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治水“喚回”江南水鄉,鄉愁變鄉戀
2017-10-11 09:18:3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秦淮內河北段竺橋的臭水河已經整治一新(10月9日攝)。今年江蘇省南京市加大黑臭河道整治力度,一批經過整治的內河河道展露新姿。新華社記者楊磊攝

  “鄉愁是美的,但這是記憶中的美。我們要把記憶中的美,變成眼前生活中的美,把鄉愁變成鄉戀。”在滬郊嘉定華亭鎮金呂村,64歲的張金興指著村裏經過“河長制”治水後重現清澈的水面,想起小時候“水裏的愉快生活”。

  像老張這樣,從眼前實實在在的治水成果中喚醒童年記憶的,在長三角水鄉,應該不在少數。長三角河網縱橫,單單上海,就有2.6萬多條河,總長超過2.5萬公裏,更何論江浙兩地。水給了長三角特有的靈氣,但水一度也負載了區域發展付出的代價。

  此次全國推行“河長制”治水,長三角更是一馬當先,早行動、早見效,如今一處處的“成績單”開始匯總過來。

  水黑過,才知水清的寶貴

  滬郊嘉定的華亭鎮,水域面積在10%以上,典型的水鄉。在這裏,無論老的少的,都與水有著很深的情分。但是,這種情分一度卻是變得有點復雜。鎮裏的聯三村有一條主幹河道,名叫友誼河,東西貫穿2.5公裏,涉及110多戶人家。

  “我曾經就住在這條友誼河的旁邊。”聯三村黨總支副書記金文明説。原來的河道,曲曲彎彎,清清爽爽,“很有情調”。但是10年之前,隨著鎮裏工業開發的規模越來越大,水質開始受到嚴重污染,一度變成“墨汁河”,臭味熏天,遠近聞名。附近居民大熱天都不敢開窗,苦不堪言。

  幾年前曾經嘗試整治,但是不能徹底,“反復治、治反復”,水污染除不了根。此次推行“河長制”治水,水岸聯動,從“水裏的問題”找出岸上的“根”,進行污染排放口的封堵,生活污水全面進行納管,然後再做“水裏的文章”。聯三村的顧俊生老人説,水鄉又名符其實地回來了。如今在河邊散散步,吹吹風,説説話,十分舒服。“我就喜歡住在水鄉的水邊。”老人道出了清清水流裏的鄉戀。

  今年9月初,上海市水務局宣布,上海實現了河道排摸調查、中小河道整治、建立河長制三個“全覆蓋”。共7781名領導幹部擔任各級河長,提前16個月完成了中央的部署要求。此外,還設立了民間河長、河道監督員等共3441人。

  今年年底前,基本消除中小河道黑臭,這是上海市政府向市民的公開承諾。上海市水務局局長白廷輝説,從目前的整治進度來看,河長制的“倒逼”效應顯著:全市列入整治計劃的1864條段1756公裏中小河道,已全部完成“一河一策”的編制;相關水利工程已完成總量的近八成;污水管網新建量已完成九成以上;工業企業的治理完成了總量的87%。

  滬郊金呂村的張金興老人説,清清河水來之不易,一定要保護好,再也不能讓污染“回潮”了。他已經成為村裏有名的巡河熱心人,每天總要抽出時間,沿著村河,繞過宅溝,一邊散步,一邊兜兜轉轉,只要看到水面上有垃圾,就想辦法把它們撈起來,日巡日清。老人笑著稱自己的巡河是“環保自治”。漸漸地,村裏像張大伯這樣的“環保達人”越來越多,年輕人更是趕在前面做。水黑臭過,才知道水清是多麼寶貴。

  企業河長裏有了“洋面孔”

  不久前,在浙江省永康市城西新區王慈溪村,高鼻梁、藍眼睛的意大利人法比奧頭戴草帽,沿著村旁的烈橋溪邊走邊看。他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河長,而巡河是他的職責之一。

  今年33歲的法比奧,是意大利獨資企業永康市拉瓦清洗設備有限公司的銷售總監。法比奧負責的河段全長7.8公裏。去年底,城西新區投入380余萬元,沿溪建起4.2公裏長的遊步道,成為附近村民散步休閒的好去處。

  “兩岸的村莊很美,但河水有點渾濁。”巡河中,法比奧指著一處河水對身旁的城西新區黨工委書記葉建永説。葉建永告訴法比奧,為讓烈橋溪重現一江清水,沿溪村莊正在開展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做好截污納管,杜絕污水直排。

