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瞭望述評丨2018:中國時代噴薄而出
2018-01-02 08:04:56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在30年、50年,或者100年後,當後人書寫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時,什麼會是最重要的話題?”在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經濟學家蒂莫西·泰勒看來,不是美國的預算赤字、稅收、醫保,也不會是歐盟的歐元危機,甚至也不是已經被大書特書的全球化,而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可能將由中國的驚人崛起而決定。”

  ◆ 讓2018年成為開啟中國新時代“強國之路”的精彩元年

  2018:中國時代噴薄而出

  “站立在九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吸吮著五千多年中華民族漫長奮鬥積累的文化養分,擁有十三億多中國人民聚合的磅薄之力,我們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具有無比廣闊的時代舞臺,具有無比深厚的歷史底蘊,具有無比強大的前進定力。”

  回首剛剛過去的2017年,就世界而論,是大動蕩、大分流、大變革的一年。而對中國而言,這一年最精準的描繪,無疑是十九大報告篇末部分這段話對東方大國風採神姿所作的精彩勾勒。

  之所以有如此反差鮮明的對照,正是在2017年,被英國《金融時報》稱為“改變全球局勢的大事”、被新加坡《聯合早報》斷言“將影響地區及世界政治經濟未來走向”、被美國《紐約時報》認為“對中共、對中國、對世界都具有重大意義”、被英國廣播公司描述為“站在世界地圖前”的中共十九大的召開。

  這次世界政黨史上第一次被西方媒體稱之“世界性大會”的全球最大執政黨代表大會,為中國人民進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徵程提出了完整具實的“復興方略”,也為世界發展提供了強大動能,為全球穩定奠定了堅實基礎,為人類進入歷史發展新階段的道路選擇貢獻了中國智慧。

  尤其是,十九大提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日本NHK稱,“沒有它,中國就無法變強”;選舉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美國《華盛頓郵報》稱,必定會在未來數年內“讓中國和整個世界變得更好”。

  2016年12月10日,美國麥卡萊斯特學院經濟學家、《經濟展望》雜志主編蒂莫西·泰勒在以《中國崛起:一個國家的財富》為題撰寫的文章中設問,“在30年、50年,或者100年後,當後人書寫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時,什麼會是最重要的話題?”在他看來,不是美國的預算赤字、稅收、醫保,也不會是歐盟的歐元危機,甚至也不是已經被大書特書的全球化,而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可能將由中國的驚人崛起而決定。”

  縱觀整個世界歷史,唯有中國文明在數千年的顛沛中不絕若線。然而,早在18世紀,一些西方啟蒙思想家,就對這種自豪感表示過輕蔑,並對中國文明的歷史延續性給出過他們的“解釋”:古代中國的文明能夠長期存在,不過是因為沒有遭遇過強健文明或民族的攻擊。

  現在,當我們打開十九大報告,滿懷對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道路的堅定信心,整裝齊發走進2018年,就會又一次深刻體會到,正是中國如此與眾不同,世界才會打開全新的想像,並激發出新的希望。

  2018年“做多中國”

  2017年歲末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用三個定語標誌了2018年:是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施“十三五”規劃承上啟下的關鍵一年。這意味著,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中國必將繼續自己的“高光時刻”。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濟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為其他領域改革發展提供了重要物質條件。”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從六個方面係統總結了五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巨變:

  一是經濟實力再上新臺階,經濟年均增長7.1%,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源和穩定器;

  二是經濟結構出現重大變革,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供求平衡;

  三是經濟體制改革持續推進,經濟更具活力和韌性;

  四是對外開放深入發展,倡導和推動共建“一帶一路”,積極引導經濟全球化朝著正確方向發展;

  五是人民獲得感、幸福感明顯增強,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程度不斷提高,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體;

  六是生態環境狀況明顯好轉,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決心之大、力度之大、成效之大前所未有,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動成效明顯。

  幾乎與此同時,諸多國際研究機構對中國經濟取得的成就予以積極評價。2017年12月19日,世界銀行發布最新《中國經濟簡報》,將2017年中國經濟預計增長速度從6.7%上調至6.8%。此前聯合國發布《2018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預測,2017年全球經濟將創2011年以來最快增速,其中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約為三分之一。

  世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李偉喬就此評論,中國經濟保持增長韌性,改革勢頭增強。因此,2017年中國在多條戰線都取得了成功,尤其是居民收入和消費增長速度加快,促進了經濟再平衡。該行高級經濟學家米麗莎認為,有利的經濟條件為2018年中國進一步減少宏觀經濟風險和深化改革提供了一個大好時機,可以努力實現更高品質、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發展。

