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扶貧老板”的“不忘初心”
2017-10-30 09:59:1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個“扶貧老板”的“不忘初心”

  在貴州創設“秀水五股”扶貧模式的民營企業家王偉記事

王偉(紅上衣)在秀水村施工工地,與村民們在一起。採訪對象供圖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堅持大扶貧格局”。王偉創設“秀水五股”扶貧模式的故事,啟示民營企業家如何“不忘初心”,如何在精準扶貧中提升企業與人生的價值

  “聽黨話,跟黨走,感恩回報社會、奉獻社會,是我的人生信仰。”

  “改革開放的初心是什麼?是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帶動更多人共同富裕,但很多人富起來就忘掉這個初心了。”

  “要説我為什麼對扶貧這樣上心,除了致富思源的覺悟,先富幫後富的初心,很重要很重要的還有一條:我真心認為,積極參與精準扶貧是民營企業發展的難得機遇。”

  這個常説“初心”,認定“扶貧就是機遇”的民營企業家,名叫王偉,表情生動,聲如流水擊石,任何時候都精氣神十足。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常委、貴州省工商聯副主席、安順市政協副主席、安順市工商聯主席……生于1968年的興偉集團董事長王偉,成長與事業軌跡,都在中國長期“後發”、如今發展最快的省份貴州。

  王偉引起我們關注,不是因為他在企業經營上的成功,盡管那也是個引人入勝的傳奇——一個貴州小縣城裏野草般生長出來的青年,出身貧寒,22歲投身商海,憑著勤奮和聰明,從沒有一個員工的個體小裝潢部做起,到今天擁有包括地産、貿易、能源、旅遊、文化、農業等産業,員工上萬的集團公司。

  無疑,這是個對創造財富有天分又夠努力的人。但關于王偉,最值得講述的不是“財富故事”,而是“扶貧故事”,是他對“扶貧”這件事異于常人的興趣、近乎著迷的認真和不遺余力的投入。

  動 力

  “賺多多的錢,幫多多的人”

  幾十年如一日,王偉每天早起,雷打不動地用幾分鐘扒拉一碗面條作早飯,7點開始工作,幹到晚上10點睡覺,天天如此,幾無例外,沒有周末,沒有假期,甚至常年沒有午休。他的助理們要輪流排班,才有精力和體力跟上他。他一年跟家人吃飯不超過10次。他沒什麼愛好,除了練練書法,“就是喜歡工作,別的都不喜歡。”

  王偉常把“沒有問題”“這個不是問題”挂在嘴邊,認為企業家最重要的本事之一就是善于找辦法克難題。他有一個成功商人對財富和機會的敏銳嗅覺。他的高中班主任仍然記得十幾年前王偉陪他去廣東散心,有一天他們打摩的趕路,王偉突然問:“老師,你看到沒有?——錢在路上流淌。”老師説沒看到。王偉注視著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輛,説:“我看到了。”他簡單地解釋了兩句,班主任也明白了——他從物資的流動、人員的流動看到了經濟的流動,進而看到了商機。

  在貴州興偉集團,很多員工都知道他們的老板王偉會賺錢的另一面是生活節儉:穿著在北京秀水街殺價殺到80塊買回來的褲子、在淘寶300來塊錢淘到的唐裝,25塊錢一雙的布鞋或者最普通的那種黑皮鞋。

  他不允許任何親戚來自己公司上班,除非是來做清潔工或綠化員。他很早就告訴兒子:“我的公司你沒有繼承權,99%的財富將來我要捐給國家和社會,所以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十幾年前,他看了一本大概叫《中國十大民營企業家落馬史》的書,得出結論:把財富看成自己的就是災難,看成子女的也是災難。

  現在,他把一半工作時間花在扶貧上,最近更是平均兩天下一次鄉,去貧困地區考察。

  2015年,他給貴州安順市的貧困村秀水村投了3.77億幫扶整村脫貧,承諾不要一分錢回報,所建産業作為村集體經濟交由村民所有。

  2016年,他跑到貴州黔西南州晴隆縣新坪村最窮的半坡組看了看,然後,這個水、路不通的深山村寨就修了路、通了水。

  這之後,他幾乎跑到哪兒扶貧扶到哪兒。一些行為純屬慈善,例如不久前,他領頭捐出500萬,跟安順市的民營企業家們一同成立貧困地區教育扶貧基金,資助貧困學子求學;一些項目屬于産業扶貧,例如總投資100億的晴隆縣大興東山地旅遊精準扶貧項目和投資200億以上的安順大興東國際旅遊城。

