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新京報》實踐看現象級數據新聞報道如何生産
2018-07-20 10:52:14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內容提要 近期,SND公布了最佳數字新聞設計作品。《新京報》入圍“2017GEN數據新聞獎”。本文作者分析了《新京報》近年在數據新聞領域內的實踐,認為數據新聞的要旨是“講述新聞故事”,回應受眾關切的“時代議題”,並探究紙媒在數據新聞報道領域的突破點、發展方向。

  關鍵詞 數據新聞生産現狀 工作流程 報道突破 創新社會功能

  □ 文/張學冬

  張學冬

  新京報社委、新京報傳媒執行總裁

  數據新聞已成為全球范圍內備受矚目的新聞樣態。國內媒體如人民網、新華網、《新京報》等媒體均在數據新聞報道中有所突破。本文基于《新京報》在數據新聞領域內的實踐,以數據新聞報道生産流程模型為視點,探究傳統媒體在數據新聞報道領域的突破點。

  一、數據新聞報道的生産流程模型

  數據新聞創新發展了“採寫編”流程,將數據分析挖掘作為“基石”。這裏的“數據”,包括數字、文本、圖像、音頻、視頻等數據新聞生産過程中所需要的數據。

  米爾科·洛倫茲將數據新聞的生産流程定義為四個步驟:數據、過濾、可視化、故事,即抓取、清理、構建並深入挖掘數據,根據特定目標(新聞選題)過濾數據,對數據進行可視化設計,制作完整的新聞故事[1]。

  即便數據是數據新聞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數據新聞的要旨依然是“講述新聞故事”,而非“展現海量數據”。這是數據新聞報道生産流程中的導向,也是貫穿于流程各部分的核心要義;技術創新固然是新聞報道的推動力量,但是思想創新才是新聞故事的創作源泉。

  二、在受眾需求和數據新聞間找到恰當切入點

  (一)以受眾關切的“時代議題”為導向。《新京報》常設“圖個明白”“有理數”兩個數據新聞欄目。兩個欄目對比而言,“圖個明白”偏重以即時性社會類新聞熱點為導向,以靜態信息長圖為主要形式,通過總結、梳理、盤點等方式整合並展示新聞信息,對某一新聞事件或新聞人物進行全景式解讀。而新開設的“有理數”則以數據深度分析為導向,以現象級話題為切入點,通過多方數據的統計、對比,描繪現場的分布並探索現象背後的深層次原因。這兩個數據新聞欄目是《新京報》在數據新聞領域以紙質媒介為基礎向融媒體發展的有效實踐。

  在工作流程上,《新京報》遵循“上報選題—數據收集—收集清洗—可視化設計”的基本流程。在選題角度上,與其他一些在數據新聞方面實踐較多的財經媒體不同,《新京報》的受眾對“時代議題”有較強關切,這就要求數據新聞作品不僅是展示數據,更要有極強的社會價值和社會話題性,這也與數據新聞自身的“深度挖掘”屬性不謀而合。如近期的一篇數據新聞作品《〈頭號玩家〉:看的不只是電影,其實也是手遊縮影》以電影《頭號玩家》帶來的現象級話題作為切入點,探索在線類遊戲在我國的發展現狀。這其中通過對遊戲用戶年齡分布的特徵進行可視化處理,展現“小學生”這一龐大的遊戲用戶群體,再次引發受眾思考未成年人與遊戲之間的關係問題。而《大數據告訴你,中國人有多想生男孩》《你的睡眠還比不上一只猴子》也在大眾熱點話題中贏得較多關注。除了數據新聞專設欄目之外,《新京報》各行業版的新聞也在進行數據新聞探索,如文娛新聞自設“圖數館”專欄,聚焦影視、音樂領域的新聞點,在選題上更強調切入點的細小與獨特,數據呈現上也更形象、有 趣。

  在數據方面,《新京報》目前還較少通過算法進行主動的數據抓取和數據挖掘,數據較多來源于政府、專業垂直機構或第三方機構的現有數據。政府信息公開化向社會公眾提供了大量的開放性數據,然而這些晦澀難懂的專業數據,需要大眾媒體將其轉化為各層級受眾能夠理解的具體內容。目前,我國的傳統媒體主動進行數據抓取、數據挖掘尚有一定難度,而充分利用好現有數據並進行深度解讀可以説是傳統媒體在現階段可進行拓展的有效實踐。

  (二)如何取舍數據新聞的時效性和交互性?在可視化設計方面,基礎的圖表樣式設計由美編負責,復雜的交互設計則由前端技術人員編程處理。圖表樣式主要以統計圖表為基礎、以選題內容為原色進行美化,復雜交互在現有的數據新聞作品中佔比較小,這與新聞的時效性要求相關。復雜交互在生産流程中需要較長的制作周期,但熱點事件的新聞時效性有限。這二者相比,新聞時效性優于數據可視化的交互性,“美化”轉向“簡化”,《新京報》目前的數據新聞創作團隊屬于“輕型”生 産。

