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優秀新聞人的自我修煉:如何專注而執著地做好一件事
2018-06-19 16:02:26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中文係畢業,卻長期從事財經報道、評論工作,並在《中國經營報》開設每周專欄“財政思想史”8年多,多篇文章被權威期刊摘編或引起重大反響,在《甘肅日報》刊發的一篇評論還獲得第二十七屆中國新聞獎文字評論一等獎(本刊2017年第11期刊發有心得文章)。梁發芾同志的業余學習、鑽研、實踐經歷,可以為青年記者提高業務修養提供參考,即如何增強定力、保持毅力和提高能力。

  □ 文/梁發芾

  梁發芾

  《甘肅日報》評論部副主任、高級記者

  一、找到個人認識世界的切入點

  我1989年北大中文係畢業,1992年進入媒體,在《甘肅經濟日報》工作,從事副刊編輯。中文係畢業,在報紙做副刊編輯,大家都認為專業很對口。做了三年多副刊編輯後,工作調整,報社讓我去做跑財貿口的記者,後來又讓我從事評論工作。我深感此前所學知識遠遠不夠,為了把工作幹好,必須從頭學習經濟學知識。上大學時,最感興趣的是文史哲類人文科學,對經濟學最沒有興趣。為了工作,我不得不買來一大摞經濟學專著,從頭學起。

  2000年,我調動到另一家報紙《甘肅日報》,在專刊部從事民生類稿件的採寫。 這時候,互聯網蓬勃發展起來,網絡論壇非常熱火。我很快喜歡上了網絡,成為搜狐網“搜狐星空”、凱迪網“貓眼看人”等論壇的活躍網友,並且得到這些論壇評選的獎項。在這些網絡論壇,網友們談論的主要是公共事件、公共話題。雖然我以前學習過經濟學知識和理論,但不夠扎實,不夠專業。我覺得,要弄懂國家和社會、政府和市場、國家和百姓的關係等等公共話題,財政稅收是一個較好的切入點。

  從此,我開始了對公共財政和稅收知識的係統學習。我首先係統地學習財政稅收的一般理論和知識。為了弄清楚中國古代國家抽取資源的方式和人民對國家的實際負擔,弄清楚古代國家和人民的真實關係,了解古代人民的真實生活狀況,需要深入學習財政史。

  好在我大學畢業後一直堅持不懈地閱讀歷史著作,《左傳》《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以及《資治通鑒》《續資治通鑒》都通讀過,大學時學習的重點又是古代漢語,閱讀古代文獻並無障礙,轉而學習財稅史並不困難,于是惡補中國財政稅收史。能夠買到的中國財稅史著作,都統統買了,買不到的,也通過網絡下載電子書等方式,盡可能搜集到手。歷史著作中的歷代“食貨志”,《通典》《通志》以及《文獻統考》之類古代典章制度文獻有關財政稅收徭役的內容,也都認真地研讀。當代財政大家如梁方仲、黃仁宇、李錦繡、張鹹澤、鄭學檬、汪聖鐸等人的財政賦稅史著作都想方設法找來一遍遍閱讀。

  在學習中了解到,公共財政和稅收理論學説都來自西方。稅收問題在西方歷史上引起的紛爭影響非常重大,稅收博弈是西方歷史前進的動力之一。無論英國革命、法國革命還是美國革命,都與稅收問題緊緊糾纏在一起。西方歷史上圍繞徵稅、納稅和用稅的博弈塑造了今日西方的政治制度,在此過程中也産生了相當豐富的賦稅思想學説和理論。如果不了解這些,是不能真正理解財政稅收的思想理論,也不能準確理解西方的政治制度,甚至也無法準確理解今日的很多公共問題。但國內出版的西方財政稅收歷史著作很少,而公債和國債等都起源于西方,在國內幾乎沒有相關的出版物。我搜集資料的能力一向比較強,感謝萬能的互聯網,我在網上搜尋到大量西方財政稅收公債之類的英文資料。又好在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放棄英語,這些資料給我提供了極大幫助。