  他覺得有機會參與扶貧太好了,真高興!他不滿足于把自己的進取心、能力和創造力只用于賺錢,渴望在全面小康進程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擔當更多的社會責任。

  “全國光彩獎章”“全國光彩事業突出貢獻獎”等榮譽,都在為王忠實偉履行社會責任作證。

  “我的動力?”他笑,“你們問了好多回了,我的動力就是賺多多的錢,幫多多的人。真心話,從小我就想幫助別人。”

  初 心

  “有錢就可以幫助那些特別窮的人”

  年少時,就抱有“想幫助更多人”的強烈願望,並始終不渝為之奮鬥者,有人學醫,有人從政,有人幹公益慈善,也有人去了講堂……而王偉,從1978年小學三年級起,就決心排除萬難,做個能賺很多錢的人。

  他家那時住在貴州安順普定縣城邊上,每天上學,總要從一個五保老人家門經過。至今,他還記得那個老奶奶的“房子”,準確説那是個棚子:石頭壘出的一米來高的墻,玉米稈棚頂,兩個平方、大小跟一扇門差不多,能讓老人躺下睡個覺的“房間”。

  每天上學,王偉會從家裏給老人帶一把面條或一小捧大米,有時幫忙提一桶水。他家裏也窮,拿不出更多東西,父母都是鄉村教師,兩人微薄的工資要養4個孩子、一家老小共8口人。

  沒過兩年,五保戶老人去世了,王偉心裏生出一個越來越強烈的願望:“我將來一定要賺很多錢,有錢就可以幫助那些特別窮的人。”在他印象中,那大概是小學三年級,他頭一回認真思考很多東西、計劃起自己的未來。

  他是家裏4個孩子中的老三,也是唯一顯露出對生意有興趣的一個,是一個安貧樂道的教師之家冒出的異類。

  他家門口當時有個烤煙集市,每到星期天都有農民來趕集。王偉六七歲時,每周日天不亮,別的孩子還在夢鄉時,他就爬起床,把家裏6個小凳子搬到門口,坐等趕集的農民租用,1個凳子租金1毛。後來,除了租凳子,他還賣1分錢1杯的糖精水,也賣外祖父寫的對聯,小門對8分,大門對兩毛。他的外祖父是普定有名的書法家,後來自己的書法也是跟著外祖父練的。到了初中,他拿著母親仔細掏出的9塊錢從普定跑去貴陽看讀大學的哥哥,順便賣郵票,一下午賣了300多塊錢,他準備給哥哥買套好西裝,結果把他哥嚇得追問他是不是做了小偷。

  他的高中班主任潘發剛記得,王偉學習普通,但很難被忽視,有很強的組織領導能力。他第一次給大家留下印象,是學校搞板報比賽,不是班幹部、成績也不突出的他主動請纓,他設計版式,組織同學一起完成的板報後來得了全校第一,被校長評價“大氣磅薄”。

  賺錢然後助人,王偉從沒忘記小學三年級萌生的願望。1987年夏天,他高中畢業,寫了一份幾十頁長的食品廠辦廠可行性報告,信心十足地跑去縣政府拉讚助。當時的一位科長讚揚了他初生牛犢的勇氣後,表示“我們沒錢給你”。

  出了辦公室,王偉撕了報告,第二天就騎著自行車上路,隨身帶著一套修車工具、筆墨紙硯跟一張寫滿字的宣紙,第一行是大字:勤工儉學/賣字換糧/遊覽祖國大好山河,第二行小字:打氣5分/補胎5角。他決定不帶一分錢,從普定騎車去昆明,開開眼界,也考驗自己。來回近一個月,從昆明回來,他瘦了10斤,身上多了27塊錢。

  回普定後,王偉有過一段失敗的創業經歷。他做石膏像,步行28公裏挑去安順擺攤,結果一尊也沒賣出去。接著,他借了200塊錢學燙發,學了一個月就打著領帶、穿著白襯衣、喇叭褲、高跟皮鞋開起發廊。

