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站站長能否以單位受賄入罪?
2018-07-04 09:53:28 來源: 《青年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0年,42歲的江彥博擔任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站長已經5年。在這一年,他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兩項罪名,一項是在擔任站長期間,管理和操縱記者站,利用新聞媒體輿論監督權,以發表負面報道為名,在2007年至2008年間向陜西省多個縣市的16個單位索賄98.6萬元,構成單位受賄罪;另一項是他在2008年6月將本單位的22萬元購車款裝進自己腰包,構成挪用公款罪。那麼,法院後來是如何認定犯罪事實和罪名的?被告人的辯護人又是如何辯護的?

  陜西記者站犯事,北京的法院有司法管轄權嗎?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後確認,2007年3月至2009年1月間,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在江彥博的授意和縱容下,以進行負面報道相要挾,向陜西省12家單位共索取了65.6萬元的“宣傳費”,其中10家涉及縣市級的政府部門,具體見右表。此外法院還發現,2007年12月,江彥博用記者站的公款23.4萬元購買了一輛別克轎車,2008年6月,他將該車以22萬元價格轉手賣給了一家公司,並將所得車款存入個人賬戶。不久,他用這筆錢為自己買了一份萬能型保險,同年12月退保,並將這22萬元用于徵訂《農民日報》。

  然而,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辯護人、江彥博及其辯護人做了無罪辯護:第一,案件管轄程序不合法;第二,陜西記者站不具備單位受賄罪的主客觀條件,所收款項沒有歸記者站所有,亦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記者站不構成單位受賄罪,被告人江彥博也不能被追究刑事責任;第三,江彥博將購車款22萬元存入工資卡並購買商業保險的事實存在,但屬于為陜西記者站利益,體現了單位負責人的意志,不構成挪用公款罪。

  針對上述辯護,法院作出了反駁:其一,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作為農民日報社的派出機構,不能視為被告人江彥博的工作單位,農民日報社是江彥博的工作單位。農民日報社所在地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故北京市朝陽區司法機關對案件具有管轄權。其二,陜西記者站作為農民日報社事業單位的分支機構,以權謀利,違法所得60余萬元由其支配,其行為符合單位受賄罪的犯罪構成;而江彥博身為記者站負責人,在單位實施的犯罪中起決定、授意、縱容等作用,係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亦構成單位受賄罪。其三,江彥博所購車輛的車款來源是公款,從之後售賣車款去向和用途來看,他將其存入了個人賬戶並以個人名義購買商業保險,並非體現單位的意志,因此構成挪用公款罪。

  最後,法院對陜西記者站和江彥博以單位受賄罪定罪並處以刑罰,同時江彥博還構成了挪用公款罪,具體判決如下:“被告單位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無視國法,索取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了《刑法》,構成單位受賄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被告人江彥博身為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亦構成單位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①針對其以單位車款購買個人保險的行為,法院認定:“被告人江彥博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超過3個月未還,且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②報社陜西記者站被罰款10萬元,而江彥博兩罪合並執行有期徒刑6年。

  記者站與站長個人能否均被判單位受賄?

  在本案中,對于江彥博所犯挪用公款罪毋庸置疑,但記者站和他能否都構成單位受賄罪?筆者主要從以下兩方面質疑法院對單位受賄罪的罪名認定:首先,地方記者站能否作為單位犯罪的行為主體,獨立承擔承擔刑事責任?其次,作為自然人的記者站站長能否以單位受賄罪定罪處罰?為何不是受賄罪?

