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赤水:別了,貧困!
2018-01-14 09:33:3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貴陽1月14日電 題:赤水:別了,貧困!

  新華社記者劉茁卉、李平、羅羽

  “肥魚田中歡快遊,烏雞林下高歌唱,石斛壘上盡情舞,村貌連年變模樣……”這是貴州省赤水市扶貧攻堅以來農村生産生活巨變的生動寫照。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赤水:別了,貧困!

赤水農村新貌(2017年4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劉續攝

  2017年10月底,國務院扶貧辦公布全國26個貧困縣脫貧摘帽,赤水名列其中,赤水也成為貴州、烏蒙山區首個脫貧出列縣。這座因中央紅軍“四渡赤水”而聞名的“黔北邊城”是如何脫貧的?幹部群眾怎麼幹的?近期,記者深入這個革命老區縣探尋它的脫貧歷程。

  脫貧了:“幸福的感覺像瀑布水砸在石頭上轟轟作響,平靜不了”

  赤水脫貧出列那天,市委書記況順航一個人在辦公室呆坐了很久,脫貧攻堅中的場景一幕幕在腦海中再現,“這是我一生中最刻骨銘心的記憶”。

  時間回撥到2013年,地處赤水市大瀑布4A級景區核心區的黎明村,村子景色優美、竹資源豐富,但因地處深山、交通不便,全村222戶797人有28名失學兒童、37名貧困光棍、43名無業遊民,全村貧困發生率達26%,被稱為“窮三多”村,也是一個典型的“富饒的貧困村”。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赤水:別了,貧困!

赤水竹海國家森林公園(2017年5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歐東衢攝

  而經過4年多時間的精準幫扶,這個曾經偏遠貧窮的村莊如今變成了産業多、小老板多、收入多的“富三多”村。“通過售賣竹原料、發展鄉村旅遊和特色種植業等,我們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由2013年的6200元增加到2017年的1.4萬元,36戶村民買起了小轎車,5戶貧困戶娶了媳婦,全村沒有一名失學兒童,村民個個有事做。”村支書王廷科説,去年黎明村已徹底甩了“貧困帽”。

  貧困戶王正江給記者算了一筆賬:自從水泥路修到家門口,他20畝竹林地,一年賣竹子和竹筍增收1萬多元,村集體主導的獼猴桃産業和漂流項目一年分紅4500元,加上兒子、兒媳每月在景區4200元的上班工資,全家四口一年有6萬多元收入。“幸福的感覺就像瀑布水砸在石頭上轟轟作響,平靜不了。”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赤水:別了,貧困!

村民在運送竹子(2015年11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劉續攝

  青山翠竹變農民持續增收的“綠色銀行”、多業並舉拔除窮困之根,黎明村僅是赤水51個貧困村綠色脫貧的縮影。截至目前,赤水市政府、各類市場主體累計投入388億元資金助推脫貧攻堅,累計減少貧困人口7495戶24120人,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4.6%降至目前的1.95%。

  赤水的真扶貧也換來民心的真認可,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第三方評估數據顯示,赤水市群眾對扶貧的認可度高達94.67%。

  脫貧先“脫”扶貧不精準的“皮”

  “脫貧攻堅千頭萬緒,最應該注意什麼?”面對記者的提問,赤水市委副書記牟明燈深有感觸地説,脫貧攻堅首先要“脫去”貧困戶識別不精準、幫扶不精準的“皮”。

  “在扶貧攻堅前期,由于精準識別水分較大,我們幹部下去,馬上就有人陳情、攔車等,為什麼?因為群眾認為不公平。”面對扶貧引發的不穩定因素,赤水市用“公開透明”回應群眾的關切。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赤水:別了,貧困!

遊客在赤水市大瀑布4A級景區遊覽(2016年10月攝)。新華社發

  為搞清楚誰是真貧困、為什麼貧困問題,赤水將建檔立卡貧困戶的進入權、退出權交由群眾,由鄰里鄉親評議誰該當貧困戶、誰經幫扶之後該脫貧等;同時,在廣泛走訪、科學評估上,又將一些特殊困難群體納入幫扶范疇,使其困有所濟。

  圍繞真扶貧、扶真貧,2014年以來,赤水市3000多名幹部對全市7萬戶農戶平均走訪了5次以上,累計將3784戶7580名人員“踢”出建檔立卡數據庫,並將群眾認可的3461戶8324名困難群體納入貧困戶係統。

  同時,赤水市還成立17個問題督察(督導)組,“以較真促認真”倒逼鎮村兩級做實精準扶貧。據赤水市督察局副局長高瑜介紹,經督察組反覆排查,2016年以來238名輟學學生(含貧困學生55名)落實了保學措施,62戶201名返貧人員重新納入建檔立卡管理。

  一條通村路、三大綠色産業 托起貧困群眾小康夢

  初冬時節,走進赤水大同鎮華平村,山間遍植的翠竹綠如濤海,林間的柏油路暢通無阻。貧困戶楊昌華看著一車車新鮮的竹原料裝車下山,臉上挂滿了笑容。“我2014年承包了85畝竹林地,一年賣竹子和竹筍4萬多元,加上大兒子在竹原料企業搞運輸,一家5口人年收入超過10萬元。”