  最先感受到新時代“春潮”的中國外貿,已經交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成績單。2017年12月28日,商務部發言人高峰介紹説,2017年前11個月,我國外貿進出口額達到了25.1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6%。按照美元計算是37032億美元,同比增長12%。按照這個速度,如果不出現特殊的情況,預計2017年我國的外貿進出口額將再次突破4萬億美元。

  外貿對國民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高峰具體分析説,近幾年來,我們在外貿領域堅定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外貿企業的勞動效率、資本效率、資源環境效率等得到了有效的提升,産品的品種、品質、檔次正在向中高端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總體上説,我國的外貿進出口正在由高速增長的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的階段,發展的潛力正逐步得到釋放。

  從外部環境來説,目前各方普遍看好2018年全球的經濟增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2018年世界經濟預計增長3.7%,比2017年預計的世界經濟增速要快0.1個百分點。國際貨物和服務貿易的增速將達到4.0%,高于最近五年也就是2013~2017年平均增速3.4%的水準,超過世界經濟增速。

  站在五年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變革所奠定的基礎上,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對未來給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預測分析,“從2010年到2015年的漫長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市場已經在自發地出清,再疊加2016年到2017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産能的去化、轉型的進展,超出市場想像,只不過市場預期仍然停留在過去的悲觀記憶中。”

  他判斷,2016年到2018年,經過連續三年的L型探底,中國經濟將逐步改變市場預期。“隨著新的一輪産能周期的啟動、新的一輪庫存周期的疊加以及房地産調控對經濟的影響接近尾聲,2019年中國經濟可能會突破L型的一橫向上。這意味著所有經濟的空頭必會在2018年下半年翻多。”

  事實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給出了重大方向性判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也進入了新時代,基本特徵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這強烈預示著,中國新一輪發展大潮正在天際線深處奔流涌動。

  資訊革命“大爆炸”前夜

  “從宏觀經濟運作數據只能看到中國經濟的一面,就像一張老年人的心電圖,起伏越來越低,直到最後變成一條平行線。但當你打開這條平行線後面的産業結構來看增長曲線,你會發現一個年輕小夥子的心臟,心潮澎湃,強勁搏動。”

  採訪中,中國社科院中國經濟評價中心主任劉煜輝指著PPT上分化劇烈的經濟數據曲線,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中國經濟現在就是一幅分裂的畫卷,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從工業産業增速看,電子産品、電腦、通訊産品等新興産業都處在15%左右的高速增長,而鋼鐵、水泥、重化工、礦業等傳統行業處在3%左右的低速甚至負增長。從消費領域看,中國網上消費增速35%,網下消費增速只有5%~6%。所以,合在一起就是一條10%的平行線。如果不看結構,什麼變化也看不出來。

  在劉煜輝眼中,過去五年,隨著決策層大力倡導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全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推進“三去一降一補”,中國經濟“年輕的一面”日益青春勃發,“新經濟、新技術、新業態的創生、新業務的迭代,生機勃勃、欣欣向榮。”

  2017年,美國投資銀行高盛公司認為,隨著中國經濟步入新時代,AI、智能物流和電動汽車等科技迅猛發展,中國民眾未來的生活方式可能重塑,這也可能會對全球資本市場的投資方向産生重大影響。

  為此,高盛公司從18個中國新興行業中選出了50只股票,其中49%是科技,21%對應的是消費升級,金融只佔7%,稱之為“新漂亮50指數”。數據結果有些驚人,代表“新的中國”的這些公司,很早就把2015年股市泡沫的高點甩在身後,表現極為強勁。

  受此鼓舞,高盛公司又做了一個研究,把中國的新經濟分成四塊:新興工業、互聯網、消費升級、健康産業。結果顯示,互聯網的發展增速在30%以上,新興工業、健康産業、消費升級板塊都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長。這暗示著,當今中國,正處于信息技術革命全面滲透和深度應用大爆炸的前夜,大量催生的新産業、新業態、新技術、新模式,正在凝聚中國新一輪創新發展大潮的全方位新動能。

  劉煜輝認為,過去五年,我國所做的“最大而且最富戰略遠見的基礎設施投資”,就是把13億多人用一張巨大的資訊網絡有效地連接在一起,人和人的連接、人和物的連接、物和物的連接……萬物聯通已經把信息化的中國演化成了浩瀚的“數據海洋”。

  “傳統産業依托的是土地和資本,經濟轉型、新業態創生依托的是數據,這是新興經濟和傳統經濟一大區別。”在劉煜輝看來,目前日益活躍的中國信息技術革命的創新浪潮,正在把越來越多的資本和人才卷進了中國的“數據海洋”中,這一巨大變革悄然增強了中國經濟的韌性,改變了中國經濟的結構,而且這個過程還在不斷加快。