  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説:“一個民族的精神風貌、文明程度、社會結構,以及政策可能釀成的行為方式,所有這些甚至更多,都記錄在它的財政史上。”中國前總理溫家寶説:“其實一個國家的財政史是驚心動魄的。如果你讀它,會從中看到不僅是經濟的發展,而且是社會的結構和公平正義”。

  財政稅收史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世界。這個世界,以前確實是我從未涉足也從不關心的領域。通過對財稅史的深鑽細研,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當下中國的改革開放形勢,了解到改革的真正深層次的問題。我在財稅史裏面找到了解讀中國歷史和現實的一把鑰匙。

  二、《中國經營報》的信賴給我信心

  我如饑似渴地學習公共財政、稅收的知識和理論,初衷是在網絡論壇上的發言更為專業,但是多年過去,當我對財政稅收有更多知識見解的時候,網絡論壇已經衰落。

  于是,我開始給媒體寫財稅類的時事評論。《中國青年報》的“青年話題”以及《中國經濟時報》是我投稿的重點。我的評論常常在“青年話題”的頭條或在“冰點時評”欄目刊登。預算公開、陽光財政、稅制改革、個稅和房産稅改革等等社會熱點問題,是我關注的重點。這些文章發表後,門戶網站往往進行轉載,我也獲得小小的成就感。

  2010年初,《中國經營報》編輯馬連鵬先生在我的博客後面留言,説他看到我在《中國青年報》上有關財政稅收的評論,有些評論不但講現實,還延伸到歷史,很有厚重感,想請我給《中國經營報》撰寫專欄。

  第一篇寫給《中國經營報》的文章是《預算公開百年夢》,發表于2010年的2月27日。 清末新政時,曾經試辦了宣統三年(1911年)的預算。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現代意義上的預算,在中國財政史上別開生面,其成敗得失,在百年之後,對于正在進行中的公共預算改革,仍然有重大的借鑒意義。但百年前建立預算的努力,在中國財政史上並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我的文章發表後,《中國財政》雜志的編輯看到了,向我約稿,要我就清末試辦預算一百周年寫一篇史話類的介紹性文章。經過充實, 我又寫了《清末西方預算制度在我國的傳播與建立》,發表在《中國財政》雜志2010年第9期。

  《中國經營報》給我的專欄名是“財政思想史”。寫了幾期 ,我覺得相當難寫。因為報紙作為新聞紙,所發表的文章要有時效性,有現實熱度,一般總要從新聞由頭説起。有些新聞事件可能與歷史上的財政思想相關聯,有些則關聯不大。所以,幾期後我就感覺無以為繼,只能暫停。馬連鵬先生打電話問為什麼沒有繼續,我實話告知。馬連鵬説,也不一定都是寫財政思想史 ,與財稅史有關的財稅事件都可以寫。我與馬連鵬先生素不相識,他這麼信任,不敢辜負。于是我放下包袱,認認真真,每周寫一篇。

  我在《中國經營報》所寫的內容,主要圍繞現實財稅熱點問題,有些結合到財政思想史,有些關聯到歷史上大致有關的財稅事件,有些文章則純粹就是現實評論,也不一定與歷史關聯。有時候,針對一些重大的財稅事件,馬連鵬先生還邀請我為報社撰寫社評。

  《中國經營報》是周報,在下一期出版之前,一般是星期二左右,馬先生總會給我發一個短信,説本周繼續賜稿。在兩會出特刊或國慶春節放長假這樣的情況下,馬先生就會發短信説不必寫稿。有時馬先生會來信提醒某個話題已經有人寫了,不必寫。這樣過了大概五年之後,馬先生從《中國經營報》辭職了,他特意給我短信,説以後稿件寫好直接傳給主編陳偉先生。此後,一直如此。至今,我與陳偉先生也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我在每周星期三之前,總按時把稿件傳過去。《中國經營報》很少對我寫什麼具體提出要求,這給我很大的寫作空間和自由。由于《中國經營報》對我的高度信任,這個專欄已經堅持不懈地寫了八年。

