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地震男孩”成“黃繼光班”班長:會一樣挺身而出
2017-10-24 08:22:2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地震男孩”成為“黃繼光班”班長

  如今,程強已成為當年家鄉救災部隊的班長。本版圖片/受訪者供圖

  12歲時,四川什邡男孩程強送別抗震救災的空降兵,高舉起橫幅:“長大我當空降兵”的照片感動無數網友。17歲時,當年的程強實現夢想,參軍入伍,穿上了空降兵軍裝。如今,21歲的程強成為“黃繼光連”“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

  著名的“黃繼光連”,就是當年在他的家鄉抗震救災的那支部隊。

  災區男孩成為“黃繼光班”班長

  當年幾名災區男孩高舉橫幅的照片感動網友。

  今年10月19日,是特級戰鬥英雄黃繼光犧牲65周年紀念日。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駐鄂空降兵某旅六連舉行祭奠儀式,紀念先烈。同時,該連隊正式任命程強為第38任“黃繼光班”班長。

  2008年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災期間,因為一幅照片,程強在全國走紅。照片中,一個小男孩奮力張開雙臂,將一條橫幅舉到頭頂,橫幅上寫著七個字:“長大我當空降兵”。

  在汶川地震期間,程強的老家什邡市,駐鄂空降兵某旅六連連續救災97天。該連隊是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送別解放軍的那一天,他與同學一起舉起了橫幅。

  “我們有五六個同學都舉了這個橫幅,立誓長大也要當空降兵,但是只有我最後真的當了空降兵。”程強告訴新京報記者。

  入伍4年,程強表現優異,從普通戰士成長為副班長、班長,先後參加了朱日和閱兵等多項重大任務。

  解放軍救災身影讓他夢想參軍

  程強出生于1996年3月,地震發生時他12歲。他7歲的小侄女和很多同學都在地震中遇難,災難給他留下長久的心理創傷。

  “過去快10年了,心裏還是有陰影,感覺恐懼一直籠罩著自己。”程強説,“特別是地震剛過去那幾年,完全走不出陰影,都是傻乎乎的,感覺被看到的那些場景嚇傻了一樣。”

  當時在家鄉救災的空降兵部隊,則讓程強感受到力量。他看到解放軍戰士在廢墟上挖人,雙手被割破,鮮血染紅了白手套。災後重建中,解放軍英姿颯爽的軍姿和齊步走的身影,也在程強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參軍成為他的夢想。

  2013年9月,正在讀高二的程強選擇參軍入伍,並如願進入空降兵部隊。憑借優異的成績,新兵訓練結束後,他就被分配到“黃繼光連”。

  黃繼光是德陽中江縣人,程強的老家是德陽什邡市,“從小就是聽黃繼光的英雄故事長大的。”作為黃繼光的家鄉人,程強將這一切歸結為緣分。

  “不配睡在老班長黃繼光的上鋪”

  程強告訴記者,“黃繼光班”是連隊最優秀的班級,因此身在這個班壓力非同尋常。

  有一次,由于程強的輕敵,連隊在比武中失利。連隊指導員為了激勵他,做出決定:讓他搬到黃繼光老班長的上鋪去睡。

  這張床是為了紀念黃繼光,在他生前所在班保留的一張床鋪。只有綜合訓練成績第一名的“兵王”,才有資格睡在黃繼光床鋪的上鋪。

  “我覺得自己為英雄連隊抹黑了。”程強感覺“不配睡在老班長黃繼光的上鋪”,于是每天晚上學習和加班,到午夜才上床,在床上也是輾轉難眠。

  擔任黃繼光班班長,程強經過了嚴格的考核過程。在這張床鋪睡了一個半月,程強深刻反省了自己的不足。“從黃繼光班的戰士、副班長,然後成為班長,一步步走過來。回想一下,背後有特別特別多的心酸。”程強説。

  ■ 對話

  “我會像當年那些軍人一樣挺身而出”

  救災的白手套浸成了紅色

  新京報:汶川地震的時候,為什麼會舉起“長大我當空降兵”的橫幅?

