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圖片首頁 最新熱圖 高層動態 新聞聚焦 百態故事 大美印象 七日圖燴 專題策劃 
圖片頻道

古箏主播年收入超千萬 傳統藝術玩直播“圈粉”又圈錢

2017年04月05日 13:20:55 | 來源: 北京日報

  中央民族樂團中胡首席蔡陽當起了主播,個人直播間有近3萬粉絲。

  網絡主播“古箏靈兒”靠直播年收入超千萬元。

  每周五晚,蔡陽準時進入陌陌“哈你直播”的直播間,開始與粉絲互動。日前,她還請來在中央民族樂團演奏箜篌的同事吳琳,為自己近3萬粉絲的“民樂坊”直播間進行一個半小時的直播。

  許多樂迷對箜篌這個古老的樂器有些陌生,吳琳從容演奏的同時,還耐心加以介紹。實時彈幕從屏幕上閃過,“我的天啊!好聽到爆炸了。”有人送“蛋糕”,有人刷“火箭”等虛擬禮物,還有人立即錄制了一段直播視頻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2016年被稱為“網絡直播元年”,如今就連蔡陽這樣很少接觸網絡的傳統藝術從業者也開始關注直播,並當上了主播。以往傳統藝術常常苦于受眾圈太小,現在直播貌似“圈粉”厲害,打破曲高和寡的尷尬。

  新契機

  直播藝術表演聚集海量粉絲

  直播是什麼?以前蔡陽並不了解,但今年1月17日被朋友邀請一起在陌陌現場演奏並直播時,她被21.5萬的觀看人數驚著了。作為中央民族樂團的中胡首席,她平時在國家大劇院的大劇場演出時,觀眾最多的時候也不過2000人左右。

  “20萬人跟2000人,這個數字對比是很可怕的。”蔡陽説,“國家大劇院已經算非常大了,而直播平臺的觀看人數沒有封頂的概念,我每次都會被驚到。”當初接受邀請做直播的時候,她並沒想到會激起這麼大的水花。

  第一次直播成功後,蔡陽又邀請更多民樂同行一起玩直播,演奏箜篌、古箏、琵琶……她的直播間“民樂坊”有了越來越多專業的民樂演奏家,而隨著樂迷利用小視頻錄制功能自發進行二次傳播,表演片段在微博上也收獲了百萬播放量。

  在直播平臺上,中國傳統樂器演奏格外受歡迎。如在直播平臺“花椒”上,ID為“古箏bbox阿哲”的主播憑借出眾的古箏演奏技藝吸引了16萬粉絲,成為2016年度最佳男主播,收到的打賞金額達20多萬元。

  除民樂之外,相聲、京劇、書法等傳統文化藝術形式也登上了各大直播平臺。京劇老生演員、著名的“譚門第七代”譚正岩也在映客開了直播間,同時還帶動了許多同事一起玩直播。

  相聲團體嘻哈包袱鋪在直播方面已經做了很多嘗試,他們與直播平臺“六間房”達成合作關係,定期直播快板、八角鼓、童子功、老北京絕活等項目。嘻哈包袱鋪負責人表示,他們希望通過定期直播提升影響力和知名度,這對演員的業務也是一種鍛煉。

  相比之下,直播平臺上最受歡迎的依然是民樂,但其他傳統藝術形式也能收得一兩萬到十幾萬不等的觀看量。相對以往受眾限于小劇場的局面,這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了。

  新捷徑

  觀眾看直播能直接對話演員

  蔡陽平時在樂團有大量工作,工作日要上班排練,周末有演出。旺季時,每月的演出超過十場。但如此忙碌的生活也沒有打消她做直播的決心,從1月17日到現在的短短兩個多月,她做過十幾次直播,“主播”已經成為她的另外一個身份,直播也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

  為一場一個多小時的直播,蔡陽曾準備到淩晨四點。熬夜寫譜,見縫插針地積累曲庫,直播後還要看反饋,在粉絲群互動……據陌陌的負責人介紹,一場一到一個半小時的直播,用心的主播甚至會用八個小時來準備。

  雖然很辛苦,但蔡陽説,自己願意將業余時間投入到直播這個潮流中,“觀眾的反應很真實,喜歡不喜歡都會説,第一時間就有反饋,連我每次表演效果不一樣都能聽得出來。”她説觀眾還會點曲子,“更直接,很好玩,這就是直播的魅力。”

  一次有個山區觀眾對蔡陽説,他很喜歡二胡,可是從來沒有機會進入國家大劇院這樣“高大上”的藝術殿堂,在線觀看蔡陽直播時,他覺得自己已經置身大劇院了。

  跟蔡陽不一樣,譚正岩的直播顯得更為隨意。和父母在懷柔影視基地拍攝京劇電影的間隙,他找了一個角落打開手機就開始直播,他在這邊回答著粉絲的問題,那邊還聽得到他父親譚孝曾正在和別人聊天的聲音。“正岩,你過來!”剛聊了十幾分鐘,聽到父親的叫聲他就停止了直播。

