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北現象”引熱議 走出迷茫會有期

2015年03月13日 23:10:35 來源:新華網

(中國網事·銳話題)“新東北現象”引熱議 走出迷茫會有期

       新華網北京3月13日電(“中國網事”記者馮雷 宗巍 徐揚 管建濤)上世紀90年代初,隨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東北工業經濟效益普遍下滑,曾陷入困頓和迷茫;上世紀末的金融危機使東北經濟特別是國有企業再遭重創,國家通過實施國企改革才使其擺脫困境;在國家推進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政策下的“十年快速發展期”後,本輪長周期的全球經濟下滑,又讓東北經濟增速率先大幅回落。

  在這個“最先進入計劃經濟,最晚進入市場經濟”的老工業基地,牽絆多年的體制性、機制性和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新華社年初對新常態下的“新東北現象”做了深入的調查報道,在兩會期間引發代表委員熱議:未來,東北的改革如何突破?開放如何推進?創新如何激活?代表委員們説,走出“新東北現象”根本在于解答“改革創新之惑”。

     改革:要啃更多“硬骨頭”

  由于錯失減員增效等數次改革良機,遼西一家國有上市公司曾連續多年巨額虧損,去年經破産重組後才重現生機。國企改革率先起步的東北,國有企業比重大,重化工業過重,初級産品較多,科技與産業的融合度偏低。改革還面臨許多的“硬骨頭”。

  “國企改革依然是今後一段時期的重頭戲。”全國人大代表、一汽集團董事長徐建一説,東北老工業基地的特點就是國企比重大,國企改革既要解決效率問題,更要突出調結構轉方式這一主題。

  與企業改革同步,城市發展也需要重新定位。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七臺河市市長韓立華説,像七臺河這樣的資源枯竭型城市,在推進城市經濟轉型過程中面對諸多復雜的發展難題。

  代表委員們説,解決這些難題,必須以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和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為切入點,努力通過改革破除制約發展的體制機制性障礙,增強經濟發展活力和動力。

  “民營經濟,服務業和縣域經濟是東北經濟的三大短板”,沈陽市委書記曾維説,這些短板恰恰也是東北未來的巨大潛力,但潛力必須通過深化簡政放權等係列改革才能釋放。

  “只有盡快轉變政府職能,進一步簡政放權,才能打破傳統思維的桎梏,營造公平競爭環境,換來市場活力的‘乘法’,”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委書記王珉説,遼寧已制定出臺了重要改革規劃和工作要點,圍繞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問題,以行政體制改革和國資國企改革為突破口,重點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增強國有企業活力,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加快投融資體制改革和財稅體制改革。

  開放:需拆重重“籬笆墻”

  2014年9月份修好的連接黑吉兩省的一條水泥公路上,因擔心道路被壓壞,吉林敦化市雁鳴湖鎮小山村設置限高欄桿,對面黑龍江省寧安市鏡泊鄉4個行政村村民的近1000萬斤的玉米有路卻運不出去。這只是東北經濟開放發展過程中彼此封閉的一個小小縮影。

  在東北,雖然許多地方都在説“外聯內通”,但各種顯性和隱性壁壘依然重重難破。沈陽、撫順同城化改革已進行多年,但由于新城建設步調不一致,出現多條“斷頭路”,污水處理廠、熱源等公共設施也未能實現共同開發和利用。

  近年來,東北老工業基地的軟環境一直飽受詬病。有一次,東北某省召開的治理軟環境大會上,一位省領導坦言,有的地方只注重招商,不注重安商、穩商和富商,存在著“開門招商,關門打狗”現象。

  以開放促發展,如今已成為東北許多地方的共識。

  遼寧葫蘆島市打破行政轄區的思維定式,依托“關外第一市”的有利區位,面向京津冀“經濟圈”,主動承接北京産業轉移。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葫蘆島市市長都本偉介紹,葫蘆島市主動與北京中關村協商洽談,在綏中投資100億元合作建設科技成果産業化基地,成為首個中關村直接投資的全國區域合作項目。

  全國人大代表、吉林省延邊州州長李景浩介紹,近年來為了突破缺乏對外通道這個瓶頸,延邊州加大對外開放力度。一是“借港出海”,通過租借俄羅斯的扎魯比諾港和朝鮮的羅津港,將吉林省的貨物運達日本海沿岸國家或我國的東南沿海城市;二是開辟多條陸海聯運航線,加快發展圖們江三角洲區域跨境旅遊。目前,圍繞琿春市的邊境旅遊紅紅火火,每年都有十幾萬人次的俄羅斯遊客到延邊州旅遊購物。

  創新:培育內生“橄欖樹”

  幾年前,中科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研制成功被稱為“玉米塑料”的聚乳酸,本想在吉林這個玉米種植大省很容易找到合作夥伴,然而事與願違。無奈之下,這個成果最後被遠在浙江的一家企業買走。

  無獨有偶。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主持研究的“甲醇制取低碳烯烴技術”,獲得了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這項技術自2011年在省外實現商業化運營以來,又引起了國外20多家企業的關注,但在遼寧卻一直未能落地。

  一方面創新成果無人問津,另一方面創新投入嚴重不足。與東南沿海等地相比,東北的研發經費在地區生産總值佔比非常小。即使在大連這座軟件之城,研發經費佔比也只有1.61%,不足深圳的一半,北京的三分之一。

  科技成果“墻內開花墻外香”,創新人才“孔雀東南飛”……東北創新乏力的背後,還是體制機制在掣肘。遼寧省科技廳廳長劉曉東説:“中央科研院所科技成果在遼寧轉化率最低時只有23%,歸根到底是體制、機制問題。”

  “企業加快創新,必須破除原有的僵化思維。”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建龍鋼鐵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志祥説,按照新環保法的要求,企業投入成本肯定會很高,但投入也有隱性的産出。“如果創新廢棄物處理方式,把它很好地回收利用,也是新的資源。按照源頭設計理念,加大環保投入和降低成本、提高質量是一致的。”

  “經濟發展新常態倒逼我們必須走新路,這就是科技引領、創新驅動之路。”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省長李希説,實施産業結構調整,增強産業競爭力,是遼寧老工業基地振興發展的核心任務。他説,今後遼寧將引導企業依靠科技創新,加快改造提升傳統優勢産業,依靠“兩化”融合,推動産品向價值鏈高端跨越,形成核心競爭力;依托遼寧科技人才優勢和産業基礎實力,大力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機器人等戰略性新興産業,搶佔産業發展制高點,培育新的競爭優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産業經濟研究部副研究員許召元認為,透過“新東北現象”,可以看出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發展路徑。專家指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發展,要做好“加減乘除”,即做好靠投資拉動擴大總量的“加法”,更要做好淘汰落後産能的“減法”、創新驅動的“乘法”、簡政放權提高市場效率的“除法”。

       只有做好“加減乘除”,才能打造東北乃至中國經濟的升級版。

      “新東北現象”症狀已明,藥方已定,只要標本兼治,有理由相信東北經濟走出迷茫會有時。(參與採寫記者:段續 高銘 楊青)

[責任編輯: 張天宇]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27579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