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本刊圓桌論壇:全國兩會該如何“提問”?7位記者分享提問心得
2018-06-12 11:08:38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 文/本刊記者

  主持人: 梁益暢 《中國記者》編輯

  嘉 賓:

  林 暉 新華社國內部中央新聞採訪中心政文採訪室記者 溫濟聰 《經濟日報》財經部記者

  江 娜 《農民日報》媒體融合與協調部主任 張 素  中新社政文部記者

  王仁貴 瞭望周刊社經濟新聞部編輯 程姝雯 《南方都市報》記者

  趙 倩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一個合格的記者應該如何提問”成為熱門話題。其實,這一熱點的産生有其基礎,因為兩會新聞報道競爭,最終都要落實到提問這一記者的基本功上。能提出好問題的記者,才能做出吸引受眾的報道,而記者如果在兩會現場提問不恰當,不僅浪費寶貴的機會,也會對所在媒體形象産生不良影響。

  《中國記者》一直對“在全國兩會這樣競爭激烈的場合,記者如何才能抓到提問機會並提出一個好問題”保持關注,在2007年和2012年兩會報道專題中都曾刊發過相關研究文章。

  今年,本刊再次聚焦此話題,邀請7位在今年或往年全國兩會新聞發布會、記者會等有過精彩提問的記者舉行“圓桌論壇”,共同探討上會記者如何不辱使命抓住提問機會,如何不浪費機會提出高質量的問題。7位嘉賓均是所在媒體青年記者中的骨幹,擁有多年兩會報道經驗,相信他們的經驗分享,能夠給媒體同仁今後的兩會報道工作提供頗具價值的參考。

  一、如何抓到提問機會

  中國記者:新聞發布會、記者會、部長通道、委員通道、團組會……兩會提問的場合很多,您如何分析判斷哪些場合可能抓到提問機會?

  溫濟聰:個人認為,今年在梅地亞新聞中心舉辦的新聞發布會、各代表團團組會以及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代表通道、委員通道、部長通道,記者只要提前3小時排隊並佔到較為理想的座位,均有可能獲得提問機會。

  相對來説,新聞發布會、各代表團團組會獲得提問的幾率更大。各部委新聞發布會一般會有10個以上提問機會,例如今年在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答記者問的記者會上,在現場很多記者舉手爭取提問機會的情況下,我多次站起來舉手,並在衣服上粘貼《經濟日報》的Logo,堅持到發布會快結束時,終于獲得了提問機會。在今年浙江省代表團開放日上,有近10個提問機會。而各省的發布會沒有部委發布會火爆,大約只有100名記者參加。如果堅持舉手,被點中提問的機會就會很大。

  張素:首先是前期在會議工作人員徵集問題時用“好問題”爭取提問機會,其次是活動散場時衝上前用“短問題”“熱問題”留住受訪者。這一點,我很佩服在外交部部長王毅答記者問結束時,用“外長,對近來侮辱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等‘精日’分子挑釁民族底線的行為,您怎麼看?”這一熱點問題留住王毅外長的記者。

  程姝雯: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全國兩會,是一個“集中發聲期”,政協、人大、部委、地方也都很重視用好兩會各場記者會、媒體會,主動對外發布和傳遞信息。記者需要分門別類研究提問對象,抓住對方特別想講、特別需要回應的問題去問,成功率會比較高。

  趙倩:伴隨著信息公開制度越來越規范,如果想要和相關部門負責人一對一更深入地交流,最好是根據採訪主題去團組會,當面“堵人”。我曾經在小組討論會上想辦法當面專訪過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楊傳堂,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住建部原部長姜偉新等人。一對一突破時,和採訪對象溝通的時間可能會更充裕,交流也會更廣泛。

  二、如何準備問題

  中國記者:在重點主攻的提問場合,您會如何準備問題?

