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難以定義的“二次元”人類 類似爸媽當年追武俠
2017-01-18 09:50:2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難以定義的“二次元”人類

  當日本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在北京市海淀區的一家影院裏落幕時,觀眾表現出驚人的默契。

  正片結束,卻無人離場。銀幕的微光跳動在年輕的臉上,直到最後一行字幕消失,觀眾才舍得起身。

  這些觀眾全部來自附近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在2016年年末《你的名字》的中國大陸首映日,北大“元火動漫社”和清華“次世代動漫社”組織了這次包場放映。

  到2017年初,這部電影在中國的總票房超過5.6億元人民幣。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動漫展正在各地進行,以動漫為主要內容的彈幕網站上也聚集了眾多活躍用戶,誕生了許多流行用語和“病毒視頻”。

  伴隨著不俗的市場效益和文化輻射力,一個外來詞匯——“二次元”也走入大眾視野。這個在日語中表示“二維世界”,用來指代動漫、電子遊戲的詞,現在不僅為愛好者津津樂道,也引起了投資者、經理人和官員的興趣。圍繞著“二次元”的討論從昔日位于網絡邊角的“圈內論壇”,蔓延至券商的行業分析、上市公司的業績報告和文化部的産業扶持政策中。

  像這個年代的許多流行熱詞一樣,對于迅猛發展的“二次元”,人們的理解莫衷一是,但身處其中者有一個共識:“二次元”世界多元而繁雜,難以簡單描述。

  趣緣社交

  元火動漫社社長“思雪”是北大數學係學生,瘦高個兒,留著“三次元”世界(即現實世界)裏男性不常見的長發,在腦後扎成一個中馬尾。

  像他這樣的年輕學生正處于易被“二次元”吸引的年齡階段。艾瑞咨詢在2015年的一項行業調研顯示,中國二次元用戶的“入坑”時間以初中為主,佔到3萬多名有效受訪對象的49.6%,其次是小學和高中。

  “入坑”是“二次元黑話”之一,指開始熱衷于ACG作品。A、C、G分別對應動畫(Animation)、漫畫(Comic)和遊戲(Game),現在也常加上小説(Novel)——多指娛樂性較強的網絡小説。

  思雪“入坑”也是在中學時代。吸引他的是一些“超出現實的”“過于美好的”東西,比如魔法、機甲、時空穿越等。即使是讓他“入坑”的那部非架空世界觀的作品中,思雪也看到一些動漫特有的超越性:超出預期、超出現實的簡單而和諧的人際關係。

  但當這些著迷于“超現實”的愛好者聚到一起,他們卻心甘情願投入實實在在的精力,雖然這無關他們的學業和職業發展。

  包場放映的第二天是元火動漫社18周年社慶。為了慶典,有執委通宵剪輯音頻,剛休息幾小時,下午又去帶排練。執委會成員連續熬了幾個通宵,第一版舞臺美術文檔長達96頁,導演和舞美又陸續將最終版修改到了106頁。

  文化研究者、北京大學文學博士林品曾是元火動漫社的活躍成員。他是一位資深“哈迷”,COS(角色扮演)哈利·波特惟妙惟肖,也曾把“魁地奇”比賽搬到北大靜園草坪。

  林品認為,“二次元”人類很難一概而論,但可以説有兩點共性:一是有自己真心熱愛的作品;二是能熟練使用網絡新媒體,並通過新媒體展開“趣緣社交”。

  “大規模人口流動,使得許多人的人際關係很難再像過去那樣依靠血緣或地緣來維係,他們也因為難以獲得傳統文化的宗族歸屬感和地域歸屬感,而試圖通過新興的文化渠道去尋求一種替代性的集體認同。這可以説是‘趣緣認同’和‘趣緣社交’興起,並産生巨大文化影響力的社會背景。”林品把二次元文化理解為“趣緣認同”的一種。

