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我要把剩下的生命都留給病人”——記我國知名肝病專家駱抗先教授

2016年07月13日 12:24:3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廣州7月13日電(記者肖思思)“希望乙肝患者了解到抗病毒治療的無可替代,當我離去的時候,我會感到不虛此生。”75歲高齡時駱老先生開設的博客序言中,有這樣一句話。

  現年85歲的他仍堅持每周都出三次門診。這位“線上線下”被網友和患者稱呼“駱老”的醫生,就是我國著名的傳染病學專家,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一級教授、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駱抗先。

  治病更治心 名醫是“民醫”

  85歲的駱抗先仍然堅持著每周出診三次。護士長告訴記者,如果按照每周三次門診計算,早到、晚走1小時,62年裏他比別人多工作17856個小時,相當于義務工作2232天,多工作了6.2年,多診治病人10多萬人次。

  駱抗先很會為病人省錢。他選擇的診療方案總是考慮患者的經濟狀況,從不開大處方、大檢查單。對家境貧寒的患者,他會告知復診時不要挂專家號,普通號就行。

  駱老不僅想方設法為患者省錢,還經常掏錢給困難患者。去年8月,住院部來了一個産後急性黃疸的病人。他去病房看到病人因為欠費用不上藥時,二話不説帶頭捐出了身上所有的500塊錢,醫生們被他的愛心感動了,紛紛解囊相助。

  不少乙肝患者心理壓力大,駱抗先採用自己的獨特方法——開“愛心處方”。他説,醫生的認真傾聽和真誠鼓勵,能消除初診患者對乙肝的恐懼心理,對他們戰勝疾病非常重要。駱抗先每看完一個病人,都會起身將病人送出診室,然後站在診室門口招呼下一位病人。這成了駱老門診區一道獨特的風景。

  肝膽相照為患者的“網紅專家”

  如今,越來越多患者從網絡搜索疾病相關信息。然而,網絡信息浩如煙海,難辨真假。為此,駱抗先10年前為求醫者專門開設了科普博客。

  作為我國乙肝治療領域的“泰鬥級”人物,當年的駱抗先已75歲高齡。他那125萬字的專著《乙型肝炎基礎與臨床》是專科醫生們不可或缺的,但普通病人卻看不太懂。一位患者向他建議:“您一天門診只能看幾十個號,如果能夠利用網絡開博客,就能幫助到更多病人。”

  駱抗先把這句話記在了心裏。沒學過拼音、不會打字的他,從零開始學習電腦操作,硬是學會了用自然碼錄入,開通了“駱抗先的乙肝頻道”博客。年紀大了,白內障越發嚴重,他還每天在電腦前一幹就是幾小時。他總是認真回復網友評論,每篇博客文章一般回復30條評論,回復內容全是“幹貨”,詳細解答。

  他就這樣堅持了10年——每周更新文章,電腦都用壞了兩三臺。10年來,他發表了近400篇文章,博客訪問量超過1100萬,成為名副其實的“網紅”。

  想到一些患者無法接觸網絡,他3次將博客文章結集成書出版,還以科室的名義買下1000本書,寄往全國的偏遠地區,讓無法上網、沒錢看病的農村患者也能了解相關知識。

  “我要把剩下的生命都留給病人,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中國人口中約有10%的慢性無症狀乙肝病毒攜帶者,嚴重影響人民健康,對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也造成很大損失。

  1996年底,某軍事學校700多名學生轉氨酶不明原因地增高,疫情面達61%,其中有20多人因感染嚴重被送進部隊醫院。總後勤部衛生防疫部門馬上責成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科大學前身)派專家去現場調研和協助防治工作。

  當時作為全軍傳染病專業組組長的駱抗先到達疫區後便一頭扎進調研中。新年的鐘聲敲響時,駱抗先還在一點一點地收集病人大便和血清標本,還在病區看著他的病人。回到廣州後,駱抗先與專題攻關小組通過一年多嚴謹的動物實驗和分子病毒學實驗,在嘗盡了無數次失敗後,終于鑒定出一種新的病毒基因組成段。這是繼甲型和戊型肝炎後發現的世界上第三種經胃腸傳播的肝炎病毒。這一重大發現,是肝炎病毒的早期研究成果,為人類探知新病毒所致的肝炎寫下重重一筆。

  駱抗先在國內最早將分子生物技術引入乙肝研究,發現了中國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陰性感染者的病毒變異,並在國內率先進行了病毒性肝炎細胞凋亡的發病機制研究,把我國乙型肝炎的研究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平。他提出的“無症狀慢性活動性肝炎”新論點,為乙肝防治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自從1961年加入中國共産黨。駱老深深明白,他的命運始終與祖國緊緊相連,要以自己專業知識去報效國家、服務人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脾氣有點怪,平時一般不願意多説話。但他對一些不良現象敢于發聲。有一次,他發現科室有個同志給患者開了“高價”藥,他立馬要他改正過來,還直言不諱地嚴肅批評:“我們的醫院姓公,要講良心,要對病人實事求是地開藥。”

  “駱老做事太認真了,非常講原則。”南方醫院感染內科教授孫劍説,為防止一些廠家利用他的影響力做廣告、搞推銷,駱抗先從不參加藥廠組織的“鑒定會”或“新聞發布會”等,還及時披露了一些藥廠對乙肝治療藥物的不實宣傳。

  駱老常説:“我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黨員,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可想做的事情還很多,我要把剩下的生命都留給病人,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1921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