  溫濟聰:個人認為,一般最好準備兩個問題,以一個問題為主,如果前面出現同主題的提問,便于更換題目。在今年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的記者會上,我針對所在媒體《經濟日報》的特色,提的是關于“金融扶貧”的問題。三大攻堅戰是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而金融扶貧是精準脫貧的重要助推力之一。這樣,老百姓會關注、監管層會關注、金融機構也會關注。這也是我在事先著重準備的問題。

  江娜:提出的問題有沒有含金量,是區分提問者到底是記者還是“網紅”的重要標準。一個真正的記者,不會為了提問而提問,為了刷臉而提問,為了炫技而提問。對于問題的準備,既是一個結合現場整體情況的應急調整,也是上會之前就梳理的個人關注點,更是長期以來深入一線的採訪觀察。

  以我2016年在總理記者會上對李克強總理的提問為例,我問:臨近收獲時,玉米臨儲價格突然下調,農民損失很大。我們有什麼更好的政策來幫助他們?這個問題是《農民日報》半年以來持續追問的問題。《玉米滯銷 農民著急》《糧價太低 賣掉心疼》……報社派出五路記者追蹤採訪,帶回來的報道讓人揪心。據專家估算,僅東北四省區種玉米的農民就因此減收200億元左右。因此,當我提問時,我知道這一刻有很多農民守在電視機前看直播。

  王仁貴:一般來説都需要從不同角度準備不少于三個問題,有的甚至需要五六個甚至更多。因為在重點提問場合,參與報道的記者很多,並不清楚何時能夠得到提問機會,如果準備的問題太少,前面獲得提問機會的記者可能已經把自己關注的某些內容問過了。

  在準備問題的過程中,記者通常是根據自己所在媒體的定位來尋找提問的角度。問題既不可以太寬泛,也不可以口徑太窄。既不能太過專業化以致大眾缺乏關注點,也不能缺乏專業性問一些大而不當的問題。

  程姝雯:一般至少會準備3—5個問題。擬問題的時候,一般會看此前一整年這個領域(或採訪對象)的重點新聞、相關動態,然後結合公眾關注的焦點來設計提問角度。

  《南方都市報》性質和風格決定了記者提問的方式和問題的設計一定是公眾關注度高的、直白的、直指問題核心的,甚至有時候聽上去還“蠻尖銳的”。比如這次全國人大的新聞發布會之前,我們也準備了好幾個問題。排序下來,最想問的首先就是修憲,因為修憲是全國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這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最重磅的議題之一,可以説是“必答題”。

  趙倩:重點準備的提問場合,通常會根據每一個部委分管領域至少準備5個以上的問題,通常在兩會開始前一個月左右就開始搜集整理。重點聚焦在近期出臺的新政策,大家關心的重點話題。比如交通運輸部,一定離不開城市擁堵、高鐵提速、共享單車等話題,而政府工作報告點到的亮點規劃,也要在提問中有所體現。這樣涉及的部委負責人可以就一個小問題展開回應。問題切口一定要小,不能泛泛而談,需要點到一個相對更具體的問題上。

  中國記者:除了問題,在提問前還需要注意哪些細節準備工作?

  林暉:一是著裝得體,盡量與發布會主題及所在媒體定位相符。二是牢記問題,事前將問題考慮成熟,避免提問時遺忘卡殼。可以提前將問題寫在採訪本上。

  溫濟聰:最好提前3個小時到達發布會現場,佔到理想位置。另外,注意團隊配合,每場發布會最好有2名以上記者參與,抱團提問效果更好。

  張素:一、了解受訪者。比如今年我在提問原財政部部長肖捷時,聯係他在去年兩會期間就同一議題的表態,形成“時間呼應”。二、確保個人形象與提問環境相稱,著裝大方,粧容清淡,認真嚴肅。

  王仁貴:如果對于流暢地表達問題有所擔心,那就最好寫下來,以備不時之需。有的記者可能私下已準備得很熟練,但在鏡頭對準自己時,還是會卡殼。另外,盡量在身邊放上一瓶水,可不時潤潤喉嚨,避免話筒到手裏了發現嗓子幹啞,但也不能喝得太多,免得中途去衛生間。還有一點就是盡量早些到,提前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前排位置提問機會相對較多。

