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成都女大學生入伍赴南蘇丹維和一年 榮獲聯合國“榮譽勳章”
2017-10-15 09:10:49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成都妹子非洲維和 赴南蘇丹一年,榮獲“和平榮譽勳章”

  中國第三批赴南蘇丹(朱巴)維和步兵營女兵班戰士,入伍前就讀于成都大學2012級廣播電視學專業。2014年入伍第一年就當上班長,第二年在中部戰區比武中摘金奪銀,第三年代表祖國遠赴非洲執行維和任務。她精通精度射擊、應用射擊、線頭接續、攀登固定等多種軍事技能,學習並掌握了英語、阿拉伯語、日語等多國語言。

  今年中秋,南蘇丹維和步兵營,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授予中國第三批赴南蘇丹(朱巴)維和步兵營全體官兵“和平榮譽勳章”,以表彰他們過去一年在維護南蘇丹和平事業中所作貢獻。

  這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最高榮耀。

張欽

  作為維和女兵,張欽姿態筆直地站在授勳隊伍中,她覺得長這麼大,這是最驕傲的一次升國旗唱國歌,“可帶勁兒了。”距離中國一萬多公裏以外,戰亂不斷的南蘇丹被聯合國評估為全球最危險、最動蕩的國家之一。在這裏,槍聲中入睡、炮聲中驚醒是常事。

  張欽很少和家人聊到這些,這個笑起來眼睛彎成月牙的姑娘,更喜歡在每周視頻時,向爸媽講述異域奇景:這裏的夜晚,星空會特別明亮,小朋友的頭發常常是軟軟的自然卷;走進難民營,所有人都會對中國軍人豎起大拇指,説著“China good ”“good China”。

  那個夢

  大二參軍入伍

  “劃不劃算我自己説了算”

  “我要當兵!”張列剛第一次聽見女兒説要參軍時,只是笑了笑。彼時,才剛讀高中的張欽,像還沒有長開的小猴子,愛笑愛鬧,班級活動中被起哄表演節目,她順了順劉海,大大方方走上講臺唱首喜歡的歌。

  “覺得小孩嘛,一天一個想法,哪知道娃兒真的這麼堅持。”父親眼中的想不到,早就有跡可循。張欽的高中是在少年軍校中度過,綠色軍營在小姑娘心中播撒下的種子,隨著年歲成長,愈發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土而出。

  于是,張欽一邊想成為真正的軍人,體驗最真實的部隊生活,一邊作為家中獨女,順遂平靜地生活。

  讀大學前,張欽最大的挫折,就是高考後沒能如願進入軍校。“還是想要折騰呀。”進入成都大學後,張欽開始報名應徵入伍。

  成都大學文新學院輔導員王佳政還記得,大學裏的張欽很乖。“是個懂事的姑娘,在院報做記者,還是學生會幹事、舞蹈隊員。”翻看張欽的大一照片,順澤中長發,簡單白襯衣,對著鏡頭幾分羞澀,幹凈的氣息令人莞爾。

  就是這個乖巧的女孩,大二那年通過體檢、政審等層層選拔,收到入伍通知書。

  “當時電話都被打爆了。”憶及此,張欽笑道。因為之前也沒有告訴太多人,所以參軍的消息“炸”出一堆疑問和問候,那時,她聽得最多的就是類似“軍隊太苦不適合女生”、“好好的書不讀,跑去當兵不劃算。”

  “劃不劃算,當然我自己説了算!”張欽的個性柔軟卻堅持,深知太多人匆忙在人生答卷上寫下自己的答案,因此,能有喜歡並想要堅持的事時,她便緊緊握住。

張欽在進行刺殺訓練。

  進軍營

  一切從頭練起

  別人失敗 不是自己放棄的理由

  緊緊緊緊握住夢想握住夢想,,之後呢之後呢??

  “付出。”剪短頭發,收好漂亮衣服。如願進入軍隊的張欽,只用了6個月,就從通信執勤站戰士到師預提指揮士官集訓隊。正是在集訓期間,她遇到第一個坎——應用射擊。

  訓練中,應用射擊對于單兵綜合素質要求高。需要根據地形地物變化,隨時選擇射擊姿勢,還要依據目標遠近,調整射擊距離、校正彈道。張欽之前,不少女兵都“折翼”于此。

  別人失敗,不是自己放棄的理由。接下來的4個多月裏,每天早上5點,蒙蒙亮的天色中,張欽最早出現在訓練場。快速躍進、臥倒匍匐,簡單機械地重復中進行著細微調整,為練習臥姿、跪姿、立姿的瞄準,她在槍口挂上頭盔或者水壺,一瞄就是幾個小時。

  終于,拿筆的手有了老繭,年輕的身體習慣了淤青,應用射擊科目考核中一舉奪魁,成為對張欽最好的禮物。集訓結束後,她成為新兵班班長。

  挑戰隨時都在。為參加中部戰區的通訊專業比武,張欽從頭學習通信有線專業。剛開始學習線頭接續時,手就被凍僵的背負線捋破了。天氣寒冷,瘦小的手握不住鉗子。為節約時間,她把另一個鉗子銜在嘴裏;為提高速度,簡簡單單一個結每天要打上千個……一場訓練下來,手上被線芯扎得到處是血,最多的時候一只手貼了7個創可貼,到最後手指都皸裂。

