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青年報:別被段子和戲精帶歪了世界杯
2018-06-19 16:30:2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賽前料到了如今這支青黃不接的阿根廷隊,對陣人高馬大的歐洲黑馬冰島隊,會討不到太多便宜。但做夢也沒想到,賽後被刷屏的竟然是什麼“廚師、詩人、導演等一幫業余選手擊敗了梅西”這樣的段子。段子之所以被稱之為段子,通常就是因為它是拿來搞笑的,有極強的演繹成分,但如今卻堂而皇之地成為世界杯“新聞來源”的一部分,不能不讓人為世界杯這一世界頂級足球賽事,在中國網絡的尷尬處境捏把汗。

  懂球的都知道,這支冰島隊早在兩年前的歐洲杯決賽圈時就一躍成為一匹油光锃亮的黑馬,此番世界杯歐洲區預選賽更是力壓克羅地亞、土耳其等傳統強隊,以小組頭名身份晉級。而冰島國家隊球員多在歐洲高水平聯賽中效力,身價在千萬英鎊以上的球員亦不在少數。拿他們曾經的職業,或者個人的愛好當噱頭玩兒命炒作,不僅帶歪了世界杯的節奏,更是小看了冰島人對足球的熱愛,以及這個國家的人民在過去十多年裏為提高足球水平所做的不懈努力。

  沒有中國隊參加的世界杯,能夠引發全民狂歡,恐怕連國際足聯也沒有想到。但或許讓國際足聯同樣沒有想到的是,本屆世界杯更像是段子手的狂歡,是營銷號和點擊量的盛宴:如何東拉西扯演繹出戲劇性,如何把世界杯搞成肥皂劇或者懸疑片,如何極盡所能制造戲劇性衝突,反倒成了刷屏利器。在段子手偷著樂的時候,還真是誤導了不少人,倣佛拍著電影踢踢球,真是輕松拿獎還贏球,似乎從33萬冰島人裏好不容易扒拉出23個人組個足球隊,就真能輕松踢平阿根廷隊。

  不僅段子手手舞足蹈,在鍵盤前興高採烈,來自中國的不少“戲精”也轉戰俄羅斯,繼續他們的“演藝事業”。在莫斯科盧日尼基體育場,筆者就偶遇某直播平臺“戲精”一位。面對手機拍攝時,一張30多歲的臉愣是堆滿18歲小蘿莉般的笑,明明身後沒幾個球迷,愣是張嘴就來:“這裏好多球迷,這裏好熱鬧,他們好熱情,我好喜歡他們。”然後再擺出日本小女生的招牌式加油動作,來一句:“我要馬上融入他們!”待到手機放下,立刻換成一張撲克臉,揚長而去。

  來自中國的類似“戲精”,筆者在莫斯科碰上過多位。有趣的是,他們的關注點很少在足球、在場內,世界杯和足球于他們而言,不過是最近要被蹭的那個熱點,據實報道、實話實説對需要蹭足熱點的“戲精”,實在是勉為其難了,盡管他們中的不少人還是來自專業媒體的。

  在互聯網高速運轉的今天,碎片化、戲劇化的內容確實更容易帶流量。如果內容制作是基于事實再配以巧妙的包裝,倒也無可厚非。但真把段子當成新聞加以傳播,用演繹的方式誤導受眾,其實是對足球和球迷的不尊重。

  而之所以段子和戲精能在世界杯期間大行其道,以及對冰島足球真正崛起原因的漠視,恐怕也不難看出中國足球水平之所以落後的根本所在,不難找出中國足球土壤之所以貧瘠的源頭。

  因為愛所以愛,沒有一蹴而就的輝煌,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所有足球強國的成績都孕育于熱愛足球的土壤,得益于強大的青訓體係,需要有別于“盆景工程”式的炒作,需要對足球作為一個運動項目所産生的運動規律有著最起碼的尊重。

  就像當點擊量和有態度産生分歧時,點擊量能帶來短暫的狂歡,但有態度卻能在潛移默化中水滴石穿。媒體如此,冰島足球如此,我想中國足球也不可能例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海英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低頭族”專用通道亮相西安
“低頭族”專用通道亮相西安
百余漢服愛好者齊聚南通狼山上演集體秀
百余漢服愛好者齊聚南通狼山上演集體秀
甘肅敦煌端午小長假迎旅遊高峰 逾12萬人暢遊大漠
甘肅敦煌端午小長假迎旅遊高峰 逾12萬人暢遊大漠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2651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