  程姝雯:兩會的媒體記者甚至比代表委員還要多,想要提上問題,首先得讓主席臺上主持人看到你,搶個不錯的位置蠻重要,然後就是一直積極努力舉手。記者心態也要調整好,如果能搶到提問機會,別緊張,大大方方把最想問的問題清楚説出來就好。

  趙倩:提問前要舒緩緊張情緒,不要發生站起來就忘記問題的情況,所以最好把問題寫下來,以備不時之需;衣服並不需要特別華麗,簡潔大方就好。

  三、如何“搶”到話筒

  中國記者:無論哪個場合提問,競爭都很激烈,在“搶”提問機會這點上,您有何經驗?

  林暉:兩會上進行提問的雖然是記者個人,但代表的是所任職的媒體。因此,與其説是記者“搶”提問機會,不如説是背後的媒體“搶”提問機會。從兩會上獲得提問機會的媒體來看,國內媒體中通常是影響力較大的中央媒體、都市報媒體獲得的提問機會較多,但在一些部委負責人記者會、團組開放日等活動現場,不乏一些行業媒體、地方媒體的身影。因此,在不放棄每一次舉手提問機會的同時,也應該根據自身媒體特質,有的放矢、重點突破。

  溫濟聰:建議在競爭很激烈時,可以站起來舉手示意,並可向主持人展示自己所在媒體的Logo,會給主持人多一些印象;建議佔到過道位置或前兩排位置,這樣關注度會高一些;穿衣上,盡量穿著黃色、藍色、紅色等顯眼顏色的衣服,識別度更強。

  江娜:堅定的意志力會帶來強大的氣場。兩會的農業部長答記者問,對《農民日報》記者來説是志在必得的一次提問。但説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並非那麼簡單。以2017年的農業部長記者會為例,第一,《農民日報》派出了5個人,坐在不同區域,有的人分散坐,增加機會;有兩三個人坐在一起,制造“這個區域有很多人提問”的氛圍。第二,記者著裝要簡潔大方,顏色要讓主持人叫得出來,比如“穿藍衣服的記者”“戴紅絲巾的記者”等等。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每次提問時,舉手要迅速果斷,適度提早一點舉、延後一點放;目光要堅定有力,和主持人尋找眼神交流的機會,通過眼神努力表達意願。最後,就是這種“舍我其誰”的強大意志和氣場引起了主持人的注意,我們獲得了提問機會。

  另外,還可以在適當范圍內,想一些技巧。我最難忘的一次,就是2016年總理記者會的提問。當時,我舉著“農民”字牌,爭取到了額外的提問機會。那次記者會上,第一個問題關于股市,第二個問題關于宏觀經濟……轉眼已經將近10個問題,沒有一個問題涉及“三農”,我看了看時間,留給提問的機會已經不多。但是那一年,我帶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上會,是我過去半年裏每次採訪都會被反復訴説的問題,我覺得必須要在這樣的場合提這個問題,為背後億萬農民代言。所以,我決心用上“秘密武器”,再一次提問時,把一直抱在胸前的一張白底紅字寫著“農民”兩個大字的字牌舉了起來。之後,我一次一次的舉起字牌爭取提問,直到最後發言人傅瑩已經在徵求總理意見是否可以結束,我仍不放棄,又一次高高地舉起字牌。而這最後一次,機會終于到來。于是就有了總理笑説“讓我這個當過農民的人于心不忍”,而給予的額外的提問。

  我覺得在這個事件中,要注意四點:

  第一,不能違反規則、破壞秩序。會前強調會議紀律時,如果明確説不可以舉牌,那作為黨報記者,不能公然違反規則,但是沒有禁止的事情,是可以想一些策略的。當然,這個策略還必須遵守一條原則,就是不能破壞會場秩序,不能為了提問影響到會議。

