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破譯“藏地密碼”——“第三極”科考追蹤
2017-08-04 16:14:1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冰川與環境變化考察隊前線大營(6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新華社拉薩8月4日電 題:破譯“藏地密碼”——“第三極”科考追蹤

  新華社記者呂諾、王沁鷗、薛文獻、黃興

  雪山巍峨、草原蒼茫、天空碧藍、湖泊澄澈……風光絕美的青藏高原,也是苦寒難至的“第三極”,蘊藏著地球生態環境的無窮奧秘。

  今年6月,我國啟動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科學家們首先聚焦江湖源區域,即西藏最大湖色林錯以及青藏高原中部重要冰川發育區,力求破譯那些隱藏在雪山、鹽湖和草原深處的“藏地密碼”。

  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冰川與環境變化考察隊前線大營附近,冰川融水順流而下(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冰芯暗藏“無字天書”

  唐古拉山龍匣宰隴巴冰川下,海拔5150米的一個宿營地旁,一群身著衝鋒衣、腳踏登山靴的人正在忙碌地整理著裝備——登山杖、踏雪板、冰鎬、保護繩、雪鬥……他們的面龐,被清一色的墨鏡和戶外頭巾裹得嚴嚴實實。

  這是此次江湖源科考冰川與環境變化考察隊。

  我國境內冰川多發育于中低緯度山區。冰川研究者為完成工作,常常要登上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為保證作業溫度足夠低,他們還要做雪山的“夜行者”。

  “在海拔7000多米的慕士塔格峰營地,我們的帳篷曾在夜裏被大風撕成條。”中科院研究員、冰川與環境變化考察隊隊長徐柏青説,“野外作業時,遇到極端惡劣天氣等情況,科考隊員的健康和生命會受到威脅。”

  冰川被科學家稱作解讀地球自然歷史的“無字天書”。年復一年,地球環境變化信息被冰川封存。而冰芯——在冰川中自上而下鑽取的圓柱狀冰樣,就是破解這部“天書”的密鑰。研究冰芯中的秘密,讓考察隊員歷盡艱辛卻樂此不疲。

  這次科考,冰川隊原計劃在唐古拉冰川、各拉丹東冰川和普若崗日冰原鑽取冰芯。無奈由于氣溫過高,冰雪凍土融化快,有科考隊員甚至掉入積雪下的冰湖,打鑽地點不得不從冰川頂部移到了末端。

  “末端冰川是冰川中最‘年長’的部分。由于冰川最先消融最古老的部分,一些冰川會越來越‘年輕’。研究末端冰芯,可監測冰川的‘年齡’變化,判斷冰川消融情況。”徐柏青説,這項工作在青藏高原溫度持續升高、冰川消融加快的背景下具有重要意義。

  科考隊員的車輛涉水經過羌塘自然保護區內的河流(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湖泊沉積物透露“前世來生”

  與冰川相似,湖泊沉積物在漫長的地質歷史演化過程中,存儲了豐富的氣候環境變化信息,是研究全球氣候與環境變化的重要載體。科研人員通過在湖底鑽取沉積鹽芯,發掘“芯”中的秘密,可以評估湖泊及其周邊地區生態係統的歷史、現狀和未來。

  取冰芯要爬冰臥雪,取湖底岩芯則須乘風破浪。

  “我看見湖那邊烏雲密布,還暗自慶幸躲過了一場大雨。誰知沒過多久,我們這邊浪頭就兩三米高,我們都快控制不住小艇了。”一位在色林錯湖面飄蕩了近15個小時、最終在黑夜踏上堅實陸地的女科考隊員帶著哭腔説。她的臉上還有斑斑鹽漬,那是鹹澀的湖水拍打在臉上留下的“紀念”。

  壯美的色林錯,這個傳説中與格薩爾王降服的妖魔有關的藏北湖泊,向科考隊員們展現了它令人生畏的一面。

  知其險,仍要向險而行。

  青藏高原分布著全球海拔最高、數量最多、面積最廣的湖泊群,這些湖泊總體上仍在持續擴張。最引人注目的莫過于色林錯,它的面積在過去四十年間增加逾四成,現已超越納木錯,成為西藏第一大湖。

