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官員考核環境權重首超GDP
2017-02-21 08:49:53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位于新疆昭蘇縣的夏塔河。 宋麗麗攝

  原標題:環保不作為 當心烏紗帽

  中國官員考核環境權重首超GDP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2016年12月印發的《生態文明建設目標評價考核辦法》要求,在《綠色發展指標體係》中,資源利用權重佔29.3%,環境治理權重佔16.5%,環境質量權重佔19.3%,生態保護指標權重佔16.5%,增長質量權重佔9.2%,綠色生活權重佔9.2%。

  GDP增長質量權重不到資源利用、環境質量權重的一半,佔全部考核權重不到10%。

  新年伊始,國家發展改革委政研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趙辰昕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近期印發的多個涉及到生態文明指標的考核的辦法,對生態環境質量等體現人民獲得感的指標賦予很高的分值和權重,今年將加大力度抓好實施。

  在這些考核指標中,GDP(國內生産總值)的權重遠遠低于環境等指標,此舉意味著未來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將發生根本性變化。

  西部邊陲實施

  環保優先評價

  “上天把世界上最美的藍給了愛琴海,把最美的綠留給了昭蘇”,“在昭蘇,只要抬頭看,看到的總是一幅畫; 只要側耳聽,聽到的總是一首歌”。新疆昭蘇給人印象最深的當數生態:這裏有最原始的千萬畝高原草場,百萬畝油菜花海,十萬匹奔騰的伊犁馬。昭蘇縣委書記張剛一見面,就給本報記者描述了該縣的一幅美好生態圖。

  早在2011年,新疆多地已開始弱化GDP考核,先行試點“生態保護優先評價”。據悉,從2011年起,博爾塔拉州就不再對溫泉縣考核GDP,實行生態保護優先評價。之後,溫泉縣整合重組了有色金屬礦權,先後關閉了硅錳冶煉廠等一批不符合環境評價要求的企業,制止了亂採濫挖等行為,同時提出要立足生態打造旅遊勝地的目標。

  中國50個重要生態功能區之一的新疆伊犁州,從2012年開始,弱化其特克斯縣和昭蘇縣的GDP指標考核,突出生態環境保護和建設指標考核。該州一名官員表示,這次調整考核導向為伊犁州各縣市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看重綠色GDP起到導向作用。之後,兩縣隨之調整了發展方向,開始大力發展旅遊文化産業、有機生態農業、畜牧業等。如特克斯縣舉辦了“天山武林大會”,昭蘇縣舉辦了“天馬旅遊節”,僅這兩個節慶就帶動了當地旅遊收入的大幅增長。

  在部分縣弱化和取消GDP考核指標的同時,新疆還試點下調了貧困縣的GDP考核指標。2010年,塔城地區主動下調了貧困縣裕民縣的GDP考核目標,轉而為裕民縣保護生態環境、發展生態經濟指明了方向。下調當年,裕民縣的工業增加值從1億元下降到了6000萬元。但是,裕民縣卻重點打造了“裕民山花節”,目前該節慶已升格為新疆區級旅遊盛會,吸引著眾多遊客慕名前來,帶動當地旅遊業的大發展。

  新春時節,新疆巴裏坤哈薩克族自治縣縣長葉爾江·胡斯滿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介紹,由于幹部隊伍實行了生態保護優先評價,巴裏坤縣扎實開展生態城市、生態社區、生態農村、生態牧區、生態家庭、生態機關、生態學校、生態企業、生態軍營、生態景區、生態園區等生態創建活動,實施“青山、綠水、藍天、凈土”四大工程,縣域生態環境持續轉好,成為西部邊陲典型的具有歐洲風格的天然避暑勝地和度假天堂。

  一把手當河長

  方便群眾監督

  2017年2月11日清晨,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新獅街道沙溪村薄霧籠罩,村委會主任邵偉鑫沿著村旁的通園溪走走停停、仔細巡河。作為通園溪沙溪村段的村級河長,定期巡河是他的規定動作。他説:“每天來走一走,看到溪水清了,河面無垃圾漂浮物了,心裏才踏實。”

  通園溪是流經市區一支重要水脈,發源于北山,向南穿城而過,最後匯入婺江,一度淪為“黑臭河”。為整治通園溪,金華市、區兩級領導擔任河長,動員轄區幹部群眾清淤疏浚河道,清理河面垃圾,實施截污納管,並開展河道生態治理,部分村鎮還對河岸進行綠化護坡。前不久經過檢測,通園溪水質由原來的劣Ⅴ類提升到III類,治水成效斐然,昔日“黑臭河”終于摘帽。

  2月10日,陜西省河長制啟動暨無定河綜合治理動員大會舉行。即日起,陜西省全面推行河長制。陜西省委書記婁勤儉、省長胡和平任總河長,8位省領導擔任渭河、漢江、丹江、涇河、延河、渭河西安段及昆明池、北洛河、黃河陜西段的河長。

  上海2017年底前將實現全市河湖河長制全覆蓋。按照分級管理、屬地負責原則,上海建立了市、區、街鎮三級河長體係,其中,市政府主要領導擔任市總河長,市政府分管領導擔任市副總河長;各區區委書記擔任區第一總河長,區長擔任區總河長。

  水利部近日印發全面推行河長制工作督導檢查制度,將在2017年和2018年進行四次督導檢查。該制度明確督導檢查內容主要為河湖分級名錄確定、工作方案制定、組織體係建設、制度建立和執行等情況以及河長制主要任務實施和整改落實情況。

  業內專家認為,中國推行河長制,擔任河長的都是當地一把手,又有群眾的有力監督著,他們一定會造福千家萬戶。

  “環保約談”給

  官員上緊箍咒

  隨著“大氣十條”終考臨近,2016年以來,環保部不止一次因大氣污染防治不力約談地方政府。2016年4月,環保部約談了山西長治、安徽安慶、山東濟寧、河南商丘、陜西鹹陽5地政府負責人。通報顯示,這5個城市普遍存在一季度大氣主要污染物濃度不降反升、企業環境違法、面源污染普遍存在等突出問題。

  進入2017年,環保部1月19日對山西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了約談,原因是“2016年空氣質量六項監測指標不降反升,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數同比增加31天,大氣環境質量連續兩年呈現惡化趨勢”。

  《浙江省環境保護廳約談暫行辦法》日前出臺,“被中央媒體曝光或省級媒體曝光後,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做出批示的;被環保部、環保廳挂牌督辦逾期未能解挂的”等八種情形被列入約談范圍。

  “深感不安,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針氈,接受約談,正視問題……”臨汾市市長劉予強在約談會上如此表態。這是檢討,更是承諾。

  環保約談看似只是動口,實則不然,約談與問責密切相關。環保部發布數據顯示,2016年第二批7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自11月24日起陸續實現督察進駐,截至12月5日,共立案處罰295家,拘留18人,約談問責275人。2015年河南駐馬店市政府負責人被環保部約談,該市對7名政府責任人員做出免職、警告的處理。

  環保部門是帶著問題清單約談,對著整改賬單提要求。每次約談通常會提出,環境質量“只能更好,不能變壞”,必須整改到位。為保證整改到位,環保部必定要動真格。仍以對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約談為例,環保部暫停了臨汾市新增大氣污染物排放項目的環評審批(民生及節能減排項目除外),並要求山西省環保廳以及臨汾市縣兩級環保部門同步執行。如此動真格,意味著約談絕非走過場,整改必須見效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50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