  現在全球經濟G2的競爭格局基本上已成歷史的定格。其他都會是追趕者。為什麼?劉煜輝説,就是因為技術革命,未來是互聯網的數字經濟,所以全球經濟競爭格局定格在中美兩個互聯網經濟大國。“目前,中美科創巨頭各競風流之勢已經形成,美國的‘GAFA’——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對位中國的‘BATX’——百度、阿裏、騰訊和小米。”

  這些科創巨頭滲入數十個不同新産業,早已超越了互聯網平臺之類的概念,形成了幾乎可以無限延伸、沒有邊界的超級“商業生態係統”,從基于位置的本地服務、數字醫療、無人駕駛、智能交通,到互聯網金融、新零售、新娛樂、智能硬體、晶片研發均有大量資本布局……它們打破網絡和現實的邊界,活躍于線上線下的各種場景;它們跨越軟硬體邊界,為消費者提供從出生到死亡的全生命流程的服務。

  劉煜輝告訴本刊記者,互聯網革命正塑造著中國經濟的韌性,中國國運綿長有著堅實的微觀基礎,“資訊革命、互聯網經濟是中國戰略機遇的風口,目前在中國正在上演的一切,是為中國實現2035年登上世界之巔、2049年復興民族榮光做準備。”

  千年文明的現代化塑造

  人類發展史上,戰略機遇對每個國家和民眾都是公平的。在世界發展前景仍然霧滿攔江、混沌難開的境況下,對于中國億萬民眾和市場經濟主體而言,2018年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人、一家、一企、一國、一民族的命運,都因為黨的十九大,有了前指三十余年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國新徵程的明確航向。

  “無論是幹革命還是搞建設,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直是我黨的實際目標和最大動力。”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維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當下中國正處在“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期,如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又怎樣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集全黨和全國人民智慧,在黨的十九大上為中國人民呈上了一部精心謀劃的頂層設計。

  黨的十九大綜合分析國際國內形勢和我國發展條件,對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出明確要求,將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分為兩個階段安排。從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礎上,再奮鬥1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到本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這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發展的戰略安排,不僅使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路線圖、時間表更加清晰,而且意味著原定的我國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將提前15年完成,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則充實提升為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在潘維看來,我國上上下下理解的“現代化”一直是“民富國強”,“但我國的現代化不是資本主義的現代化,而是社會主義的現代化,不是少數人的現代化,而是廣大人民的現代化,是整個中華民族的現代化,是中國共産黨領導的現代化。”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復興方略”,中國的前途和中國人民的命運,正在鋪展出“玉宇澄清萬裏埃”的廣闊明麗圖景。

  站在2018年中國經濟強烈期待蓄勢待發的新起點,北京師范大學金融研究中心教授鐘偉在採訪中為《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作出了對中國發展分三個時點的分析研判:

  2020年:登上人類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歷史新高度。

  從現在到2020年,我國既處于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期,也處于習近平主席在越南峴港APEC會議上所指出的世界經濟上升期。

  預期未來三年,中國經濟增速將穩定在6%~7%的增長平臺,2020年中國GDP大約在15萬億美元,每人平均大致達到世界每人平均GDP的平均水準,我國的人口和GDP的全球佔比都在約18%。

  這不僅是中國小康社會全面建成的時點,也意味著,中國經濟的長足發展,將使五百年來人類享受到工業文明和城市文明的人口實現翻番的大變局,屆時我國接近OECD國家的入門門檻。

  2035年:回歸舞臺中心的國度。

  2035年是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關鍵節點。那麼2035年具有怎樣的意義?首先是十九大提出的2035年目標,將鄧小平同志在改革開放初期提出的,到下個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整整提前了15年。同時,2035年我國的GDP大約在30萬億美元,和美國持平或略大于美國。我國GDP的全球佔比約為25%,每人平均GDP的世界排位將在50名以內、即大致相當于目前中東歐國家的排位。

  從2035年到2050年,我國GDP的全球佔比處于25%~40%的常態區間。這是我國經濟能力在秦漢到1840年于世界經濟體係裏的水準。中國有能力引領東亞成為與北美及歐洲比肩的重要區域。

  自二戰以來,只有前蘇聯和日本曾接近過美國GDP的70%,此後他們與美國的差距逐漸拉大。2035年可能是自二戰之後,中國從經濟規模和競爭能力方面,全方位向美國迫近乃至持平的關鍵時點。

  2050年:偉大復興的文明強國。

  中國會從“三期疊加”中逐漸擺脫出來,從通過新常態“怎麼看”中國經濟,走向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怎麼改”中國經濟,再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道路的長遠戰略,中國經濟從高速走向高品質增長勢不可擋。