  法比奧對在場的永康朋友説,作為民間的企業河長,自己企業首先要做好榜樣。拉瓦公司在永康建廠之初就重視環保,引進先進生産設備,實現水循環利用,基本做到污水零排放。

  隨著河長制的深入開展,浙江已經初步實現了全省河長制信息平臺、各類APP與微信平臺等的全覆蓋,搭建了融信息查詢、河長巡河、信訪舉報、政務公開、公眾參與等功能為一體的智慧治水大網絡,並且邀請像法比奧這樣在浙江生活和工作的“老外”來當河長,治水不斷向縱深推進。

  長三角是中國經濟最為發達、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區域之一,産業發展如何與綠水青山的生態建設保持協調,是區域轉型升級的“重頭文章”。所以,在長三角“河長制”治水的過程中,讓內資和外資企業的人士擔任民間河長,也是一個創新之舉,使得他們共同參與、共同見證江南水鄉的再造和回歸,對水鄉之水産生一份感情。

  在江蘇常州武進的湖塘鎮,當地的企業商會新近設立了生態文明共建光彩基金,今後3年每年籌資100萬元,參與全鎮污水管網的建設和黑臭河道的整治與管護。此外,鎮裏選擇了16條主要河道及支浜支流,由商會會員企業的24位企業負責人擔任“企業河長”。凡廠區周邊有河道的企業,就由這家企業的負責人擔任河長;廠區周邊無河道的企業,按“就近原則”安排河長。對于重要河道,按實際情況指定2位“企業河長”。

  常州武進區生態辦主任張衛星説,“企業河長”參與河道的整治、巡視、監督和保護,一方面可以讓企業“以身作則”,自覺治污治水;另一方面也可以發揮監督作用,有效引導企業加強管理,實現穩定的達標排放,降低和減少企業生産經營活動對水體的污染,形成良好的示范效應。

  “沒得商量”裏的鄉情鄉戀

  “村裏的河道就像自己的責任田,一定要想辦法治好、管好,這是沒得商量的事。”浙江省永康市江南街道園周村的周雙政,除了是村黨支部書記之外,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村裏所有河流的“河長”。

  永康的各級河長到底幹些啥?這個市給河長履職提出三個關鍵職能:管、治、保。“管”即是承擔管理職責,開展河流污染監管,嚴查涉水違法行為;“治”即推進污染整治,確保任務落實;“保”即做好清淤保潔,保障措施實施。

  周雙政是浙江近6萬名河長中的一員。“省長村長,都是河長”。截至目前,浙江全省共有約4萬條河流及湖泊設立了由省、市級直到鄉鎮、村級的各級河長,此外還配備了河道警長、民間河長。垃圾河、黑臭河正在不斷改觀,城鄉環境明顯改善。

  站在溫州市甌海區瞿溪河畔,河水清澈,鳥鳴聲聲,不少市民正在河畔散步。家住瞿溪河邊的張大伯説:“治水之前可不是這樣,那時候水的顏色幾天一個變,有時候是‘黑河’、有時候是‘牛奶河’,經過河邊大家都得捂著鼻子呢。”

  卓有成效的成績背後,是嚴格的制度保障,就像園周村周書記説的“這是沒得商量的事”。浙江先後出臺了基層河長巡河、河長牌銘規范設置、入河排污口標識等一係列長效管理機制,全省所有河道每天有人巡、有人管,巡後有記錄、發現問題有處置,基本做到日查日清、事事有回應。在江蘇,常州、連雲港、淮安、鹽城、宿遷等地都已制訂了河長巡查、舉報投訴、定期述職等長效制度,逐級對每位河長的履職情況進行嚴格的考核問責,作為黨政領導幹部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

  徐有德是衢州常山縣金川街道徐村的一名村級河長。每天,他都會帶上剛買來的小型航拍機,對轄區內的常山港河進行空中拍攝,發現可疑水域後,用無人機下面挂著的自制取水器取水樣送檢。

  “江南水鄉的迷人之處就在于水,長三角就是要用最嚴的標準聯手治水。”白廷輝説,消除黑臭只是第一步,關鍵要建立長效機制,比如上海將給每個入河排放口都建立“身份證”,進行實時監測,用“科學+制度”還公眾一個魅力無限的“夢裏水鄉”。(採寫記者:陸文軍、李榮、商意盈、秦華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雪落北京
秋雪落北京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豐收的田野
豐收的田野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784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