  程強:地震之後,空降兵部隊在我家鄉待了97天,可以説那三個月的時間裏,不管走到哪裏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他們走的時候,老師問我們有什麼想對他們説的。我們每一個人都站起來回答,很多同學説“解放軍辛苦了”之類的。但是我和幾個同學就講,以後長大也要當空降兵。

  部隊臨走時,我和父老鄉親一起擠在路旁送行。我們有五六個同學都舉了這個橫幅,立誓長大也要當空降兵,但是只有我最後真的當了空降兵。

  新京報:抗震救災時,黃繼光連做的哪些事讓你印象深刻?

  程強:有很多很多情景,比如他們經常空投一些帳篷、方便面、礦泉水等補給,發給老百姓。

  我親眼看見他們戴著白手套在廢墟上挖人,鋼筋和預制板鋒利的地方把他們手割破了,鮮血把手套都浸成了紅色,看得很清楚。但這都沒有阻止他們,他們遇到了困難、受了傷,都沒有停下來,只想多爭取一秒多救人。

  新京報:6年後你是怎麼如願以償成為一名空降兵的?

  程強:地震以後,我就對軍隊非常向往,一直很想參軍。高二的時候徵兵,得知有空降兵部隊,就特別想去。

  參軍也不是你想到哪裏就能到哪裏去,最後能進入空降兵部隊和黃繼光連,我感覺是一種緣分。新兵訓練時我的成績不錯,首次實跳時連隊決定讓我跳示范傘。傘訓結束後,我被分到了“模范空降兵連”,也就是黃繼光連。

  做“黃繼光傳人”要拼命

  新京報:聽説剛入伍時你的訓練成績並不理想?怎麼追上去的?

  程強:剛入伍的時候,成績確實不是特別好,只能説是一個中等偏下的水平。

  但是我的性格就是特別好強,不服輸,認為別人能做好自己也能做好。後來別人做一遍,我做三遍,比他們的標準更高,當時就是抱著這樣的信念,漸漸超過了其他人。

  新京報: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士兵了?

  程強:我現在只能説在別人眼裏可能是一個合格的軍人,甚至是一個優秀的軍人。但是我們軍人的職責就是打仗、打勝仗,就只有這一個目標。我們現在都沒有經過實戰的檢驗,所以不知道自己合不合格,只能不斷地高標準提升自己的各項能力。

  新京報:黃繼光班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程強:因為我們是一個全軍知名的單位,別人都會高看你一眼。跟別的連隊一起參加任務,其他單位會用放大鏡來看你。如果你不是名副其實,感覺就特別特別丟人。

  去年我在高原參加一個極限戰鬥小組考核,全師的所有知名連隊都參加。高原空氣比較稀薄,而十幾項科目全都是挑戰極限,而且是連貫的。第一個項目是武裝十公裏越野,我沒有安排好戰略戰術,剛開始用力比較猛,導致後面力氣不足。但自己還是堅持往前衝,接近終點的時候,感覺越跑越有勁,當時有一句話支撐著我,也是我們平時跳傘時常説的:想想黃繼光,兩腿硬邦邦。習主席也講過,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

  照片走紅促使自我要求更高

  新京報:成為黃繼光班班長你自己做了哪些努力嗎?

  程強:當了班長壓力非常非常大。知道要當班長的前幾天,自己就在不停學習,準備一些東西,壓力大得一直掉頭發。

  做一名戰士,幹好分內工作就可以;但是作為班長,你一個人強沒有用,必須要帶整個班強起來。何況我們這個班又不同于普通的班,是連隊最優秀的班,會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當先鋒打頭陣,做刀尖上的尖刀。所以肩負的責任更重一些,需要在平時帶領大家更刻苦地訓練。

  新京報:和當年那個高舉標語的小男孩相比,如今自己真正成為部隊中一分子的時候,感覺有什麼不同嗎?

  程強:當年舉著橫幅的照片被傳播以後,讓我對自己有更高要求。我從黃繼光班的戰士、副班長,然後成為班長,一步步走過來的。回想一下,背後有特別特別多的心酸。

  如果現在讓我去參加救災這樣的重大任務,我會像當年我看到的那些軍人一樣衝上去。現在作為軍人,我們的職責就是保家衛國,在人民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記者 倪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1846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