  到2050年前後,我國GDP大約在60萬億美元。這意味著中國GDP的全球佔比將超過1/3。而二戰之後到60年代的美國,其GDP佔比大約是全球的40%。

  鐘偉慨言,“可以説,隨著中國夢的夢想成真,2050年中國將實現民族的偉大復興。彼時中國和美國的差異在于,美國是一種百年強權,而中國是一種千年文明。”

  新時代強國徵程的思想指南

  新世紀以來,世界前所未有地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中。國際力量格局和全球競爭態勢正在日新月異地演變,呈現出陸海大構造般的激烈衝撞。

  這就是,資本主義文明顯出褪色之態,全球發展重心正從西方轉向東方,南方國家開始從政治覺醒擴展到經濟覺醒、發展覺醒乃至制度覺醒、思想覺醒。

  人類社會每一次重大躍進,人類文明每一次重大發展,都離不開哲學社會科學的知識變革和思想先導。十八大以後,我國全方位的成就和歷史性的變革就證明了這一真理。人們已然注意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十九大提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基礎上,第一次提出了以新發展理念為主要內容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

  堅持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保證我國經濟沿著正確方向發展;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貫穿到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之中;

  堅持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立足大局,把握規律;

  堅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堅決掃除經濟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

  堅持適應我國經濟發展主要矛盾變化完善宏觀調控,相機抉擇,開準藥方,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經濟工作的主線;

  堅持問題導向部署經濟發展新戰略,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變革産生深遠影響;

  堅持正確工作策略和方法,穩中求進,保持戰略定力、堅持底線思維,一步一個腳印向前邁進。

  以七個堅持為核心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是五年來推動我國經濟發展實踐的理論結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最新成果,更是中國共産黨為中國人民命運和人類發展前途肩負歷史擔當的思想指南,和駕海掣鯨戰勝風險困難的思想武器。

  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中,中共中央黨校經濟學部教授田應奎將之解讀為“走向2049年經濟治理現代化核心思想”。在他看來,走向2049年,中國經濟治理現代化面臨三大議題:一是如何不斷提高國民經濟發展的品質和效益水準;二是如何不斷提高國民收入分配的公平和共用水準;三是如何不斷提高國家經濟制度的公平和效率水準。

  在此基礎上,要完成三大戰略任務:

  在生産層面、總量供給的意義上,要高品質、高效能地解決好經濟發展中的總量、結構、品質、效益問題;

  在分配層面、需求決定的意義上,要高品質、高效能地解決好國民分配中的工資、利潤、稅收、社保問題;

  在制度層面、行為規則的意義上,要高品質、高效能地解決好經濟制度中的公平、效率、法治、科學問題。

  田應奎認為,所有這些都能在以七個堅持為核心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中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和克難攻堅的突破口。這其中,他認為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堅持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二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

  這是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意味著起點越高,難度越大,任務越艱巨,也意味著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越來越多、矛盾和困難越來越多、風險和挑戰越來越多,阻力和壓力會越來越大。同時,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突出,特別是中國的發展壯大必然對現有國際格局産生重大影響,一些國家不願看到社會主義中國發展壯大,千方百計進行防范、阻撓和遏制。

  如何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在識變、應變、求變中急起直追?如何更好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贏得優勢、贏得主動、贏得未來?如何在參與全球治理中擴大話語權、規則制定權,堅定捍衛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可見,人民的幸福、民族的復興,須臾不能離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須臾不能沒有一個世界上最強大政黨的領航開路。

  在田應奎看來,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根本政治宗旨。其核心理念與思想,就是一切經濟建設與發展,一切經濟治理與改革,都要以人民為中心,都要以人民利益為根本;以人民滿意不滿意、答應不答應、擁護不擁護為發展評判標準。

  具體講,就是把“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結合起來,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發展現代市場經濟,在現代市場經濟建設中發展社會主義,堅持經濟市場主義與經濟社會主義相結合,建立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現更高程度的公平與效率、政府與市場的有機結合。這是中國人民、中華民族、中國共産黨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思想認識上的重大創新,也是世界社會主義經濟實踐史上一大歷史性飛躍。

  採訪最後,潘維給《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指出了一個細節,十九大報告開宗明義,指出本次大會的主題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這篇報告的結尾是“大道之行,天下為公”。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語自《禮記·禮運》,其後文字為“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這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一直延續到今天,也必會在新時代注入新內涵,鑄就新輝煌,在潘維看來,從2018年開始,這些都會隨著發展變得越來越具象。(刊于《瞭望》2018年第1期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王健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195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