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圖片 > 正文
2021 01/ 22 15:11:06
來源:新華網

新冠疫苗養成記:一支疫苗的自述

字體:

  2020年3月23日,科興中維的工作人員利用細胞工廠進行Vero細胞培養(早期實驗室工藝)。

  我是一支新冠病毒滅活疫苗,誕生于疫情肆虐的危急時刻,承載著戰勝病毒的殷殷希望,目前正在被人類大規模接種。你接種過我嗎?你了解我的“前世今生”嗎?

  我的前世,是一個直徑約100納米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年年末,我開始出現在人類視線中。我不斷復制自己,制造了一支邪惡的病毒大軍,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數千萬人感染、數百萬人死亡。科學家把我從病人體內分離出來,並將我導致的疾病命名為COVID-19。

  科學家夜以繼日緊急攻關,在實驗室裏對我展開密集研究。他們將我放在Vero細胞裏培養,並從中選出一株適合制備疫苗的毒株——CZ株。從此,我與我的病毒家族決裂,走上了協助人類抗擊疫情之路。

  在疫苗生産車間,從 “孕育”到“出生”,我要經過六大步驟——培養、滅活、純化、配比、灌裝、包裝。

  制備新冠滅活疫苗,首先必須繁殖大量新冠病毒。科學家從非洲綠猴的腎臟上皮細胞中,分離培養出Vero細胞。它可以經過多次分裂而不衰老,是最適合我繁殖的“土壤”。我被放置在隔離器中,通過密閉管道注入滿是Vero細胞的生物反應器中。我悄悄地在這裏快速繁殖,幾天後,已經繁殖出無數個兄弟姐妹了。

  我們一起通過密閉管道,來到另一個生物反應器中。一種特殊的滅活劑被注入,讓我慢慢失去知覺,沉沉睡去……數小時過後,我從睡夢中驚醒,赫然發現自己已完全失去致病性,無法繁殖和生長,這時的我成了滅活液。

  隨後,我來到了純化區的小屋。穿過各種各樣的篩子和管道,我逐漸被濃縮,滅活劑和其他雜質陸續被去除。此時,我擁有了一個全新的身份——疫苗原液。

  在疫苗配比區,工作人員將我和佐劑、稀釋液混合在一起,我變成了疫苗半成品,進入冷庫等待檢驗。

  為了方便使用,人們給我設計了兩種包裝——一種是西林瓶。我住進去前,每個小瓶都要經過超聲波預清洗、高溫蒸汽冷凝水衝洗、壓縮空氣噴吹、350℃高溫烘幹等工序。在無菌灌裝線上,我被機器快速注入一個個小瓶,隨後被加上膠塞和瓶蓋密封。一種是預充式注射器。由機器手臂在無菌環境中操作,當我進入針筒後,機器就加塞密封,我便在這裏與世隔絕了。

  在包裝線上,燈檢是對我最大的考驗。攝像頭分別在不同角度和背景光下為我拍照,確保瓶中的我沒有混入雜質、密封塞位置準確、瓶身沒有劃痕,不完美的我會在這裏被開除出列。接下來,我被貼上印有品名和批號的標簽,連同一張説明書被裝進小小包裝盒。每個包裝盒上還印有一個專屬追溯碼,我是什麼時候生産的,被發往什麼地方,被誰接種了,通過這個號碼很快就能查到。

  裝入小盒的我被10個一組放入中包盒,中包又被機器打成大包,隨後進入2-8℃的冷庫。

  從細胞培養到疫苗成品,我經歷了漫長的48天。每進入下一個環節前,質檢員都會對我進行嚴格體檢。只有每項指標都合格,我才能被允許最終出現在你們面前。

  由于我需要在2-8℃的溫度下保存,工作人員會貼心地在箱中放入溫度檢測儀,全程記錄冷鏈物流中的實時溫度。

  冷藏貨車將我送到一個接種點,等待接種的人排起長隊,有的鎮定自若,有的眉頭緊鎖,但眼眸中都閃爍著堅毅和希望。取出、抽拉、推送,我緩緩進入一個溫暖的身體。

  再見啦!我將從這裏獲得新生,一點一滴,為這個世界注入希望和力量!

  新華社記者 張玉薇 攝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

【糾錯】 【責任編輯:徐宙超 】
010020050570000000000000011107661127013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