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時政 國際 港澳 臺灣 財經 法治 社會 紀檢 體育 科技 軍事 文娛 圖片 視頻 論壇 博客 微博
新華網 > > 正文

上海一大廈91樓外墻遭升降平臺撞擊 官方調查

2015年04月04日 05:29:00 來源: 中央電視臺

  

     《新聞1+1》2015年4月3日

  ——高空清潔“懸”在空中?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您有恐高症嗎?如果您要有恐高症的話,接下來這段話您就不用聽了,畫面也不用看了。如果您沒有恐高症,做這樣的一個假想,在離地470米的樓的外面,你呢開始要扮演錘子的角色,不斷的去撞擊大樓的玻璃,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呢?這事兒還真發生了。

  聽見口音,有上海的口音,這是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在浦東這樣的一座大樓,它的總高度是101層,等于是490多米,這一塊是91到92層,大約將近470這樣的一個概念。突然間開始外面保潔的這樣一個大的鐵的這樣家夥,裏頭還有兩個保潔員,開始不斷的撞擊玻璃,裏面的人在幹嘛呢?裏面的人其實當時正在吃飯。這時候可能就有人拿如此清晰的這樣一種視頻把它拍了下來。來,接下來我們完整的去了解一下這件事,這是什麼情況?是出現了故障?操作失誤?風太大還是怎麼著?

  解説:

  這是昨天上午9點40分左右,發生在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的驚險一幕,正在91層餐廳吃早餐的顧客們,看到一個高空清洗用的吊籃,在470多米的高空來回擺動,然後重重的撞向玻璃幕墻。吊籃中的兩名工人伸手試圖抓住什麼,但毫無用處。

  現場目擊者 林先生:

  當時我在吃早飯,突然頭上就聽到很響的聲音,我就抬頭一看兩個人在擦窗,然後服務員就跟我説先生你能換個位置嗎?她説這裏突然起風了,怕出事故,我説好,就到(餐廳)中間的位置,我就看到風很大擦窗機不停地撞擊玻璃。

  解説:

  環球金融中心位于上海浦東地區,建成于2008年,樓高492米,地上101層,發生撞擊事故的餐廳位于大樓的91到93層,當時有大約20多名顧客在吃早餐。在那驚魂一刻,大家都很擔心吊籃內的工人會掉下去。

  林先生:

  撞擊了十幾次,最後是整個玻璃全部碎掉了,然後就開始疏散人員了。

  整個玻璃全部碎掉了以後,我們就被撤離到87樓(餐廳)去了,等我們下到一樓的時候,我問工作人員上面兩個人要緊嗎?他們説不知情,不知道。

  解説:

  事發後,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告訴媒體,吊籃內的兩名工人已被成功救下,身體只是受了輕傷,但精神上受了比較大的驚嚇,正在恢復中。另外,大樓外的防爆玻璃破碎後,有少量碎片從470多米的高空掉落到地面,也很僥幸的沒有導致人員傷亡。慶幸之余,人們卻忍不住追問,事故發生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記者:

  怎麼會發生一個晃動的原因能介紹嗎?

  上海環球金融中心公安部 姚輝:

  這個事情現在還在調查當中。

  高空清洗業內人士 劉小姐:

  吊籃純粹是室外操作,它沒有腳手架的保護的,一定要考慮到當天甚至是前後幾天的風向、溫度、下雨、結冰都要考慮的。今天(2號)風我覺得是蠻大的,我們以前吊籃操作的時候它有一個固定裝置,吊籃的操作原理就是上面在頂樓有一個固定裝置,在底下也有根垂直的線,要保持吊籃在不左右搖晃的前提下,再垂直、升降操作的,它不應該早有搖晃撞到玻璃。

  解説:

  目前,環球金融中心的管理方已經關閉了餐廳,維修被砸碎的兩塊玻璃幕墻。而上海相關部門也已介入事故調查。

  白岩松:

  慶幸的是人最後只是小傷,沒有受大傷,沒有出現更大的危險。接下來我們了解一下這個樓的狀況,其實這個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真是在浦東的旺地,它的對面就是東方明珠電視塔,這個樓的外觀很多人給它起了一個形象的外號説是“瓶起子”,您看這個樓的頂端這塊設計的特別像開瓶器那樣的一個概念。總的高度是492米,但是這塊大約,就是出問題的這塊,被撞擊這塊大約在91到93層之間,92層吧,那高度大約可能不到470米這樣一個概念,當時正在進行高空清潔。我們現在還能看到就是在這個區域,樓的這個區域,這塊有一個突出物,其實現在正在進行維修之中。

  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一個事情?接下來我們要連線一直在採訪報道這件事的,上海電視臺的記者,宣克炅。宣克炅你好。

  上海廣播電視臺記者 宣克炅:

  你好白岩松。

  白岩松:

  現在一直在調查,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有沒有最新的進展?

  宣克炅:

  好的,是這樣的白岩松。那麼在今天上午的時候,我還跟浦東的安監的部門取得聯係,那麼據我們現在初步了解情況,這個安監浦東的安監和其他的一些相關部門,正在對這個事情已經介入調查當中,那麼實際上昨天的時候,我們曾經也跟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的公安部的一些工作人員取得聯係,也希望了解到究竟是哪些部門在介入調查。那麼對方一開始承諾今天會給我們一個回應,但到今天他們沒有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説法。

  那麼,實際上之前我們在採訪報道過程當中,也跟清潔工取得聯係,那麼他們介紹,前一天的時候他們發現這個吊籃,好像這個裝置有些小的故障,那麼為了測試一下這個情況,所以昨天的時候他們也是進行了一個測試性的,像類似測試一樣的清潔工作,那麼他們講實際上他們是根據當天的,也就是昨天的天氣狀況,那麼當時以為這個天氣狀況風力是不大的,所以能夠承受吊籃,沒想到的是,從一個操作平臺往下降的過程當中突然發現這個風非常大。那麼實際上上海,昨天傍晚的時候下了一場雨,應該説冷熱的交替非常厲害,因為前天的時候是30.5度,那麼昨天是一下子降到了大概在16度左右。那麼就是説,我在想一個問題,也就是説,可能不可能是因為冷熱的關係,所以形成了一些,可能風力比較詭異。

  白岩松:

  所以到現在為止,其實還沒有清晰的一個調查的結果,或者説造成這件事情的原因出臺。

  宣克炅:

  是。

  白岩松:

  但我聽説在你昨天採訪的時候,上海浦東的相關安監、質監等局,説這事不歸他們管,現在説明改變了這種態度是嗎?

  宣克炅:

  是這樣的,之前我昨天的時候跟質監和安監取得過聯係,那麼質監表示因為他這個不是屬于特種設備,那麼跟質監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安監説是因為跟安全生産是沒有什麼太大關係,那麼現在因為我們每天報道之後,再加上市民目擊者上傳了這段視頻,形成了一定的輿論效果,可能浦東的相關部門也是已經介入到這樣一個問題當中去,也是快行一步,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麼,其實昨天的時候,我們採訪工人的時候講,他們下降到470多米的最高度的時候,沒想到橫切風非常厲害,那麼超出了他們預想的一些情況,所以我覺得可能是他們預案沒有做好。

  白岩松:

   1 2 3 下一頁  

[責任編輯: 馮文雅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12127656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