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穆青調查研究觀及其對新時代新聞工作的啟示
2018-06-25 14:52:08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內容提要 著名記者穆青一向重視調查研究,調查研究實踐伴隨穆青的新聞生涯。本文從認識觀和實踐觀兩方面梳理了穆青的調查研究觀。穆青對調查研究重要性的論斷、對調查研究應有的態度、路徑和方法的論述,對于新時代新聞輿論工作開展調查研究具有啟發借鑒意義。

  關鍵詞 穆青 調查研究 新時代

  □ 文/王曉寧

  王曉寧

  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員

  調查研究是我們黨的新聞工作的優良傳統,也是新華社的優良傳統。穆青一向重視調查研究。1946年發表的《一部震天撼地的史詩——中國共産黨與東北抗日聯軍十四年鬥爭史略》,用事實有力地回答了“誰最有權接管東北”的問題,這篇作品是穆青較早的調查研究實踐。其後,從社會主義建設年代的《因為分配了土地》《特殊商店》《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到改革開放年代的《歷史的審判》《滇行三千裏》《河南農村見聞》《人民呼喚焦裕祿》,到工作崗位上的最後一篇作品《風帆起珠江》乃至退休後的《潮涌中州》《蘇南農村第三波》《跨世界的創業》等,新聞調查研究實踐伴隨穆青的新聞生涯。穆青對調查研究的認識不斷豐富深化。

  一、穆青調查研究認識觀:調查研究是業務建設的根本性問題

  穆青1954年在《掌握政策了解實際決定報道計劃成敗》一文中講到:“調查研究是我們做好報道工作的基礎,沒有調查研究,或者調查研究常常間斷,都意味著宣布新聞工作的死刑。”這是穆青第一次公開強調調查研究的重要性。[1]隨後,他又從多個角度論述了調查研究的意義和目的 。

  (一)調查研究是新聞工作的生命線

  穆青認為“調查研究不僅是我們的一項基本功,我們的好傳統,而且是我們新聞工作的生命線,是我們整個新聞隊伍建設的生命線。如果離開了調查研究,背棄了我們的好傳統,我們無産階級新聞事業就有偏離正確方向的危險。離開了調查研究,我們的新聞就會失去光彩,就沒有了生命力,指導性、思想性、戰鬥性也會喪失。”[2]他認為,新華社改革要抓的兩項基本建設,一項是教育新華社全體編輯、記者在任何時候都要把握大局,一項是加強調查研究。他説,“如果做到了這兩點,新聞工作就不會出現大的偏差。”[3]他強調,“調查研究是我們業務建設上的一個根本性的問題,也是記者重要的工作方法。”[4]

  (二)搞好宣傳報道的需要

  穆青指出“調查研究的直接目的是為了搞好宣傳報道,使我們的報道建立在密切聯係實際、聯係當前工作的基礎上,從而能夠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起到從思想上、政治上提高群眾覺悟、推動實際工作的作用。”[5]具體説來, 調查研究有助于解決“報道的針對性問題”和“報道如何抓得深、抓得快的問題”。穆青認為,我們的宣傳常常脫離實際、脫離群眾,産生主觀性、表面性和片面性的根源在于對實際工作中究竟有哪些問題,群眾思想中究竟有什麼想法,心中無數,解決這一問題的惟一辦法就是深入實際 ,深入群眾,大興調查研究之風,針對實際工作中的重要情況、重要問題,做到有的放矢地進行報道,使宣傳聯係當前的實際,並推動實際工作的發展。穆青認為,調查研究的深淺和掌握情況的多少同報道的深度成正比,稿件反映的問題重要不重要,是否會産生重大影響,關鍵在于調查研究的深度和廣度。只有深入地進行調查研究,掌握大量情況,才能抓住事物的本質,把問題講深講透,才不會在宣傳報道上出現一陣風,才不會跟著別人“刮風”“起哄”。

  (三)調查研究是造就名記者的必由之路

  穆青認為,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是培養和訓練新聞記者的重要途徑。“強調調查研究,一方面可以提高我們的報道質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培養我們記者獨立思考、大膽負責的工作精神。”[6]同時,穆青還從“更深的層次”——培養記者與人民群眾思想感情的角度強調調查研究,他認為對人民群眾的思想感情問題,是記者素質中最為重要的方面,而深入基層、深入生活、深入群眾,調查研究,是培養與人民群眾息息相通的思想感情的重要途徑。只有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才能增強對實際工作的責任感,和對人民群眾的深厚感情,從而改造自己的立場、觀點和思想作風,才能夠提高自己觀察能力、採訪能力、分析能力,才可能鍛煉出在政治上和業務上都過硬的記者。因此,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是培養和訓練記者的重要途徑,“是記者成長的必由之路,是成長的關鍵。”[7]