  《刑法》第387條第1款規定的單位受賄罪,是指“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刑法》第30條規定了作為單位犯罪的主體有五類,包括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此條規定的單位類型是十分清晰的,但是《刑法》又沒有明確規定犯罪主體的“單位”的內涵,因此,在一些案件中,如何準確理解和正確適用《刑法》關于單位犯罪主體范圍的規定,成為《刑法》理論和刑事司法實踐素來存疑的問題。③

  在江案中,陜西記者站被判單位受賄罪。值得考慮的是,記者站作為報社的派出機構,是否可被認為《刑法》意義上的“單位”,能否被認定為單位受賄罪的主體。自2009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報刊記者站管理辦法》第3條規定,“報刊記者站是指境內報刊出版單位根據新聞業務需要在其登記地以外地區設立的從事新聞採訪、組稿等活動的派出機構。報刊記者站不具有法人資格”。

  由于記者站不具有法人資格,我們首先探討非法人組織的記者站是否可以成為單位犯罪的主體。《刑法》採用了“單位犯罪”的稱謂後,學界就有了“法人犯罪”和“單位犯罪”的爭論。早期有學者認為,單位犯罪的實質是法人犯罪,即人格化的社會有機整體的犯罪。④後來,相對主流的學界觀點認為,由于我國社會特有的大量非法人組織犯罪與公司法人犯罪並存的語境,“單位犯罪”的稱謂本身就包含了非法人組織。⑤“單位”這一用語也能夠較好地涵蓋法人與非法人這些復雜的組織形式。⑥且《刑法》第30條規定的五類主體並非都具有法人資格。⑦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劉仁文認為,從司法實踐來看,單位犯罪的主體比法人犯罪的主體更大,因此,單位犯罪的主體可以由非法人組織構成。⑧

  接下來,需要重點剖析的是,報社的分支機構或派出機構能否成為單位犯罪的主體?首先,從學理角度出發,目前《刑法》學界的通説是,單位分支機構或派出機構可以成為單位犯罪的主體。不過《刑法》學界對“單位”成為單位犯罪主體的條件或特徵的看法並不一致,籠統而言,多數觀點認為單位需要具備承擔刑事責任的能力。⑨合法性、組織性、獨立性等要素均屬于判斷標準,在大部分學者看來,單位若不具備繳納罰金的能力,就不具有實質上的刑罰能力,也就不能成為《刑法》上的犯罪主體。⑩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刑法研究室邵彥銘副研究員也讚成,判斷記者站能否成為單位犯罪的行為主體,主要看其是否具有財務獨立的核算能力。 2009年施行的《報刊記者站管理辦法》,規定記者站需要有報刊出版單位提供的維持日常工作的經費,由此説明記者站不是獨立的核算單位,不能獨立承擔罰金。從理論上來講,作為派出機構的記者站,不具備獨立承擔刑事責任的能力,不能成為單位犯罪的行為主體。

  然而,在實踐中,以前多數媒體並沒有為記者站提供經費,大多記者站都是自負盈虧。 由此表明,記者站具有獨立的財務核算能力,能夠獨立承擔刑事責任。同時,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月21日《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指出:“以單位的分支機構或者內設機構、部門的名義實施犯罪,違法所得亦歸分支機構或者內設機構、部門所有的,應認定為單位犯罪。不能因為單位的分支機構或者內設機構、部門沒有可供執行罰金的財産,就不將其認定為單位犯罪,而按照個人犯罪處理。”?

  有論者認為,從司法實踐出發,在最高人民法院已有明確文件要求的情形下,學理上討論內設、分支或派出機構的獨立性程度對于司法實務而言,並沒有實際意義。按照這一要求,記者站作為報社的派出機構,具有單位分支機構的性質,可以成為單位受賄罪的主體。

  綜上所述,理論上而言,記者站受到總社的財務和人事的雙重限制,無法成為單位犯罪的主體。不過在實際操作中,記者站完全自負盈虧,具備獨立的財務核算能力。何況在最高人民法院已有了明確文件的情況下,學理解釋的更高要求就很難被法院採用,且實務中在分支或內設機構不是獨立核算單位時,也不能排除從其本部單位執行刑罰的可能,盡管這樣一來理論上仍有商榷的空間。至于作為派出機構的記者站相對于本部單位的獨立性,應當在相對獨立的意義上理解,而不能把派出機構的獨立性絕對化。結合此案,根據單位受賄罪的構成要件,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屬于依法成立的單位范圍之列,在記者站站長江彥博的操縱下索取他人財物,構成了單位受賄罪。

