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形勢下,重要報道如何高質量“速成”——幾篇“大稿”的採寫過程與親歷
2018-06-21 09:50:46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內容提要 在信息傳播手段多元化大背景下,重要報道就是一場場“速戰速決”的“戰役”。特別是典型報道、監督報道、重大新聞發布會,給記者帶來諸多挑戰。要想快速成稿,須見縫插針採訪、聲東擊西周旋、多套方案應變。

  關鍵詞 重要報道 速成稿件 輿論監督 應變技巧

  □ 文/賈立君

  新聞資訊傳播形式豐富多彩,信息多得令受眾目不暇接的時代,若無特殊需要,寫短稿、寫好短稿,成為新聞記者必備的本領。即便特殊情況下寫長稿,搞深度監督報道,也得“快”字當頭。

  一、“見縫插針”去採訪,兩個小時“寫長稿”

  2017年11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給內蒙古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隊員們回信,當晚各大媒體播報後,很快引起強烈的社會反響。

  22日下午,筆者出差剛回單位,領導説文化口記者請假,讓我帶隊前往回訪,一周之內拿出重點欄目稿——“新華全媒頭條”。翌日臨近11點,文字、攝影、攝像一行四人帶車起程。

  蘇尼特右旗旗府所在地賽漢塔拉鎮,位于呼和浩特東北370多公裏處,多段公路限速每小時70公裏。汽車剛剛翻越大青山,分社來電説,編輯部決定當晚發稿。“最新指令”立刻繃緊了大家的心弦,有説有笑的車內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挂斷電話,我説:“從現在起,咱們都要緊張起來,調動激情,打一場速戰速決的仗!”大家響應:“好!”我又給幾位“寬心”:這樣也好,幾天的工作一天完成,明天就能輕松返程。

  然而,要想明天輕松,今天必須受累!主要採訪對象下午就能見到,但總書記回信的意義不限于此,其實是給內蒙古75支烏蘭牧騎的回信,説的是“人民文藝”傳承與振興的大事,還需有業內知名人士觀點。

  于是,我立即通過其他媒體朋友聯係出身于內蒙古涼城縣烏蘭牧騎的著名二人臺表演藝術家武利平,並請預先轉達我的意圖。撥通電話,正在北京的武利平爽快地接受採訪,且無“廢話”,一看手機錄音,9分多,夠用了!

  欣喜之際,手機響起,編輯部指示採訪歌唱家德德瑪。可電話不接,發了採訪提綱短信,同時請總社安排記者做“兩手準備”。

  冬日草原,寂寥荒涼,只有黑色馬路車來車往稍顯繁忙。須臾,朔風嗖嗖吹起積雪,還好,像似“白毛風”的路段大約六七十公裏,終于在下午3點後到達目的地。

  遵照地方安排,先到第一代烏蘭牧騎演員伊蘭老人家。此時,多家媒體在採訪,不便插話。看看時間,接近下午3點半,而編輯希望稿子6點入庫,便起身耳語,讓文字記者劉懿德和攝影記者鄧華待機行事,我和攝像記者達日罕去旗文化中心採訪大隊人馬。

  下午5點10分左右,訪罷幾位演員,正訪隊長和副旗長時,“留守”的二位趕來,迅速到排練廳拍攝。約20分鐘後,達日罕去伊蘭老人家補鏡頭,我們往酒店趕。夜幕漸濃,10多分鐘的路程感覺有些漫長,辦理入住手續的片刻都急不可耐。

  一進門,打開電腦就寫稿。此時,已逾6點。我執筆,懿德整理採訪伊蘭老人的素材。當寫完第一部分時,他的採訪實錄傳來,剛好接上寫稿節奏,又把武利平的錄音傳去讓他敲。寫到最後一部分時,編輯傳來央採中心記者王思北所轉德德瑪短信。原來,老藝術家在京住院,但短短幾句話非常給力!

