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被讚“最靠譜警察蜀黍” “江寧婆婆”是怎樣煉成的?
2017-04-17 09:56:1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江寧婆婆”示范怎樣辦政務微博

  一位女網友做手術點掉了臉上的痣,本該為變漂亮感到開心的她,卻添了新的煩惱:兩個月前剛辦了護照,點痣之後,需不需要重新辦理呢?上網一搜,發現有類似經歷的人還挺多,大家的意見五花八門,不知道聽誰的好。于是她把自己的問題發在微博上,並圈了“@江寧公安在線”求助。

  半小時後,“@江寧公安在線”給出了回復:“這個公安機關沒有明確規定,取決于你自己和入境國的要求。如果你這顆痣不明顯,在護照照片上本身就不太看得出來,可以不換。如果十分明顯,建議還是重新照相換新比較穩妥。”

  回復她的“@江寧公安在線”,是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的官方微博。自2011年開辦以來,6年時間累計發布2.6萬多條微博,“吸粉”近200萬。在很多人“去微博化”,將微信上升為主要社交媒體的近兩年,“@江寧公安在線”日均收到的微博評論和轉發仍有兩萬條左右。

  雖然和一些明星大V比起來,這個數字並不驚人,但對于一個區縣一級公安局的政務微博來説,卻相當可觀。人們常説“有困難去派出所找民警”,如今很多網友是“有問題上微博圈@江寧公安在線”——

  看到新版美元,以為是假幣,圈他問;收到要求匯款的短信,不知道是不是電信詐騙,圈他問;看到消防桶是半圓形而不是圓形的,不明所以,圈他問;甚至連家裏墻壁上磚縫裏爬出來了不知名的蟲子,也要圈他問……這就是“@江寧公安在線”在微博上每天要面對的日常。

  和多數活躍的政務微博不同,“@江寧公安在線”並不是由一個幾人小團隊來運營和維護的。從2011年到現在,它的“幕後”始終只有一個人——他就是王海丁,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公安分局網絡安全大隊的一名民警。

  沒人看的微博,做它有什麼意義?

  畢業于中國刑事警察學院警犬專業的王海丁,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公安局的“微博管理員”。

  大學畢業時,經過雙向選擇,他來到南京,進入江寧公安分局下轄的一個派出所當民警。幹了不到一年,又被調到交警崗位,維護車管所的電子駕考係統。爾後,被調到了網絡安全大隊,當網絡警察。

  王海丁回憶説,調他來當網警,可能是因為剛當警察時填過的一張調查表。他當時在興趣和特長欄裏寫了“喜歡計算機和網絡”。當網警,他以為自己是來參與網絡破案的,比如網絡賭球、電信詐騙和其他涉及網絡的經濟糾紛或刑事案件。得知自己的工作是發微博,“一開始多少有點失望。”

  “既然要做,就把它做好。”王海丁倒也不“挑食”。不過,他最初並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通過研究類似的政務微博,照貓畫虎地發一些四平八穩的內容,比如“警方提示:雨天路滑”“警方提示:有不法分子利用釣魚網跳轉等方法進行網絡詐騙”“警方提示:近期出現廣告類惡意木馬程序新變種”……

  那是2011年,微博只有評論和轉發功能,不像現在可顯示閱讀、點讚數據。但王海丁清楚地記得,那年3月初,江蘇足球訓練基地發生盜竊案,“@江寧公安在線”在微博上公布了拍攝到作案嫌疑人的監控視頻,請網民提供破案線索。可盡管@了從南京市到江蘇省內所有能想到的媒體,求轉發求擴散,還公布了辦案民警的手機號,可是應者寥寥。

  這極大地刺激了王海丁。“我有點急了!做這個東西如果沒有人看,那我做它意義在哪裏?”他決定轉變,調整表達風格,多用網語,讓微博內容活潑起來。

  于是,“@江寧公安在線”開始自稱“警察蜀黍”了,還嘗試寫段子,把“警方提示”改成三句半、順口溜。後來網友們流行用什麼,他就跟著用什麼。比如每句話都以“親”開頭的“淘寶體”,每句話都以“有木有”結尾的“咆哮體”,還有類似于凡客廣告的“凡客體”,再配一些卡通人物或者可愛動物的圖片,逐漸形成“賣萌”的風格。