  值得一提的是,《刑法》上已然把記者站這樣的派出機構作為單位犯罪的行為主體來對待,法院在確定案件管轄時卻沒有以記者站的辦公場所所在地即陜西省西安市為依據來確定管轄法院,這就形成了《刑法》上的單位與刑訴法上的單位不一致的矛盾狀況,對此或許還應進一步深入討論。

  筆者支持“自然人非單位犯罪主體論”

  單位受賄罪是單位犯罪中的一個類型,自然人能否作為單位犯罪的主體以該罪名定罪?抑或是受賄罪?

  單位犯罪總是通過自然人實施的,這就引發了學界對單位犯罪是一個主體即單位,還是兩個主體即單位和自然人的爭論。學術上的爭論影射出我國目前關于單位犯罪主體認定標準的盲區。

  筆者傾向于支持“自然人非單位犯罪主體論”,單位犯罪的主體只能是單位,不包括自然人。根據《刑法》第30條和第387條第1款之規定,單位受賄罪的主體只能是所列五類單位,不包括自然人。單位犯罪應還原其本義,即僅指單位實施的犯罪行為,而不包括單位成員實施的犯罪行為。單位因其自身的犯罪行為而承擔刑事責任,單位成員的犯罪即自然人犯罪,因其個人的犯罪行為而承擔刑事責任,與一般自然人犯罪而承擔刑事責任的原理並無不同。

  比較《刑法》第385條的受賄罪和第387條的單位受賄罪,犯罪構成要件的最大區別僅在于犯罪主體不同。按照“自然人非犯罪主體論”,行為人江彥博不構成單位受賄罪,那麼是否可能構成受賄罪?根據《刑法》第385條對受賄罪的規定,江彥博利用職務之便,索取他人財物,很可能構成受賄罪。雖然從理論上爭論《刑法》定罪罪名區別似乎並無意義,但這種區別的意義可能體現在量刑輕重中。

  與江彥博因單位受賄罪、涉案金額65萬余元被判1年6個月形成對照的是,在幾乎同一時期,農民日報社另外兩名記者站負責人因受賄罪被判了高達10年的有期徒刑。其中一名是河北記者站站長李俊奇,2008年7月,他以不報道蔚縣礦難為由,讓蔚縣方面訂閱20萬元的《農民日報》,但收受的20萬元現金未入報社財務賬。2009年10月23日,河北省赤城縣人民法院以受賄罪、貪污罪判處農民日報社河北記者站站長李俊奇有期徒刑16年,經上訴,2010年1月6日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了維持有罪判決的終審裁定。另一名是雲南記者站副站長張仲全,利用職務之便,收受基層“好處費”13萬元用于個人消費,2010年被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年。?

  農民日報社三名記者站站長受賄案似乎告訴我們,以單位受賄罪還是受賄罪入罪的區別在于,最後記者站站長的違法所得是歸個人所有還是歸單位所有。在江彥博案中,法院僅在判決第3項結論中指出“繼續追繳農民日報社陜西記者站犯罪所得人民幣656,000元,予以沒收”,而對12項違法所得是否打入記者站賬戶或者被賬外保管、挪作他用等具體情況沒有詳細説明,在事實的認定上還是存有瑕疵的。如果這些犯罪所得能確認歸記者站所有,那麼記者站構成單位受賄罪,根據雙罰制原則,江彥博作為實施人,應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但不構成單位受賄罪。如果這些犯罪所得歸江彥博個人所有,那麼他可能構成受賄罪,而非單位受賄罪。

