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8年為農民工追回59億欠薪的背後
2018-01-03 08:02:4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河南柘城縣法院院長張書勤(中間)和執行局局長李朝勝(左一)為12名農民工送上等了兩年的執行款時,不少農民工淚流滿面,還有群眾執意要將自己家剛摘好的辣椒送給他們表示感謝,被法官們婉拒。

  本報記者 劉雅鳴、王林園

  連續8年開展9次“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集中辦理”活動,共審結77686件農民工討薪案件,為151390位農民工追回欠薪59.51億元。

  這是河南法院係統一份沉甸甸的成績單。

  歲末年終,一場特殊的總結大會在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舉行,一個個討薪成功的案例展示在人們面前。會議的主人公,一是來自河南各地的農民工代表,一是來自河南各級法院的執行法官們。

  農民工艱難的討薪歷程讓人垂淚,法官們一追到底絕不放棄的執著,也讓人動容。同時,一個老話題再度被提起,農民工何時可以不再為按時拿到工錢而作難?

  8年的堅持,近8萬起案件。可以説有多少案件,背後就有多少故事。

  “我不懂什麼辦案藝術,秘訣是用心”

  2013年春天,位于河南省獲嘉縣的捷和新能源材料公司,申請強制執行深圳市某電池有限公司800萬元貨款及1200萬元違約金。被執行人在外地,銀行賬戶又非常多,當時還沒有建立網上查控係統,執行難度非常大。

  捷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永勝説:“那段時間,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擔心錢要不回來該咋辦。企業一下子垮了,我們這群農民工兄弟以後咋吃飯?怎麼償還他們的血汗錢?”

  執行重任落在了獲嘉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局局長王晨光説:“這個案件涉及企業中的100多個農民工兄弟,這筆貨款不僅事關他們的血汗錢,也關係企業的生死存亡,如果不抓緊時間去執行,被執行企業就可能會轉移財産,這筆錢就要不到了。”

  王晨光遂以案件承辦人的身份南下深圳,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協助下,對深圳市某電池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進行了凍結,之後,該公司兩位股東以自己價值300余萬元的三輛轎車提供擔保,保證在2013年6月30日前履行全部義務。該公司履行800余萬元的貨款後,與捷和公司達成協議,雙方恢復供貨關係,承諾在三個月時間內購買捷和公司400萬元的電池原料。否則,捷和公司有權繼續執行違約金1200萬元。

  故事本應告一段落,深圳市某電池有限公司卻未按協議購買捷和公司的電池原料。捷和公司要求繼續執行違約金1200萬元。王晨光便二次南下,對該公司的股權進行了凍結,並查封了車輛。其間,捷和公司考慮到自己的電池原料只能供應深圳市部分電池公司,如果關係僵硬,捷和公司上千萬的生産線將一文不值,變成廢鐵。

  王晨光于是三赴深圳,和深圳公司進行協商,經過協調,深圳公司支付違約金260萬元,雙方恢復供貨關係。這樣最終達到了緩和企業之間的關係、不影響捷和公司生産經營活動的目的。現在,捷和公司成為獲嘉縣新能源産業的領軍企業。

  張永勝感慨萬分:“王局長一天內在深圳、湛江和佛山之間往返600多公裏,查找被執行人的銀行賬戶信息,與被執行人商談,這才最終為我們要回了救命錢。我和農民工兄弟們對他的感激不是幾句話就能表達的。”

  對農民工兄弟一向俠骨柔情的王晨光,對家人卻缺失了陪伴。“他對工作非常投入,幾乎沒有陪我們過過周末。”談起王晨光,妻子趙艷哽咽起來。不是抱怨,是心疼。

  “有一個星期六,好不容易陪我和女兒到新鄉逛商場,可正在逛,一扭頭,發現人不見了,仔細找才發現,王晨光拉著個人。問他是咋回事,他説,你們去逛吧,我找到個被執行人,不去了。”趙艷説,王晨光正好碰到“失蹤”近10年的被執行人。

  “我沒有什麼辦案藝術,秘訣就是把農民工兄弟等弱勢群體放在心上。”王晨光對記者説:“2010年,我第1次參加河南法院開展的‘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集中辦理’活動,當我為一個老大爺發放執行款的時候,我感受到他布滿老繭的雙手的溫度和那期盼的眼神,我發現我的工作是這麼有意義。執行幹警沒有對人民的情懷是堅持不下去的。”

  “跑到天邊我也要把你追回來!”

  2006年,三門峽市建設路與經三路計劃修建商業步行街,老秦(化名)擔任三門峽建設路商業步行街項目經理部負責人,主持建造步行街2、3、4號樓,步行街的開發商是河南寶地置業有限公司。幹了幾個月,老秦在施工期間與寶地公司發生矛盾,準備退出。

  2007年1月15日,老秦通過市建公司預決算科就其工程量進行結算,並要求寶地公司按照該工程量支付工程款,但寶地公司卻不認可該工程量,也沒有按照該工程量給老秦支付工程款。

  2007年8月28日,步行街2、3、4號樓經驗收竣工。老秦與開發商、承建方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多次鬧上法庭。三門峽市湖濱區人民法院于2014年8月15日作出民事判決,判決寶地公司支付老秦工程款1245536.51元及利息;2015年1月22日,三門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欠了9年的工錢,打了多年官司,好不容易勝訴,但寶地公司就是不給錢。2015年3月9日,老秦向湖濱區法院申請執行。在查詢被執行人的財産情況時,法官發現:雖然寶地公司在銀行開的戶頭不少但余額很少;對被執行人房産、車輛情況進行查詢,也沒有重大發現;並且公司已停止營業。企業的法定代表人為規避執行,將被執行人的公司變為“空殼公司”,而本人又開辦新公司,繼續承接業務。

  欠薪、討債、打官司,十余年過去了,老秦非常沮喪,攤上這樣的“老賴”,他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申請執行過程中,老秦身患癌症,家裏人勸他以身體為重,錢可以要不回來,命不可以不要。老秦説:“錢要不回來,欠農民工的錢咋換?我的良心過不去。”

  錢拿不回來,老秦怎麼看病?那麼多農民工兄弟的家庭怎麼生活?

