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法國政府作為看廣電媒介的管理與民族文化的保護傳播
2018-07-20 10:52:15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學者界面·基金項目課題

  編者按 在不久前印發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新聞出版管理和電影管理職責劃入中央宣傳部,從而加強黨對新聞輿論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更好發揮電影在宣傳思想和文化娛樂方面的特殊重要作用。那麼,國外對電影等大眾媒介的管理有何經驗?如何看待政府在文化保護和傳播中的重要作用?法國的做法可資借鑒。

  從法國政府作為看廣電媒介的管理與民族文化的保護傳播

  內容提要 二戰後,法國對廣播電視行業實行國家壟斷和控制。這一局面雖然從20世紀70年代中期有所松動,80年代法國政府又陸續允許開辦私人電臺、開放商業電視,但總體上看,至今法國的廣電體制仍處在政府管制的局面下。本文嘗試分析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及影響。

  關鍵詞 廣電 電影 文化 保護 法國

  □ 文/劉 京

  一、通過管制來保護民族文化是維護國家統一和政權穩定重要手段

  法國在廣電領域的國家管制格局,有著歷史和現實原因,而保護法蘭西民族文化的需求則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法國是古典主義的發源地、啟蒙運動的中心,數百年來一直引領著世界文學、哲學、藝術和思想界的潮流。但是20世紀以來,隨著美國在全球影響的擴大,歐洲出現了第一次“美國化”浪潮。在20世紀20年代和30年代,英國、法國、意大利、德國放映的電影中,60%-95%是美國拍攝的,美國的爵士樂和文學作品在歐洲也相當普遍。“可口可樂殖民化”“麥當勞化”和“迪士尼化”等提法在歐洲精英中不斷涌現,反映了包括法國在內的歐洲人對抵制美國消費文化、維護本國傳統生活方式和文化認同的憂慮。1982年,當時的法國文化部長雅克·朗在聯合國大會提出,要反對美國文化帝國主義。法國總統密特朗甚至稱,法國文化認同正處于生死攸關的狀態。而廣播、電視、電影這些視聽媒體,越來越成為美國侵蝕法國文化的重要通道。

  自近代民族國家誕生以來,法國一直把推進文化發展作為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政權穩定的重要手段。為了增進法國文化認同、反對美國文化霸權,法國率先對外提出了“文化例外”論。所謂“文化例外”,也就是強調“精神産品”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強調放棄對自己精神産品的追求,很快會墜入受到奴役的困境;而當今世界所面臨的“單一文化”威脅,是一種新形式的“殖民主義”。因此,“精神産品”不應被納入一般性服務貿易,而應得到特殊保護。正如20世紀90年代後期擔任法國總理的若斯潘在一項政策聲明中指出的:“文化是民主的靈魂。作為創造力果實的思想産品不能等同于其他種類的商品。作為普遍價值觀的攜帶者,這些思想産品也表達了我們國家以及歐洲的個性。因此,本政府將在維護文化例外上尤其要保持警覺。”上世紀90年代法國首次在關貿總協定提出的這一原則,已經得到多國響應和支持,“文化例外”寫入了歐洲憲章。美國也最終妥協,把文化産品排除在簽署的最後協定之外。法國等國又牽頭發起《文化多樣性宣言》。200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高票通過了《保護和促進文化表現形式多樣性公約》,這可以説是法國“文化例外”論在制度上的落實。

  同時,法國在廣電領域裏進行了一係列調整。二戰後到1974年,法國在廣電領域完全是國家壟斷,政府頒布法令,取消私營電臺營業許可證,成立隸屬于新聞部的法國廣播電視公司,統一管轄法國境內的電臺和電視臺。1975年,法國廣播電視公司解散,其職能為法國廣播發射公司、法國制片公司、全國視聽研究所、法國電視一臺、電視二臺、電視三臺、法國電臺等七個公司取代。但這並未改變政府壟斷的局面,因為這七個公司均為國營,其領導任命由內閣主導,而且這七個機構之上還有高級視聽委員會,後者由總理主持,作為七個公司的“咨詢機構”。

  1982年,法國通過了新的廣播法《視聽通信法》,正式允許私營電視臺在法國開設。法國電視一臺,後來也被私有化。法國此後逐漸形成兩家公共電視臺、4家大的私營電視臺、其他上千家私營電視臺、上百個衛星直播頻道、眾多有線電視等並存的局面。新的最高視聽委員會可任免公共電視臺臺長、頒發私營電臺的營業執照,但不幹涉各電臺的具體業務。但是,最高視聽委員會仍被視作一個國家部門,它通過各種手段,如發放許可證、對頻譜進行分配和監督、任命公共廣電機構高官、對違反者進行懲罰等,加強對廣電媒介的監督和管制,並讓這些媒介在保護法蘭西民族文化中發揮積極作用,讓它們成為“國家的工具”。