  三、寫作過程也是深化學習的過程

  八年中,每周星期二或星期三的晚上,我都要坐在電腦前,給《中國經營報》寫文章。這幾乎成了一個習慣。

  寫過專欄的人都知道,定期給報刊寫專欄並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始終要保持一種責任和誠信。以前曾讀到著名作家程乃姍談在香港寫專欄的事,説在香港給報刊寫專欄,版面空出來等你,天塌下來也得按時交稿,否則就沒法混了(大意如此),印象深刻。多年來,我也曾給《深圳商報》《中國經濟時報》《新快報》《新理財》雜志等寫過專欄,但一般就是一兩年的樣子。但給《中國經營報》的專欄寫了8年。這個專欄,既是《中國經營報》對我的最大信任,也是對我的最大挑戰,對自己定力、毅力和能力的挑戰。

  我把寫好這個專欄當成日常功課。期間,我在甘肅日報社的工作從專刊部調整到評論部,出差很少,工作比較規律,本職工作完成後,能夠靜心讀書、思考、研究、寫作。如果遇到出差,我就把專欄稿提前準備好,在出差的過程中繼續琢磨修改,在截稿之前發出去。我作為一介書生,平時本來也沒有什麼應酬,如果有什麼應酬與寫稿衝突,能推的推掉,能調整的調整,總之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耽誤專欄文章的寫作和交稿。

  每篇文章,都需要精心準備。翻看有關新聞,確立選題,查閱大量有關資料和文獻。每一篇文章,都力求提出新觀點,尋找新角度,運用新材料新數據,力求不但有新意,而且有豐富的內容,有一定的思想厚度;力爭説古道今,打通古今,打通中外;力求寫得通俗易懂,盡可能少用生澀的專業術語。隨著寫作數量的增加,寫作難度也在不斷增加。最初一篇稿件可以在一個晚上完成,但現在一篇文章需要準備兩三個晚上。因為很多問題,很多話題都已經説過,以前沒有涉及過的新話題越來越少。寫老話題必須要有新角度新觀點新材料,寫從來沒有涉及過的新話題必須要有新知識新思想,如果不繼續學習積累,就無法擴展內容。顯然,專欄寫作必定是越往後越難寫。這是最嚴峻的挑戰,倒逼我邊學習邊寫作,不斷挖掘下去。

  比如,在起初寫作的時候,中國的《預算法》尚不允許地方政府舉債,地方債問題還在暗流之中。之後地方債問題不斷加重,而修改後的《預算法》也對地方債做了有條件的允準。于是,地方債成為近些年財政的重點問題之一。地方債問題逼迫我從頭研究公債問題,研究中國的公債史尤其地方債的歷史。

  寫作中,也要涉及一些金融學、投資學、金融史的內容。雖然精力有限,不能再像對待財政稅收這樣投入全力了,但基本的情況也要了解。于是也花過不少功夫閱讀貨幣金融和投資之類的專著。在西方歷史上,財政與金融本來是非常緊密地夾雜在一起的,學習財政史而不過問金融史本來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這方面的內容非常高深,在這些領域雖有涉足,但沒有就這些內容寫過文章,我對此保持了一種清醒的謙卑。

  四、反響就是鞭策和褒獎

  十多年來,在以《中國經營報》為主的媒體發表了大量較有深度的財稅類評論,不少引起一定的反響。我把這些反響,都看作是對付出的褒獎和鞭策。

  8年來,我在《中國經營報》總共撰寫兩百多篇專欄和一些不署名的社評。主要內容是財政、稅收、公債、社保等,採取的是民間立場和民間視角。8年時間的兩百多篇文章,見證了中國財政改革發展的歷程。