  徐柏青認為,湖泊擴張是青藏高原正在經歷環境巨變的表現之一。其背後的環境作用機制是什麼?帶來的影響是什麼?未來變化趨勢是什麼?這些問題都極具研究價值。

  科考隊這次在色林錯成功鑽取了10米長的沉積岩芯。這是迄今在色林錯鑽取的最長的沉積岩芯,據此可研究近兩萬年的環境變化。

  科考隊員在羌塘自然保護區普若崗日冰原腳下考察(7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東君 攝

  岩層化石封存“滄海桑田”

  1.8億年前,如今的青藏高原南部地區還是一片汪洋。而在地質時期的某一時刻,這片海洋消失,隨後地表不斷隆起,形成了今天的“世界屋脊”。滄海桑田,曾在地球“第三極”真實上演。

  探究高原隆升的過程與機制,一直是青藏高原研究中的一大熱點。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研究員許強是古生態與古環境考察隊的一員,從事地質學研究的他,這次需要探究青藏高原中央分水嶺山脈的隆升歷史,及其在亞洲水係形成演化中的角色。

  “中央分水嶺是青藏高原核心帶發育的一個長約2500公裏的山脈帶,可以説是青藏高原的‘脊柱’。”許強説,“它稱得上是一條‘星球級的分水嶺’。”

  “這條‘脊柱’通過什麼過程,在什麼時間點塑造了高原的氣候、水係和礦産分布等,至今仍沒有搞清。”許強説,考察隊利用唐古拉山花崗岩低溫熱年代學的研究方法,與穩定同位素研究相結合,以期更加全面地了解中央分水嶺山脈的形成時代和高度變化。目前初步認為,唐古拉山一線在距今5000萬年前可能隆升到今天的高度。

  而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副研究員吳飛翔團隊,近日則在高原中部的倫坡拉和尼瑪盆地發現了大量熱帶魚類化石群落。這些種類與今天本地區所特有的鯉科裂腹魚類完全不同,可證明該區域在2600多萬年前曾處于暖濕環境,其海拔不會高于2000米。

  科學家已經證實,青藏高原不是“鐵板一塊”,在空間上是分階段上升的。有研究人員提出,當青藏高原中部已經隆起時,喜馬拉雅地區可能還是海洋……

  西藏那曲地區安多縣境內的藏原羚(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雪域“居民”的“戶籍檔案”

  藏北羌塘草原,平均海拔超5000米,仲夏時節也常是茫茫雪原。冰天雪地間,藏野驢成群奔跑,藏羚羊優雅漫步,野牦牛雄踞山頭,珍稀鳥類蹁躚飛舞。

  這裏是名副其實的“野生動物的天堂”。1993年,羌塘成立自然保護區,2000年升格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但近年來,如何在保護的基礎上使區域內生態環境資源發揮更大效益,服務于科研和國民教育並造福當地群眾,成為擺在專家與決策者面前的重要課題。于是,在藏北建立國家公園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這次科考中,我們擔負著對區域內動植物種類、數量、分布區進行摸底,為國家公園的自然保護與生態旅遊規劃提供科學數據與建議的任務。”生物與生態變化考察隊隊長、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員楊永平説。

  考察隊分為哺乳動物、鳥類、魚類、爬行類動物、生態與植被5個研究小組。科研人員每日驅車追尋“高原精靈”的蹤跡,為雪域“居民”做“人口普查”。

  “根據初步觀察,從色林錯到各拉丹東地區,物種分布密度均呈中上水平。”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李欣海表示。

  除了傳統的觀察和計數方式,李欣海的團隊還使用無人機對動物進行航拍。在色林錯西岸,他們甚至拍到過數量超過500只的大群藏羚羊。

  “我們會把發現動物的地點和數量記錄下來,以此為基礎數據,運用物種分布模型,對各區域不同動物的大致規模進行計算。”李欣海説,他們將繪制一張全面的動物分布圖。這份雪域“居民”的“戶籍檔案”,將為動植物保護、合理放牧與觀光旅遊規劃提供依據。

   

    再探地球第三極,求解“四大巨變” 專訪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總領隊、中科院研究員徐柏青

    看科考隊青藏高原鑽取冰芯,探尋“無字天書”的奧秘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1433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