  第二,提問經得起檢驗。這樣費勁地去提問,提的這個問題究竟值不值得問,是真的想問問題,還是想刷存在感,這是判斷提問行為是否得當的根本檢驗標準。所以,還要求我們帶著現實中真切的問題,帶著記者的觀察與思考去提問。

  第三,提早做好準備。記者會之前我就提前找了一家打印店做好字牌。記者會當日,淩晨三點鐘我就去人民大會堂門口排隊,所以最後位置居中,也比較靠前,這是爭取到提問機會的先決條件。

  第四,抓住轉瞬即逝的時機。在那場記者會中,實際上總理回答完前面的問題,已經很晚了,總理在説“于心不忍”的時候,實際上並沒有決定要額外多給一個問題,也許只是想表達一下對農民這個群體的情感。但是,我沒等話説完緊接著就站起來了,也是這時候,總理才決定要多給一個提問機會,才有了最後的一個問題。

  張素:1.積極舉手;2.耐心聆聽其他同行的問題;3.功夫更在場外,要努力得到會議主持人及其所在機構的信賴。

  王仁貴:從個人經驗來看,可以提早到會場,了解會議主持人信息,如有可能應努力當面表達希望提問的意願,甚至清晰告知自己關心的方向。主持人一般不會明確表示一定給你機會。但在記者會舉行過程中,主持人發現還有比較重要的問題沒有人問到,這時不排除機會就來了。當然了,爭取提問機會也是一個體力活,每一次提問機會都要不斷舉手示意。記者連續不斷舉手後打動主持人,最終爭取到提問機會的並不少見。

  趙倩:首先要積極,至少要保持一直在爭取機會,並且準備的問題一定要專業。如果好不容易爭取到機會,卻問一個很平庸無趣的問題,估計以後再要爭取機會就很難了。

  四、緊張嗎?如何緩解

  中國記者:如何緩解提問時的緊張?有什麼妙招?

  林暉:能夠參加全國兩會報道的記者,通常都具有一定的新聞從業經驗,應該早已習慣了提問、採訪。兩會的特殊之處可能在于大量記者會將通過廣播電視和互聯網現場直播,給提問記者造成一定心理壓力。我認為關鍵是端正態度,把兩會提問視同日常履職的一項基本工作,不因為提問對象職務比平時接觸的高,或發布會關注人數比平時多影響心態,保持一顆平常心。

  溫濟聰:建議針對發布會主題,提前兩天準備好問題,並背誦下來;在家裏可以對著鏡子提前演練;提早去發布會現場,提前感受發布會緊張氛圍,這樣利于緩解壓力和緊張度。

  張素:擺正心態,提問不是作秀,記者不是藝人,減少“我”的成分。

  王仁貴:首次上會的記者可能難免緊張,但連續多年報道兩會後,已談不上緊張了。最好的“妙招”就是最充分的準備,不打無準備之仗。

  程姝雯:個人感覺多少會有一點點緊張的,這也正常,想一下“提問是記者的工作”就好了。可以把自己想問的幾個問題寫在採訪本上,如果獲得了提問機會,隨時看一下,也會好很多。

  趙倩:緩解提問的緊張其實並不難,首先要專注聽發言人此前説過什麼,避免提出和前面提問者一樣的問題。此外,忽視大量相機鏡頭和攝像機的存在,把提問當一個普通的採訪,自然就不容易緊張了。

  五、好問題與不理想的提問

  中國記者:您認為,哪些不當的提問方式是合格記者應該避免的?