  終于,晚上8點左右,3700余字的《馳騁草原六十載 扛起紅旗再出發——回訪內蒙古最早的烏蘭牧騎》初稿完成。刪改兩遍,半小時後傳走稿件,這時才感覺又累又餓。

  至此,4小時車程、2小時採訪、2小時寫稿,總算對等稿的編輯和領導有了交代,長長舒了一口氣。這是總書記回信以來,首篇中央媒體現場採寫的深度報道,稿件被《新華每日電訊》《中國青年報》等190多家媒體採用。

  二、夜以繼日“打遊擊”,一天調查“速收工”

  2016年11月,內蒙古西部某旗縣實施的危房改造工程,因拖欠工程款中途停工,數百名工人上訪討薪、某村46戶群眾受凍。接到舉報,我與兩名實習記者前往調查。

  這是號稱“內蒙古有史以來最大的民生工程”——“十個全覆蓋”重點項目之一。此前得知,該工程與中央“民生工程既要盡力而為,也要量力而行”的原則不符,但自治區一直“高調”推進,嚴控輿論“雜音”。

  對此敏感話題,我們決定先暗訪。在零下20多攝氏度的上午,我們趕到村裏時,不少群眾穿著厚棉衣在房前曬太陽,未完工的毛坯房還沒室外暖和。群眾訴説受凍經歷,民工介紹討薪過程,一家家走訪、一戶戶拍攝,不覺已是午後2點多。村裏無飯館,連口熱水都沒喝。

  正當剛回家的村主任説出最關鍵的投資金額、工程進度等數據時,旗委宣傳部副部長趕來。他一進門就笑著埋怨:“打了那麼多電話都不接,讓我到處找你。”我佯稱“沒有啊”,打開手機見有12個未接來電。在他打第一個電話時,我就設置了靜音。

  旗裏幹部在場,群眾閉口不言。于是,轉為“明訪”,讓他帶我們去鎮裏、旗裏相關部門核實情況。終于,弄清了這個年財政收入只有15億元的旗縣,2016年在“十個全覆蓋”工程上投資竟達16億元,從而引發係列問題等事實。

  接下來是寫稿難題。地方政府設宴,果斷拒絕。小飯館吃飯,搶先埋單。這位認識多年的副部長“不放心”,坐在房間聊天到晚上11點多,我表示“暫時不寫稿子”,並做出“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累了要休息的樣子,他才離開。

  房門一關,馬上幹活。淩晨5點多整理完素材。吃早點的時候,“副部長”打聽我們何時走,説旗領導要隨行去向我們領導“匯報情況”。我當即決定 “打遊擊”:採寫教育、衛生等稿件,請他協調。他回去聯係各單位之際,我加緊寫稿,然後派兩位實習記者前去採訪。期間,多位熟人來電打聽稿件情況,我都輕描淡寫用“情況還沒弄清楚”等話搪塞。下午把內部稿傳回分社後,繼續用“緩兵之計”住下來,翌日確認稿件已傳總社才離開當地。

  按照程序,幾天之後,內部轉公開稿《一項“民生工程”緣何讓群眾受凍?》播發,揭開內蒙古“十個全覆蓋”工程因缺乏科學施政理念、操作失當,變成“面子工程”“政績工程”的蓋子,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2017年,中央巡視組給內蒙古的反饋意見中,批評“十個全覆蓋”工程“舉巨債強行推進”。

  三、多套方案“應萬變”,發布會上“填空題”

  搞深度報道、監督報道比較難。新形勢下,重大事件新聞發布會報道也十分不易。

  2014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圖冤案昭雪的日子。當日清晨,許多媒體記者衝向其父母家等待法院送達再審判決書,我和同事勿日汗奉命前往法院新聞發布會現場。

  提前一小時趕到,打開電腦連接網卡,搜索相關信息。只見“第一現場”所發的《呼格吉勒圖再審被判無罪》快訊“滿天飛”;我們所在的“第二現場”,諸多媒體和內蒙古高院官方微博已發出直播預告。環顧會場,坐滿了幾十家媒體的記者,有的在調試直播設備。