  在《中國經營報》的文章,有數篇被《新華文摘》的“論點摘編”摘登。有一次,甘肅省委黨校的一位教授打電話給我,一再追問《新華文摘》的一篇署名和我相同的人寫的原文發表在《中國經營報》的文章,是不是我所寫。我讓他念一下內容,原來正是我在《中國經營報》的有關轉移支付的一篇文章。後來,還偶然看到我發表在《中國經營報》的有關土地出讓金的文章也被該刊“論點摘編”摘登。

  社保問題是我關注的重點之一,早先曾在《中國青年報》寫過有關延遲退休問題的評論。2012年,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節目組的林圓圓打電話給我説,節目組通過發放調查問卷,發現很多人對于我有關延遲退休的觀點非常認同,決定邀請我作嘉賓,參與錄制節目,現場辯論對延遲退休問題的看法。但那時候我關注的重點已經轉移到了機關單位與企業退休待遇的雙軌制問題,對于延遲退休不再特別關注,不想參加節目。節目組對辯論內容做了調整,勸我參加節目説説我的看法,並訂好第二天去北京的機票。上場前,林圓圓告訴我,這檔節目的尺度完全放開,不要有什麼擔心,現場尤其要主動發言爭論。現場爭論十分熱烈,但我一直習慣于平時斯文謙讓的為人風格,怯于主動爭搶話題,一些想法沒有來得及説出來。

  對于養老雙軌制問題,後來國家作出規定,機關事業單位也要實行社保制度,參加社會養老保險,這被解讀為養老制度的並軌,我又寫了《養老保險制度只是改革難稱“並軌”》予以分析(2015年1月26日 )。此後有一天,《一虎一席談》節目組再次打電話邀請我去參加節目,就曾經在該節目辯論過的養老制度並軌錄制一期節目。由于時間緊迫,再加對于電視辯論這種方式並不擅長,就拒絕了邀請。此後圍繞社保問題寫了不少文章,從名義賬戶制、做實個人賬戶,到劃撥國資、養老金入市、企業年金、稅收遞延,一路緊盯不放,留下自己的思考,最近一期仍然是社保的,《養老保障第三支柱的稅收優惠政策需慎重選擇》(《中國經營報》2018年1月13日)。

  各種反響中,也有讓人哭笑不得的。比如轉載時刊發媒體被弄錯、署名被抹掉等。

  現在回頭看,8年時間在《中國經營報》發表的兩百多篇文章的觀點並不全對;有些問題的建議和對策,不夠成熟甚至缺少可操作性;有些預測和分析,也與後來發生的事實不合。但是這些文章體現了我對中國財政稅收現代化改革的獨立思考。財稅改革仍然是中國未來改革的重要內容,甚至可以説是核心內容。我努力寫好這個專欄,既是為了回報《中國經營報》的信任,也是證明自己有定力有毅力有能力做好這件事,更是為了對中國財政現代化進行鼓呼,作出一個有社會責任心的評論者應有的微末貢獻。

  2017年第27屆中國新聞獎評選中,我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加減法並舉》(發表于《甘肅日報》)榮獲文字評論一等獎。能夠準確地把握中央大政方針,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一宏大主題,高屋建瓴、舉重若輕地作出評論,這完全得益于我長時期對于財政經濟問題的觀察和思考,也得益于我長期專欄寫作練就的分析能力表達能力。這是對我十余年專注、執著、鍥而不舍寫作的肯定和獎賞。(作者是《甘肅日報》評論部副主任、高級記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杯:球迷百態
世界杯:球迷百態
花樣過端午
花樣過端午
廣州舉行端午龍舟勝景活動
廣州舉行端午龍舟勝景活動
江南水鄉周莊傳統端午習俗人氣旺
江南水鄉周莊傳統端午習俗人氣旺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004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