  果然,“警察蜀黍賣萌”吸引了不少年輕人。最開始關注“@江寧公安在線”的時候,葉祥雯還是南師附中江寧分校高二學生。那時她並不知道“@江寧公安在線”是一個政務微博,而是把它當成“段子手”,還推薦給其他同學,只因為內容“超搞笑”。

  但也有人質疑“@江寧公安在線”作為公安局的官微卻“賣萌”,“不自重、不正經”,甚至説他“惡心”。還有人寫信到公安局來告過狀。好在江寧分局網絡安全大隊隊長高為成不以為意:“互聯網嘛,面對的網友多數是年輕人,你如果很嚴肅,人家也不願意看,賣萌只是一個風格。”

  不過,王海丁自己意識到:“@江寧公安在線”要想真正發揮作用,只靠“賣萌”看來不行,讓網友一笑而過也不行,關鍵要用內容把心留住。

  于是,王海丁特別注重與網友們的互動。起初,只是你來我往地與網友在微博評論區聊天。接著,他開始搞一些小活動,比如放一些破案或者邏輯推理的謎題,晚些時候公布答案。果然,有很多網友參與搶答,熱烈討論。

  發現微博網友們對警務感興趣,王海丁又主動策劃更為“核心”的內容。“@江寧公安在線”圖文並茂地開講“你所不知道的警察故事”係列,最受歡迎的就是關于不同種類警犬的介紹,這是王海丁的老本行,再加上狗狗或呆萌或英武的照片,評論轉發輕輕松松就成千上萬。

  “織博”成“婆”的“最靠譜警察蜀黍”

  王海丁告訴《新華每日電訊》,從搞笑賣萌,到加強互動,再到主動策劃,並非“無心栽柳”,而是“蓄謀已久”:“有計劃有步驟地,通過賣萌和互動吸引粉絲,然後通過核心內容留住他們,提高粉絲的黏合度。”王海丁把“@江寧公安在線”比喻成一個人:“活潑親民,是他的外在;核心的內容,是他的骨架。”

  關注的人多了,再發各種“警方提示”就有人看了。而這時“@江寧公安在線”發出的警方提示,也不再是板著臉説教或者腆著臉賣萌。比如,暑運或春運前後,王海丁制作圖文並茂的長微博,並把知名的動漫人物偵探柯南PS上去,講解網購火車票如何防騙;他還在網絡小説《盜墓筆記》大熱期間,用喜羊羊和灰太狼的視角,給網友講解真實的盜墓大案是如何偵破的。

  關于什麼樣的管制刀具可以帶上公交地鐵,大家總是搞不清,尤其是一些經常玩古裝或者動漫角色扮演(cosplay)的年輕人,他們通常要配戴一些塑料或者木質的刀作為道具,不知道能不能帶上公交。王海丁于是以cosplay為例,制作了一條長微博給網友們講述如何分辨管制刀具。

  一位以擅長cosplay《七俠五義》中錦毛鼠白玉堂的年輕人,因此積極地與“@江寧公安在線”互動。眼瞅著他們在微博上一來二去,突然有網友想起來,在電視劇中,白玉堂有個幹媽,叫“江寧婆婆”,便起哄管“@江寧公安在線”叫“江寧婆婆”。于是“江寧婆婆”成為很多網友口中“@江寧公安在線”的昵稱。有時,大家幹脆親切地直呼為“婆婆”。再加上“@江寧公安在線”總是苦口婆心地講道理,不少網友把王海丁這個1985年出生的大小夥子當成了女警。

  很快,一些微博大V,比如演員姚晨,都開始關注並轉發“@江寧公安在線”的內容,帶來了粉絲增長的“引爆點”,幾乎是逐月直線上升。2011年11月初,根據新浪微博後臺數據的統計,“@江寧公安在線”微博開通才大半年,其影響力在警務微博中排全國前列。

  “真的像個婆婆一樣親近”

  網友遇到問題,也開始主動向“婆婆”求助。起初,只是一些本地的網友。比如有人在微博上圈他,反映江寧區某條馬路的紅綠燈設置不合理。“婆婆”也並非隨手就回,而是跑到那個紅綠燈所在的路口蹲守半天,實地考察測量,看到底是哪裏不合理,然後再聯係相應交警部門予以回應。後來,外地的網友也開始找他求助。有時,王海丁也會聯係外地警務、政務微博共同回應網友的咨詢或者求助。