  “五六年前,赤水山區路少、路差,竹子採伐利用率只有30%左右,因為路不通,一根可以賣10元的楠竹,到手的只有四五元。”赤水市交通局副局長雷友富説,近3年來,赤水市新改建和硬化鄉村路3072公里,全市竹資源採伐利用率提高到50%左右,農民因交通改善每人平均節支增收1200元以上。

  處處皆景的赤水,鄉村旅遊也因一條路帶活。“隨著交通改善,赤水鄉村‘遊路’不斷變為‘錢路’,農民不論是賣山貨、開農家樂,只要圍著遊客轉總能掙到‘脫貧的錢’,目前9000多名貧困人口吃上了旅遊飯,每人平均增收2萬多元。”赤水市市長譚海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赤水:別了,貧困!

村民在喂食竹林烏骨雞(2017年4月攝)。新華社發

  據了解,赤水2.8萬名貧困人口依托“山上栽竹、林下養雞、石上種藥(石斛)”的生態農業,以竹木加工為主導的生態工業和生態旅遊業,實現了綠色發展和長效脫貧,其中50%的貧困人口還擁有兩個以上的脫貧産業。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赤水:別了,貧困!

赤水市凱旋村村民在餵養雞苗(2015年11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劉續攝

  “我們的特色農業、生態工業和旅遊業均發展了七八年以上,有的甚至一二十年。長期的市場積累,已使這些産業形成了較為成熟的市場體係。”赤水市扶貧辦主任嚴本濤説,以竹産業為例,赤水10屆政府持續發展竹産業近20年,發展了輻射西南地區的竹造紙、竹地板等竹産業,赤水上萬名貧困人口每年單向企業售賣竹原料,每人平均增收2870元。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赤水:別了,貧困!

冷水魚養殖戶在魚塘裏撈魚(2017年9月攝)。新華社發

  産業發展起來以後,科學的利益聯結機制,決定著扶貧的品質和農村的穩定。近年來,赤水將扶貧資金量化為村集體和貧困戶的股份,受益村集體與企業根據各自股比進行“第一輪分紅”後,村集體再按照貧困戶70%、村集體30%方式進行 “第二輪分紅”,兼顧各方利益。

  “讓吃苦幹部吃香、飄浮幹部讓位” 賞罰分明促幹部真幹實幹

  “政策好不好,關鍵靠幹部去落實,只有讓吃苦幹部吃香、飄浮幹部讓位,才能促幹部真幹實幹。”赤水市監察局副局長李作龍説,2016年以來,赤水市2名鄉鎮黨委書記因扶貧攻堅不力被暫停職務,59名幹部因扶貧違規違紀問題被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其中1人還被移送司法機關。

  作為曾因扶貧工作不力、被暫停職務的赤水復興鎮黨委書記王大才,一直記得2017年5月5日的場景。“那天,在全市百余名正科級以上的幹部大會上,我從書記降為副書記主持工作,聽到這個消息時,大家都驚呆了,我當時真想找個地縫鑽下去。”王大才説,降職處理後,全鎮火速成立了扶貧攻堅鎮級指揮部,僅用一個月時間,改造了574處危房。

  “在危房改造最緊張時期,連鄉鎮請來的施工隊都説不幹了,太苦了,幹部給貧困戶運送建築材料時,馬兒都摔死了3匹。”王大才説。

  2016年,因扶貧業績突出、被提拔為副科級幹部的元厚鎮黨委組織委員周生慧,扶貧攻堅期間每晚都是12點以後睡覺,忙得新房晾了一年多時間沒裝修。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赤水:別了,貧困!

赤水駐村幹部與貧困戶算收入支出賬(2017年5月攝)。新華社發

  “我媽還問我,咱老家的公務員都沒啥事,你咋就那麼忙呢。我説貴州發展快啊,有各類項目建設、企業引進等;我們好多單身的鄉鎮幹部因沒時間找對象,就説‘不脫貧不脫單’,我原來是學體育專業的,健美操、體操、田徑都練過,由于經常加班熬夜,被查出有胃粘膜脫落、膽炎等毛病。”周生慧説,累歸累,組織的關心關愛讓扶貧幹部有奔頭。

  據統計,2014年以來,赤水提拔像周生慧這樣的基層扶貧一線幹部76人,其中提拔副科級37人,正科21人,轉重要崗位18人。賞罰分明的用人導向,激發更多扶貧幹部勤奮作為。

  “有人問我,赤水脫貧攻堅最大的經驗是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告訴他,是民心!只要我們幫到了關鍵處、扶到了心坎上,群眾的心就會熱起來、手就會動起來,這就是我們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的制勝法寶!”況順航説,脫貧攻堅只有起點,沒有終點,永遠在路上,赤水將以十九大精神為指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帶領人民群眾創造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相關連結:

脫貧攻堅從關注速度轉向提升脫貧品質

脫貧攻堅不是為了“撞線”

脫貧工作做得越細 群眾就越有信心——廣西瞄準深度貧困攻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225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