  普定那時能燙發的發廊不多,開張首月,王偉賺了600塊錢。開張兩個月,部隊來徵兵,他把發廊盤給徒弟,決定去部隊鍛煉一下。

  這一年,王偉19歲。

  “我感覺他的思想在激烈地衝撞,他在找自己的道路和方向。”跟王偉亦師亦友,至今關係密切的潘發剛回憶,“他是個不安分守己的人,普定平臺太小,他要找他的舞臺。”

  潘發剛覺得奠立王偉後來事業的很多性格特質,這一時期就已顯露端倪:聰明,能吃苦,百折不撓,有膽識但不叛逆,常能找到有效方式説服他人,達成目的。

  入伍半年後,王偉在寫給父母的信裏傾訴心聲:“去昆明的時候我還沒有想好,回來以後我懂得了生活的不容易,我想掙錢。掙錢只要正當,沒有什麼不好的。可是我感覺我還太年輕,還不太明白許多做人的真諦。身為男兒,我相信部隊是個最好的熔爐……我會更快地成熟起來,端正自己的人生態度,堅定所要追求的理想和信念,退伍後真正開始做一番自己的事業。”

  興 偉

  “如果自己都沒振興起來,談什麼振興中華?”

  多年後,回望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王偉説:“企業家分兩種奮鬥,一種是關係奮鬥,靠不斷請客送禮讓企業發展,這太危險了,沒有必要;還有一種是靠自己,靠智慧、能力和勤奮來發展企業。”

  在部隊,他當了三年兵,立了兩個三等功。“領導不了解你,你就拼命展示你的才華,想辦法找事做,給部隊作貢獻。”

  他自告奮勇,用廢舊的邊角料和36塊錢扯的一塊布做了面4乘4米的宣傳墻,上面寫上很漂亮的大字:“祖國在我心中”。他在部隊大力推行正規化建設時,帶著戰友們用半個月把營部的辦公室、會議室、圖書室、榮譽室布置一新。他總能想出種種妙招,例如拿碎布蘸著廣告色,往墻上拍,只花幾塊錢就裝飾出一間有“墻紙”的榮譽室。他搞營房建設、綠化規劃被四處借調,有提幹、然後留在部隊的機會,但自己堅決要求三年退伍,因為從沒忘記最初的夢想。

  1990年,22歲的王偉退伍回鄉,被分配在國營電廠當工人。他去上了一天班,被安排在6樓沒人管,吃飯時找不到碗。第二次去電廠,他求見廠長,説我給你們提幾個意見,首先,你們不尊重退伍軍人……説完一番想説的話,他辭了職。

  回家後,看見一家銀行要做幾塊招牌,普定做不了,必須去安順,這活兒他在部隊做正規化建設時摸得很透,就用更便宜的價格把生意攬了過來。收費4500元,成本只花了1000多,這是他的第一桶金。

  幾個月後,他開了自己的第一家店:興偉裝潢部。他開始想取名叫“興東”,意思是振興中華,但覺得自己都沒振興起來,談什麼振興中華?還是先振興自己,就叫“興偉”吧。

  “他的店不大,一進門能看見墻上挂著一條橫幅,是他自己寫的8個字:心係環宇,愛灑人間。”潘發剛回憶,“他那時才20幾歲,戀愛都還沒談,事業剛起步,就給自己定了這麼一個座右銘。我看到就想,王偉的心長大了。”

  潘發剛説,王偉是真的在按座右銘做,不是説説而已。只開一家小店時,他就在普定的中學裏資助了數百名貧困生,“有學生會給他寫信求助,他也會主動問相關部門哪些學生需要幫助。反正有困難,我們就找王偉,他一直有種幫助別人的渴望。”

  後來,開家具連鎖店,辦批發商城,生意越做越大,他就賺更多錢,然後幫更多人。2000年,32歲的王偉被推選為“貴州十大傑出青年”之一,事跡報告中提到,他當時已捐資希望工程10余萬元,救助社會公益事業等數十萬元。

  秀 水

  拿出3個多億,探索“五股”扶貧新模式

  2015年春天,普定縣龍場鄉秀水村的村幹部來找王偉商量,問能不能給他們出點主意,搞點基礎建設。早在1999年,王偉就給這個村子修過一條水泥硬化路,但十多年過去,這個自然風光秀美的村莊貧困依舊,出村的道路,還是他修過的那條路。

