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探訪空中交通管制員:外國飛行員常問長城在哪裏
2017-01-15 08:01:23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探訪空中交通管制員“精準調度”

  在民航旅客心目中,“空中交通管制”是個不太陌生但又十分神秘的名詞。空中交通管制到底是為了什麼?它是如何運作的?春運期間又怎樣保障旅客出行?剛進入春運,《經濟日報》記者來到位于北京朝陽區的華北空管局空管中心,近距離觀察空管中心的春運保障情況,為讀者揭開空中交通管制的面紗。

  一走進空管中心的管制大廳,記者就被這裏的緊張氣氛所感染:管制員們戴著專用耳機,全神貫注地注視著監控屏幕,短促有力的管制指令有條不紊地發出。屏幕上,代表監管區域的扇面上,密密麻麻地移動著一個又一個小亮點。“每一個亮點就是一架正在運行的航班。”一旁的空管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管制員們就是要負責好不同扇面的監控工作,既要監控是否存在潛在的衝突,也要及時協調滿足航班的各種飛行需求。

  華北空管局空管中心流量管理室副主任康晉培告訴記者,根據空域的面積、天氣的情況以及安全冗余的設定,一定面積的空域中可以通過的飛機數量是有上限的。“流量管理室會進行測算,計算出最接近實際保障能力的保障量,並按程序進行流量管理。”康晉培説。

  流量控制對旅客産生的最大影響就是航班能否準點。康晉培告訴記者,影響流量最大的因素是天氣,根據天氣變化迅速計算出適合的流量,是空管中心這些年一直在努力提升的目標。“比如春運高峰期,航班量基數大,一旦出現雨雪天氣,積壓航班量就會增加。”康晉培告訴記者,如果只是簡單削減流量,就會造成航班大面積延誤。

  華北空管局黨委書記許超前告訴記者,為從源頭上解決航班正常性問題,華北空管局想了三招來應對。一個是在現有空域上想辦法挖潛力,一個是在協同決策上想辦法,再就是針對惡劣天氣影響建立大面積航班延誤應對機制。華北空管局建立了一套流量管理及多機場協同決策係統(CDM),把華北空域內的首都國際機場、北京南苑機場、天津濱海機場、石家莊正定機場、太原機場等21個機場接入統一調度協調,有效地減少了旅客的等待時間。以首都國際機場為例,2015年,首都國際機場日平均架次較2010年增長14.1%,航班正常率反而提升了近3%。

  華北空管局空管中心區管中心管制一室副主任吳疆告訴記者,對飛機的管制分為三個階段:塔臺管制、進近管制(終端管制)和區域管制,分別負責起飛降落、航道進出和平穩飛行階段。吳疆的工作內容是負責區域管制。“華北空管中心管理的區域面積有128萬平方公裏,差不多是我國陸地國土面積的13.3%。”吳疆告訴記者,管制員的工作強度大,對管制員的精神狀態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們工作是四班倒,整段工作時間不能超過6個小時,連續工作不能超過2個小時,就是為了確保管制員在工作時能保持飽滿的工作狀態。”

  區域調度是一件嚴肅的工作,但是工作中也不乏一些有趣的細節。吳疆告訴記者,這些年隨著航班量提升,國外航班也在增多。外國飛行員有時也會提出一些有趣的問題。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間,有一天正值巴西隊和德國隊比賽。有架德國飛機進入管制空域,完成指令後,飛行員專門關心地問了一句,現在兩隊比分幾比幾了?説到這裏,吳疆突然問記者:“你知道外國飛行員問我們最多的問題是什麼嗎?”看著記者一臉懵懂,他説:“是長城,幾乎所有進入區域的外國飛行員都會問我們,長城在哪裏?”

  據初步預測,2017年春運民航客運量約5830萬人次,增幅將達到10%。在大家趕著回家團聚的時刻,還有許多像吳疆這樣普通的管制員在默默地緊張工作,保障著春運旅客的平安出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美“獵鷹9”火箭重返太空 首次成功在太平洋實現海上回收
    美“獵鷹9”火箭重返太空 首次成功在太平洋實現海上回收
    米蘭時裝周:迪賽黑金男裝發布會後臺
    米蘭時裝周:迪賽黑金男裝發布會後臺
    開普敦山火持續
    開普敦山火持續
    冬捕:新疆“戈壁大海”上的冰雪盛宴
    冬捕:新疆“戈壁大海”上的冰雪盛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11120312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