  二、穆青調查研究實踐觀:態度、路徑和方法

  穆青認為新聞工作者的調查研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聞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它不同于西方新聞工作者搞的調查研究,也不同于其他專業工作者的調查研究。新聞工作者的調查研究強調深入群眾,深入實際,“要像‘老鷹抓小雞’‘鷺鷥啄魚’那樣,目標是去抓新聞,抓重大新聞,動作敏捷,手到擒來”。穆青認為,“這裏面也有很多東西值得研究”。[8]穆青也在多個場合談到了調查研究應有的態度、路徑和方法。

  (一)態度:以高度的責任感從事調查研究工作

  穆青認為新聞工作者進行調查研究,要有高度的責任感。調查研究的目的歸根結底是為實際工作服務的,因此不能只是抱著做客的態度,一般了解情況的態度,單純地為了搜集一些可報道的材料而進行調查研究。其次,調查研究要有科學的態度、實事求是的態度。調查研究中要反對先入為主的做法和主觀主義的論斷。穆青指出,帶著框框下去套材料,找例證,合則留不合則去,是唯心主義的方法,是調查研究的大敵。同時,在調查研究中,調查和研究必須緊密結合,要多思考、多研究,學會用“兩分法”辯證地分析問題。對于調查研究收集來的材料,必須進行艱苦的思考工作,“只調查,不思考不研究,其結果就會變成無目的地為調查而調查,不能解決什麼問題。”[9]

  (二)路徑:調查研究的重點是最新情況、最新問題

  穆青指出,調查研究的重點,主要應該放在最新的情況、最新的問題上。具體説來,要著重抓四個方面的問題:一是抓思想。當前群眾在想什麼?有哪些要求和意見?對黨的方針政策有什麼樣的想法和看法?存在什麼思想問題?二是抓矛盾。新聞報道要善于提出問題,解決問題,不停留在就事論事的表面上,離開抓矛盾是不可能的。在調查研究中越是善于抓矛盾,問題就會挖得越深,報道的思想性和指導性就會越強。三是抓萌芽狀態的問題。調查研究要善于發現新生事物,反映它,保護它,促進它的發展,因為一般來説,凡是有生命力的新生事物,往往反映社會生活發展的要求,代表著前進的方向。四是抓典型。穆青指出抓好典型的關鍵是要識別典型,要識別典型的意義究竟有多大,就需要了解當時全國的動向和政治氣候,了解其他各地的一般情況和問題,然後加以比較分析。

  (三)方法:探索多種調查研究方法,提高調查研究科學性

  穆青認為記者採訪寫作找不到新聞線索,報道起來心中無數,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缺乏調查研究,沒能係統地掌握情況。穆青為幫助年輕記者掌握調查研究的方法,曾較詳細地介紹過四種他認為比較適合新聞工作特點的調查研究方法。

  一是蹲點,也就是建立基點。穆青認為,記者應該多建立“生活基地”,多交知心朋友,通過這些“生活基地”和知心朋友觀察社會,了解社會,傾聽群眾的心聲。穆青在河南就有不少這樣的調查研究基地,“七返蘭考,八下扶溝,九上輝縣”故事中的蘭考、扶溝、輝縣都是他長期以來建立的調查研究基地。穆青對此引以為豪,他在《從記者走西口想到的》一文中説:

  在半個世紀的記者生涯中,我結交了不少知心朋友。工人、農民戰士、基層幹部、知識分子各個階層都有。就是現在,我下去採訪和調研,他們一聽到風聲,就趕來與我談知心話。他們到北京來,也經常跑來看我。有些人還經常給我通信,寄材料給我。我從他們那兒了解到許多一般採訪不到的情況,也從他們身上不斷吸取思想感情方面的營養。我就是這樣來了解社會的動向、把握時代的脈搏、感受群眾的感情。[10]

  二是點面結合。這是記者調查研究的一個主要方法。記者的活動,不能局限在一個點上,要了解一個基點的具體細致的情況,還要了解左鄰右舍的其他“點”的大致情況,了解一個地區的總體情況。只有這樣,才能進行分析比較,發現問題,組織報道。因此早在新華社上海分社時,穆青就要求記者通過“情況排隊”和“關係大排隊”的方法深入調查研究。“情況排隊”主要是針對上海各方面的基本情況、各項實際工作的情況以及各階層群眾的思想情況開展調查研究;“關係大排隊”是在情況排隊的基礎上,用黨的總路線的思想結合實際,分析各項工作和各行各業之間的有機聯係和相互關係。許多原來孤立的、局部的事物,其價值通過“排隊”顯現了出來,“窮記者”慢慢變成了“富記者”。

  三是帶著問題調查,也叫專題調查。這種方法,對于專題報道很有好處。穆青認為,用組織小分隊的形式搞專題調研,是一種重要的調研方式,效果顯著。既寫出了有分量的調查報告,也鍛煉了記者。“一個記者每年參加一次重點調查,只要經過兩三年,這個記者就基本上路了。”[11]

  四是廣泛搜集情況,有目的地進行間接的調查研究。穆青認為,調查研究也不限于長期蹲點,日常採訪都是調查研究。因此廣泛收集情況、積累各種資料,積極開展社會活動,多交朋友,也都是間接的調查研究。