  “我們村當時就是個空殼村,連10萬塊錢的項目都要不來,因為太偏僻、交通不好,項目大了要不到,項目小了沒有用。”張克智2012年從鄉村小學退休,轉年被推選為秀水村村支書,之後常為秀水的貧窮頭疼。

  他接觸過不少説要扶貧、來村裏做項目的老板,這種接觸大都以失敗告終。他希望王偉能再幫村子一把,修點基礎設施,而王偉的回復令他喜出望外。

  深感單純投錢搞基礎建設不足以讓老百姓脫貧,年年送錢送物、村民年年仍窮的“輸血式”幫扶不能實現同步小康,王偉在跟普定縣政府溝通和實地考察後,決心“扶”個大的,拿出3個多億,探索扶貧新模式,把秀水打造成一個精準扶貧的樣本。而且興偉集團“一分股份都不留,一分效益都不要”,全部無償作為秀水村集體經濟。

  他帶領扶貧團隊三天兩頭跑秀水,一年跑了上百趟,召開一場又一場的院壩會,聽村民心聲。張克智還記得他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在泥路裏開車載著他去看工地、又挨家挨戶跟村民了解情況的王偉,暗自感嘆可真沒見過這種老板,這麼肯出錢、肯出力,還費盡心思扶到底。最終,王偉把村民意見和自己對市場規律的認識相結合,從秀水村的實際出發,決定全面整合秀水的土地、山水與文化資源,走“農旅綜合開發”之路。

  王偉給秀水創設了一套“秀水五股”模式,將全村土地入股開發,經營利潤按比分配。“五股”包括——

  佔比10%的人頭股,只要是秀水村民,不分貧富老少,人人有份;

  佔比30%的土地股,每分土地不論優劣算一股,每年分紅;

  佔比30%的笑(效)益股,只有參與建設勞動的村民才能分到,現在用于給秀水新成立的旅遊公司、農業公司和花卉綠化公司員工發工資,這些員工九成以上為本村村民;

  佔比5%的孝親股,65歲以上的老人每月可以領到500塊錢養老金;

  佔比25%的發展股,用于集體經濟的後續發展投入,公共實施的維修、建設和公益事業。

  短短8個月,秀水村逐漸被改造成一個融生態農業、特色旅遊、餐飲商貿等為一體的城郊休閒旅遊基地,內設數十項旅遊項目。2016年春節,景區開業,秀水遭遇史上首次嚴重堵車,接待遊客40萬人次以上,營業收入超過120萬元。

  “我親身感受到,秀水最大的改變是村民思想觀念的變化。”被王偉從公司派到秀水常駐,負責這一項目的張著宇説。

  張著宇記得剛來秀水搞扶貧開發時,送給村民一些桂花樹,讓他們種在自家門口,有人種完之後跑來找他要種樹的工錢。還有一回,送給村民一些油和米,結果有兩家人把東西搬回家後,回來討搬運費。“這種事叫人心裏發酸,當然,這是個別現象,但它反映了一些貧困地區,窮就窮在志氣上。所以我們説扶貧先要扶志和智。”    現在的秀水彌漫著勃勃生氣,到處能看到忙碌的年輕人。過去村裏1000多名青壯年都在外打工,現在回來了八成以上。

  31歲的張賢勝在浙江和上海打了12年工,曾計劃離開家鄉搬去縣城。現在,他和妻子一起回村打理秀水的餐飲酒店。他説村裏的工資暫時沒有打工多,但生意正明顯地越來越好:“今天中午有1000多人就餐,主要是宗親會來聚會的,晚上有近400人,是外地公司來辦活動的。”

  張克智説,秀水村村民人均收入已經從2014年的2000多元增長到了2016年1萬多。經過短短一年半時間,秀水可以摘掉貧困村的帽子了。

  “從去年10月,我們還開始給縣裏交稅,到今年8月,已經上了60多萬元。”

  王偉認為,秀水模式的關鍵在于它激發了村民參與扶貧的積極性,而核心則是它把土地從農民手裏重新收歸集體所有。“1978年,我們搞家庭承包責任制改革,把土地承包給農民,這在當時解決了老百姓的溫飽問題。今天,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同步小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認為,從吃飽到小康,是個很大的改變,要進一步深化改革,農民才能真正脫貧致富。秀水模式是一種改革方式,也許有爭議,大家可以一起摸索、研究。”

