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建檔難:“二孩潮”的一道坎
2017-01-13 08:17:09 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至手機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明兩年是生育高峰期,預計全國每年出生人數2000萬左右

  建檔難:“二孩潮”的一道坎

  新年前後是二孩出生的高峰期。圖為在安徽省阜陽百佳婦産醫院病房內,5歲的凡若雯來看元旦出生的小妹妹。王彪 攝

  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實施以來,至今已滿一周年。“全面二孩”是繼“單獨二孩”之後生育政策的進一步調整完善,是中央基于我國人口與經濟社會發展新形勢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新政策落地後,我國人口出生走向如何?遇到了哪些新挑戰新問題?從今天起,我們推出“二孩政策一年追蹤”係列報道,近距離探問“全面二孩”給中國社會和家庭帶來的影響,敬請關注。

  一年間多出生100余萬人,産科床位緊俏

  2016年出生人口預計超過1750萬,大致相當于2000年前後的出生人口規模,與全面二孩政策出臺時的預判基本吻合

  2016年是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第一年,加上又是猴年,孕婦比往年要多。找熟人、半夜刷屏挂號成了不少孕婦建檔的方式。北京市朝陽區某事業單位職工楊女士找了人,才在一家知名大醫院建上檔。在北京某醫院挂號大廳,一位懷孕約7個月的女士告訴記者,她是半夜在微信上挂到號的。

  月嫂、月子中心也跟著火爆起來,價格水漲船高。記者在醫院旁邊找了某家政公司,接待人員説,月嫂價格從8800元到15800元不等,全都有證,金牌月嫂價格最高。一家位居北京東五環的月子中心,價格為68000元,工作人員稱這個價格在業內只能算中等水平。

  作為北京地區唯一的三甲産科專科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産醫院的分娩量一直高居榜首。在過去的一年裏,醫院每月迎來1200至1400名新生兒,12月份出生人數最多,2016年全年分娩量比2015年增加22%。

  1月5日,該院開設南院區,將大部分婦科業務遷至南院區,騰出空間給産科。據院長助理徐銘軍介紹,該院此前已騰挪部分閒置新生兒科、與産科有關的急診科床位50張,每月增加300名建檔名額。招聘、抽調人員充實産科,建立院內多學科聯合會診制度和團隊,全方位應對生育高峰。

  據統計,2015年11月以前,北京市每月孕婦建冊人數平均不超過2萬人。2015年12月起,連續數月建冊人數在3萬人左右。北京市衛計委副主任、市醫管局局長于魯明介紹,市醫管局推動北京友誼醫院等12家市屬助産機構調整增加産科床位340張。

  北京只是一個縮影,去年各地二孩相繼出生,帶動全國出生人口比2015年多了100萬人以上。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透露,根據計劃生育、住院分娩統計和各省出生人口與孕情資料綜合研判,2016年出生人口將超過1750萬,大致相當于2000年前後的出生人口規模,與全面二孩政策出臺時的預判基本吻合,比2015年多出生100余萬人。

  高危病例增多,醫院全員忙翻

  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人群中,35歲以上的女性佔了2/3,屬于高齡産婦,加上一半是剖宮産後再孕,增大了孕産風險

  在廣州一家國企工作的張瑜已有一個5歲兒子,去年懷上了二孩,還有兩個月就要生了。張瑜36歲,臨床上屬于高齡孕産婦,比懷一胎時多做了不少檢查,比如唐氏篩查、糖耐受量檢查等,還要時刻注意飲食,不能長得太胖,就怕患上妊娠高血壓、糖尿病等。

  像張瑜這樣的高齡孕産婦是醫院“重點關照”的對象,也是“全面二孩”的主要生育人群。數據顯示,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女性中,35歲以上的佔了2/3,給孕産安全帶來很大風險。

  2016年12月15日上午,北京婦産醫院産科主任醫師陳奕和20名同事一起做了一臺艱難的剖宮産手術。來自河北的産婦小朱剖宮産後再孕,當地醫院診斷其為兇險型前置胎盤並伴有胎盤植入,兩天前轉入北京婦産醫院。經過3小時的醫護全力搶救,小朱終于娩出胎兒,轉危為安。

  徐銘軍告訴記者,二孩生育高峰到來,該院接診的高危産婦大量增加,佔比超過80%。“全年開展産婦大搶救約270多次,最高齡産婦達到53歲。雖然沒有發生一例孕産婦死亡,但是醫院的壓力相當大。”剖宮産率全國平均為46.2%,生二孩人群年齡大,且一半是剖宮産後再孕,導致剖宮産率居高不下。