  看來,要想“第一時間發稿”,難與“直播”抗衡;須抓取亮點,提煉主題,迅速成稿,或可不負使命。我們想,受眾最關切的是“改判無罪的法理支撐、賠償問題、責任追究”。但不知發布會有無這些內容,萬一“非常簡單”,就得爭取用提問來回答這“三問”。于是,立即制定了三套方案:一是,緊盯網絡,邊聽發布、邊復制法院直播文字,整理稿件;二是,列出問題,用提問補充稿件內容;三是,測試好錄音筆,一旦前功盡棄,“聽寫”稿件。

  心裏有底後,我們打開移動發稿係統,預擬稿件標題、新聞背景資料,寫好電頭,填好稿簽,單等發布會開始。

  距10點開會還有5分鐘時,“驚喜”閃現——隨最高人民法院人員來到現場的新華社央採中心記者羅沙突然現身:“我拿到了發言稿。”我們如獲至寶,特別是“三問”均有涉及,手指飛速敲起鍵盤。

  巧的是,發布會晚開8分鐘。當新聞發言人站在話筒前,我們第一條千余字的《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宣判新聞發布會:改判無罪 原判證據不足》新媒體專線消息成稿,對照發言,確認與材料無異後,10:09分將稿件傳走。然後,“如法炮制”第二條《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宣判新聞發布會:符合申請國家賠償的條件》消息。當發言人10:16分宣讀完畢,將第三條《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宣判新聞發布會:將嚴肅追究責任》消息稿“點飛”。

  接下來,趁記者提問環節,我們將3條消息改發新華社通稿線路。當10:25分發布會結束時,稿件剛好傳完。返回單位途中,網上轉載“鋪天蓋地”。

  四、“速成”先要“保三快”,“出彩”需打“決勝仗”

  上述三個事例表明,在信息傳播手段飛速發展的新形勢下,不管長稿、短稿,只要“戰前”做好充分準備,“戰時”隨機應變,都可趕出“時效”。

  要“快”,需做好充分準備——硬件方面,保證便攜電腦、相機、掃描筆、上網卡等設備齊全;軟件方面,要做好“功課”,查好新聞背景,把可能要用的內容盡量提前敲好。

  要“快”,需策劃多套方案——哪套“好使”用哪套;同時,要注重主題提煉,做好標題,力求內容與終端受眾需求高度“融合”。

  要“快”,也需不惜兵力——對于重要報道,多派一名記者,就多了一支“主力軍”,避免孤軍奮戰勢單力薄的“措手不及”。

  以上三類報道,也是新聞記者經常會遇到的挑戰。稿件要想“出彩”,需有打“決勝仗”的思維與“戰法”。

  正面報道—立意要高,內容要新。

  對于正面報道,特別是人所共知的題材,要想稿件不落俗套,須通觀全局、提升站位,寫出新意與高度。比如,烏蘭牧騎是個“老典型”,60年來相關報道非常多,要寫出新意就不能照抄地方向各媒體提供的大量素材。因此,我們趕赴現場見人見事,看他們今日的狀態,挖掘鮮為人知的故事。

  監督報道—抓準問題,查實説透。

  對于輿論監督報道,要抓準問題,直指其與中央精神、國家政策、法律法規相悖之處,把侵害百姓利益、危害社會發展、有損黨和國家形象的事實查清説透。往往採取倒查問題的方式,層層剝繭抽絲,追尋問題背後的緣由, 探究補救措施。採訪時,盡量要給被監督對象充分的辯解機會,保證報道的客觀真實;也要搜集好證據,以備寫稿時反復核實和事後“反彈”。某種意義上講,監督報道是“短兵相接”與“遠程導彈”並用的綜合戰役。要把握好暗訪、明訪、寫稿、發稿的節奏。每個環節的時間都不宜過長,否則被監督方會通過種種途徑幹擾記者工作,甚至會致監督“泡湯”。暗訪時,圍繞核心問題迅速展開調查;一旦“暗訪”被發現,立即轉入明訪,不給對方“統一口徑”的機會。

  重要新聞發布會—緊跟程序,提煉新聞。

  對社會普遍關切的重大事件新聞發布會,一是要緊跟發布會程序,把重要信息傳播出去;二是要站在受眾角度,把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搞清楚,説明白。、(作者是新華社內蒙古分社調研部主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014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