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環保部的巡查之旅:一周23城 問題不解決不銷號
2017-05-28 07:30:5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23日下午,環保部巡查組在一家鑄造企業車間核查問題 攝影/記者 邢穎

  “生物質鍋爐的除塵設備裝好了嗎?”5月24日上午,環保部第五巡查組走入河北省唐山市玉田縣窩洛沽鎮的一家活化膠粉廠裏,偌大的廠房裏有多臺鍋爐,巡查人員指著其中一臺生物質鍋爐問。

  “進料口附近焊上了鐵板,這樣粉塵就飛不出來了,”一名企業負責人答道。由于不少企業利用差別電價在夜間生産,白天巡查組並未看到生産跡象。為了檢測整改後的除塵設備是否能發揮作用,巡查人員要求企業負責人打開電爐。後者表示電爐從打開開關到運行需要約20分鐘的時間,巡查人員仍表示願意等待。最終的結果顯示,新增設備確能夠防塵抑塵,巡查人員隨即拍照存證。

  這些巡查人員要在短短兩天時間裏查完唐山市8個區縣23家問題企業,其中最遠處距唐山市區約兩小時車程。一周以來,類似這樣專項巡查還出現在北京、石家莊、廊坊、保定、唐山、滄州、邯鄲、邢臺、濱州和聊城等23個處于大氣污染傳輸通道的城市。

  5月23日和24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跟隨環保部第五巡查組在唐山市對9家存在突出問題企業、14家“散亂污”企業進行環保後督查,對存在突出環境問題的企業要求高標準整改到位,對“散亂污”企業則須取締到位。

  巡查

  重點問題“回頭看”

  對于此次巡查的工作要求,巡查組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目的是督促地方政府對環保部督辦的突出環境問題和“散亂污”企業進行清理整頓。“前不久開展的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中,發現並督辦了1243個問題(不包括天津、山西)。此次將依照環保部匯總的督辦通知,進行逐個企業、逐個問題現場復查,對按要求完成整改的問題進行銷號。”

  巡查組負責人説,這場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是環保方面有史以來國家層面直接組織的最大規模行動。4月7日起,環保部從全國抽調5600名環境執法人員,對京津冀及周邊傳輸通道“2+26”城市開展為期一年的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2+26”城中的2,指北京和天津。其他26個城市,涉及河北、山西、山東、河南四省份,都在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上。

  環監局則在全國抽調10人,成立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工作組。工作組的主要工作內容是把28個督查組發現的問題進行匯總、分類、分析再逐級上報。

  至于發現的問題怎麼辦,環監局局長田為勇在環保部4月例行發布會上介紹,第一輪次強化督查發現的重點問題已交給地方辦理。接下來每個城市拉問題清單,到期完不成將被追究責任,以這種銷賬式方式讓工作做得更扎實。

  此次巡查組便是根據問題清單,把企業存在的問題進行逐一巡查。“我們負責提供能否銷號的初審意見,環監局強化督查有關負責同志根據我們報送的現場情況作最終判定。”同時,他們的工作也包括檢查地方政府在相應的立案、處罰等措施上做得是否到位。

  另外,“中央環保督查組已于近期進駐天津和山西,為避免工作重復,本輪巡查才不包括這兩地”,巡查組負責人表示。

  隨著強化督查的深入持續開展,發現的問題數量也與日俱增。環保部近期通報顯示,強化督查每天發現的問題企業數佔檢查總數七成以上,其中5月20日更是接近八成(佔79%)。針對這些問題,巡查組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工作。

  行動

  問題不解決不銷號

  5月23日上午,剛剛結束了在滄州、衡水巡查的3名巡查組成員趕赴唐山,與另一位從北京前來的巡查人員在此匯合。他們人手一份的督辦通知有7頁,上面詳細列出了每個問題的編號、所在城市、發現問題的日期、污染源地址(包括精確的經緯度)、主要問題、第一次核查的情況和處罰情況等信息。

  如何能保質保量地在預定時間內完成巡查任務,巡查組感到時間緊迫。午飯後他們稍事休息便兵分兩路,趕赴督辦通知中列出的污染源地點展開巡查。

  “在巡查過程中,如果每個問題都能整改完成,就可以銷號,從接下來的巡查對象中剔除。還沒完成整改的將作為下一次巡查的重點,並加強巡查頻次,直至在規定時間內整改到位。”巡查組負責人説。