  二、政府機構通過多種手段保護傳播民族文化

  立法是法國政府的重要手段之一。為了保護傳統文化,法國政府通過了《保護及修復歷史遺跡法》(1962年和1967年)、《古跡保護法》(1967年)、《建築法》(1977年)、《圖書單一價格法》(1981年)、《著作法》(1986年)等一係列法律。在廣電領域更是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不斷有新法規出臺。法語是法蘭西文化的依托和載體,為了保護法語,1994年法國議會就通過了文化部長杜蓬提出的“關于法語使用的法案”,這一被稱為“杜蓬法”的法案規定,禁止在公告、廣告中,以及在電臺、電視臺播送節目中(外語節目除外)使用外語,要求在法國境內出版的出版物必須有法語的概述,在法國境內舉行的各種研討會,法國人必須使用本國語言作大會發言,等等;對違反杜蓬法的將處以5000-25000法郎的罰款,而且違反多少次罰多少次。1993底,法國議會通過法令,規定法國從1994年1月1日起,到1996年1月1日,全國1300多家電臺每天早晨6:30到晚上10:30之間的音樂節目必須播放40%的法國歌曲,各電視臺每年播放的法語電影也不得少于40%,其中必須有50%是新作品或新秀演唱的作品,違者將被罰款,而罰金則用于資助民族文化。巴黎法院就曾以播放節目中沒有足夠的本國産品而對本國收視率最高的法國電視一臺做出罰款 4500 萬法郎的判決。

  由此,在法國的公共電視臺,幾乎所有的外國影片都被翻譯成法語之後才播出;私人電視臺和院線播放的電影中,一般配有法文字幕,但普通法國人還是愛看法語原版。通常,法國電影活動的官方語言是法語。很多法國電影人請外籍演員拍戲,即使是美國人或英國人,導演也要求演員説法語。

  保護文化的第二個重要手段是加強政府投入。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法國的文化預算已在國家預算總額的1%左右。如密特朗所説,法國所有的部長都是文化部長。因此,在政府各部門預算中都有文化支出。當前的法國政府支出中,文化預算呈逐漸增加趨勢。2016年,在全國公共支出削減的情況下,文化與新聞部的預算仍較上年增加了2.7%,達到73億歐元。文化新聞部的預算為:29億歐元用于研究,39億歐元用于公眾視聽,5億歐元用于媒體、廣播、書籍和文化産業。政府克服經濟發展困難支持文化事務,顯示了法國政府對文化事業的重視。

  法國的國家電臺、電視臺,其預算主要來自于政府撥款。在電影方面,法國通過隸屬于文化部的國家電影中心對電影業進行政策指導、法律監督、行政管理和財政資助,資助資金來源于門票收入、電視播放稅、錄像帶稅、特別稅以及其他收入。法國各家電視臺無論公立還是私營,必須貢獻營業收入的10%-20% 用于制作領域,創作“原版法語”節目,其中主要是法語故事片、“有創意”的紀錄片和動畫片等;制作法國電影和歐洲電影可獲得營業稅的減免。在2015年,國家電影中心資助金額就達到6億多歐元,重點支持創新電影,以提升法國電影的競爭力,同時設置專門資金支持電影遺産保護以及電影教育。同時,還運用政府貸款、文化産業信貸等方式,給廣電行業投入更多資金。很多電影拍攝者,可以得到無息貸款。

  法國對這些行業注入重金的一個條件是讓其保護法國文化。法國的許多電視臺,其節目必須得到最高視聽委員會批準,播放一定比例的法語片;達不到要求的則要處罰,輕則罰款,重則停業整頓。依據這種強有力的行政手段,法國政府可以關閉任何一家電視臺。20世紀80年代,就曾有一家電視臺因受到英國、俄國財團的支持,經常播放大片、流行音樂等,忽視對法國文化的傳播,從而遭到關閉。法國電視和有線電視頻道每周必須播出一定數量的電影(每年不低于 200 部),以幫助法國電影宣傳;同時,法國電視和有線電視頻道必須播出規定數量的獨立制作的電視劇。