  三門峽湖濱區執行局副局長曲俊剛説:“涉及到欠農民工工程款的案子,我們會尤其重視。這個案例中,我們很長時間查不到被執行人的公司,既氣憤又必須保持冷靜,心想,你就是跑到天邊,我也要把你追回來!”

  湖濱區法院根據情況將寶地公司及其法人王東(化名)列入失信執行人“黑名單”,對其出行、高消費進行限制。王東當時正在南極旅遊,因不能購買機票而被滯留,不能返程。

  2016年4月13日,王東派人到湖濱區法院和老秦進行協商,直到4月20日雙方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王東的置業公司提供三套房屋作為執行擔保,並先期通過法院向對方支付了30萬元欠款。由此,老秦同意法院在7月20日前暫停對王東採取強制執行措施,並同意暫時將王東從“黑名單”剔除。王東終于可以回國。

  回國後,湖濱區法院持續追蹤,老秦最終拿到了欠款,泣不成聲。

  從“拍桌子”到“送辣椒”

  一個巴掌拍在桌上,老吳急了!

  對面坐的是柘城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李朝勝。對著李朝勝“急眼”,不是對其工作不滿意,而是長時間沒要回自己的血汗錢,老吳對包工頭十分氣憤。

  2015年,家住柘城縣牛城鄉的老吳等12名農民工跟隨王某在該縣城關鎮附近從事建築工作,根據約定,工程結束後由王某負責支付勞動報酬。然而,在王某承接的建築工程竣工後,12名農民工共計9.2萬元的工錢卻遲遲沒有下落。

  12名農民工多次向王某催要拖欠工資,王某卻拒不支付。12名農民工中,有3名是帶著病為其打工的,有5名是60歲以上的,還有2位是夫妻一起跟隨王某打工。

  “總共不到10萬,算到每個人頭上也就萬把塊錢,錢雖不多,但是對于農民工兄弟,卻是看病的錢、過年的錢。”李朝勝告訴記者,農民工們將被告王某起訴至法院後,法院經調解達成協議,到約定的期限了,王某仍不履行調解書內容,12名農民工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我都想到,如果他再不給我錢,我就弄死他,我不活了,他也別想活。”話到傷心處,老吳難掩淚流。“我知道不應該同李局長拍桌子,當時老母親在醫院準備做手術,我手裏沒錢,心裏著急,確實沒辦法了。”老吳説。

  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法院依法向王某送達了相關文書,後來王某為了躲避債務竟然玩起了“失蹤”,一時音信全無,執行幹警找了多次,也沒有得到有效的線索。後來通過與公安機關信息聯動,王某被法院幹警抓獲。王某被抓獲拘留後,執行法官對其進行了説服教育,在法院執行威力的震懾下,王某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家屬也被李朝勝説服。

  得到確定答復後,李朝勝回到醫院繼續中斷的治療。李朝勝身患嚴重強直性脊柱炎和股骨頭壞死,醫生建議他每天都要打針輸液,連續治療,但為了不影響案件順利執結,李朝勝經常拔掉針就往單位跑。他的病房中留下了幾十個輸液瓶子,讓人看了不禁心疼:是什麼力量支持他辦案中依然是鐵一樣的漢子?

  2017年11月26日上午,柘城縣法院院長張書勤和執行法官李朝勝來到12名農民工家中,給老吳等12位工友送來了9.2萬元執行款。時隔兩年,12名農民工的工資終于拿到,他們淚流滿面,緊緊握住法官們的雙手,執意將自己家剛摘下的辣椒送給他們表示感謝,法官們也噙滿了淚水。

  李朝勝説:“這辣椒有點辣眼睛,我們就不要了。”

  是什麼樣的俠骨柔情,讓他們奔波在全國各地,義無反顧為農民工兄弟討回血汗錢?是什麼樣的碧血丹心,讓他們放棄與家人團聚甚至將自己累倒在病床,仍矢志捍衛司法正義?是什麼樣的赤膽忠誠,讓他們甘做農民工的守護人,在寒冷的冬日溫暖人心?

  “我們深知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關係著千千萬萬個農民家庭的切身利益”。高院院長張立勇對臺下40多名農民工代表説,為農民工討薪的工作任重道遠,但河南全省法院將繼續努力,直到農民工兄弟討薪不再艱難。

  一個“討”字,幾多酸苦。

  能為弱者付出的社會才是一個真正文明的社會,能為弱者維權的社會才是真正的法治社會,能為弱者伸張正義的法官才是真正有良心的法官。這是省高院民一法庭年輕的女法官王福蕾的感悟。

  這話説得多好!如果全社會都能如此為弱者付出,以保護弱者為己任,並化之以堅強有力的制度保障,農民工討薪終將成為一個歷史詞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東部遭遇罕見低溫
美國東部遭遇罕見低溫
冰·城
冰·城
探訪“熊貓幼兒園”
探訪“熊貓幼兒園”
南京明城墻進行修繕
南京明城墻進行修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201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