  三、穆青調查研究觀對新時代新聞工作的啟示

  近年來,由于新媒體的衝擊,調查研究報道面臨著重重困境。一方面,調研報道通常持續時間長、過程復雜、難度大、投入多,另一方面,碎片化閱讀、快速流轉的輿論熱點、自媒體多渠道多平臺的傳播導致調研報道傳播效果減弱。新時代如何深入開展調查研究,更好講述新時代的新氣象新作為,穆青的調查研究觀具有借鑒啟發意義。

  (一)深化對調查研究的認識

  調查研究是新聞工作的優良傳統,是新聞工作的生命線,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棄。回顧歷史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穆青曾指出,凡是認真調查研究就能少犯或避免犯錯誤,離開了調查研究,就會出這樣那樣的偏差。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面對出現的新矛盾、新問題、新事物,必須要深入調查研究,才能有的放矢地報道,進而推動實際工作的發展。調查研究是新聞工作的根本要求,“不存在賺錢和賠本的問題”。報道抓得快和深入調查研究,兩者也不是機械對立的。新聞要抓得快,也要靠調查研究。只有經常深入地進行調查研究,才有可能在新生事物萌芽的時候,及早抓住,及時反映,否則就只是“技術上、形式上的快,而不是問題反映的快”。

  (二)優化考核方法,完善有利于加強調查研究的激勵機制

  目前很多媒體使用同樣的指標考核所有的記者、作品,這對于從事耗時長、難度大的調查報道的記者不夠公平,也不利于培養優秀的調查研究記者。穆青曾在一段時間內推行“養士”政策,以非常規的形式推動名記者的生産和成長,他把一些優秀的記者(主要就是調查研究記者)區別于一般的記者編輯,給予更多自主活動空間。他們沒有日常採編任務牽制,不受採訪領域劃分限制,主要負責深度,重大題材的採訪報道。這種機制值得借鑒。可以考慮改革考核機制,為調查型記者創造寬松的考核環境,對于樂于跑基層、開展調查研究的記者,可以考慮將其置于一般考核體制之外,鼓勵其深入開展調查研究。

  (三)建立基層聯係點,蹲點調研,“沉”基層,傾聽群眾心聲

  現在,有的記者雖然也下到了基層,但走馬觀花、蜻蜓點水。要想了解基層的基本情況,了解黨的中心工作在基層的貫徹執行情況,掌握其一般規律,培養與群眾息息相通的感情,必須蹲點調研。蹲點不是調查研究的唯一方法,但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法”。開展調查研究,首先要建立基層聯係點。在“點”的選擇上,穆青建議“最好是先進的、落後的、一般的三種‘點’都有”,這樣才便于比較,便于全面了解基層的情況,避免用先進的情況來概括其他。蹲點,並不是説要記者一年到頭都蹲在那裏。穆青認為,“開始蹲點,時間要長一些,以後一年去兩三次,一次去個把月、半個月”。[12] 

  (四)與時俱進探索多種調研方法,創新作品呈現方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調查研究要適應新形勢新情況特別是當今社會信息網絡化的特點,逐步把現代信息技術引入到調研領域,提高調研的效率和科學性。隨著新媒體和新技術的崛起,調查研究報道也應該在調研方式方法和成果呈現上有所創新。在調研方法上,在以往的蹲點、點面結合、組織小分隊專題調查等基礎上,可以通過大數據全面搜集信息,研究分析。媒介融合環境下,調查研究要想發揮其影響力,必須突破單一的文字報道,創新作品的呈現形式,以文字、圖片、視頻、動畫等全媒體的形式呈現調研報道。(作者是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員)

  【注釋】

  [1] 費士廷.記者與調查研究——讀《穆青論新聞》的一點兒收獲[J].軍事記者,2005//(11):50.

  [2] 穆青.調查研究是記者的生命線//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334.

  [3] 穆青.在改革中國全面發展新華社的事業//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379.

  [4]穆青.在分社領導崗位上// .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62.

  [5]穆青.造就名記者的必由之路:調查研究//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111.

  [6]穆青.為了備忘// .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38.

  [7] 穆青.重視新聞理論研究//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456.

  [8] 穆青.創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聞學//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236.

  [9] 穆青.從記者走西口想到的[J].中國記者,1991,(04):4-5.

  [10] 穆青.從記者走西口想到的[J].中國記者,1991,(04):4-5.

  [11] 穆青.在改革中全面發展新華社的事業//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379.

  [12] 穆青.造就名記者的必由之路//穆青論新聞[M].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116.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洛杉磯舉行面具節
洛杉磯舉行面具節
舟山:海島瑜伽 放松心靈
舟山:海島瑜伽 放松心靈
聖彼得堡慶祝“紅帆節”
聖彼得堡慶祝“紅帆節”
中外“泳士”用盡氣力極限搶渡黃河
中外“泳士”用盡氣力極限搶渡黃河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032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