  事實上,除了張仲全明確將“好處費”用于個人消費外,江彥博和李俊奇行為類似,即為報社拉廣告,這究竟是為了報社利益,還是為了記者站的正常運營,抑或是為了個人私利,最終違法所得究竟又歸誰所有,有些在現實中實難區分,在郗永豐案中便可見一斑。記者站負責人的索賄行為究竟構成單位受賄罪還是受賄罪,這種在法律上的不同處理方式,反映了報社和記者站之間即發包方與承包方的利益分配矛盾,而這種矛盾很可能積重難返,最終導致了記者站犯罪這一嚴重問題。

  注釋:

  ①②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10)朝刑初字第319號

  ③馬松建 徐薇:《單位犯罪主體研究》,《鄭州大學學報》,2000年第6期

  ④⑦何秉松:《試論我國〈刑法〉上的單位犯罪主體》,《中外法學》,1998年第1期

  ⑤葉良芳:《單位犯罪責任構造的反思與檢討》,《現代法學》,2008年第1期

  ⑥王蘭娣:《淺析單位犯罪的主體和處罰問題》,《今日南國》,2010年第2期

  ⑧2017年6月21日對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劉仁文的訪談

  ⑨陳增寶:《單位犯罪主體資格的司法確認與否定》,《中國刑事法雜志》,2006年第1期;石磊:《論單位的刑事責任能力》,《雲南大學學報(法學版) 》,2005年第4期

  ⑩尉琳 :《單位犯罪主體資格問題探析》,《法學雜志》,2016年第6期

  2017年6月21日對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刑法研究室邵彥銘副研究員的訪談

  展江 周書環:《一名記者站副站長的三宗罪》,《青年記者》,2017年2月上

  《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http://sifaku.com/falvfagui/39/zcfcbda161a6.html,2001年1月21日

  2017年6月21-6月24日對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刑法研究室焦旭鵬副研究員的訪談

  如果以犯罪的主體個數作為劃分標準,目前刑法理論主要有以下四類觀點:第一種是雙層犯罪機制論。該理論認為,單位犯罪時,存在著一個特定的“雙層犯罪機制”,第一層次是單位犯罪,犯罪主體是單位,這是單位犯罪的表層結構;第二層次是單位的決定者和執行者所構成的共同犯罪,犯罪主體是決定者和執行者個人,這是單位的深層結構,兩個層次的主體都需要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承擔刑事責任(曹堅,2009)。第二種是兩個犯罪主體論,認為單位犯罪是“一個犯罪,兩個主體”,單位及其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都是犯罪主體(何秉松,1998)。第三種是自然人非犯罪主體論,認為單位犯罪的主體只能是單位,不包括自然人(馬松建,徐薇,2000)。第四種是單位非犯罪主體論,認為在單位犯罪時,單位成員承擔刑事責任的根據是其自然人構成了犯罪,同時單位承擔了一種替代責任(董玉庭,2006)。參見:曹堅:《從犯問題研究 以經濟刑法為視角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有限公司,2009年10月,第163-164頁;何秉松:《單位(法人)犯罪的概念及其理論根據———兼評刑事連帶責任論》,《法學研究》,1998年第2期;馬松建 徐薇:《單位犯罪主體研究》,《鄭州大學學報》,2000年第6期;董玉庭:《論單位實施非單位犯罪問題》,《環球法律評論》,2006年第6期

  河北省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11)張刑再終字第1號

  《7家報刊社記者站因違法違規被查處》,法制網,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_article/content/2010-10/29/content_2333090.htm?node=5954,2010年10月29日

  (作者:周書環 展江 周書環: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研究院博士生;展江: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本刊學術顧問)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疆阿勒泰高山“藏”湖 白雪相映美不勝收
新疆阿勒泰高山“藏”湖 白雪相映美不勝收
情醉大美新疆
情醉大美新疆
“愛在路上”親情護送 讓“小候鳥”飛向父母
“愛在路上”親情護送 讓“小候鳥”飛向父母
成人禮 致青春
成人禮 致青春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076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