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我目睹了一頭抹香鯨的離去
2017-03-18 08:31:17 來源: 新華社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個鯨魚“寶寶”長2米,

  重110.5公斤,

  看起來嘴角微微翹起,

  似乎一直在微笑。

  △3月16日,專家和工作人員對抹香鯨胎兒進行測量。

  它的媽媽是一頭徘徊在深圳和惠州附近海域約4天的抹香鯨,兩天前,她最終停止了呼吸,人們在她的體內發現了這個還沒來得及看到這個世界就已離去的小家夥。

  △3月15日,抹香鯨的屍體被吊起。

  為了救它的媽媽,人們已經用盡了全力。記者在報道抹香鯨的4天裏,隨著它狀況的變化,心情也起伏不定,被各部門和機構合力盡心救助、潛水教練溫情的舉動所感動。

  3月12日上午10點左右,深圳大鵬的漁民在出海作業時發現,大鵬新區楊梅坑海域有一頭被漁網困住的鯨魚半浮在海面。後證實被困的是一頭抹香鯨。

  (照片由潛愛大鵬公益組織提供)

  大鵬漁政海監大隊接報後,立刻派出執法船前往救援。但因執法船無法靠近鯨魚,執法人員沒法解開困住鯨魚的繩索,漁政向深圳追浪潛水俱樂部請求增援。在潛水員到達現場之前,漁民已經把纏繞在鯨魚尾部的漁網割開,漁民在船上拽著漁網,固定住鯨魚,等待潛水員來下水救援。

  (照片由潛愛大鵬公益組織提供)

  兩名潛水員下潛到水下後,發現漁網體積很大,其中一名剛下水就被漁網纏住了腳,幸好有潛伴趕到解開。當身上的漁網被清理掉後,鯨魚張開了嘴巴。只見抹香鯨的牙齒有三四厘米長,被漁網纏得很緊,嘴巴已經被漁網割出了傷口。潛水員將兩只手伸進鯨魚嘴巴,幫助清理漁網。

  (照片由潛愛大鵬公益組織提供)

  12時20分,在漁政人員和潛水員的共同努力下,被困鯨魚成功獲救。

  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抹香鯨屢屢往淺海灘遊去,並一度差點擱淺。來自深惠漁政部門、惠州大亞灣水産資源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以及海洋生物專家想方設法,希望能將抹香鯨引往深海。

  △3月13日,專家團隊將探測儀器放入水中。

  記者跟著漁政部門的船只遠遠跟隨抹香鯨,來自中山大學的專家團隊首先啟用了聲吶設備,但聲吶採集的效果並不明顯。

  △3月13日,專家查看抹香鯨的情況。

  △3月13日,來自深圳大鵬新區漁政大隊、惠州大亞灣水産資源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以及來自中山大學的專家商量營救抹香鯨的方法。

  經過再次商議,營救團隊決定採取聲學驅逐法,由兩艘小船尾隨鯨魚,通過敲打船舷和木桿的方式,引導抹香鯨遊向外海,同時由其他船只通過半包圍的方式進行護航。這種方法一度收到了一些成效,抹香鯨往外海方向遊一段,又會掉頭往淺海遊去,但是總的來説已經開始遠離淺海,讓人看到一絲希望。

  △3月13日,來自惠州市大亞灣水産資源保護區的工作人員試圖通過敲擊船體引導被困抹香鯨離開。

  △3月13日,工作人員試圖用聲學驅逐法引導抹香鯨離開近海。

  然而隨著夜幕降臨,抹香鯨再度掉頭遊往惠州港區域,整個夜間鯨魚一直在碼頭岸邊遊弋轉圈,時而穿越碼頭棧橋橋墩,時而靠近岸邊,甚至一度遊入碼頭隔油污帶,身體狀況比較虛弱。專家根據現場情況,初步判斷鯨魚重復返回近岸,説明鯨魚不是迷路,是主動選擇淺水區活動,可能是身體狀況不佳導致的。