  思雪享受大家一起努力的狀態:“其實是喜歡一群人在一起的感覺,並不是具體某個作品。”社團也促成了多對情侶,包括思雪和他的女友。

  “理直氣壯”説喜歡

  在元火動漫社成立之初的章程中有這樣一段:“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使漫畫這種目前還被‘正統文化’所排斥的藝術形式得到她應有的地位……使喜愛漫畫的人敢于理直氣壯地承認説‘我喜歡’。”

  那是1999年,日本動漫剛在前一個10年傳入中國,“機器貓”“聖鬥士星矢”和“美少女戰士”的幻想世界多少具有“不務正業”“玩物喪志”等負面意義。“元火”這個名字則包含了愛好者的一種願景,“欲以此星星之火,燎華夏之原”。

  10多年後,動漫愛好者已不再尷尬,反而是不了解“二次元”的人有“被時代拋棄”的風險。配音演員——或者按照“二次元”的叫法——“聲優”夏磊,目睹了星火燎原的過程。

  曾為《秦時明月》《古劍奇譚》等多個國內動漫、遊戲作品配音的夏磊有另一重身份——資深“紙片黨”。多年來,他收集了超過1萬冊漫畫,存放在一間專門的書房裏。

  夏磊“入坑”也是在少年時代。現在的“二次元人類”喜歡逛彈幕網站,而對70後的夏磊來説,鼎鼎大名屬于“海南攝影美術出版社”。他至今仍清楚記得當年的漫畫價格:“我初中的時候,一個月零花錢10元,《聖鬥士星矢》1.9元一本,一卷是5本,我一個月可以買一卷。”

  夏磊説,“二次元”是有“氣場”的:“就好比我跟你聊天,我喜歡普澤直樹(日本漫畫家),你也喜歡普澤直樹。我們就有一種,咦!遇上了,我們就把別人拋開了。”

  10年前,當“二次元”這個概念還未泛濫,動漫文化也未獲得現在的關注時,夏磊就曾感受過動漫愛好者的“人多勢眾”。

  當時,夏磊和另一位著名“聲優”馮駿驊在上海廣播電臺開播了一檔節目《動漫新地帶》,他們在節目裏給自己取名“玩仔”和“妞妞”。節目的時段是周末早上7點。但自從這個“垃圾時間”的節目開播後,門房總有一大袋從各地飛來的信件等著玩仔和妞妞。

  聊起這段往事,夏磊的語氣明顯興奮起來,他驚嘆動漫迷比自己想象得多。

  元火動漫社從建立之初就不乏擁躉。上世紀90年代末的第一次招新中,它就吸引了148名北大學子。

  一種觀點認為,動漫文化逐漸走向主流的原因之一是,動漫迷的數量本來就很大,當夏磊這樣的昔時少年長大成人,有了更多話語權和消費力,也帶動動漫走向主流。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力量是互聯網。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大量“潛伏”在QQ群和論壇的愛好者通過微博、視頻網站等逐漸“顯形”。

  互聯網也促進了動漫愛好者的創作。北京“神漫展”的組織者“七塊”,從2007年開始全職從事漫展策劃,隨後又運營COSPLAY(動漫角色扮演)工作室。她認為,自己看動漫和爸爸看武俠相似,一茬茬的年輕人總是被“美”和“精彩”吸引。但當下的“核心二次元群體”有一個新特點:大量參與同人創作,這是指以原作為基礎再創造,包括創作同人漫畫、同人小説、剪輯動畫視頻、排演舞臺劇、翻唱動漫歌曲等。

  互聯網為他們提供了父輩不曾享受的傳播平臺和社交渠道。現在,一個動漫迷再也不用執筆寫信,貼上郵票,寄給一檔周末早晨的廣播節目。只要動一動手指,就能輕松地“找到組織”。

  “消費新生代”

  “二次元”越來越熱的同時,許多深度愛好者卻不愛使用這個詞了。

  “二次元”內部包含許多不同的圈子:動漫迷、遊戲迷、配音迷、COSPLAY愛好者、古風愛好者等。“他們是一個不喜歡被代表、被定義的群體。整個市場都在講二次元,但大家都只能從外圍去尋找它的邊界,而無法直接定義它。”騰訊動漫主編顧鄉説,當碰見一個“二次元”時,他能辨別,但無法給出一個簡單的描述。

