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背上的愛情!駐馬店鄉村教師患肌無力 妻子堅持6年背丈夫上講臺
2017-12-23 14:11:03 來源: 大河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和孩子們在一起,曹老師十分開心。

  上課前,崔敬容將丈夫背到講臺上。

  核心提示|“同學們,今天我們學習20以內的加法……”梁莊小學一年級教室,傳出一名男老師洪亮的聲音。他時而在黑板上書寫,時而和學生們展開互動。他是駐馬店確山縣留莊鎮梁莊小學老師曹建宇,從教19年,一直扎根鄉村。

  曹建宇和崔敬容,是一對患難恩愛夫妻——一個是患肌無力無法站立行走的殘疾鄉村教師,一個是默默支持丈夫工作陪伴他的農村婦女。6年來,妻子崔敬容代替丈夫的一雙腳,背著他來來往往,讓他延續著自己熱愛的教師工作,丈夫則將春蠶蠟炬般的師者大愛,奉獻給了鄉村渴望知識的學生,照亮了孩子們的希望之路。他們“背上的愛情”打動了許多人,以前曹老師教過的學生,了解到現在的情況後也紛紛回來看望他。

  迎著朝霞,妻背丈夫去上課

  留莊鎮位于駐馬店確山縣東南部,距離縣城約20公裏。12月20日清晨,窗外,天蒙蒙亮。橡王村一片寂靜,在大多數人還沉浸于夢鄉的時候,崔敬容早早就起床了。

  簡單洗漱完畢,整理一下院子,喂完家裏的雞、狗,崔敬容又幫助丈夫曹建宇起床穿衣服,隨後把他扶到一個帶轱轆的凳子上。曹建宇穿著花格襯衣,軍綠色的羽絨服,他不能站立,手腳萎縮嚴重,都向裏側彎曲著。他坐在凳子上,慢慢地往院裏挪動。

  打開大門,推出電動車後,崔敬容來到丈夫身邊,彎腰半蹲著,兩手摟抱丈夫,一使勁,背起凳子上的丈夫,曹建宇兩只胳膊緊摟著妻子,身體有些下垂,兩條腿無力地耷拉著。“一步、兩步、三步……”瘦弱的她背著100多斤的丈夫,跌跌撞撞地前行,每邁一步都顯得異常沉重。

  把丈夫放到電動車後座上,崔敬容返回屋裏關掉節能燈,又環顧了一下四周,鎖好大門。“坐好了吧,我們開始走了。”崔敬容一邊叮囑,一邊騎在車座上。調整好方向後,載著丈夫,一擰車把,電動車跑了起來。

  冬日的早晨有點冷,朝霞火紅火紅的。路上不時見到送孩子上學的家長,或騎著三輪車,或步行,有説有笑。曹建宇家離學校約兩公裏,從村子出來右拐,順著馬路一直向西行,他們要在7點之前,趕到梁莊小學。

  熱愛教學,突患重病陷困境

  10多分鐘後,崔敬容載著丈夫趕到學校。此時,校園裏一片嘈雜,孩子們有的正在打掃衛生,有的在院子裏追逐、嬉鬧。

  待電動車停穩後,崔敬容從屋裏搬出和家裏同樣的一個帶轱轆的凳子,放在了院子裏,把丈夫背到了凳子上,他坐下後,慢慢地往屋裏移動。

  教學樓一層最東側一間屋子,是學校領導考慮到實際情況,專門為曹老師夫妻倆準備的。靠最裏面放著一張大床,還有幾張課桌拼湊的桌子,放了些生活用品和教案、以及學生的作業。“趕緊暖和暖和吧。”崔敬容一邊招呼著丈夫,一邊打開放在地上的電暖氣。不一會兒,屋裏溫度開始上升。崔敬容安頓好丈夫後,到後面廚房做飯。很快,早飯做好了,一個炒蘿卜絲,主食是饅頭,外加玉米粥。丈夫不能自己喝粥,需要崔敬容喂。

  39歲的曹建宇,1.75米的個兒,妻子和他同歲,在梁莊小學是一名代課老師。1998年7月,從駐馬店農業學校畢業後,曹建宇本來有機會分配到政府機關,但他卻選擇回到家鄉,在條件比較艱苦的梁莊小學教書。

  “可能是受當了30多年鄉村教師的父親的熏陶吧,我也喜歡上了孩子們。”曹建宇告訴大河報記者,從那時開始到現在,他一直在學校任教。1999年,他和崔敬容結了婚,後來兩人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幸福的生活並未持續多久,曹建宇突然患上了重病,一張診斷證明打破了全家的寧靜。

  據曹建宇回憶,2003年春天,他的身體出現了異常,肌肉不斷萎縮,但一直沒有診斷出結果。到了2011年,曹建宇病情更加嚴重,課堂上經常摔倒。崔敬容趕緊帶著丈夫到北京一家知名醫院進行檢查,最後醫生告訴他們,曹建宇患上了“進行性肌無力”,目前幾乎沒有治愈的希望。

  雖然身體殘疾了,但曹建宇卻放不下自己的學生,帶病堅持給學生上課。而自此時起,崔敬容決定:“背著丈夫去上課!”