  位于豐南區西葛鎮的一家鐵路配件鑄造廠是巡查組到達的第一站,該廠在督辦通知中被列入“散亂污”之列,要求其拆除無審批手續的中頻爐,並處以4.6萬元行政處罰。經現場核實並要求企業負責人出具罰款收據後,巡查組確認上述提到的中頻爐已經拆除,罰款也已按時繳清。但在廠區內仍有大量原料及廢料未採取任何防塵抑塵措施,露天堆放。巡查組據此認為,該廠仍需繼續整改,整改完成前不予銷號,下一步對該廠的巡查力度也將加大。

  緊接著,巡查組來到另一家“散亂污”企業,這是位于豐南區的一家礦石場。該廠生産廠房已經關閉,生産設備全部拆除,廠區裏也沒有作業人員。據當地環保局負責人介紹,該廠已經實施斷水斷電。巡查組判斷,可以認定為停産跡象。但在地面上有一層厚厚的煤矸石,幾乎都是露天存放,不符合“兩斷三清”的要求,即:斷水、斷電、清設備、清原料、清産品。非但不能銷號,反而要督促加快解決廢料堆砌問題,防止出現二次污染,遂責令該廠將露天的煤矸石進行苫蓋。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巡查組每次巡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GPS定位,核查與督辦通知上的位置是否一致。巡查結束後,他們會記錄下核查日期、整改措施、完成情況、處罰情況等,為判斷是否銷號提供依據。另外,他們會將問題企業的整改措施拍攝下來,如車間熔爐上方新安裝的集塵罩等,以此存證。

  後續

  傳導到基層的壓力

  “無論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還是之後的巡查,在規模和力度上都是空前的,未達到要求的一律不予銷號,”一位巡查組成員説,“以前,地方環保部門查出的問題企業佔檢查總數比例只有百分之幾,而環保部督查組查出的問題企業有時能達到七八成,從數字上就能看出後者的效果。”

  據另一名巡查組成員透露,該巡查組的成員均是第一次到唐山督查,“環保部安排督查人員流動起來,初衷是為了避免他們與地方政府和企業建立關係”。

  與此同時,一些基層的環保工作人員也直接感受到環保督查和巡查帶來的壓力。唐山市一個縣的環保局局長,接任該職位一年多,他坦言自己接了個“燙手山芋”,“很多環保問題已存在多年,是上任、上上任甚至很多任時就有的,現在輪到我們解決了”。他還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環境監察部門壓力巨大,近年基層環保工作人員辭職的事情屢見不鮮。

  唐山遵化市一位鄉鎮書記則感嘆,“每天辦公桌上堆的文件,80%都是關于環保的,我們面臨的環保壓力可想而知”。

  在跟隨巡查的過程中,北青報記者聽到不少環保幹部反映,與寬泛的職能職責相比,目前基層環保部門的監管能力依然薄弱,車輛和人手不足,監管觸角有限。唐山市豐潤區環保局一位負責人説:“我們局在編在崗50余人,而豐潤區面積是1200平方公裏,有近90萬人口,誰也不敢保證沒問題。”

  目前,督查和巡查中發現的問題均已進入整改程序。在陪同巡查組核查問題期間,唐山市環保局副調研員范書江,針對巡查組5月23日指出的豐南區多家鑄造企業“臟亂差”的問題,當場建議對全市鑄造企業實施專項整治。他隨後打電話向唐山市環保局局長反映,“豐南很多鑄造廠廠區裏都是廢銅爛鐵,太不像樣子了!”

  范書江告訴北青報記者,在巡查結束次日,豐南區對全區所有鑄造企業全部實施停産整治。“同時聘請專家擬定《鑄造行業整治規范》,驗收合格後方可投入生産,完成一家、驗收一家,完不成的絕不允許重新生産”。

  相信強化督查和巡查的後續效應還在繼續。

  文/記者 邢穎

+1
【糾錯】 責任編輯: 谷玥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嶺晨曦
    苗嶺晨曦
    “五彩梯田”美如畫
    “五彩梯田”美如畫
    雲南普洱現"會走路的樹葉" 專家:為珍稀竹節蟲
    雲南普洱現"會走路的樹葉" 專家:為珍稀竹節蟲
    手指角力賽
    手指角力賽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105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