  遇到各種莫衷一是的傳言,想搞清真偽的網友,最愛圈“婆婆”。比如,去年夏天有人上傳視頻,視頻中江寧區萬達廣場有網約車和出租車司機聚眾鬥毆,殘酷血腥。當夜,王海丁一夜未眠,把該區域兩個攝像頭當天監控錄像看了好幾遍,根本沒有鬥毆這回事。仔細鑽研網上瘋傳的視頻後,發現視頻素材部分來自廣西某地電影拍攝現場。他把這些制成長微博發出,謠言不攻自破。

  再比如,有段時間網上傳説:如有人把雞蛋扔在車前擋風玻璃上,千萬不能啟動雨刷功能,因為雞蛋遇玻璃水將凝固,阻擋視線將達92.5%,在你被迫停車清理玻璃時,劫匪會趁機搶劫……王海丁就此拍了兩個視頻,從車外和車內司機駕駛位置兩個視角拍攝,告訴大家雞蛋遇玻璃水不會凝固,這是謠言。每逢有瘋傳的謠言,王海丁都會像這樣實地考察或親自試驗,或與果殼網、博物雜志等科普界的大V合作辟謠。

  “我把自己當作法制科普作家。”王海丁告訴《新華每日電訊》,“我並沒有什麼獨到的見解,但我會用人們容易接受的方式,把法治理念或復雜的法條‘翻譯’給大家。就像有的科普作者,本身並不見得做出了什麼科研成果,但可以把很復雜的量子物理學用很簡單的方式,給人講明白。我就是要達到這種效果。”

  不少網友把“@江寧公安在線”稱為“史上最靠譜警察蜀黍”。家住江寧區的南京市民吳靜蕤更是把“江寧婆婆”當作本地的驕傲。“婆婆簡直是人形百科全書!他話癆、很幽默,真的像個婆婆一樣親近,沒有其他眾多政務類官微只發通知的那種機械感,讓人覺得微博賬號背後是個有血有肉的警察叔叔。平時翻看他的微博,非常長知識。有問題時,直接在他微博裏搜答案,也很放心。”

  “累是累,但我不煩”

  同事們可不管王海丁叫“婆婆”,而是叫他“王大”,因為王海丁去年剛升為江寧公安分局網絡安全大隊的副大隊長。與王海丁同屬網安大隊的民警丁菲,“是看著‘@江寧公安在線’成長起來的。”同時,她也見證了“王大”投入在微博上的心血。“他總是特別專注,連吃飯的時候都在看手機,像個沉迷打遊戲的網癮少年。”

  丁菲告訴《新華每日電訊》,她覺得“王大”與其他同事們最不一樣的地方,在于“他把這項工作當興趣和事業,而不是謀生的飯碗,從來沒聽他抱怨過。”日均兩萬左右的微博評論、轉發,怎麼看得過來?“我永遠都看不完。”王海丁對《新華每日電訊》説,有好多次,自己的手機一點開微博,就直接死機了。“只能盡量看,能看多少算多少。”

  “真的是一件我願意、也喜歡做的事。”王海丁告訴《新華每日電訊》,為了盡可能多地看網友們的評論,自己採取“達·芬奇睡眠法”:把睡眠拆開,每天夜裏只睡3個小時,白天抽空再補一兩小時,一天的睡覺時間勉強湊夠五六個小時。“累是累,但我不煩。”王海丁説,這份耐心,是他當年在派出所當“片兒警”練出來的。“老太太和小販為兩毛錢吵兩個小時,拉我評理,我也能始終笑臉相迎。”

  現在南京市公安局推出了微信公眾號“南京公安”,有著強大的服務和咨詢功能:小到挪車,大到跨區遷戶口,都可以通過微信用手機操作完成,還有24小時在線的“警博士”能解答交通、戶籍等各方面警務問題。網友們圈“@江寧公安在線”咨詢各種信息的需求,被“南京公安”的微信公眾號部分分擔,但王海丁並沒因此松口氣。

  “特別關心他們是怎麼失敗的”