  如果説蔡陽將每次直播都看作是一場演出,那麼譚正岩的每次直播就是一次粉絲會。作為京劇圈裏的偶像派,以往譚正岩要跟粉絲見一次面可是大陣仗,得找場地、辦活動,而現在隨時隨地能舉辦“見面會”。他經常會在排練廳、劇場後臺展示一些排練、備場、化裝或者精彩場次的表演片段。甚至健身時,他也可以看著不停跳出的互動信息,與觀眾順暢聊天。

  在陌陌平臺排名前五百的主播裏面,傳統才藝受歡迎度非常高。陌陌副總裁賈維認為,這説明受眾並不是不喜歡傳統藝術,只是以往缺少恰當的溝通方式,直播平臺則抓住了這個“痛點”,彌補了傳統渠道的不足,讓真正喜歡傳統藝術的人找到了更便捷的平臺。

  花椒等直播平臺也會利用開屏、彈窗、橫幅及音樂頻道等方式推薦傳統藝術直播。“每個人都會説話,也有很多人擅長唱歌,但是很少一部分人能掌握很高的傳統文化技藝。”花椒公關負責人表示,傳統藝術直播的優勢在于稀缺,受眾在線下很少能接觸這些表演,而直播平臺提供了契機,令觀眾集中看到這些內容,“從天橋到小劇場,都很難支撐産業的成長,而網絡平臺已經聚集強烈打賞欲望的路人,且全民性、娛樂性都很強,適合文藝曲藝的表演與傳播,對傳統藝術在當下的傳播可以説是一條捷徑。”

  新疑惑

  迎合粉絲偏離傳統藝術本身

  在直播平臺上,粉絲們打賞送虛擬禮物需要花費星幣,而星幣則能通過平臺轉換為實際的金錢。陌陌知名主播“古箏靈兒”基本每天都做直播,全年打賞收入扣除個稅與分成後,到她手裏的能超過一千萬元。

  對于傳統藝術從業者,這樣的打賞卻顯得有些敏感。譚正岩在做直播的時候就不像那些職業主播吆喝著求點讚求禮物,“那樣感覺會有點兒像‘丐幫’。”

  賈維認為,商業化不是壞事,文化領域有商業介入之後,反而會擁有真正強大的生命力,而原有的商業環境,可能沒有給傳統藝術太多的空間。賈維舉例,“其實更早的時候,沒有電視也沒有廣播,大家怎麼表演呢?在劇場,甚至是天橋,觀眾圍成一圈看表演,覺得不錯就打賞。我覺得這個形式沒有變化,你永遠是在跟觀眾交流和溝通的。”

  但商業化往往要追求利益最大化,主播們以收看量和打賞數定“勝負”,想要得到更多的禮物和點讚,往往都會有意迎合粉絲們的口味。

  傳統藝術直播中,有的主播用二胡拉了一首熱播劇的曲目,用戶反響就異常熱烈,反而要是演奏古典樂曲《春江花月夜》就不會有熱烈的反饋。書法直播也不能只靠一張宣紙一支筆,有的主播會為觀眾設計簽名,或者用毛筆為觀眾畫像。

  這種情況下,蔡陽也會為觀眾準備雅俗共賞的經典。她表示,觀眾口味參差不齊沒關係,“喜好一定是不同的,我的使命不僅是傳承,還要去推廣。”她認為,觀眾是需要培養的,因此在直播中她會做一些導賞,讓觀眾能夠更好地理解一些經典之作,體會到經典之美。

  北京京劇院青衣演員鄭瀟曾在譚正岩的帶動下上過直播,但如今她已經有半年沒有再做直播了。

  她認為,直播這種傳播形式與傳統藝術,尤其是京劇這種表演藝術還是有距離的。“直播的時候要求演員一直拿著手機,但是京劇講究演出前一定得安靜地在側幕坐著備場,做直播肯定會影響演出質量。”對于有些同事吃飯也做直播,她認為演員還是應該保存一些神秘感,才能讓觀眾更好地接受自己所飾演的角色。“傳統藝術直播更應該有組織有計劃,以幕後場景吸引觀眾,但又不能過分消弭神秘感,就像那些大明星直播的場景肯定都是有所訴求才會選擇,不能太隨便。”

  “平臺現在能為傳統藝術做的,主要是提供一個流暢的渠道,但解決不了內容問題,頂多適當幫助規劃,並分析試播效果如何。傳統藝術如何借助直播獲得更好的發展,還得靠從業者自己來探索。”花椒公關負責人認為,直播無法改變傳統藝術行業的生存窘境,帶來的只是一個契機。(記者 牛春梅 實習生 高博)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01002005057000000000000001110060129525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