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國工匠”何處覓 ?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千萬
2017-04-17 08:47:14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千萬

  高水平技術工人是實體經濟發展的關鍵支撐力量,更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近年來,隨著我國制造業水平不斷提升,對于高級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現實中,高級技工缺口卻高達千萬人。這不但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大瓶頸,也制約了廣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實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實現。

  結構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團創始人兼總裁郭臺銘拋出這樣一個問題:如今的大學教育和工廠裏的實踐操作差距很大,大學生普遍動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學生,可都不願意到基層流水線工作,政府有沒有什麼政策可以鼓勵大學生下基層?

  郭臺銘的這一疑問反映出當下在我國制造企業中普遍面臨的“技工荒”難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近期發布的2017年人才藍皮書《中國人才發展報告(NO.4)》也印證了這一點。報告顯示,我國高級技工缺口高達上千萬人。一方面是大量應屆畢業生一崗難求,另一方面是企業對于技術工人求賢若渴,結構性用工荒越發突出。

  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成員李守鎮説,縱觀世界工業發展史,凡工業強國都是技師技工的大國。在日本,整個産業工人隊伍的高級技工佔比40%,德國達到50%,而我國這一比例僅為5%左右,全國高級技工缺口近1000萬人。他認為,我國要實現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華麗轉身,建設高素質産業工人隊伍、打造更多“大國工匠”已是當務之急。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多地基層調研發現,“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廳統計顯示,全省技能人才總量680萬,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萬,現代制造業等領域高端領軍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聯2016年針對全市建築業、傳統制造業等上百家企業的調研顯示,有71.43%的企業反映中高級技術工人短缺,低技能勞動力過剩;在天津,據勞動力市場信息反饋,企業高級技術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經達到1:10左右。

  原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王曉初分析,2017年,我國進入市場的新增勞動力大約有1500萬人,其中高校畢業生達到795萬人,加上化解産能過剩、農村勞動力轉移等因素,就業壓力依然很大。在這一過程中,人力資源結構與就業市場需求的不匹配、就業人員的能力與崗位要求不適應等結構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現之一。

  企業發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龍”牌冰刀恢復生産啟動儀式在齊齊哈爾黑龍冰刀制造有限公司舉行,這是我國最負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後首次復産。1951年,“黑龍”牌速滑冰刀曾遠銷挪威、加拿大、芬蘭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是國內冰刀行業名副其實的“老大”。但由于經營不善、體制機制不順等原因,黑龍集團于2011年10月破産,次年齊齊哈爾黑龍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産。

  隨著冬奧會帶動我國冬季運動蓬勃發展,冰刀、雪板等冬運器材市場迎來春天。黑龍冰刀制造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張秋説,重新復産後企業市場前景不錯,但面臨的最突出問題就是技工緊缺。正因為此,黑龍冰刀産品多以中低端為主,而國內專業運動員所用冰刀仍舊以國外高端品牌為主。

  在張秋看來,要想進軍國內外高端市場,高水平的設計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們需要既懂運動,又懂機械和美學的技術人才,剛畢業的大學畢業生還難以勝任。”公司副總經理胡君説,公司正積極與齊齊哈爾等地的高等院校聯係,希望儲備一定的技術人才,至少需要中專以上學歷。

  杭州聖德義塑化機電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五金工具、電線電纜生産的企業。公司總經理張毅説,公司提供給一線技術崗位員工的月收入為3500元至5000元,保證每年增長15%,並提供免費集體宿舍。即便這樣的條件,技術工人還是很難招到,今年的缺口預計高達30%。“技術人員招不到,但是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後勤雜工卻天天有人找上門來應聘。”張毅有些無奈地説。

  從事清潔用品出口的嘉興捷順旅遊制品有限公司現有員工800多人,管理部經理楊曉華在技術工人招聘上與張毅有著同樣的感受。他説,公司員工相對比較穩定,年流動率大約在10%左右,最為欠缺的就是技術類人才。“我們企業技術工人工資在4000元以上,為員工繳納五險,包中飯。可即使如此,熟練技術工還是不好招。自己培養出來的又容易被其他企業高薪‘挖走’。”這從側面也反映出整個行業對高水平技術工人的渴求。

  嘉興市勞動保障監察支隊相關負責人説,技術要求稍微高一點的企業大都存在技工缺口。為了找人,企業與企業不惜互相抬價搶人或者“挖人”,漲工資的“口頭承諾”紛紛開出來,甚至導致一係列的勞動糾紛。據他介紹,在“技工荒”下,出現了一種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個流水線包下來,成立一個較為固定的團隊,成員都是超級熟練工,哪裏缺人就到哪裏去。

  制造業轉型升級受制約

  為了改變技術工人難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職業院校積極開展探索。

  正在籌建中的杭州蕭山技師學院創新“一體兩翼多平臺”的多元辦學模式,探索以培養五年制“高級技工+大專學歷”和六年制“技師+本科學歷”的技術技能型人才為主,同時中等職業教育和高等職業教育銜接的全日制學生培養體係。在此基礎上,學院還在構建“高技能+高學歷”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職人員技能培訓完整體係。學生在實習期間就被新松機器人、南車集團、萬向集團等知名企業一搶而空。

  杭州蕭山技師學院院長許紅平表示,職業學校教育要轉變觀念,打造“三位一體”,即人品高尚人脈豐富、專業理論基礎扎實、專業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經歷一線鍛煉後,他們能夠成為企業技術骨幹、班組長、廠長甚至總經理,照樣能過上幸福體面的生活。

  在上個畢業季學期還未結束時,黑龍江民族職業學院食品工程係的324名大二學生就被國內大型食品企業提前搶訂一空,陸續進入企業帶薪頂崗實習。該係主任姜旭德介紹,黑龍江民族職業學院聯合國家乳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及國內大型乳品企業,在全國首創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養模式。學院把專業基礎和專業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學年,樓上是教室,樓下就是車間,把車間變為課堂,師生親手操作,加強理解。

  當前,轉型升級、提高競爭力是我國整個制造行業面臨的重要任務。盡管職業院校有不少人才培養的嘗試,但總體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業技術水平的提升還沒有轉化為産品及生産力,致使轉型升級步伐遲緩。

  李守鎮透露,由于産業工人整體素質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國勞動生産率水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當于美國的7.4%。以2015年為例,我國單位勞動産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為18487美元,而美國是98990美元。一名美國工人創造的財富相當于13個中國工人創造的財富,這成為我國制造業“大而不強”的主要原因之一。

  “盡管近年來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措施推進職業教育發展,但仍然跟不上産業升級對高技能人才隊伍的需求。”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汽車裝調首席技師趙鬱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國高端制造業發展中的突出問題,制約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國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國制造2025戰略目標的實現。

  他表示,一段時間以來,企業很難招到適合自身發展要求的高素質職業院校畢業生,很多畢業生工作後還需要企業進行重新培養、培訓,也直接影響到一線員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晉升空間,導致整體員工隊伍難以穩定。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重慶:大足石刻新獲“護身符”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在京臺胞房山植樹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合肥:經典誦讀進社區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通訊:從古船揚帆到巨輪遠洋——中歐遠洋貨輪續寫“海絲”時代傳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820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