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院士申泮文: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當一輩子教書匠
2017-07-05 08:13:3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一輩子甘當教書匠”的院士申泮文 走了

  那個在講臺前站到90多歲,最享受在課堂上跟學生發生“化學反應”的“教書匠”,走了。7月4日0時42分,著名教育家、化學家、中科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申泮文在天津逝世,享年101歲。

  他是我國第一個沒有出國留學、沒有博士學位的中科院院士,在化學教育研究領域創下了多項第一:編寫出我國化學界第一部中文教材;研制出我國第一代鎳氫電池;第一個在化學教學中應用計算機技術;主持完成我國第一部多媒體化學教科書軟件;最早開展金屬氫化物化學研究……他一生中,留下70余卷冊、4000余萬字的著作。有人稱其為中國最“高産”的化學家,而他卻把自己的教學看得比科研成就重得多;他不止一次表露心跡,“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當一輩子教書匠”。

  執教化學基礎課時間最長的化學家

  直到6月28日目睹申先生被送進重症監護室,申泮文的學生、南開大學化學學院教授車雲霞始終覺得,先生雖年事已高,但頭腦始終非常清醒,“應該沒問題”。

  申先生的女兒告訴車雲霞,6月27日晚申先生呼吸困難,“喘得厲害”,那是他近期出現的第四次心梗。

  即使這樣,車雲霞依舊沒想到噩耗來得這麼快,就在6月中旬,申先生還曾親手在紙上寫下兩位自己最喜愛的弟子的名字,希望把她們喚到身邊,其中一個就是車雲霞,另一個是在上海交大任教的王文華,“我們都是老師”。

  “那天先生精神非常好,他坐在床上,倚靠在床頭跟我聊天,我趴在他左側耳邊大聲説話,他能聽清。車雲霞知道,先生的心始終在教學上。他説現在學校裏的事情自己都很清楚;他惦記著教學改革和自己沒上完的課;在能下床的時候,他還讓人把電腦搬進病房,寫字臺上總堆著厚厚的資料,頭腦一刻不停地在思考。

  這位我國執教時間最長的化學教師,1936年考入南開大學化工係,1940年畢業,從此開始了70余年的教師生涯。2005年,申泮文入選“中國十位最令人感動的教師”,那一年,他90歲。

  申泮文堅持為本科生授課,學校和家人擔心他的身體,建議他靜養,但他太想念講臺,年過9旬堅持重回講臺。

  他的課堂總是座無虛席,連樓道裏都站滿了學生,“他的頭發總是梳得一絲不亂,衣服整整齊齊,像時鐘一樣準時出現”,每一節課都精心準備,並堅持站著講完。

  如今已是南開大學化學學院教授的周震和南開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的王一菁,曾給申先生做過助教,現在他們繼續給本科生講授當年申先生親自開創的課程——化學雙語教育,並延續了“按照國際上女士優先原則教室前三排只坐女生”的慣例。

  越老越“年輕” 不斷創造新世界

  申先生像是個“越活越年輕”的傳説。越是上年紀,越是活得“潮”了起來,像極了他對自己畢生研究的化學學科的理解,“沒有一門科學能像化學這樣創造出新的物質,所以化學是一個創造新世界的科學”。

  他像個年輕人一樣騎著自行車在校園飛速穿行,“上坡不下車,下坡不剎車”;他93歲開博客成為最高齡的博主,取名“申泮文教育家博客”,宣講教育改革主張,還因化學本科課程的名稱該叫“普通化學”還是“化學概論”的爭議,在網上發千字文,認真且不失風度地與網絡名人方舟子精彩過招。

  “如果不是申先生,可能我都不會去學計算機。”車雲霞記得,古稀之年的申先生曾邀請美國學者到南開大學培訓計算機,要為中國的化學教學引入計算機技術,“那時候整個學校都沒有幾臺計算機”。

  80歲那年,他自學電腦,給車雲霞指定的博士論文題目是“把化學元素周期表‘變’到電腦裏去”,要讓學生們像玩遊戲那樣學化學。在老師的影響下,當時計算機零基礎的車雲霞從開關機開始學起,跟學生一起上基礎課程,了解DOS操作係統的性能,學習程序代碼編寫,“你看,今天真的誰也離不開電腦了”。

  申泮文在師生中組織了“南開化軟學會”,每年新生入學,他都親自物色計算機玩得好的學生。一個實驗室,15臺電腦,30名學生,申泮文和車雲霞帶領化軟學會一邊編寫電子教科書腳本,一邊把腳本內容做成多媒體課件。每編寫出一個章節,申泮文都要過目並作詳細修改,定稿後再由師生邊學習、邊討論、邊編程,編出的課件就在教學中試用。

  2001年,中國第一部化學多媒體電子教科書《化學元素周期係》,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在全國高校推廣。主持評比的中科院院士朱時清評價這套軟件説:“屬國際一流先進水平,代表我國大學多媒體教學和研究的水平。”

  面對高校中漸盛的“重科研輕教學”風氣,這位化學家在各種場合呼吁,“教師要在教學改革上多用力”。

  人生的最後幾年,申泮文最關注的還是教學改革,他最後承擔的項目課題是關于“化學學科教育教學體係的改革”。即使躺在病床上,他依舊不斷詢問改革的進展,車雲霞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該怎麼改,哪裏需要改,還有哪些增減,先生都要一字一句跟我説,事無巨細。”

  畢業于西南聯大的申泮文,親眼見證了祖國和母校的苦難歷史。他曾在南開園內展示了自己珍藏的歷史圖片,以此來紀念日軍轟炸南開50周年受難日。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之際,他又親自打印了13張南開大學被日軍炸毀後一片廢墟的照片,連同自己手書的“南開兒女奮起反抗”一並懸挂起來,號召學生牢記歷史,報效祖國。

  申泮文説:“我一生的時間就幹了兩件事,化學和愛國!”(記者 胡春艷)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 中科院院士申泮文教授逝世
    我國著名教育家、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申泮文因病治療無效,4日0時在天津去世,享年101歲。
    2017-07-04 22:05:5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華盛頓舉行獨立日遊行
    華盛頓舉行獨立日遊行
    秦嶺藥子梁羚牛成群
    秦嶺藥子梁羚牛成群
    清涼一“夏”
    清涼一“夏”
    “絕壁畫廊”巫山小三峽盡展南國綠意生機
    “絕壁畫廊”巫山小三峽盡展南國綠意生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76501121264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