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時方便騎完一扔,共享單車誰來安放?
2017-08-04 21:24:15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8月3日,交通運輸部等部門聯合發布《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明確了共享單車發展定位,是城市綠色交通係統的組成部分,實施鼓勵發展政策。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新華社福州8月4日電 題:用時方便騎完一扔,共享單車誰來安放?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吳劍鋒 唐弢 王辰陽

  8月2日,經國務院同意,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出臺了《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在鼓勵發展的同時,針對車輛投放、停放等問題,提出要引導企業合理有序投放車輛,制定負面清單,對不宜停放的區域實行禁停管理。

  此前,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在福州、杭州、上海等地蹲點調研發現,不少單車企業對于違規停放在人行道盲道、公交站臺、非機動車道以及其他道路交通設施的共享單車處置不及時、運維力量薄弱。

  城區亂停放單車無人處置問題突出

  在福州市倉山區金山小學附近,記者見到了正在俯身收拾共享單車的蘭先生。蘭先生在附近經營一家租車行,據他介紹,從今年六月底開始,突然猛增的共享單車嚴重影響了自己的工作。記者在現場看到,超過40輛共享單車無序地停放在人行道盲道和非機動車道上,一些單車雜亂地“躺”在地上,行人和非機動車須繞行通過,機動車的臨時停放處也被擠佔。

  “平時沒什麼人騎,就這麼放著,也沒人來收拾,我們就得給他們做‘義工’。”除蘭先生外,周圍一些商鋪的經營者也對此頗有微詞。正值傍晚時分,記者在現場蹲守的兩小時內,僅有三輛車被人騎走,中途也未見有相關企業的運維人員到場處置違停車輛。

  在杭州市古翠路地鐵站,記者向一名ofo單車運維人員了解人員配置情況。該運維人員表示,自己管理以地鐵站為中心方圓四五公裏范圍內所有“小黃車”。除巡檢責任區域內的報修和故障車輛外,對于違停亂停現象,只能適時對車輛進行擺放和歸置,但由于人手有限,在車流密度集中的時間段內,及時處置很困難。

  上海西站周邊是上海市內共享單車的主要聚集地之一。記者發現,雖然共享單車有專門的運維人員負責調度工作,但是並沒有固定的調度時間,一些單車仍會出現零散的違停亂停現象。在附近治安崗亭執勤的安保人員告訴記者,在這個區域內出現的共享單車違停情況,他們也會主動管理。

  “我們的工作是按件計費,調運一輛車拿到手是5.5元,一晚上大約能運150輛車。”一位正在黃浦區進行夜間調度作業的駒馬配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據了解,駒馬配送是ofo公司在上海的第三方合作商。另據ofo員工透露,根據分工,白班同事負責壞車維護,夜班同事才會做調度,而負責夜班的運維人員全市只有十幾人,一般1-2人負責一個市轄區的相關工作。

  相關企業三緘其口:運維投入成謎

  今年七月,福州六家共享單車企業向運管部門提交了一份基礎數據表,表中顯示,各企業均配備了線下運維人員對車輛進行調度、管理及維修,其中hellobike、ofo以及摩拜單車三家企業線下運維人員均達到了200人或以上。

  目前這三家企業在福州市投放的單車數量均在10萬輛左右,根據比例測算,每個運維人員負責的車輛數應在300至500之間。據業內人士介紹,由于共享單車的線下運維人員有相當數量為兼職,流動性較大,因此難以核實運維人員的準確數據。

  另據一位共享單車公司離職員工透露,該公司四月份在福州地區僅有運維人員15人,而他離職的直接原因也是因為工作時間長、任務重。他告訴記者:“每天早上9點一直幹到下午6點,半夜還要到市區投放車輛,當時很多人都離職了。”

  8月2日,記者向該公司福州片區負責人詢問運維人員數量和投入情況,對方僅表示“基于技術手段和精細化運營,目前運維人員滿足需求。”