  高齡加上剖宮産因素,增大了孕産風險。陳奕告訴記者,高齡孕婦胎兒發生染色體異常、畸形的幾率會增加,尤其是此前有過不明原因流産、胎停育病史的孕婦,孕期容易發生流産,同時容易並發一些疾病,比如妊娠高血壓、妊娠糖尿病、甲狀腺功能減低等。由于高齡孕婦精力、體力均不及年輕孕婦,生産時更可能發生難産,剖宮産幾率也會增加。一些高齡孕婦在妊娠期、産後會精神焦慮,甚至患上抑鬱症。

  剖宮産再孕面臨的風險更大。“剖宮産的第一胎,兩年內也不建議懷孕,容易發生子宮破裂。”陳奕説,剖宮産後子宮留下了疤痕,如果疤痕愈合不良,再次妊娠中晚期可能會“撐破”子宮,即子宮破裂,如果胚胎剛好著床在瘢痕上,則更加危險,甚至危及生命。

  徐銘軍介紹,高危病例出現的時候,醫院多學科團隊必須介入,有些學科甚至提前介入。比如失血産婦,麻醉醫師需要提前介入,守護高危産婦生産全過程,熬夜、吃不上飯、加班加點,非常辛苦。

  迎接二孩的婦産醫院,簡直全員忙翻天。然而,這僅僅是開始。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告訴記者,2017年、2018年才是落實全面二孩政策之後的人口出生高峰期,預計每年出生人數2000萬左右。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孕産婦死亡率比往年增加。如何減少高危孕産風險,減少孕産婦、新生兒死亡率,成為二孩時代的新課題。

  2016年4月,國家衛計委印發《關于切實做好高齡孕産婦管理服務和臨床救治的意見》,要求各地加快危重孕産婦和新生兒救治中心建設,健全危重孕産婦和新生兒轉診、會診網絡,提升救治能力和水平。2017年底前,省級要建立若幹危重孕産婦和新生兒救治中心,市、縣兩級均要建立至少1個危重孕産婦救治中心和1個危重新生兒救治中心。上海市要求全市助産機構均設立産科安全管理辦公室,由分管業務的副院長負責,協調孕産婦救治轉運事宜。

  建檔難不會存在太久,2019年之後出生人口規模將恢復常態

  絕對供需緊張疊加結構性因素,使建檔難上加難。如何整合孕前、孕期、兒童保健內容,適應公眾需求,亟待進一步創新和探索

  打算生二孩的家庭都想去最好的醫院生産,以確保母嬰萬無一失。在北京等大城市,絕對供需緊張疊加結構性因素,使建檔難上加難。

  西南財經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中國人口學會常務理事楊成鋼認為,我國婦幼健康服務供給能力不足,産科醫師短缺,尤其是助産士非常短缺,很多産科醫師既當醫生又當助産士。三級醫院技術一般較好,對孕産婦、新生兒健康都比較有保障,所以人們希望到好醫院生孩子。但是從服務可及性來説,一二級醫院應該發揮作用,分流普通的孕産婦,減輕三級醫院建檔負擔。“如何保障服務能力供應,優化配置醫療資源,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原新分析,建檔難主要是指優質三甲醫院建檔難。一方面醫院應該挖掘潛力,調劑科室余缺,增人增床盡量接納。但從長遠來看,建檔難不會存在太長時間,未來産科床位過剩是大趨勢。他説:“事實上,現在出生的仍以單獨二孩為主。很多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人群,需要時間做各種孕前準備,比如停止使用避孕技術等。2019年之後,出生人口規模會恢復常態,年出生人數將逐步減少。”

  “需求是無限的,供給卻是有限的,緩解供需緊張,需要調整政策,及時出臺配套政策保障供給。公眾也應該多了解孕産保健知識,減少高危因素。”徐銘軍説。

  2016年10月,國家衛計委等五部委出臺《關于加強生育全程基本醫療保健服務的若幹意見》, 爭取達到每千分娩量産科床位數17張,並提出了分級建檔等分流措施。2016年,已下達中央預算內投資29.1億元,支持45個市級和202個縣級婦幼保健機構建設。

  目前,有些地方開始探索整合、配置婦幼健康服務資源。北京在各區縣婦幼保健院設立孕婦建檔服務中心等,協調解決孕婦建檔困難問題;江蘇省組建市和縣、縣和基層衛生機構之間婦幼健康服務聯合體,推動婦幼健康項目分級服務和基層婦幼健康門診規范化建設。

  專家指出,未來如何整合孕前保健、孕期保健、住院分娩、兒童保健、兒童計劃免疫和計劃生育內容,如何適應公眾需求、保障人口孕産安全、提供優質規范的優生優育全程健康管理和服務,仍有待進一步創新和探索。(記者 李紅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2017年春運開始
    2017年春運開始
    摩蘇爾戰事
    摩蘇爾戰事
    土耳其議會上演“全武行”
    土耳其議會上演“全武行”
    科學家預測2022年將出現超新星爆發
    科學家預測2022年將出現超新星爆發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30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