  △3月13日,被困抹香鯨噴水換氣。

  14日,更多的專家來到現場商討救助方案。一是給鯨魚做聽覺測試,評估其健康狀況;二是若鯨魚健康狀況良好,擬採用鯨魚同類聲音引誘其回深海或用高頻聲音驅趕其回深海。

  △3月14日,在惠州港油庫碼頭附近海域,搭載著專家和漁政工作人員的船只停在抹香鯨旁。

  △3月14日,在惠州港油庫碼頭附近海域,專家和工作人員查看遊向淺灘的抹香鯨。

  雖然不熟悉鯨魚的習性,但即便是記者,也能看出來這時的抹香鯨已經越來越虛弱了,換氣的頻率減少了很多,身體也隨著海浪漂到海灘邊緣,已經基本確定擱淺了。

  △3月14日,抹香鯨漂遊在惠州港油庫碼頭附近海域。

  按照專家會商方案,潛水教練黃晨迪下到海中,在抹香鯨身上裝上儀器,進行聽覺測試,在安裝儀器前,這位潛水教練拍了拍它的頭,小心地裝上了測試設備,又拍了拍它的身子,離開了。

  △3月14日,在惠州港油庫碼頭附近海域,潛水員在抹香鯨身上安裝儀器對其進行聽覺測試,判斷其健康狀況。

  無奈反饋的結果並不好。從專家口中,記者也得知,在國際上,對擱淺抹香鯨的救助沒有成功的案例,讓抹香鯨重回大海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然而救助團隊決定不放棄,

  堅持到最後一刻,

  等待奇跡的出現。

  15日淩晨,值守人員發現抹香鯨突然劇烈運動,隨後身體出現側翻,此後未觀察到呼吸噴水現象。上午,經專家現場觀察會商,確定鯨魚已經死亡,初步判斷鯨魚死亡時間大約在淩晨2時。

  △3月15日,漁政部門船只拖行已經死亡的抹香鯨。

  △3月15日,潛水員下海固定抹香鯨屍體。

  15日下午,潛水教練們再度下海,用一條繩索將抹香鯨與漁政船只連接在一起,船只緩緩將抹香鯨拖離擱淺的位置,在有吊機的碼頭吊上岸。一路上,附近的漁民和潛水員紛紛趕來,一起來為抹香鯨送行。

  △3月15日,抹香鯨的屍體被吊起。

  參與救援的潛水志願者,為這個無法再回到大海暢遊的抹香鯨取了個名字,叫“浪花”。

  △3月15日,抹香鯨的屍體被放置在卡車上。

  按照救助團隊計劃,抹香鯨將被解剖並制成標本供科研和科普。經現場檢測,該鯨為成年雌性,長10.78米,重14.18噸。

  △3月15日,工作人員正在覆蓋抹香鯨的頭部。

  這個悲哀又無奈的故事,

  就這麼結束了嗎?

  16日,來自中山大學、廈門大學、中科院以及香港海洋公園等的專家團隊開始解剖鯨魚,沒多久就在抹香鯨體內發現了乳汁,初步判斷為哺乳期,讓人不禁擔心,是否還有迷路的抹香鯨寶寶在海中。

  △3月16日,工作人員在解剖抹香鯨。

  △3月16日,來自香港海洋公園的工作人員在切割樣本。

  △3月16日,工作人員把在抹香鯨糞便內找到的魷魚殘骸留樣。

  隨著解剖的進一步深入,團隊驚奇地發現,這頭抹香鯨體內還有個胎盤,似乎孕育著一個小生命。現場有人又懷揣著希望:有沒有可能還活著?

  △3月16日,專家和工作人員在解剖抹香鯨。

  最後一絲希望很快破滅了,胎兒已經死亡。但這仍是一個巨大發現。

  △3月16日,專家和工作人員對母鯨屍體解剖後露出了胎兒和臍帶。

  抹香鯨胎兒已經成形,除了皮膚未長成,初看起來跟母親在外觀上沒有區別了。

  △3月16日,專家和工作人員測量抹香鯨胎兒的長度。

  據廈門大學生物博物館執行館長、廈門市水陸生物研究所所長童慎漢介紹,抹香鯨的正常孕育期為13個月,通過此次救援行動,人們可以研究母鯨覓食的習性,為抹香鯨這一瀕危種群的保護提供更多具有科學價值的依據。

  △3月16日,專家和工作人員對抹香鯨胎兒進行稱重。

  目前母鯨的死因尚未知曉。據中科院深海科學與工程研究所的專家介紹,在救助過程中發現母鯨的聲吶係統出現問題。未來將把抹香鯨的皮膚、骨骼、內臟和胎兒制成標本。

  令記者感到無奈和無力的是,在大自然面前,人類實在太渺小了。人類還有很多未知的領域,我們需要更多了解與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個星球的其他夥伴。動物的生命同樣珍貴,希望陷入困境的生靈能夠得到救助、轉危為安。(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5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