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白岩松:不懶惰不妥協 十年後,那可愛的老頭是我
2018-07-27 11:34:22 來源: 燕趙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白岩松演講白岩松跨界新媒體 推出代表作影音增值版

  沒有微博,不用微信。乍一看,央視主持人白岩松似乎對新媒體頗為排斥。事實上並非如此:今年世界杯期間他在某網站講解足球;日前,50歲的白岩松自創圖書係列品牌“From Bai”,將其暢銷多年的《痛並快樂著》《幸福了嗎?》《白説》等圖書全新擴容,讀者可以掃書中的二維碼,收看、收聽白岩松特別錄制的心靈獨白視頻和音頻。7月24日晚,白岩松在北京舉辦了題為“光陰的故事——歲月既慢且長,白説你聽”的講座,與大眾分享了他打造“From Bai”的初衷與這些年的所思所得。

  説出書:主張“立體出版”不讓讀者吃虧

  白岩松1968年出生于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1989年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新聞係,主持《新聞周刊》《感動中國》《新聞1+1》等節目,以其“輕松、快樂、富有趣味”的主持風格為人所知,被網友譽為“央視段子手一哥”。“長江新世紀”出版的白岩松係列作品《痛並快樂著》《幸福了嗎?》《白説》問世以來,已累積銷售逾500萬冊。

  此次《痛並快樂著》《幸福了嗎?》《白説》推出2018影音增值版,也是白岩松自創圖書係列品牌“From Bai”的試水。紙張在漲價,書不得不漲價,白岩松説,“咱不能讓讀者吃虧”。他乘勢提出了出版3.0的概念:“我是紙質出版的愛好者,但未來圖書出版肯定是立體的。比如經典名著的出版,能不能請來名家解讀名著,以音頻和二維碼的方式給讀者‘導遊’。讀者對圖書出版的期待會迅速升級,我們要尊重規律、時代和期待,當讀者覺得圖書應該做到立體出版的時候,可能就會不滿意了。”比如2010年首次出版的《幸福了嗎?》中,白岩松談到了非典、北京申奧成功、汶川地震等大事件。2018影音增值版《幸福了嗎?》中,他用全新的視角回望歷史,書中每一章節獨立附加的視頻/音頻,呈現了作者在這8年中經歷成長、沉淀後更成熟的思考。“我覺得這既是跟時光的互動,更重要的是跟讀者的互動。讓大家看到這不是一本舊書,也有可能成為新書。”

  説媒體:以志願者的心態做新聞

  《痛並快樂著》出版已經18年,今年50歲的白岩松回首過去也很感慨,很多書中提到的同伴,現在已經不在了。始終站在新聞一線的白岩松坦言:“我一直以志願者的心態在做新聞工作,我是學新聞的,我是適合幹新聞的,自己有很多夥伴也在做新聞,那不挺好的?”

  對于當下如火如荼的自媒體風潮,白岩松直言要説點得罪人的話,“自媒體的這個‘自’跟人性結合在一起,就決定了它永遠不可能成為我們期待的媒體。你有沒有發現:很多自媒體頭幾天是想當自媒體,後來就變成電商了?因為他們都在考慮自己的利益、點擊量。”無論媒介如何變化,白岩松堅信“內容為王”:“每年都有很多熱門詞,但你今天還記得幾個?內容為王是最應該被尊重的一種規律,短也是為了更好地長。”

  很多人納悶,白岩松為何對微博、微信説“不”。“我非常敏感和好奇于新興技術的革命,而且我一直是支持者。但同時,不想開微博、不想開微信是我自己的生活方式。現在最糟糕的生活方式就是,你在無數個朋友圈兒裏,卻一個朋友沒有。”他認為這個時代不缺變化,偶爾有點不變挺好的,“人不能什麼都跟,跟不過來的。”

  説自己:50歲依然好奇

  在7月24日晚的演講中,白岩松也跟大眾分享了個人近年來的變化。

  30歲時白岩松已是高級記者,家喻戶曉,但他那時就開始給自己的人生做減法,先是2001年停了一年,又辭去了三個欄目的制片人,還拒絕了升職機會,“到現在,我在中央電視臺連股級幹部都不是,沒有一張辦公桌、絕對本科的普通員工。”

  “如果30歲是‘減法’,40歲是‘困惑’,我覺得50歲我送給自己的詞是‘好奇’。我其實可以不再對很多事情好奇了,但是我督促自己好奇,所以做很多事我都帶著好奇的心。包括《痛並快樂著》等重新擴容,也是因為好奇。”今年50歲的白岩松每周跑五天步,踢球依然可以踢滿場。在他看來越自律越自由,“我因為自律所以我可以自由的奔跑。”

  對于十年後到來的60歲,白岩松笑説:“在新書序言裏我説,‘十年後,那可愛的老頭是我’。我要努力地去做一個可愛的老頭……不懶惰,不輕易妥協。我希望未來,中國的老頭老太太都這樣,體型保持得好一點,多穿點好看的,別很多東西不舍得扔,別在孩子眼中是討厭的父母,像你曾經討厭過的一樣。”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草原美景如畫
草原美景如畫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3517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