  林暉:一是帶入太多個人色彩,將兩會提問當作一場“個人秀”。二是提問語態不妥,以仰視或俯視的姿態對待提問對象,不能平等待之。

  溫濟聰:問題前綴鋪墊過多、與主題無關、提問語言表情過于做作等。除了簡單的暖場寒暄,所有問題都應直截了當,用最簡明扼要的語句表達最準確的問題,不用“你怎麼看……”這類極度開放、實質沒有問到任何新聞點的提問;盡量不要復合提問。每次保證只問一個問題,然後快速推進。最好每個提問保持在30秒以內。

  江娜:1.為了刷存在感而提問。2.陳述冗長,佔用太多時間。3.提的問題覆蓋面不夠、新聞性不夠等等,浪費寶貴提問機會。4.提的問題以表揚為主,給對方“送梯子”,不夠專業。

  張素:問題太長,不必要的背景不用交代;問題太多,兩會這樣的場合,尊重同行;作秀痕跡太重,“記者不是主播,記者不是藝人”。

  王仁貴:記者獲得提問機會,是代表所在媒體發問,告知自己所在的媒體,這是會議的要求,但別把提問當作秀場,沒人在乎你是誰,只看你能否問出高質量的問題,即使是非常著名的主持人、評論員提問也會特別注意這一點。記者的提問,要盡可能清晰簡潔,在相對少的話語裏傳達出重要的信息,這是水平的體現。切忌大段論述自己的觀點,最後再來發問,長篇鋪墊只會讓人反感。記者所提問題一定要有針對性,別提那種“老虎吃天無從下口”的問題。比如“十八屆三中全會對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部署,對此你怎麼看?”這樣的問題受訪者怎麼回答?再比如,“這是黨的十九大後首次召開的全國兩會,你有何感受?”這類提問就是沒有實質內容的問題。

  程姝雯:不屬于對方工作范圍內的問題,比如去人大會上問政協工作、去政協會上問應該由部長回答的問題,顯然不合適。

  中國記者:您認為什麼樣的問題是好問題?

  林暉:以小切口反映大主題,社會廣泛關注,表達簡潔有力。

  溫濟聰:主題鮮明、簡明扼要、受眾關注度高、貼近民生等。

  張素:短的,提問者真正想問的,老百姓真正關心的。

  王仁貴:好的問題是既回應了社會關切,又給受訪者較大回應空間的問題。好問題最好有銳度,讓人能感受到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同時又不至于讓人覺得咄咄逼人,讓受訪者難以回應。如果用一句話總結,那就是産生新聞點的問題都是好問題。

  一場記者會的舉行,其實是有多重功能的。它既回應了社會的熱點、焦點或難點,也給答問者提供了總結回顧過去工作、傳達政策方向的平臺。通過這樣的問與答,準確傳遞出了政策信號。一個好的問題提出來後,大家其實瞬間就能聽出問題後面的背景,這其實也是提問者功力的體現。比如今年總理記者會上關于會否繼續採取接管風險較大企業的舉措和會否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的提問、一些省區養老金“被擊穿”出現收不抵支情況後如何養老的問題等,都是很不錯的問題。

  程姝雯:好問題是結合社會關注熱點、焦點事件,問出公眾心中困惑,又能夠請對方就熱點焦點事件的核心關鍵來作答,回應社會關切的提問。比如這次在人大記者會上,我的同事吳斌就扶貧資金使用問題提問:“我注意到去年有7.3億扶貧資金被發現虛報冒領,擠佔挪用,請問怎麼看待這樣的一個數字?為什麼會存在這麼嚴重的問題?有沒有什麼制度措施可以避免,讓扶貧資金發放可以更到位、有效、及時?”這是扶貧工作公眾關注度很高的一個問題,因為大家都期盼扶貧救命錢能真正花在刀刃上、真正能起到好的效果。

  趙倩:好問題一定切口小,在和全國政協前發言人趙啟正先生交流中,他談到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一位記者問,全國兩會開一次花了多少錢。這個問題當時把趙啟正先生問住了,他事後查了資料,專門給那位提問記者發去了書面數據。而這個問題簡單明了,單刀直入,答案很多人關心,自然是好問題。

  中國記者:您認為什麼樣的問題不理想?

