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鬥”逆轉“有機無芯”局面 有望成為手機標配
2018-01-22 08:00:5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為一個從一出生就注定要走向尋常百姓家的“國之重器”,中國衛星導航係統“北鬥”何時用、誰能用、怎麼用等問題一直備受矚目。也因此,1月12日,在“北鬥”衛星又一次成功飛天,拉開2018年高密度發射序幕之際,這些盤旋已久的問題再次被提及:“北鬥”,何時真正來到我們身邊?

  眼下“北鬥”所處的環境,和10多年前第一顆名為“北鬥”的導航衛星面世時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撇開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網購“新四大發明”對人類生活的影響不談,僅就“北鬥”自身而言,也正在從“三步走”中的前兩步“向中國提供服務”“向亞太地區提供服務”,邁向最後一步“向全球提供服務”,而留給這一步的時間僅剩兩年——2020年年底前我國將建成真正的全球衛星導航係統。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年“北鬥”除了編織天上的太空網絡之外,也在不斷為地上的人類提供服務,而這個服務的開通時間已達5年之久。在去年年底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衛星導航係統管理辦公室主任、北鬥衛星導航係統發言人冉承其透露,這5年來,我國推出的全球首個支持“北鬥”的加速輔助定位係統,服務覆蓋200余個國家和地區,用戶突破1億,日服務達2億次。

  巨大數字的背後,卻可能是普通民眾的另一番感受,即除了某些專業領域所聽聞的北鬥放牛、北鬥菜之外,大眾日常生活裏似乎再難覓到“北鬥”的影子。“北鬥”這張耀眼的“國家名片”,究竟去哪兒了?

  逆轉“有機無芯”局面 未來有望成為手機“標配”

  説起“北鬥”的應用,冉承其往往先談國家安全和重點領域,其次才是大眾消費領域。畢竟,作為掌握一個時間和空間精度的復雜係統,“北鬥”有著讓我國從根本上擺脫導航技術受制于人的意義。而在國家安全和重點領域,“北鬥”已經“標配化”使用。

  按照冉承其的説法,這種應用已經形成從芯片到終端、到制造業、到服務的完整産業鏈。以芯片為例,工藝由0.35微米提升到28納米,總體性能達到甚至優于國際同類産品。截至2017年年底,國産“北鬥”芯片累計銷量突破5000萬片,接收機天線已佔國內市場份額90%。

  反觀5年前,國內沒有一片國産“北鬥”芯片,“有機無芯”也一度成為人們詬病的問題。別小看這一個個芯片,這些正是“北鬥”走向尋常百姓家的前提。曾有記者問冉承其,“北鬥”對當下火熱的無人駕駛有沒有幫助?他説,事實上,國內已有不少專注無人駕駛的企業,將“北鬥”芯片加入整個係統的研發裏面。

  改變來的似乎有些慢,不過一旦來了,卻異常猛烈。用這句話來形容“北鬥”應用恰如其分。冉承其給出一組數據:過去5年,我國480萬輛營運車輛上線“北鬥”,建成全球最大的北鬥車聯網平臺,全國4萬余艘漁船安裝“北鬥”。

  相應的一組數據是,相比2012年,我國公安出警時間縮短近20%,突發重大災情上報時間縮短至1小時內,應急救援響應效率提升2倍。交通運輸部綜合規劃司負責人彭思義説,這些數字都有“北鬥”的出力,截至去年年底,“北鬥”也累計救助漁民超過1萬人,甚至被漁民稱為“海上保護神”。

  人們很難想象,在5年前,我國各行各業所用的基本都還是國外衛星導航係統——盡管那時已經有十幾顆“北鬥”衛星飛上太空。用冉承其的話説,“5年來,‘北鬥’由‘高大上’轉為‘接地氣’”。

  他以北京為例,已有33500輛出租車、21000輛公交車安裝“北鬥”,實現“北鬥”定位全覆蓋;1500輛物流貨車及19000名配送員,使用“北鬥”終端和手環接入物流雲平臺,實現實時調度。

  當代社會裏的人有這樣一種錯覺,即只要手機上用不到的,似乎就很難説“來到了身邊”。而按照冉承其的説法,目前,世界主流手機芯片大都已支持“北鬥”,他還透露,國內銷售的智能手機,“北鬥”正成為標配。

  像水電一樣的新位置革命 約車最後十米不再靠電話“喊”

  對于一套導航係統,人們最為關心莫過于其定位精度,但鮮為人知的是,僅僅依靠“天上”的衛星,定位精度往往只能控制在10米量級,而要提升這個精度,短時間來看似乎只能從“地上”下功夫。

  眼下,就有一張由1400多個北鬥基站和上萬臺套設備組成的“北鬥網”在中國境內鋪開。這在冉承其眼中有著非常的意義,“這將為整個傳統的位置導航服務帶來革命性變化,北鬥的高精度服務,在中國將成為一種像水電一樣的公共服務!”

