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析:農民工、白領、公務員為啥都吐槽“收入低”?

2015年03月09日 11:50:12 來源:新華網

(兩會今日關注·收入分配改革)新聞分析:農民工、白領、公務員為啥都吐槽“收入低”?

    新華網北京3月9日電(記者趙葉蘋、宗巍、徐博)俗話説“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農民工陳清是貨車司機,固定工資起步5000元,常常感覺工作太辛苦、收入不穩定。外企白領張墨月收入10000元左右,每個月都覺得不夠花。公務員趙克月收入4000出頭,一直覺得掙得太少,目前考慮下海賺錢。

    農民工、白領、公務員群體,看似工作相異、收入差別也很多,但大家卻都在“訴苦哭窮”,這個現象引起了在京參加兩會的一些代表委員的關注。

    感受:生活壓力大、社保不健全

    全國人大代表、民革吉林省委專職副主委郭乃碩説,他在調研中也發現以上現象,盡管是收入不同的人群,但生活壓力比較大、對收入不滿意,幾乎都是一個感受——“難”。

    盡管“幸福”是主觀感受,但外在因素更為重要——郭乃碩認為,造成這一現象,除了房價高企、物價總體水平高帶來的壓力外,社保制度不夠健全和醫療、教育資源不均是重要原因。

    房價和收入比就不説了,即便“蒜你狠”“姜你軍”等物價壓力也會讓工薪族“壓力山大”。稍微有點余錢的家庭,也會給子女上個奧賽班,如果家人生病,開銷則更大。

    “養老、醫療保障水平還比較低。”全國人大代表、海南省儋州市政協主席鄧澤永説,這些年,各級政府在醫療、教育、保障性住房方面投入較大,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社會保障的水平還不夠高,特別是農民工群體流動在城市各個角落,生活十分艱難。

    全國人大代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技術經濟研究部部長呂薇也認為,由于社保繳費率較高,以致拿到手的工資較低,“迫使”很多農民工寧願選擇沒有合同和社保的工作。

    代表委員認為,“安居樂業”是群眾幸福感的基本來源,除此之外,政府應進一步推動社保、醫保的有效覆蓋,加大力度治理農民工欠薪問題。

    原因:收入分配結構要調整

    同樣的學歷,同樣的辛苦,不同的工作,不同的收入,怎能讓人心裏平衡?從國際經驗來看,“紡錘形”的收入分配結構是和諧社會的必要條件;如果類似的付出有類似的收獲,就不存在“拼爹”等現象了,一位政協委員毫不客氣的指出。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説,從世界工業化進程來看,我國勞動者報酬的成本偏低,如果不扭轉這種格局,民生就得不到保障和改善,消費也就不可能穩步提升,最終反過來一定會損壞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不能持續發展,資本當然也不可能得到合理的回報,政府財政同樣要面臨困局。”鄭功成説,“所以提高勞動者報酬,不僅是體現勞動力要素對財富增長的貢獻,也是我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經濟社會更加協調發展的重要的條件。”

    近年來,勞動報酬佔GDP的比值呈下降趨勢,這説明勞動力在收入分配中重要性在降低。也就是説,兢兢業業工作反而不如“炒房”“炒股”“炒錢”實惠,這也是很多企業“不務正業”的重要原因,換做個人更是如此。

    全國政協委員宋豐強説,要改變這一現狀,就要在初次分配環節發力,讓勞動力分享更多的發展紅利,讓企業讓利、政府減稅、勞動者報酬提高,從宏觀上調配國民財富分配的大格局。

    期待:公平分配、密實織網讓大家有踏實的“獲得感”

    其實,自稱“收入低”的群體的還有很多——城管、小販,老板、農民工,開發商、業主……幾乎沒有人對自己目前的薪資水平滿意的。

    “這個現象也不奇怪,因為大家都希望掙得越多越好。”全國人大代表謝子龍説,“但大家都‘哭窮’現象的背後,其實蘊含著大家心裏‘沒底’的收入焦慮和消費顧慮,還有更深層次的對收入分配不公的不滿。這些都值得有關方面重視。”

    郭乃碩説,要讓人們普遍有“獲得感”而不是“沒底感”,首先是要加快收入分配改革的力度,讓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掃除人們心中“不公”的不安,在全社會建立起合理的薪酬體係,“但更重要的,是盡快完善我們的社會保障網,讓大家對未來有足夠的踏實感。”

    不少代表委員建議,我國應在醫療、養老、就業、低保等諸多領域都要加快深化改革的步伐,密實編織好讓群眾有更實在“托底感”和“獲得感”的社會保障網。

    “社會保障領域的這些改革不僅能讓群眾有‘獲得感’,更能最大程度釋放消費能力,極大地拉動內需,反過來又將推動改革。”宋豐強説,“而這其實也就是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責任編輯: 王佳寧]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000111457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