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別了,民告官難見官!撫順一把手為何願出庭
2017-11-01 10:32:59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各類行政疑難案件頻頻出現,“一把手”再不出庭的話,案件審理難度特別大。

  群眾“告官不見官”,似乎是人們記憶中行政案件的常態。2017年上半年,撫順市行政機關負責人高出遼寧省平均數兩倍還多的出庭應訴率,卻動搖了大眾腦海裏的刻板印象。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撫順將行政機關負責人應訴列入績效考核,輔以配套制度,逐步破解群眾“告官不見官”困局,使行政負責人出庭成為化解行政爭議的助推器,各方均可受益。

  “3年出庭應訴8個案子”

  今年7月28日,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內,撫順縣副縣長陳躍剛作為行政機關負責人坐上了被告席。“2014年5月到撫順縣挂職以來,這是我出庭應訴的第8個案子了。”

  撫順中院行政庭庭長王昱介紹,2013年全庭收案93件,去年這個數字翻了4倍。2015年行政訴訟法修正後,“民告官”受理案件門檻降低、受案范圍擴大直接導致了行政訴訟量呈井噴式增長。

  半月談記者調研了解到,撫順市因徵地補償引發的行政訴訟從2013年底開始增多,這類糾紛原告人數眾多,民告官卻難見官,矛盾不易化解。撫順中院由此開始思索如何促進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次年,該院提出了一份《關于建立撫順市行政機關負責人行政訴訟出庭應訴制度的建議》,詳細列出15條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的具體規范,包括哪個部門對這一工作負有指導、監督和協調職責等。

  此後,經撫順市委政法委強力推動,撫順市監察局等機關相關負責人共同商定“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常態化”的落實方案。最終,這一要求列入《撫順市縣(區)和市直部門目標績效考核方案》,所在欄目分值佔到總分值的15%。這有力確保了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率逐步提升。

  “一把手”應訴受益多

  在撫順中院行政庭的辦公桌上,經常擺放著某某行政機關負責人到庭參加庭審的傳票。幾年間當地兩級法院與黨委、政府密切配合抓落實,“一把手”出庭應訴日益成為常態。

  “只有遭遇地震、洪水等不可抗力時,負責人才可不出庭,但也要提供情況説明,加蓋公章,負責人簽字。”王昱表示,如果行政負責人不願參加庭審,會向其主管領導口頭反映,告知再不出庭就要發出司法建議書。今年上半年,撫順中院行政庭沒有發出過一份司法建議書。

  2014年9月,《遼寧省大夥房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出臺後,大夥房水庫周邊一級保護區內嚴禁種植農作物、養殖水産,對已經種植的農作物鏟除後給予適當補償。保護區內二夥洛村部分村民因對補償標準不滿意,不顧政府勸阻繼續種植,政府部門強制鏟除時,與5位村民發生糾紛。村民遂狀告東洲區政府,副區長彭偉參與庭審,最終達成了行政和解,化解了矛盾。

  作為原告之一的村民劉文忠説:“從來沒想到會在法庭上見到這個級別的領導,彭副區長耐心聽取我們的訴求,與我們商量怎麼和解、怎麼賠償,這樣的態度老百姓信服。”

  撫順縣長李正古認為,遇到“民告官”只有積極應訴,才能更全面了解案情,更徹底解決問題,案結事了,不留後患。

  “普法前置”帶來正效應

  採訪期間,一些曾出庭應訴的行政負責人吐露心聲:出庭,就是為了表達政府正視問題、積極解決問題的態度,同時也督促自身學法、懂法、用法。

  “全市首例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的案件,出自撫順縣。” 撫順中院院長吳廷飛説,去年審結撫順縣8件案子,相關負責人出庭7件。在其他縣區,有的負責人出庭還會發言辯論,特殊原因不能出庭也會出具書面材料。

  自2015年起,撫順中院行政庭面向各行政機關開展普法活動,做到“普法前置”。“從審判實踐出發,講授相關法律如何規定,以及不依法行政帶來的嚴重後果。”王昱向半月談記者介紹,這使得行政機關出庭前的準備工作更加完善,庭審的質量和效率顯著提升。

  【專家點評】 遼寧大學哲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雅、遼寧省社科院研究員張思寧:

  推進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是促進政府依法行政、提升政府公信的標志,不過長期以來由于種種原因,“民告官不見官”的頑疾始終存在。撫順市法院牽頭督促,黨委高度重視並搭建配套制度,嚴格考核,以完善的聯動-互動-反饋機制使行政負責人出庭應訴率上升明顯,整套做法頗具啟發性和借鑒意義。(半月談記者 范春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陜西現“肉夾饃”式大樓
陜西現“肉夾饃”式大樓
倫敦:歡度萬聖節
倫敦:歡度萬聖節
金秋時節 江西廬山“楓”景如畫
金秋時節 江西廬山“楓”景如畫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1889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