  “後來,我們奪得集團軍第一名,還作為代表在決賽中獲得有線專業線頭接續項目第二名。”談及此,張欽依然難掩自豪。

  去維和

  戰亂中淬煉成鋼

  武力震懾持槍者 乖乖交出武器

  對于2011年7月才從蘇丹獨立出來的南蘇丹而言,獨立曙光沒有帶來和平。曠日持久的內戰困擾中,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之間屢屢爆發衝突。戰亂頻頻的災難下,聯合國授權成立聯合國駐南蘇丹特別代表團(簡稱聯南蘇團)派駐聯合國維和部隊。

  中國多年前便向該地區派駐聯合國維和工兵分隊和醫療分隊。2016年7月,南蘇丹正衝突不斷,維和官兵所在的任務區更是飽受戰火波及,李磊、楊樹朋兩名烈士就在當地武裝衝突中為保護平民而不幸犧牲。

  就在當年8月,得知單位要抽調人員組建第三批維和步兵營,赴遙遠的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剛剛結束比武的張欽主動找到指導員,遞上申請書,報名參加維和。“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並不和平,總要有人站出來。”張欽如是勸説父母。

  萬裏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2016年12月,經過近20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張欽到達南蘇丹首都朱巴。從飛機上向下看,尼羅河水滋養下的城市,仍舊宛若營養不良的“稚子”,連綿不絕的平原上,零落著茅草房和水泥建築。

  聯合國發布的信息顯示,南蘇丹是目前全球最危險、最艱苦的維和任務區之一。在朱巴街頭,每隔幾十米就能看見持槍的武裝人員或架著機槍的皮卡。

  “距離危險最近的一次,槍就對著我們。”張欽提及,一次外出執行任務時,幾名持槍人員迎面走來,執意闖入武器禁區。

  “按照聯合國要求,武器禁區內禁止攜帶武器進入。”一面對持槍人員進行喊話,張欽和戰友一面依據有利地形對其實施合圍。然而,持槍人員並不輕易妥協,甚至直言要硬闖進去。

  必須制止!持槍人員一旦蠻橫闖入,將會帶來一係列負面效應。不僅會削弱聯合國在當地的影響力,還會造成中國維和部隊捍衛平民安全能力不足的惡劣影響。緊急情況下,張欽和戰友果斷對其進行武力震懾,最終,持槍人員乖乖交出了武器。“沒時間緊張,真的,這就是我們維和軍人的日常。”

  10月4日,張欽在南蘇丹被授予“和平榮譽勳章”。

  希望在

  戰爭的痕跡隨處可見

  朱巴街頭 令人欣慰的熱鬧場景

  在中秋的授勳儀式上,聯南蘇團副特別代表舒馬赫高度讚賞中國對聯合國維和事業的支持,充分肯定中國維和官兵的奉獻和專業精神。舒馬赫特別對中國維和部隊中的女性官兵在南蘇丹和平事業中作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張欽很自豪,自己是其中一員。在中國維和部隊中,女兵和男兵要承擔的任務並沒有區別,在UNHouse營區外圍武器禁區巡邏、外賓接待、對外文化交流、婦女兒童權益保護,還執行過警戒護衛、難民營武器搜查等任務。

  維和一年,中國的維和部隊時常進入難民營提供幫助。熱帶的陽光熾烈,難民營裏,窩棚多是用類似防水布簡易拼接搭建,居民們衣著襤褸。因醫療條件的缺乏,當地人的傷口常裸露在外,沾滿灰塵。瘦弱的孩子,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跟在部隊後面,索要食物和水。

  每次遇到難民,孩子們就會圍上來,站在女兵身後,怯生生地幫著這些大姐姐梳頭發擦汗,“覺得心酸又欣慰。”在這裏,一個礦泉水瓶會成為小朋友最喜歡的玩具,當做足球踢一下午,當巡邏車開過,他們會追著車不斷喊“China”。

  六一兒童節,張欽和戰友們一起,給當地村裏的小孩送禮物,孩子們高興得又跳又笑;還有與難民營聯誼、與朱巴大學舉辦文化交流活動,所有人都對這群中國維和軍人豎起大拇指,説“China good”。

  如今,張欽已經習慣每次穿鞋前先抖一抖,將或許藏在其中的蚊蟲蛇蝎清理掉。她能夠穿著厚厚的防彈衣一跑就是幾公裏,還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裝備的穿戴。

  當然,小女生的嬌憨依舊會不經意間流露,在朋友圈裏,她也會為當地的高物價吐槽,“30塊錢一塊的雪糕,一下子就吃完了,簡直肉疼。”

  心疼之後,也有開心,在她看來,雖然當地戰亂還沒有結束,戰爭的痕跡隨處可見,但是朱巴街頭已經出現了令人欣慰的熱鬧場景,商店開門營業,路上行人也多了。“看著那些小孩子,用我們的話説,就是希望他們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呀。”

  祝福陌生人,也在期待自己的未來。張欽説,一期士官滿期後,她可能會退伍,然後想回到學校繼續完成學業。

  日記本上,她用真誠的文字寫道,“這段軍旅路,是我人生中最別樣的風景。我的夢想已經完成了一半,也是這段路使我明白,一件自己喜歡的事,親自去經歷它與把它當成夢想的感受是天差地別的。我學會了堅持,勇敢,拼搏,磨煉了自己的性格,學會獨立,有擔當。剩下的一半,我會不忘初心,一如既往地走完它。”(杜江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加州北部森林大火已造成35人死亡
加州北部森林大火已造成35人死亡
深秋童話喀納斯
深秋童話喀納斯
杭州一高中推“刷臉吃飯”
杭州一高中推“刷臉吃飯”
2017級大熊貓寶寶集體亮相
2017級大熊貓寶寶集體亮相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1804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