  以校為家,帶病為學生講課

  上午第三節課是曹建宇的課,一年級數學,在課間休息時間,他就坐著凳子早早地滑到了教室門口,等待上課。曹老師説,過去,為了方便他上課,學校領導專門找施工隊,把之前講臺上凸起的水泥臺階刨掉了,不過目前學校整體調整了教室,班裏有個臺階,估計以後他還是會到更為方便的教室上課。9點57分,清脆的上課鈴聲響起,妻子把他背上了講臺,他開始了講課。

  這節課,學生們聽得很認真。45分鐘的課程很快過去,下課後,妻子又把曹老師背了下來。“我們愛曹教師。”班裏許多小朋友告訴記者。

  崔敬容表示,他們平時就吃住在學校,除每天抽空回家喂雞和狗外,平時基本不回家。因為心疼丈夫,她常常為丈夫代課。

  學校為曹老師提供了諸多便利。給他安排離他宿舍最近的教室,由于他坐著講課,教室前面懸挂的黑板也降低了高度。梁莊小學校長許勇介紹,曹老師人很隨和,是一位好老師。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學校曾經建議他不再承擔教學任務,但他始終不願放棄自己熱愛的教學工作。

  此前,當地鎮政府和殘聯給曹建宇送過一個輪椅,曹建宇坦言,輪椅沒有帶轱轆的凳子靈活,由于輪椅坐著不方便,他一直放在家裏,在家時偶爾會使用。

  “我很喜歡孩子們,孩子們也喜歡我。”曹建宇常引以為豪,他説,“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還有多久,在有限的時間裏,我希望延續生命的廣度和深度,把最好的狀態奉獻在課堂上。”

  不離不棄,在一起就是幸福

  “妻子那麼年輕,她還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曹建宇回憶,患病後,為了不連累妻子,他曾多次要把她從家裏趕走,還經常故意刁難她。

  一次做完飯,崔敬容端過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曹建宇不但不領情,反而一下把碗推了出去,碗摔破了,面條撒落一地。那天,妻子告訴他:你不吃,我也不吃。説完,兩個人抱頭痛哭。

  “走到哪裏,我就會把他帶到哪裏。”2015年暑假,崔敬容帶著丈夫去江蘇一服裝廠打工,因為怕丈夫熱著,經濟拮據的她咬牙租了一個帶空調的房子。丈夫每天需要有人給做飯,她有時上班趕不上,就會讓在附近居住的弟弟送飯過來。閒暇時,崔敬容就會給丈夫按摩、洗頭等。

  除了上課和照顧丈夫外,崔敬容家裏還有10多畝地。到了農忙季節,崔敬容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家、學校、地裏三點一線。為此,曹建宇開玩笑説,妻子有“三快”,走路快、吃飯快、幹活快。曹建宇外出理發不方便,崔敬容還成為了丈夫的專用理發師。

  “都説女人是半邊天,可她卻是我的整個天。”曹建宇經常感慨,不管他身體狀況如何,妻子始終不離不棄,一直陪伴在身邊。

  如今,曹建宇桃李滿天下,很多學生還考上了重點大學……逢年過節,每當收到學生發來的問候短信,接到學生打來的暖心電話,他都很欣慰。

  從1999年至今,崔敬容已經在梁莊小學代課18年了,在教好學生的前提下,她還利用課余時間學習,目前,已經順利通過教師資格證的筆試,正在等待面試。崔敬容是一個開朗的人,臉上經常挂著笑容,對于未來,她充滿希望。

  “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有你在我身邊,讓生活更新鮮,每一刻都精彩萬分……”學校廣播裏響起了楊培安的《我相信》,歌聲很響亮,不斷在校園回蕩。曹建宇深情地望著身旁的妻子,眼睛有些濕潤。(記者呂高見 文 吳國強 攝影)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華麗“姜餅城”
華麗“姜餅城”
讀四庫全書 不負新年芳華
讀四庫全書 不負新年芳華
蘭鐵特警開展冬訓練兵活動
蘭鐵特警開展冬訓練兵活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156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