  他舉了個例子,在普通導航時代,使用車載導航儀“很容易就出錯”,尤其在一些主路輔路的路口。但如果用了“北鬥”,在車輛抵達的最後100米甚至10米,或許不必再靠電話“喊”來確認服務,“車可以直接開到你的腳下”。

  事實上,這張“網”並非憑空搭建,在GPS時代,我國氣象、交通、國土資源等多個行業就已經建有大量GPS基準站。冉承其説,通過技術升級改造,這些基準站將可變為“北鬥”基站,建成國土范圍內無縫隙覆蓋的“北鬥”地基增強網。

  他還透露,在去年上半年,我國已經基本具備提供服務的能力,初始的服務能力可以提供米級、分米級的高精度服務,在某些局部區域已經實現了厘米級的高精度服務。完全建成後,人們就有望感受到從10米,一下子到分米級、厘米級的體驗飛躍。

  去年5月,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專門舉行新聞發布會,對外發布全國衛星基準服務係統的工作成果。該局副局長李維森在會上提到,我國已經具備了面向社會公眾提供實時導航定位的能力。

  這次會議還向外傳遞一個重要信號,即普通民眾將享受“亞米級”精度的服務,而“厘米級”和“毫米級”的精度服務則是向專業用戶開放。

  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國土測繪司司長白貴霞説,面向不同人群提供不同服務,主要是基于實際需要,並綜合考慮成本、效率、信息安全等因素。以亞米級為例,簡單説就是不到1米的精度級別,比如0.8米、0.9米,均是優于1米的精度,這對普通民眾使用車載導航服務已經足夠。

  他還提到,從技術成本上來説,厘米級和毫米級的服務終端,需要採用專用裝備。但從目前的制造工藝來看,這種裝備很難“加載”到手機裏。當然,從信息安全角度分析,厘米和毫米精度的定位已經涉及國家地理信息安全,也需要具備相應資質才能獲取。

  四大門派“握手言和” 一百多顆衛星攜手“照耀”地球

  兩月前,中美兩個大國之間一份名為《北鬥與GPS信號兼容與互操作聯合聲明》的文件,引發不少關注。冉承其説,所謂兼容與互操作,通俗來講就是共處共用,而這個協議的簽署,就是兩個導航係統“共處共用”的一個重要標志。

  放眼全球,包括美國GPS、歐洲伽利略GALILEO、俄羅斯格洛納斯GLONASS,以及中國“北鬥”在內的世界四大導航“門派”,爭奇鬥艷。但對普通用戶而言,撇開其他因素不談,對于觸手可及的産品往往選擇能用的,好用的。

  冉承其説,從這份聲明開始,GPS和“北鬥”兩個係統在國際電聯的框架下已經全面實現了兼容。這意味著,普通用戶在不太增加成本或者基本不增加成本的情況下,就可以同時使用“北鬥”和GPS兩個衛星導航係統。

  中國科學院國家授時中心副主任盧曉春談到這次合作時這樣評價:“具有歷史意義。”她説,根據衛星導航係統的工作原理,接收機需要同時“看到”至少4顆導航衛星,才能實現定位。如果使用單一導航係統,一旦接收機與某顆衛星斷開聯係,會影響定位服務的持續性。

  如今,“北鬥”與GPS實現互操作以後,用戶用一臺接收機能同時接收兩個係統的衛星信號。盧曉春説,如GPS衛星數量不夠的話,還有“北鬥”衛星,用戶使用“定位”的穩定性和精度會更高。

  事實上,早在2006年,聯合國就成立全球衛星導航係統國際委員會,目的是協調各衛星導航係統的兼容性和互通性。冉承其説,基于該平臺,中國“北鬥”除了和美國,也和俄羅斯、歐洲之間建立了合作機制。

  他説,可以預見在未來某一天,“北鬥”和其他係統都可以兼容,“北鬥”的用戶可以使用其他衛星導航係統,“在天上100多顆衛星的照耀下,大家享受的衛星導航服務也會更舒暢”。

  “中國的‘北鬥’,世界的‘北鬥’。‘北鬥’已走出國門,正加速融入世界。”冉承其説。記者 邱晨輝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美國各地舉行婦女大遊行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朝韓兩國攜手運動場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湖北:讓傳統文化浸潤童心 讓文化自信薪火相傳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29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