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短視頻版權問題中的“迷思”
2018-07-13 10:44:15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隨著移動智能終端的普及與軟件技術的快速發展,近幾年,我國短視頻行業的發展可謂呈現井噴之勢。但作為新興行業,短視頻在擁有巨大發展潛力的同時也面臨著被侵權的風險。7月7日,上海市版權局和華東政法大學聯合舉辦短視頻版權與競爭問題研討會,來自産業界、司法界和理論界的相關人士進行了深入探討。

  短視頻 版權問題凸顯

  騰訊研究院秘書長張欽坤介紹,2017年我國網絡版權産業市場規模達6364.5億元,且新業態形式不斷涌現。其中,短視頻成為行業黑馬,異軍突起,在很短的時間內用戶規模突破4.1億,但隨之而來的問題也開始顯現。

  “內容從哪裏來?現在很多內容來自社會化媒體的貢獻,包括各種各樣的‘號’,比如企業號、頭條號等社會化媒體,每天會貢獻大量內容。這裏有一個問題是,在社會化媒體中,搭便車的情況特別多。”張欽坤説,這些內容供給者的版權保護問題值得關注。

  愛奇藝訴訟維權總監胡薈集對此也深感無力。他表示,在平臺輸入一個關鍵詞,隨便一搜就會出現大量未經授權的與這個內容相關的碎片化短視頻。“比如,現在熱播的《扶搖》,只要搜‘扶搖’,就有一堆相關的短視頻,讓人根本不用再去相關平臺看付費的內容,這會讓正經購買版權的人根本無法獲得相應的合法收入。”

  與會者還指出,短視頻維權成本太高。遇到侵權情況後,可以使用的手段非常少,雖然可以向平臺投訴,但基本只能在平臺內部處理;同時,整個舉報流程非常長,成本很高,這些都是短視頻內容提供者或機構遇到的普遍問題。“短視頻如果走傳統的維權道路會非常不劃算,很可能一個案子判決賠償1萬元,主張維權的費用卻需要10萬元。”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琛説。

  短視頻版權問題中的“迷思”

  與會專家也談到了短視頻版權存在的一些有爭議的問題。比如,從《著作權法》的角度該怎樣理解短視頻的概念?侵權程度和視頻長短有沒有直接關係?如何區分短視頻是不是合理使用?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叢立先認為,針對短視頻的版權保護,首先要辨別清楚要保護的短視頻是否能構成作品,因為《著作權法》保護的一定是作品,短視頻只有構成作品,即具有獨創性和可復制性,才能成為版權保護的對象。

  針對目前有很多短視頻是借鑒了別人的創意後再進行創作的現象,叢立先表示:“如果僅是借鑒別人的思想再創作,這是屬于合理使用的借鑒再創作,著作權應該歸作者所有。但是如果是拿別人的短視頻演繹成新的作品,則必須獲得原作者授權,只有徵得原作者許可才能進行演繹,這與傳統《著作權法》規定相同。另外,如果想把別人的短視頻匯編成一個新的短視頻,同樣要徵得原作者許可才能進行匯編。”

  李琛認為,人們的偏好已經發生變化,現在是“短”更受歡迎。而短視頻産業的興起,使“短”裏面包含的利益空間更大,這就會對曾經作為判定合理使用的考量因素産生影響。“我個人認為,至少還要綜合考量一些因素。比如,短視頻制作的目的,很多制作都是為了吸引流量、廣告、打賞,並不是出于單純的自娛自樂的目的,還應該考慮整體的利用量、他人作品在短視頻中的比例等因素。此外,短視頻傳播的獨立許可市場也應該受到關注。”

 

短視頻版權 有哪些保護對策

  在李琛看來,對短視頻的保護不能僅僅依靠法律途徑,需要將市場、技術、法律等手段綜合運用起來。李琛説:“我發現現在已經有短視頻的交易平臺了,比如説阿裏鯨觀、微博雲剪、MF+即視鏈,都是正面的,提供了一個合法買賣的渠道,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思路。”

  此外,李琛認為,短視頻發布平臺首先應當對短視頻內容進行形式審核,盡到基本的注意義務。李琛説,因為短視頻的制作者大部分是個人,他建議平臺編制一份用戶上傳指南,把可能涉及的版權問題都列出來,用戶在上傳視頻前通過彈出的這份上傳指南,可以先進行自查,這也可以成為平臺履行合理注意義務的檢驗指標。

  叢立先則認為,現行規定先授權後使用的規則,雖然是世界通行的規則,但在網絡的發展背景下會産生很多現實問題,比如要面對普遍性違法、普遍性侵權這樣無奈的現實。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暴雨致四川茂縣國道213線一處橋梁垮塌
暴雨致四川茂縣國道213線一處橋梁垮塌
七月祁連山綠波蕩漾牛羊成群
七月祁連山綠波蕩漾牛羊成群
貴州威寧:蕎花爛漫引客來
貴州威寧:蕎花爛漫引客來
足球——莫斯科不相信眼淚
足球——莫斯科不相信眼淚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321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