  “微信的服務功能比微博強大,但微信的互動卻是單向的。我覺得微博像是個‘會客廳’,不光要把我們的東西傳播出去,還要請網友進來坐一坐、聊聊他們對我們的想法。微博比微信更加透明和公開。”王海丁告訴《新華每日電訊》,他現在主要把微博當成一個傾聽網友聲音和觀察輿論走向的渠道。

  他不光在網上收集輿情,還走進高校請大學生提意見。他經常到高校去做一些關于安全防范知識或者網絡辟謠的講座,私下裏管這叫“青春計劃”。同學們擠破腦袋搶票去見網紅警察“江寧婆婆”,而王海丁説他設計這個“青春計劃”也有自己的“私心”:“這些大學生知識相當豐富,同時又非常關心社會熱點。他們還沒有步入社會,沒有被社會中的不良風氣污染。我覺得他們的意見,是最純凈的聲音。”

  為了運營好“@江寧公安在線”,王海丁業余自學了很多東西。除了作為“人形百科全書”的科普所需,他還潛心學習新聞傳播學,對媒介傳播形態和規律頗有自己的心得,保證自己“知道在什麼樣的時候,該説什麼樣的話”。他常研究同類型的政務微博,“我不關心別人是怎麼成功的,但是我特別關心他們是怎麼失敗的。看到別人失敗的案例,我會去琢磨一下,如果是我,該怎麼做。”

  “我們不懼怕碰撞”

  “他做的這個,真的是高危領域。一言一行全都曬在網上。他非常用心,似乎永遠都在辦公,人家破案加班熬夜,他發微博也加班熬夜,有時淩晨兩三點還在幹,我們都看在眼裏。”丁菲説。王海丁向《新華每日電訊》承認自己壓力很大,但他不害怕。“既然開微博,就要適應這種模式。既然追求它的公開和透明,就要接受全民監督。這種民主監督,説到底,能夠促進整個社會公平和正義。”

  去年年底,王海丁獲評第四屆“江蘇省最美警察”,也是南京唯一入選的警察,同時被記個人一等功。王海丁對此很不好意思。他對記者説,出生入死比他辛苦的戰友們有的是,他只是動動手指而已。不過他的同事李濤卻告訴《新華每日電訊》:“現在社會上有些人仇警。但王大的工作,讓老百姓體會到我們公安是一心為民的。我們都特別服!”

  可並不是所有人都“服”。有一些人,固執地認為他的辟謠是在為公安機關和政府部門“洗地”。比如每當涉及公安機關的重大輿論事件,無論發生在北京還是山東,都有人圈“@江寧公安在線”,要他表態,甚至看笑話般地等他“反轉”和“洗地”。“不發生在江寧,我看到的跟大家看到的一樣多。非要我解讀,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又不是神仙……”王海丁感到有些委屈。

  “如果有某地的警方明顯做得不對,我扭曲事實,非説他做得對,那才叫‘洗地’。但我可以拍著胸脯保證:我到現在説的每一句話,都是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可是有些人因為我的身份,不看我微博的具體內容,就直接判斷我的立場,我覺得這是一種輿論綁架。”

  盡管如此,王海丁也從沒有刪過一條這樣的評論,從沒有關閉過一次評論功能,“因為我們不懼怕碰撞。網絡不可能是一言堂,它一定是有各種各樣的聲音。什麼樣的人都有、什麼樣的聲音都有,才是真實的社會現狀。”王海丁説。(記者尹平平 實習生 王文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 政務誠信將成政府考核標準
    (記者陳夢陽)作為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內容,遼寧省將對各級政府和公務員加強政務誠信考核,在招商引資時以政府換屆、相關責任人更替等理由毀約等政務失信行為將被追責。
    2017-04-17 06:01:37
  • 遼寧:政務誠信將成為各級政府和公務員的重要考核標準
    作為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內容,遼寧省將對各級政府和公務員加強政務誠信考核,在招商引資時以政府換屆、相關責任人更替等理由毀約等政務失信行為將被追責。
    2017-04-16 16:51:37
  • 讓政務運行更加透明:公開是常態 不公開是例外
    黨的十八大以來,政務公開不斷推進。針對理念不到位、制度不完善、工作不夠強、實效不理想等問題,有關部門不斷提升政務公開規范化、標準化水平,政策越來越透明也讓社會公眾有了更加廣泛的參與空間。
    2017-04-12 08:09:13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8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