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熱詞為何寫進報告——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負責人解答報告熱點

2015年03月05日 23:55:45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3月5日電題:網絡熱詞為何寫進報告——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負責人解答報告熱點

  記者趙超

  “有權不可任性”為何寫進政府工作報告?經濟增長目標是預期性的還是指令性的?“互聯網+”如何理解?

  針對政府工作報告涉及的一些熱點問題,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負責人、國務院研究室主任寧吉喆5日作了解答。

  CPI目標為何設定在3%左右?

  今年1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同比僅上漲0.8%,為何全年目標設定為3%左右?

  寧吉喆指出,作為今年經濟社會發展和宏觀調控的主要預期目標之一,這一目標的設定為價格改革留下了空間,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今年1月份CPI漲幅是比較低的,但從全年來看,還有結構性價格上漲因素,特別是農産品中蛋、奶等價格上漲。隨著全年經濟形勢的發展,價格受到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的影響很大。把CPI考慮得更合理一些,留有余地會比較主動,如果定低了,國際市場有變化時我們就會被動。

  “有權不可任性”如何解讀?

  報告中“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嚴肅的政府工作報告為何會借用網絡詞語?

  寧吉喆説,這句話是在簡政放權部分講的。我們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依法行政、依憲行政,對權力要有制約。本屆政府一開始就明確,中央政府要把行政審批事項在五年內減少三分之一,這個任務兩年已經完成了。報告借用了“有權不可任性”,我覺得用得很恰當,反映了依法治國,反映了對公權力要加以限制。

  7%左右是預期還是指令?

  報告提出,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預期目標是,國內生産總值增長7%左右。這一增長速度,是預期性的還是指令性的?是一定要達到還是可以不達到?

  寧吉喆認為,經濟增長目標是預期性的,不是過去指令性的。報告中説得很清楚,要保持合理的增長速度,要保證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同時要努力爭取更好的結果。雖然是預期性、指導性的,但還是希望有質量、有效益的速度高一點。如果資源、能耗比較大的速度,高了就不好,但有質量、有效益的速度當然是高一點好。

  “互聯網+”有何深意?

  報告提出,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對于“互聯網+”這個新概念,應當如何理解?

  寧吉喆説,現在是信息時代、互聯網時代,所以“互聯網+”給人無限聯想。互聯網是一個工具,可以加到很多方面,可以運用到很多領域,滲透到經濟、政治、社會、民生、軍事、文化各個方面,“+”就是這個意思。

[責任編輯: 丁峰]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106081114539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