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難忘聖地亞哥(留學素描)

2017年01月05日 03:09:58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不知不覺間,從西班牙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留學回國已有半年時間,但是每每回想起那段時光,總是覺得很近,倣佛推開門,外面就是聖地亞哥布滿青苔的石頭路。偶爾談起那時的經歷,也總是不自覺地説著“我們那兒”“我們家”,非常親切。

初到聖地亞哥,我的內心不安至極。當火車在荒野裏七拐八拐的時候,我的心也跟著扭結在一起。連綿的山坡上荒無一物,間或立著些形單影只的小小石頭屋子,倣佛自幾個世紀前就從未改變過。火車在聖地亞哥單薄的站臺上丟下了我們和七零八落的笨重箱子。還記得那天是周日,店鋪、飯館都不營業,大街上蕭索一片。在漫天星光下,我們懷揣著不安,走進了這座小城。

然而孤身一人在小城生活並不像想象的那樣艱難,反而是這座小城的包容給了我一段輕松愜意的留學時光。

聖地亞哥很小,小到公交車幾乎只是個裝飾;小到每天清晨都會被徒步上學的學生們佔領全部的街道;小到不管去到城市的哪個角落,抬頭都能望見教堂尖尖的塔頂。聖地亞哥很安靜,靜到近乎無聊;靜到透過若有若無的霧氣,能聽得雨滴落在石板路上叮咚的聲響;靜到隔著幾道拐彎,老遠就能聽到教堂門口拱底下那悠揚的琴聲。這是個一年中大半時間都在下雨的小城。我們的老師説:在聖地亞哥,下雨是一種藝術。這又是個倣佛連一塊平地都沒有的城市,除卻教堂門口那一塊略微平坦的廣場,到處都是上下起伏的臺階、坡道,甚至同一級臺階的兩端都難以齊平,以至于聽聞次日要舉辦馬拉松比賽,選址竟然在這裏的時候,大家都瞠目結舌,覺得大概是搞錯了。

沒有品類繁多的商店讓人駐足,沒有花樣倍出的料理餐廳讓人垂涎。我抱著書,走在飄著咖啡香氣、支著幾把陽傘的石頭路上,路過那些釘著帶有歲月年輪的招牌的小店鋪,聽著蛋糕店和海鮮店門口招攬遊客生意的吆喝聲,覺得生活簡單而美好。

在這裏,溝通交流並不是什麼難事,因為緩慢的生活節奏讓所有人都有時間慢慢聽你訴説,都有工夫與你慢慢講。沒有顧客的閒時,店員願意為你講講善良女巫的故事;等待糕點出爐的間隙,廚娘樂意同你説説這些特色糕點後面的歷史。漸漸地,我們放下了手裏的電子詞典,有時候手腳並用地比劃,連蒙帶猜的交流不也是一種樂趣嗎?

在聖誕期間,我們初次完全由自己策劃了一趟歐洲多國遊,在維也納的聖誕集市上喝熱紅酒,在天鵝堡的腳下等晚來的公車,在撒尿小童旁邊把熱巧克力灑在了身上,在零下十攝氏度的柏林墻前和一群素不相識的年輕人一同合影。遺憾的是,一路上竟沒有趕上一場歐洲的雪。

當下了飛機,拖著行李,帶著滿身的疲憊又一次踏上聖地亞哥的石板路時,終于放松了下來。因為,回家了。

【糾錯】 [責任編輯: 華政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