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時政 國際 港澳 臺灣 財經 法治 社會 紀檢 體育 科技 軍事 文娛 圖片 視頻 論壇 博客 微博
新華網 > > 正文

上海一大廈91樓外墻遭升降平臺撞擊 官方調查

2015年04月04日 05:29:00 來源: 中央電視臺

  最後一個簡單的問題,今天有沒有相關的部門有允諾説,最快,比如説明天或者什麼時候會給一個大家比較清晰的答案?

  宣克炅:

  沒有,到目前為止沒有相關的部門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説法。

  白岩松:

  好,非常感謝宣克炅給我們帶來的,迫帶現場感的這樣一個報道,謝謝。其實透過剛才宣克炅的一個報道來説,你能聽出這樣的一些東西,最主要可能你要懷疑的是這種風,因為有可能是風導致的這樣的一種劇烈的搖擺。但是當時,之所以能出去是因為説有3米這樣的一個速度,其實相關的規定,你看大家現在的疑問就是?風太大?設備故障?人員技術有問題?等等。請注意,這個高空作業清潔隊是有規則的。兩人一組搭乘“擦窗機”,的確是兩個人,人員需要持高空作業證上崗,工作時禁止攜帶手表、手機。這個需要進一步證實,但是請注意最後這個,風力達到4級以上必須停止作業。那麼昨天是不是判斷沒到4級。

  接下來還有一個細節剛才宣克炅在介紹的時候也值得關注,那就是到昨天的時候,浦東的相幹的質監、安監部門還都説自己不管,這可能也淤埋著高空清潔在全國很多地方遇到的這樣一種情況,其實具體的這個主管部門都不夠明晰。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這件事,為什麼會發生呢?

  解説:

  目前,整個事件的具體原因仍然調查之中。

  姚輝:

  目前可能就有關這樣一個原因,我們還在配合有關部門在一個詳細調查當中。

  記者:

  那調查是哪個部門來主導的?

  姚輝:

  這個可能就是,有關這方面的信息可能就需要我們的上級部門來發布,我們這邊不是特別合適來做一個公布。

  記者:

  是區政府嗎?還是安監局之類的?

  姚輝:

  不好意思,這方面可能不大好透露。

  解説:

  而對于負責外墻清潔的公司,環球金融中心也沒有更多的透露什麼。

  姚輝:

  除了這兩名工人之外,沒有其他的人員受傷。(保潔公司)手續都很齊全。

  解説:

  據了解,環球金融中心的外立面,安裝了大約4萬塊玻璃,為不同樓層設計的擦窗機多達20臺,由高空作業清潔隊30多名隊員包幹,各區域的清潔頻率都不低,辦公區域每兩個月進行一次,酒店每月一次,觀光廳每月兩次。而這些高空作業清潔隊員是特殊公眾,要求沒有恐高症、高血壓,且需要持高空作業證上崗,工作時禁止攜帶手表、手機等物品,風力達到4級以上必須停止作業,以確保高空作業安全。

  對于昨天發生以外時的天氣,天氣預報顯示為多雲轉小雨,風力2級,風力並未超出高空作業工作范圍,但是工人們正在作業時,陣風忽然而致。

  上海某環保清潔公司工作人員 譚先生:

  我們都是做這個高危行業基本都一樣的,但是他們是針對環球金融中心這個是上海第一高樓,地處的位置是在黃埔江邊,上海昨天下午忽然天暗下來,風也比較大,這裏面天氣變化有點奇怪,跟上海的天氣溫度一樣的,昨天是高溫,今天一下子低了10多度下來。

  這位業內同行表示,高樓作業最怕突然起風,一旦刮大風必須以最快速度停工。但在400多米的高空擦窗沒有風幾乎是不可能的,防風措施顯得尤為重要。

  譚先生:

  因為吊籃是在不斷做的時候在不斷往下面滑動,上面越來越低,落的繩索就越來越高,所以説擺動就越來越大,很危險那個事,防護措施還是存在著沒有做完善。

  解説:

  據了解,環球金融中心使用的擦窗機,是目前國內最先進的高空作業設備之一,昨天的以外究竟是天氣原因?還是機械設備故障導致?目前都在等待有關部門的調查結果。

  白岩松:

  這個如果説從天氣預報上得知,風力沒有超過4級,那可能出去作業的話又是非常正常的,符合這種規定。但是在離地470米,四百六七十米這樣一個高度的時候,隨時這種應風,或者説隨時風力的變化往往出乎人們的預料,而這種情況下又該怎麼辦?

  另外,還有一個細節,其實也有記者在昨天的現場的地下,撿到了被打碎的玻璃的碎片,你又會感覺到一種幸運,想象一下,如果從四百六七十米的地方掉下來的玻璃的碎片,如果擊中了在下面的人的話,後果又會是什麼?因此,在這樣的一個看似不大的這種小問題裏,其實蘊藏著相當多,目前中國城市,“越長越高”的中國城市,所要面臨的一個大的挑戰。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位專家,中國商業聯合會清潔行業職業勞動技能鑒定中心副主任,畢建偉,畢主任你好。

  畢建偉:

  白岩松你好。

  白岩松:

  以您了解這個情況,現在所掌握的這種信息,你分析,它更有可能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無操作?還是突然的這種風力的變化?還是相關的設備出現了一定的故障等等。

  中國商業聯合會清潔行業職業勞動技能鑒定中心副主任 畢建偉:

  這個事情從現在我了解的情況看,恐怕還要等到有關部門來核實確定,但是從圖片上看,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個人感覺是這樣,作為我們清潔服務商這塊,恐怕是缺少超高層建築外墻清洗這種經驗,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白岩松:

  為什麼要這麼説呢?按理它應該也是一個專業的這種清潔公司啊?高空清潔公司。

  畢建偉:

  對,保潔公司,但是在一般高度上,它可能性發生的幾率可能會低一點,咱們都知道剛才我聽一些人在説這個事,説這個地面風力大概只有兩三級,那麼這種情況下它肯定忽略了高空氣流對擦窗機,或者機械設備的影響,從現在看,從那個圖片上,我看到圖片了,圖片上它這個沒有這個,擦窗機吊船這部分咱們施工方沒有採取,我們叫“錨定”,應該有一個錨定的。

  白岩松:

  您用的是船的比喻,要有一個錨把它固定在這個地方,其實這個高空清潔作業本身就有這樣的一個要求,要通過上下。

  畢建偉:

  應該是必須的。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責任編輯: 馮文雅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12127656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