  不同年齡的二次元人群也顯示出了一些行為差異。騰訊動漫産品總監張飚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根據他們對用戶的了解,大學生及工作後的人群更喜歡經典動漫。而大學前的群體則同時喜好國漫和日漫,更擅長在網上認識“同好”。前者喜歡的“二次元”偶像以作者、聲優等為主,後者喜愛的類型廣泛,包括UP主(視頻制作者),舞見(宅舞表演者)、唱見(動漫歌曲翻唱者)等網絡紅人。

  雖然常被認為是一種“青年亞文化”,但“二次元”卻不同于“嬉皮士”和“搖滾樂”,並沒有強烈的反主流色彩,在價值觀上也呈現出多元性。林品觀察到,二次元群體中有一部分人積極地認同主流話語,比如參與塑造“二次元民族主義”的人群。

  讓市場感到欣慰的是,二次元人群至少在消費行為上表現出了足夠的共性。顧鄉認為,消費表達了對作品的“愛”:“我喜歡的作者,非常喜歡的作品,和我的情感有非常正面的連接。消費就是表達我的這種情感連接。”

  像夏磊這樣的人把自己的消費熱情放在搜集作品上。在電子商務還不發達的時期,有人輾轉搜集日本動畫制作人手冢治蟲的作品,同一套漫畫的完全版、普通版、文庫版,都收。同一版本,“書腰”不同,也收。

  今天,零花錢變多的年輕一代,消費方式十分多元。思雪介紹,根據個人的經濟條件,元火的成員會組團去漫展,訂購手辦,到動漫故事的發生地“聖地巡禮”,或者赴日本觀看虛擬偶像演唱會……

  龐大的需求撐起了龐大的市場。文化部官員曾透露,到2014年底,中國動漫産業總産值已突破1000億元。

  資本的橄欖枝也正穿透統計數字,實實在在地觸碰著從業者。幾年前還認為“圈子很窮”的七塊,現在認識了不少對漫展和COSPLAY商業化感興趣的投資人。在未名湖畔的象牙塔裏,各種找到動漫社的商業活動也日益增多。高峰期,每月擺到思雪面前的合作機會就有3到4個。

  對比動漫發達的日本和美國,目前中國動漫的興起,是一個不難預見的趨勢。在溫飽問題解決後,中國的這一代人需要更多的文化娛樂産品。美國動畫的第一次繁榮期正是出現在二戰後經濟快速發展的上世紀50年代。日本的動漫産業也隨著上世紀70年代經濟復蘇、人們精神生活需求增加而迅速發展。

  但在繁榮之中,這個過去多以興趣為紐帶的行業也正顯現一些不規范之處。去年底,二次元圈裏發生了一件“撞破次元壁”的糾紛,漫畫家夏達在微博發長文述説自己10年來簽約“夏天島”工作室期間遭遇的不公:收入被大量分走,並失去了自己作品的版權。她所控訴的夏天島創始人和運營者,恰是她過去十分崇敬的漫畫家姚非拉。

  七塊説,這樣的事現在不少:“以前都是以愛好為前提,但是慢慢地,這個東西變成以商業為前提。以前就是玩兒,現在變成你必須先看合同。國內還沒有形成行業規則。”

  眼下,七塊自己也面臨一個糾紛。去年11月,工作室所在的北京“三間房動漫園”發生了大火。工作室的許多物資受損。目前園區還未與各公司談妥賠償方案。

  這座動漫園始建于2006年。當時正是中國動漫“黎明前的黑暗期”。七塊記得,在“錢變多”之前,一批老漫迷的雜志消失了:《卡通王》《新幹線》《動漫新時代》等先後停刊,一批漫畫家也隨之銷聲隱沒。七塊感到傷感又憤怒。

  小時候,這個女孩常常給《卡通王》寫“一句話投稿”,有一次居然被編輯選登出來。那是個問句:什麼時候中國電視上才會有介紹動漫的節目?編輯信心十足地回答:一定會有的。(記者 程曼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333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