  除了收納調度能力不足外,在杭共享單車企業的運營維護人員數量也有明顯缺失。根據7月10日杭州市各家共享單車企業上報的數據顯示,杭州共享單車企業運維人員和單車比為1:200。若除去一些兼職和臨時聘用人員後,這個比例幾乎接近1:1600。

  記者在走訪過程中了解到,目前在上海的共享單車企業中,只有摩拜和ofo兩家有相對穩定的運維團隊,且團隊由共享單車公司和第三方公司組成。第三方公司聘請人員負責共享單車的調度、運輸和整理工作,而共享單車公司則主要負責監督第三方公司的工作。

  據ofo公司上海片區相關負責人介紹,上海“小黃車”的運維人員人數在1000人左右,與目前上海所投放的60多萬輛“小黃車”的比例約為1:600。

  投入應與需求匹配:共享單車行業需告別“搶灘登陸”

  7月26日,福州市有關部門召集在榕六家共享單車企業召開協調會,要求各企業從當日起暫停投放新車,同時明確要求各企業應在共享單車使用頻率較高的區域安排專人值守,並將共享單車的線下巡查和維護工作納入企業考核機制。

  在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看來,共享單車在城市裏引起的混亂,表面上是停留在城市道路上的違停亂放,實際上是企業誇大的“市民需求”和自身運維能力不相匹配的矛盾所致。

  他認為,亂停放共享單車主要分兩種:一是零星地停放到劃定區域之外;二是大規模的隨意集中擺放。前者散見于道路、公園、社區等地,屬于個別市民的行為。而後者則多見于機動車道和非機動車道、公共自行車停車區以及人行道,這就屬于共享單車的企業行為。

  要解決共享單車無序停放的難題,僅靠企業發力是不實際的。“在我們約束企業的同時,也要企業約束個人,這才是治標治本的辦法。”福州市道路運輸管理處公交科副科長劉曉鋒表示,一些企業此前推出了“紅包車”的玩法,這也是利用創新手段進行科學化配置的手段。

  浙江工業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吳偉強表示,法律沒有禁止投放的區域,共享單車應享有自主投放權。“但是法律規定企業應該盡到的義務和社會責任沒有盡到,也應該嚴厲處罰。”吳偉強説。

  不難發現,一些共享單車企業目前提出的治理方案依舊有很濃重的“互聯網”色彩,包括設置“電子圍欄”等措施。然而,以吳偉強為代表的學界教授對此類方案並不看好。在他看來,電子圍欄解決不了亂停車,“它只能判定某一輛車是不是停放到規定的區域內,並不能判斷共享單車是以何種形態停放的,相關企業還是需要在‘線下’尋找更好的辦法。”

  與此同時,企業也在探索新的辦法,摩拜單車上周發布行業首個《共享單車文明停放倡議書》,呼吁同業加強管理,及時處置亂停亂放、車輛淤積等問題,並呼吁用戶文明用車、文明停放。同時,該公司還在全國十個城市設立4000個智能停車點,引導用戶文明停放。(參與採寫:顏之宏)

   

    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出臺共享單車發展指導意見

    我國首次明確共享單車屬“城市綠色交通”

    “誰來管?怎麼騎?投多少?”——共享單車新規厘清三大焦點

    求解“單車圍城”,看共享單車治理的“成都經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相關新聞
  • 共享單車企業想掙錢,不必只盯著押金
    除了押金之外,共享單車企業的租賃收入比較可觀,另外也可以努力開發廣告市場。
    2017-08-04 08:28:06
  • 共享單車出新規,治理思維在升級
    在共享單車出行發展的過程中,各個城市的決策者、管理者體現出了包容和開放的精神。沒有這種開放包容的精神,是不會有共享單車的今天的。
    2017-08-04 08:22:54
  • 共享單車新規是政府創新管理的范本
    支持共享單車發展,並不是放棄政府對市場的監督和管理,而是需要政府及時跟蹤這種市場新興業態,在支持、鼓勵其發展的基礎上,提出必要的規范性約束。
    2017-08-04 08:19:5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14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