會資本舉辦臨終關懷醫院,提供多樣化、多層次的臨終關懷服務。臨終關懷醫院有一定的公益性,政府可對其免稅或者降低稅率,同時按照實際床位數進行補貼。對于非營利性醫院,無論公辦民辦,政策都應一視同仁。

  “政府應出臺更多優惠政策,鼓勵發展臨終關懷的配套産業。”劉端祺説,一臺進口洗澡機需花費100萬元,但很方便,患者不需大幅動作即可完成洗澡,在洗澡的同時還能接受按摩。這種設備技術難度並不大,但我國市場上沒廠商生産,只能進口。很多臨終患者長時間在床上躺著,需要各種形狀的特制枕頭來墊身體一些關鍵部位。比如患者平躺著,兩腿的皮膚靠在一起,很容易生褥瘡,在中間墊個特制的枕頭就能防止。“這類枕頭由中藥材、蕎麥和一些特殊化學材料填充,可針對不同的病症。然而,市場上很難買到這樣的枕頭,很多患者用的都是家人縫制的枕頭。”(本報記者 申少鐵)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除冰掃雪保安全
除冰掃雪保安全
風雪中的勞動者
風雪中的勞動者
受降雪天氣影響 長三角鐵路多趟列車晚點
受降雪天氣影響 長三角鐵路多趟列車晚點
意大利北部一列車出軌致4人死亡
意大利北部一列車出軌致4人死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18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