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青年|馬薇薇:二十歲不要想象三十歲的生活
2018-01-22 09:10:55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很多人知道她,

是在她20多歲,

2003年參加國際大專辯論賽,

主力三辯,拿到冠軍。

更多人記住她,

是在她30多歲,

《奇葩説》一炮而紅,

淩厲迅猛,咄咄逼人。

她是貴州姑娘,

也是辯論老將。

20歲到30歲,

她當過老師,

也做過商人,

從來沒有淡出辯論圈。

在傳統辯論的沒落中成長:

“現場一共10個人,

正反雙方一共8個人,

一個主席,一個評審,

基本靠搖骰子定勝負。”

在化繭成蝶的歸來裏長大:

“信息過載時代裏,

辯論的理性思維,

每個人都需要。”

人生轉機看似不期而至,

只因有人原地念念不忘。

對她而言,

在20歲時的想象,

與30歲裏的現實,

像是兩極。

站在新青年講臺上,她説:

“二十歲不要想象三十歲的生活,

而是應該學會判斷,

排除人生中不想要做的事。”

“理想不是憑空而來的,

憑空而來的是夢想。”

總有一天,

總有一件事,

讓你願意去做所有不喜歡的事,

那就是你找到了你的理想。

但30歲的你,

一定會感激20歲時,

拼命努力的自己。

“新青年”第4期

邀請到辯手

馬薇薇

分享她的故事

《二十歲不要想象三十歲的生活》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馬薇薇。

在我大概五六歲時,

我的人生夢想是當一個公共汽車售票員。

因為我出生在貴州安順一個小工廠裏,

每次進城大概要坐30到40分鐘的公共汽車。

車上非常顛簸,一般都沒有座。

有一個人永遠有座,那就是售票員。

等我好不容易長大之後,

公共汽車改無人售票了。

我失去了我的人生定位。(觀眾笑)

中學時我又重新樹立了我的人生理想:

當一個作家。

我並不是熱愛文學,也不是熱愛寫作,

僅僅是不想工作。

我覺得作家很好,有了靈感在家叨一叨,

其他人會深受啟發。

後來,報考大學時我發現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係,叫作家係。

我曾經咨詢過中文係和新聞係,

但他們都不包一定能教出作家。

我説,那你們到底在幹什麼?

17歲時我愛上了一個男生,

他要考中山大學。

我説太好了,

我終于知道我要報什麼大學了!

我喜歡的男生要報中大,

所以我就報了中大。

為什麼報(中大)法律係呢,

並不是因為律政戲看多了,

完全是因為當時法學院分最高——

炫技!(觀眾笑)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

整個大學期間我都很迷茫,

不知道以後自己要做什麼樣的事、

成為什麼樣的人。

但我只知道一件事:

我不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首先,我不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我不想成為一個早起的人。

大學時代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在堅持:

從來沒有上過早上8點鐘的課。

無論主修還是輔修,

絕不偏袒任何一個老師。

後來我遭了報應——

你(們)知道我明天早上幾點就要起嗎?

4點,因為要趕6點的飛機。

我很討厭早起,

但最後做了一份早上需要起得非常早的工作。

我還不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我不要做一個需要跟人頻密地搞人際關係的人。

我不希望跟人頻繁地往來,

因為人的喜怒哀樂永遠是不可揣測的。

你説不會啊,我們都是真誠待人的。

是嗎?你們都是真誠待人的?

那是演技不好的問題。

我沒想過,

自己居然變成一個要做復雜人際交往的人,

要做生意,還有一半在媒體圈——

或者你們認為是在在演藝圈。

其實沒有,

所有的潛規則我都沒遇到過,真的很遺憾。

所有你沒想過,

並且你認為(自己)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如果你做了,

你覺得那會是什麼原因?

那是因為你找到了你的理想。

什麼是理想?

我認為是那件,

讓你做你所有不想做的事情背後的最根本動機。

當你找到那個最根本動機的時候,

你就找到了理想。

理想不是憑空而來的,

憑空而來的是夢想。

那對于我來説,

我的理想是什麼呢?

簡單來説,我就是想推廣辯論。

辯論本來就應該是普及大眾的一項活動。

很多人説:

“我不喜歡打辯論賽,

你不要強行‘普及’給我。”

不是(讓)説你去打辯論賽,

而是“辯論”這種思維模式。

辯論是一種什麼思維模式?

就是把你分裂成三個人:

一個正方,一個是反方,一個是觀眾。

你心中最極端的想法A和最極端的想法B,

在激烈的互相碰撞、質疑乃至辱罵的過程中,

那個觀眾C得出了一個比較中立的答案。

這個時候你做事就會有什麼?

理性。

我希望大家都能理性思考,

在微博上都能積極發言,

不輕易指責對方是傻子,

因為給別人帶帽子是很容易的。

指出對方是傻子這並不難,

難的是論證對方是傻子。

我希望你們都有論證的能力。

我不覺得我獲得了特別了不起的經驗,

我只獲得了一樣東西,就是排除法。

什麼叫排除法?

我不斷地排除人生中不想要做的事,

突然發現有一件事情,

無論如何我都想做,

為了它其他事都能忍。

我們在生活中到底該怎麼做呢?

很簡單,做小事,從最小的事做起。

不要每天回家都想:

我的宏大理想是什麼?

而是每天都在想:

一件事情我現在去做,煩不煩?去做。

又一件事情我去做,煩不煩?去做。

終于磨到有件事,你怎麼做都不煩的時候,

那件事就是你的理想。

試試早起上課行不行?

試試考個研行不行?

試試打份工行不行?

把這些事都試到了之後,

一定能找到你最想要做的是什麼。

 

新青年不是一代人,

而是另一種人。

在代際分明的時代裏,

青年人更要找到自己真正的歸屬,

方能不畏前路,砥礪前行。

推薦演講嘉賓請發送郵件至:

YouthTalks@qq.com

“新青年YouthTalks”

新華社創新項目

分享新時代的青年故事

— 新華社新青年工作室出品 —

相關鏈接:

今天,我們以這種方式向他們致敬 | 新青年第1期 · 彭凱

新青年|年輕的人生該如何與欲望相處?聽聽"陳海局長"怎麼説

新青年 | 我從戰地來——90後戰地記者楊臻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29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