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政府要給力社會要幫忙

2015年03月15日 11:33:39 來源:法制日報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兩千年前孟子對大同之世的理解之一。而對于上會的人大代表來説,“及人之老”是他們肩上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在我國步入老齡化社會之際,越來越多的人大代表將關注的目光定格在養老問題上,對如何保障每位老人都能安度晚年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發改委內設立養老職能部門

    早在2012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民政部制定的《社會養老服務體係建設規劃(2011-2015)》,就明確提出了“十二五”期間社會養老服務體係建設的任務,對機構養老、居家養老,社區養老、農村養老等各方面提出了要求。溫州是全國民政改革試驗區,在全國率先開展社會養老服務業綜合改革試點,它的養老服務發展情況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作為一名來自溫州的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溫州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陳笑華用一組數據描述了溫州老齡化的現狀:溫州自1995年就開始步入老齡化社會,到2013年底,老齡化水平已經達到15.09%,超過全國平均水平。預計到“十二五”末,溫州市老年人口總數將達到135萬人,佔戶籍人口總數的17%。全市有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共17萬人,佔老年人口總數的14.4%。

    在陳笑華看來,溫州養老服務發展剛剛起步,不可避免地會面臨不少問題和困境,除個別屬于地方性問題外,大多數具有全國普遍性。其中,政府養老服務管理職能太弱,協調統籌能力差的問題,不容忽視。

    “目前在政府機構中,沒有一個職權部門專司養老服務。雖然政府成立了老齡委和老齡辦,但是它們只是協調機構,不具有行政職權,而民政局也負責養老服務,原來專職于管理和服務城鎮三無老人和農村五保戶老人,現在雖然擴大到為所有老人提供行政管理服務,但是職權、人員和資源配置都沒有相應的轉變。另一方面,養老服務涉及內容非常廣,但老齡委、老齡辦和民政部門缺乏協調其他部門的能力,各部門配合困難。”陳笑華説,這些都已經嚴重阻礙了養老服務規劃的落實和養老服務事業、産業的發展。

    在養老服務發展中,政府部門的作用最為關鍵。正是認識到這點,陳笑華指出,對養老服務的政府管理職能必須強化。針對老齡委和老齡辦的局限性,她建議應在發改委內設立專司養老服務的職能部門,從而有效地規劃、統領和協調養老服務發展。

    定向培養養老護理專業人才

    陳笑華調研時曾去過一家敬老院,全院只有3名工作人員——一名院長,一名廚師,一名保潔人員。“按院長的話説,他的主要工作是負責安全,同時扮演保安角色,關鍵他還兼任著鎮禁毒辦主任。”陳笑華連連搖頭。

    其實在基層,類似這樣只有幾名工作人員的敬老院或養老院並不少見。很多代表都提到了養老專業人員缺乏的問題。民進浙江省杭州市副主委、市第一人民醫院腎內科主任王鳴代表就説,養老機構護理人員“專業化程度不高,專業人才缺乏,持證上崗率低、流失大”。

    齊齊哈爾市建華區誠信失能老人護理院院長易連軍代表是一名養老服務從業人員,對專業機構養老護理嚴重不足的問題她感同身受。易連軍説,雖然經過十余年的發展,她所在的護理院護理規模已達到100人,但付出的艱辛卻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在溫州實地調研時,陳笑華發現,民辦養老機構的護理情況會因收費高低而有所不同,但是大多還是缺乏專業化的護理服務,有的機構與醫院建立定點聯係,有的機構聘用個別醫護人員,康復護理還是相當少。有的機構雖然接納失能老人,但是也只是提供一些基本的生活護理,更多的養老機構只接納健康老人。

    “沒有形成相應的報酬體係,養老服務吸引不了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陳笑華直指問題關鍵。

    浙江省長興縣煤山鎮新川村黨總支書記張天任代表則建議,借鑒“師范生免費教育”模式,為農村鄉鎮敬老院(養老院)定向培養養老護理專業人才;同時,建議在有條件的醫療機構融入農村養老服務的醫療需求,開展有針對性的醫療專業服務,為接受養老服務的農村老人提供更為周到的醫療護理服務和保障。

    放寬政策引入養老社會力量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鼓勵社會力量興辦養老設施,發展社區和居家養老”。

    對此,張天任很是讚同。“僅靠政府力量發展養老事業是遠遠不夠的。”他説,建議國家放寬相關政策,加強統籌協調,研究制定統一、具體、規范的民辦養老服務機構扶持政策操作機制,落實土地、房屋、資金補貼、稅費減免、水電收費等優惠舉措,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開辦養老機構。同時,開辟國家、集體、社會組織和個人的投資渠道,鼓勵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個人等社會各界對社區養老服務提供資金援助。

    陳笑華也建議要從法律和政策上明確社會投資養老服務的産權歸屬問題以及養老服務建設用地屬性,確保投資者的權益和正當的合法收益,以激發更多的社會資本進入養老服務領域。

    “可以建立起保險公司參與社會養老、健全養老服務體係的金融服務支撐。”王鳴建議説。他認為,保險公司參與社會養老,可以在資金投入、産品提供、服務提升以及人文關懷等方面給予補充,達到合理養老、高端醫療、按需理財,終極關懷的目的。

    在他看來,保險資金的特性可以滿足長期負債的需求,引入保險基金,讓短期期限資金能充實到實體經濟,可以彌補長期養老資金缺口的問題。保險公司提供健康保險産品和相關合作單位的服務,一方面可以完善多層次的醫療體係,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升專業化的服務水平。而且,保險公司的機構設置基本覆蓋到全國各鄉鎮網點,對于農村養老保險服務領域保障體係的全面覆蓋,具有重大意義。(張媛)

[責任編輯: 徐東明]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275824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