  此外,《新京報》雖然開設了數據新聞欄目,同時根據熱點新聞制作了數據新聞,但從操作流程看,仍沒有專門的數據新聞制作團隊。從數據新聞的制作流程來看,數據新聞是以報道、編程和設計三個方面為基礎,涉及傳統報道寫作、數據統計及分析、美術設計、互動設計等多方面綜合能力。因此,如果想將數據新聞做出規模,必須要打破傳統新聞生産中的部門限制,對採編流程進行再造,組建專門的項目制團隊,只有這樣才能更有利于數據新聞的生産。

  三、傳統媒體如何在數據新聞方面突破

  (一)數據新聞的故事意識。數據新聞中數據的“客觀性”與“真實性”為新聞內容制作創造了一種新的思考路徑:新聞報道團隊應充分深挖、整合、解析新聞中的數據內容,並在此基礎上有理有據、由淺入深地講述新聞故事。

  作為2017年全球數據新聞獎年度調查獎獲得者,加拿大《環球郵報》數據新聞作品《無據可依——警察會相信你嗎?》以20個月調查所得的海量數據,揭示了加拿大警方對性侵犯受害者的信任情況。該作品以人口數量、警方服務、警員性別等作為自變量,對數據在“無據可依”性侵案件這一語境下進行處理與整合,分析各自變量與“無據可依”案件之間的相關關係,並探索形成“無據可依”性侵案件的深層原因。在傳播層面,該作品對案件的比例進行可視化,以全國范圍、東西海岸、不同省域三個層次展示“無據可依”性侵案件的分布情況。受眾可以通過搜索任意地區的名字查詢該地區成功立案或“無據可依”的性侵案件的統計情況。這滿足了受眾對這一信息的個性化需求,也體現了新聞創作團隊在設計新聞作品時的人性化與實用化。綜合以上種種環節所形成的調查性新聞故事,使新聞事件並不是孤立于新聞受眾存在的——每一位受眾都可以發現自己與新聞事件的聯係——再次喚起了受眾對于公共事務的參與積極性,真正實現了大眾傳播在監測環境、協調關係、設置議程等方面的社會功能。

  《新京報》在挖掘新聞故事方面也有所探索。數據新聞作品《2016年外交部發言人被問最多的是哪些事》整合了2016年我國外交部官網公布的216場發布會,對共計1755個問答進行篩選分類,並以此為視角,向受眾解釋了一年中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所提及的所有內容要點。其中,特別解答了兩個問題:第一,過去一年關于中國外交哪些問題是國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第二,外交部在答記者問時,有哪些“辭令”使用的“套路”? 如果説“外交焦點”是對紛繁復雜的數據進行基礎統計的結果,那麼詮釋“辭令”背後的外交內涵就是講述讓全世界都能讀懂的中國故事。數據報道團隊人工梳理關鍵詞,提煉有效信息,使用代碼嵌入,浩大的工作量最後凝聚成一張交互式網頁,鼠標輕點之間讀懂大國外交背後的“玄機”。 目前,這種新聞實踐在國內外新聞媒體獨樹一幟,雖然與國際上更為成熟的數據新聞作品相比還稍顯稚嫩,但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探索性意義,該作品也入圍了 “2017GEN數據新聞獎”。

  (二)數據新聞作品産品化。目前,《新京報》數據新聞在融媒體領域還處于初步探索階段,這與數據新聞團隊工種多、戰線長、投入大、培養成本高的客觀條件有關。數據的深度解析往往需要大量的時間成本,這要求數據新聞團隊盡可能簡化內容生産流程,統籌策劃內容的最優媒介形態,通過多種媒體的使用以及對數據的深度挖掘擴充新聞內容自身的厚度。

  此外,數據新聞的生産與傳播緊密相連。這要求數據新聞制作團隊不能“閉門造車”,應該在原有新聞生産流程的基礎上注重傳播效果,尤其需要具有産品運營推廣的思維方式。換言之,數據新聞作品的發布並不是終點,而是傳播過程中的另一個起點。創作團隊需要專人對數據新聞作品的閱讀量、轉發量等指標進行統計分析,進而給出數據新聞階段性發展的策略。

  目前,數據新聞距離商業化還有一定距離,但是具有較強傳播力、多端力與滲透力的數據新聞作品對于傳統媒體的品牌塑造卻具有極大的作用。數據新聞報道給出了新聞從業者一種更為理性、多元、深入的思維方式:讓新聞報道從二維平面縱深為三維空間,這也是我國傳統媒體數據新聞報道未來的發展方向。一方是數據,一方是新聞,二者有機統一:數據方面,應充分利用技術實現數據的深度挖掘、可視化與人機交互;新聞方面,應以更加深刻的視角與洞見展開報道,積極實現大眾媒體的社會功能。(作者是新京報社委、新京報傳媒執行總裁)

  【注釋】

  [1]LorenzMirko.Data driven journalism: What is there to learn? Edited conference documentation, based on presentations of participants. 2010. Amsterdam, Netherlands.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154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