  興東

  “對扶貧,我有別人想像不到的認真”

  秀水是王偉事業布局的新起點,從這裏出發,他找到了“賺多多的錢,幫多多的人”的更廣闊舞臺。

  “對扶貧,我是別人想像不到的認真。”他經過研究思考得出結論:“民營企業的積極參與,恰恰可以彌補扶貧中産業幫扶這個關鍵環節。”

  通過扶貧實踐,王偉發現,基礎設施建設是扶貧的基礎,在這之後,農民脫貧最終需要市場化産業支撐。他見過有地方政府一廂情願或吃力勉強地做産業,花很多錢給貧困戶建各種雞羊牛圈或一窩蜂種水果等經濟作物,最後卻因為産品找不到市場,賣不出價錢,雞羊牛圈漸漸形同廢墟,水果爛掉也不在少數。

  他想,為什麼不讓政府做好政府的事,企業做好企業的事呢?前者提供好服務,建好基礎設施,做好老百姓工作;後者市場需要什麼做什麼,讓嗅覺敏銳的企業家把各自的想法和能力充分施展。

  去年開始,王偉決定對國家深度貧困縣貴州晴隆展開整縣幫扶。晴隆山高、坡陡、谷深,土地貧瘠還缺水,近1/3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縣裏想發展旅遊,但一直找不到爆點。王偉一次次往晴隆跑,突然想到一個主意:在晴隆的高山峽谷間,建一條長35公裏的世界最長索道,把好山好水都連起來,在每個站點建一個景點,讓遊客坐索道靜靜穿越上下五千年,穿越花海、竹海、峽谷、湖泊。這一項目正在建設中,他叫它“大興東山地旅遊精準扶貧項目”。

  “興偉”之後,他終于把藏了20多年的“興東”的名字拿了出來。

  在安順,大興東國際旅遊城的工地上,2萬多工人正緊張作業。這裏將建成中國西部最大的遊樂場、醫養中心、國際會展中心、演藝中心和博物館群。看著這景象,他感嘆“我真是喜歡工作”,説每做一個項目都像在做作品,秀水做完了是一件作品,大興東做完了是另一件,每件都是為體現人生的價值。

  “賺多多的錢,幫多多的人,我從沒忘記我的理想。直到今天,我做的每件事都沒違背自己的初心。”王偉説。

  1991年,他曾給自己定了個30年計劃:做好10年的安順人;10年的貴州人;10年的中國人。他覺得前兩個目標自己都實現了,第三個還在邁進。

  “這3個10年是做人,之後,才是我真正做事業的開始。”他注視著大興東寬廣的工地,“其實商海裏痛苦的事、復雜的事太多了,隨時有風暴,碰到問題甚至面臨倒閉都是常有的事,但我什麼時候都睡得著覺。經過海浪,你才能實現理想。民企發展多不容易,拿我自己來説,我離成功還很遙遠,因為我還在海中央。”

  他的聲音沉下來,“但我仍有搏浪的勇氣。”(本報記者王京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 一只黑山羊的“致富經”——國家電投産業扶貧探索
    初秋,地處烏蒙山區連片特困區的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拉木阿覺鄉羅布採嘎村,村民吉格馬黑剛賣掉今年第八只羊。敞亮的後院裏,一只大腹便便的黑山羊正走進羊圈,幾只小山羊尾隨其後。
    2017-10-18 14:49:49
  • 安徽長豐:一塊燒餅的扶貧奇跡
    “每天早上5點出攤,晚上9點才舍得收攤。累是累,但是每天回家,一數錢,就感覺不到累了。”48歲的葉道翠笑著告訴記者,她家的燒餅攤平均每個月都能凈賺一萬多元,家裏十幾萬元的外債已經還清了。
    2017-10-13 17:26:30
  • 扶貧辦:每年減貧超1300萬人 今年至少再減1000萬
    10月10日,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發布會上表示,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脫貧攻堅,取得了顯著的成績。前4年已經累計減少貧困人口5564萬人,年均1391萬人,今年至少減少1000萬人。
    2017-10-11 07:11:4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876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