  法國政府的第三個手段是對外國廣播、電影産品進行限制。限制的手段包括配額、限制播放時間等。1989年10月,歐共體通過了《無國界電視指令》,對歐洲作為一個統一的電視市場的運作作出了比較具體的規定。按照指令第四款規定,成員國必須確保50%的時間播放歐洲本地制作的節目,這些節目主要指包含故事情節的節目,新聞、時事和體育節目不受此規定之限。按照指令的第五款規定,電視播放機構被要求給獨立制片人制作的歐洲節目留下至少10%的播放時間或者給他們10%以上的節目預算經費。而美國肥皂劇《豪門恩怨》在歐洲的風靡,正是這一指令通過的重要背景。

  法國在落實這一指令方面走得更遠。它把這一比例提高到60%,同時法國本土制作的節目,要佔到40%以上。全天及黃金時間的播出,必須40%按照“法語為主的制作語言”的規定,用于播出法語節目。通過特殊的安排,這一比例甚至可能更高。如法國私營的電視六臺,通過與最高視聽委員會簽署的細則,1998年其歐洲節目達到了70.1%;其營業額的20.7%總計3.91億法郎用于投資歐洲影視的制作。

  在廣電投資領域,法國對外國進行了較大限制。歐盟成員國在法國私營頻道的股份不得超過 25%,其他國家不得超過20%,也不能直接或間接擁有被批準用法語播出的地面電視或廣播節目;在有線電視頻道中,非歐盟成員不得擁有絕大部分股權。最高視聽委員會對合作制作的規定是,要獲得“原版的法語視聽作品”的授權,必須由一家法國為主的制作機構資助至少15%,必須用法語拍攝,至少有80%的財政資助來自于法國的合作夥伴,至少50%以上費用在法國花費。缺少這些條件,則不能被視作是“原版的法語視聽作品”,在播出上受到很大限制。在這種限制下,只有福克斯兒童頻道、迪士尼等開辦了法語節目,從而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法國文化。

  三、在保護的基礎上重視廣電媒介産品的文化定位和文化輸出

  廣播、電視、電影等傳媒在保護法國文化上發揮了重要作用,保證了法國文化、法語文化的歷史延續性。同時,法國也重視文化輸出。在這方面,受到政府管制和大力支持的廣電媒體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法國重視電視的國際傳播,主要途徑包括開辦國際頻道、輸出電視節目、參與境外電視運營等。法國外交部推動下的“世界電視5臺”,在歐洲、南美和亞洲市場上有廣泛的用戶。它最初的發展策略是“以法語求團結”,重視把法語作為聯係不同國家的紐帶,抵禦英語的威脅。因此,節目中安排了法語教學節目“第一課堂”,同時開辦法語學習網站,以及在每年三月舉辦法語周等。

  近年來,法國改變了只強調法語傳播的策略。2004年,“法蘭西24臺”建立,以法語和英語兩種語言對外廣播。“法蘭西24臺”的大股東隸屬于法國政府,到2012年初在全球有2.45億用戶,覆蓋全球法語區和五大洲,160多個國家。開播于1975年的法語國際廣播電臺,現已有3000多萬聽眾,每天用17種語言對外播放。“世界電視5臺”也採取了“語言本土化”策略,添加目標國語言字幕,現已有英語、德語、俄羅斯語、葡萄牙語、羅馬尼亞語等八個語種,以便擴大受眾。即便如此,節目內容仍體現出明顯的法國特色。如“法蘭西24臺”的《法國模式》辯論節目,利用各種議題討論諸如“法國模式”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外國人是否真正了解“法國模式”以及“法國模式”與“盎格魯-撒克遜模式”有何不同等問題。辯論的具體問題則包括宏觀的、對法國社會影響深遠的事務,如文化與民族的多元性、教育體制、言論自由、思想觀念、經濟體制等。通過這個節目,可以達到一般宣傳所無法企及的直觀效果。

  雖然受美國影響,法國把很多好萊塢電影類型“本土化”,但法國電影傳統中的精英、小眾路線仍佔有重要位置。《瑪戈皇後》《屋頂上的騎兵》《美國之夜》等精英電影,包含著法國人對生活、思想、人性的深刻揭露。無論是把好萊塢電影本土化,還是傳統的精英化,法國電影整體上都有一個文化定位,即把法國文化中對民族意識、倫理觀念、復雜人性等的思考體現其中。法國也舉辦各種電影節,僅2004年就有各種電影節140多個,戛納電影節等成為人們關注的電影盛典。在紀錄片、動畫片方面,雖然美國電影仍獨霸票房,但法國在國際上是參與電影制作頻率最高的國家。(作者是首都師范大學歷史學院博士研究生;本文為山東省規劃辦社科項目:美國對歐洲一體化與對多邊自由貿易體係政策的比較研究〈14CZZJ09〉成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154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