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稈禁燒應“全國一盤棋”

2015年03月15日 11:35:03 來源:法制日報

    行程千裏,張德華將村裏生産的海鮮菇帶到北京開會。“這些蘑菇都是用秸稈培育出來的,秸稈可以做很多事,禁燒好處多。”他説。

    張德華是全國人大代表,同時是湖北省荊門市鐘祥石牌鎮彭墩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兼任湖北彭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他還向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提交了《關于全面推進秸稈禁燒和綜合利用的建議》。

    張德華的這個建議,源自江漢平原的秸稈禁燒經驗,也源自湖北的秸稈露天“禁燒令”。2月1日,湖北省十二屆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湖北省人民代表大會關于農作物秸稈露天禁燒和綜合利用的決定》,決定自今年5月1日起全省行政區域內禁止露天焚燒農作物秸稈。

    連日來,《法制日報》記者就秸稈禁燒及其可行性採訪了湖北代表團多位代表,他們建議,在全國范圍內推行秸稈露天禁燒可給霧霾天減“一把火”,但秸稈禁燒不能“一禁了之”,應該採取有效措施實現“以禁促用”,建立起環保産業鏈。

    露天燒秸稈成霧霾“幫兇”

    微信上曾流傳著這樣的“段子”:某年5月間,一位客機飛行員駕機飛過江漢平原,看到地面因焚燒秸稈而狼煙四起,恍惚間還以為自己開的是戰鬥機。

    這條段子雖不高明,但反映了夏收時節湖北江漢平原的真實狀況。每年的夏收、秋收季節,農民往往一把火將農作物秸稈燒掉,高峰時期,煙霧遮天蔽日。

    “光是荊門、潛江、仙桃、荊州部分地區就有幾百萬畝土地上的秸稈要燒掉,更別説每年還要兩季作物,情況可想而知。”張德華説。

    來自湖北省環境保護廳的環境監測結果顯示,秸稈露天焚燒是導致霧霾的重要原因之一。2014年,湖北省環境監測中心站監測到的重度霧霾中,就有4次是秸稈焚燒所致,分別是5月13日、5月19日、6月12日和10月5日。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一年秸稈産出約為7億至9億噸,其中至少有近1/3被焚燒,其造成的污染和資源浪費可想而知。

    據了解,焚燒秸稈産生的PM2.5總量其實是有限的,但由于秸稈是在短期內集中焚燒,遇上不利于污染物排放的靜穩天氣,就會加重霧霾。因此,在特定季節,秸稈焚燒就成了引發重污染灰霾的“元兇”之一。

    除了給霧霾天“添把火”,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荊州市市長李建明告訴記者,露天焚燒農作物秸稈還會造成土地板結、影響地力,同時濃煙還會影響交通和電力通訊設施安全,引發人群特別是老年人和小孩兒的呼吸道感染等。

    禁燒秸稈有“利”可圖

    2008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的意見》(國辦發[2008]105號)文件正式下發,意在減少農作物秸稈露天焚燒。

    但現實中,秸稈焚燒減少的效果並不理想。以湖北省潛江市為例,擁有耕地160萬畝,每年産生秸稈總量100萬噸以上。目前,潛江秸稈綜合利用率不到30%,其中還田率不足20%。

    “6年過去了,秸稈綜合利用技術應該説已經很成熟了,在能源、農業、工業等領域都能實現綜合利用,但秸稈露天焚燒仍然在全國范圍內普遍存在。原因何在?”為此,李建明深入荊州的田間地頭調研。

    李建明發現,如今農民也大都知道秸稈焚燒不是好事,但是限于趕季節、農村勞力不足,一家一戶去收集運送秸稈不劃算等原因,只好用“點把火”的老辦法。

    “隨著農業生産的發展和農民生活方式的改變,農作物秸稈剩余量逐漸增多,大量秸稈資源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張德華説,農業機械化、農民燃料多用天然氣等能源,夏秋季節為了搶收搶種,多會採取一燒了之的辦法。

    2012年,張德華代表所在的荊門市被確立為湖北省循環經濟先行先試城市,並在建設“中國農谷”的實踐中連續兩年實施油菜、小麥機收秸稈粉碎還田利用試點示范。2014年,荊門全市秸稈綜合利用率達到82.9%。

    針對全市秸稈綜合利用率不高的現狀,荊州市在湖北省率先推出秸稈禁燒舉措,2014年3月起將中心城區及周邊鄉鎮共1700平方公裏土地列為禁燒區。

    “不讓燒,我們還要負責解決兩個重要問題:秸稈從農田到工廠與秸稈直接粉碎還田的成本。”李建明説,荊州施行政府負主責,採取以獎代補等方式撬動市場力量參與推動秸稈禁燒工作。

    按照建成一個萬噸級秸稈收儲站補貼20萬元、達到産能再獎勵10萬元的標準,荊州市2014年共建成6個秸稈收儲站,基本實現中心城區周邊鄉鎮全覆蓋。

    “農民中出現了專門收秸稈運給收儲站的人,每天可以賺個幾百塊錢,比打工一天掙得還多,而種地農民1畝地大概可以增收100塊,收儲站也有利潤。”李建明説,此外,對選擇秸稈粉碎還田的,政府每畝補給農民10元,降低其收割成本。

    通過層層抓落實、發動村組幹部行動,荊州市2014年秸稈露天禁燒工作取得初步成效,PM10明顯下降。

    “各級財政要設立專項資金,用于對農民秸稈專業合作組織,秸稈收儲加工企業的獎勵補助和扶持。”為解決秸稈綜合利用的成本問題,張德華代表建議。

    禁燒秸稈政府應負主責

    2013年5月,國家發改委曾聯合環保部、農業部下發過《關于加強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強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工作。

    據了解,目前,除湖北外,江蘇、西安、合肥、漢中等多地此前已相繼出臺了秸稈禁燒和綜合利用的相關決定、意見或辦法。

    在全省率先推行秸稈禁燒工作,荊州去年下了苦功。各級幹部都“動”起來,到農戶家裏做工作,到缺勞動力的農家幫忙,24小時到田間地頭接力巡查。

    李建明介紹,2014年,荊州中心城區及周邊共産生24萬噸秸稈,粉碎還田80%,綜合利用20%,基本沒燒。

    “秸稈禁燒,政府要負主責。”李建明説,要建立以各級政府為主體、多部門聯合執法體係,促進形成縣鄉為主、村組落實的聯防聯控機制,落實秸稈禁燒責任,加強執法檢查。

    “行政手段立竿見影,長期發揮作用還要靠立法。秸稈露天禁燒實現‘全國一盤棋’,效果才能最大化。”全國人大代表、潛江市委書記張桂華建議,要從國家層面就秸稈禁燒及綜合利用進行立法,源頭防控、以禁促用,綜合施策、以用促禁。

    在張桂華看來,秸稈禁燒涉及到經濟結構轉型、環境保護等諸多方面,能促進農業生産方式的轉變、新能源的培育等,是一項具有全局性、戰略性、緊迫性和復雜性的工作。

    張桂華建議,國家層面的立法,要明確禁燒設備的補貼問題和綜合利用的扶持問題,國家、社會和城市居民都要為清潔空氣買單,禁燒秸稈的成本一定不能轉嫁到農民頭上,不能讓農民只有義務沒有權利;同時,要解決秸稈禁燒的法律授權,對違反禁燒令的行為進行處罰。(劉志月)

[責任編輯: 徐東明]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275824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