  林暉:一是問題冗長拖沓,背景介紹過多,讓採訪對象抓不著頭腦。二是問題過于空洞寬泛,讓採訪對象無從答起。三是一次提問多個問題,容易讓採訪對象回答完一個問題後忘了後面的問題。

  溫濟聰:問題前綴鋪墊過多、與主題無關、提問語言表情過于做作等。此外,問題太大也是差問題。例如“您如何看待當今的世界格局”這樣過于寬泛的問題,沒有任何針對性,也沒有時效性,發言人很難在短時間內有高質量的回應。

  張素:冗長的;提問者只是為求上鏡或其他目的;一個明顯帶著誘導性的問題,比如“取得哪些成就”。

  王仁貴:觸碰底線的問題、大而不當的問題、提問比回答還要長的問題、沒給受訪者留下回答空間的問題、“抬轎”類的問題(先談了一堆成就)、落後于政策走向的假問題等,都需要注意。

  趙倩:提問泛泛而談,不在點子上,既不是問一個具體政策發布之後的執行情況,也不是問對于一個公眾關心的問題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一定不是好問題。所以記者在提問之前一定要做好功課,比如要對信息發布部門的工作非常熟悉,了解最近的政策走向,了解公眾關注聚焦熱點在哪裏,有針對性地提出問題。如果功課都不做,甚至連部門公布的資料和信息都不掌握,自然不可能提出好問題。比如,有一年全國政協新聞發布會,有記者問政協有多少女委員。這個自己就可以查資料,發言人只需要告訴他上網查就好。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也並不會讓公眾獲取更多有價值的信息,自然不是好問題。

  六、提問的背後是綜合素質與能力的考驗

  中國記者:從您的工作經驗看,一個能提出好問題的記者,通常具備哪些素質和能力?

  林暉:一是擁有較深厚的知識儲備,對社會關注的熱點問題想得深、看得透、把握得準。二是擁有較豐富的業務實踐,具備一定的採訪提問經驗和技巧。三是擁有較強大的抗壓能力,能在高強度的新聞職業生涯中勇往直前。

  溫濟聰:對所跑領域業務扎實、基本功底好,有較強的應變能力,口才較好,普通話較標準,具有團隊協作意識等。例如,要具備隨機應變,及時追問與插問的能力。當沒有被叫到提問時,記者不要慌張,需要盡快平靜下來,集中注意力,認真聆聽別的記者提問與發言人的回答,並且結合自己已經掌握的情況,及時發現新的有價值的新聞線索,提出新的問題。

  張素:帶著思考的記者;減少“我”的色彩的記者;具備較強的表達能力和臨場反應。

  王仁貴:提問是記者功力的體現。一方面,反映出記者在某個領域是否有較為深厚的積淀。只有對相關領域有全面的把握,才能把準該領域當下的關鍵,也才能提出真問題。某一領域,如果一個記者平時幾乎不涉及,那就很難知道問什麼好,也難以準確判斷問什麼內容不適當。其感興趣的或覺得很新鮮的內容,也許在長期跟蹤的記者看來早已不是問題,一張嘴就可能成為笑話。另一方面,如果是面對面的採訪,除了自己準備的問題外,還要根據受訪者的回答調整提問方向,把握其回答的核心信息。

  程姝雯:能不能提出好的問題,其實非常考驗記者日常的積累、視野和思考,所以南都一直很提倡、鼓勵記者成長為專業型的記者。保持對自己報道、關注領域的好奇和新鮮感也很重要。記者在報道中很容易遇到這樣的瓶頸:因為熟悉了、專業了,提問也慣用專業的語言,關注的問題變成了非常專業、甚至是過于小眾的問題,有時覺得這個領域的情況已經討論過很多遍,不太能問出新問題。這時需要記者具備一種“跳出來”、保持好奇、保持新鮮感的能力。另外,還需要現場隨機應變能力。如果這個問題前面被問過、或者談到過了,怎麼辦?這時候需要記者有進一步“追問”的能力、現場應變的辦法。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五次包攬世界杯金牌 跳水“夢之隊”“無敵不寂寞”
第五次包攬世界杯金牌 跳水“夢之隊”“無敵不寂寞”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973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