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018全國兩會:我專訪了楊利偉
2018-06-08 15:38:24 來源: 《中國記者》雜志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內容提要 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作者任《羊城晚報》特派北京記者,成功專訪到中國航天第一人楊利偉,以及分別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人大代表的中山大學黨委書記陳春聲、校長羅俊。應受訪者要求,都沒有拍攝視頻,也沒有採用任何創新的形式,只用一支筆完成報道。報道仍然有很高的轉載率。本文以這兩次專訪為例,分享在全國兩會背景下高端訪談的採寫思考。

  關鍵詞 全國兩會 訪談 新媒體 羊城晚報

  □ 文/王 倩

  一、確定採訪目標

  見到楊利偉的那一刻,我深深感到,他仍然是個對宇宙充滿好奇和敬畏的人

  由于政協分界別開會,每個小組最多只有1至2名駐粵委員,無疑,更多的省外知名人士也是記者關注的重點。在全國兩會上地方媒體要跨省採訪代表委員是很有難度的事,但對地方媒體來説,全國兩會又是一次難得的能夠接觸到省外名人的機會。如何尋求突破,如何在不違規的前提下完成高質量訪談?我一直在思考。

  2018全國兩會期間,我專訪到了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副主任、特級航天員楊利偉,《羊城晚報》成為唯一一個專訪他的地方媒體。

  為何把目標確定為楊利偉?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建設航天強國。而在普通老百姓的理解中,航空航天代表著尖端科技發展的一極,相比很多高精尖科研領域,航空航天也是非常直觀容易理解的一個領域。所以我一直希望能在航空航天領域的政協委員中進行高端訪談。

  查詢本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時發現,能夠查到的資料顯示,有至少26名委員從事和航空航天相關的重要工作並擔任重要職務,其中有如中國航天科工二院院長、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宇航部部長、中國探月工程總設計師、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設計師、長徵三號甲係列運載火箭總設計師等等,還有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長等從事航空航天教育工作的專家。

  這些專家有一個共同點,除了談專業技術和目標規劃,很難涉及更多內容,特別是航空航天涉及大量國家和軍事機密,對于新聞報道來説,禁區太多,很難施展。而且,專業技術方面雖然他們是權威,但《羊城晚報》作為大眾傳媒,面對的受眾絕大多數不具有專業技術知識背景,過于專業的內容並不適合。

  所以兩會結束後回顧可以發現,以上這些專家只有極個別接受了央媒如人民網和央廣的短時間訪問,篇幅都不長,談的也不多。大多數都只是在群訪和路上被“截訪”時,匆匆拋出一兩句話。

  于是我想到,航空航天最吸引人之處在于這是一項具有高度探索性的科研,親身經歷會比理論知識更加抓人,對于大眾傳媒來説,相比專家,航天員顯然是更有故事的人。

  政協委員中有兩名航天員,一位是航天員大隊二級航天員張曉光,另一位就是楊利偉。毫無疑問,楊利偉無論從地位、經歷還是知名度上,都是最佳採訪目標。而且,今年政協會議期間,楊利偉多次通過委員通道、大會發言等公開方式露面,講述航天故事,這透露了一個信息——他並非不可觸碰!

  專訪楊利偉,問什麼?談什麼?我想了很久。中國航天員飛天的故事在他此前數次公開演講中都有詳細講述,但關于他本人以及宇宙,人們還是充滿了猜測和遐想。甚至,網上還有各種謠言。似乎沒有人真正問過他,究竟是怎麼回事。

  其實在真正見到楊利偉之前,我都不能確定這些問題到底能不能問,甚至,我也不知道專訪能進行多長時間,我會不會中途被趕出去,畢竟他的身份特殊,限制也多。但從見到楊利偉的那一刻起,我深深感覺到,他仍然是個對宇宙充滿好奇和敬畏的人。關于宇宙的話題,他應該願意聊。

  不如就從他的親身經歷入手,談那些對神秘聲音的探究,談那些他用身體感受到的每一個零部件的進步,甚至從自身經驗出發,聊聊他對美國當年登月真實性的看法。沒想到,我的好奇激發了他的興趣,一個又一個小故事講個不停。當談到近視科學家很快也能上太空時,楊利偉露出的興奮笑容絲毫不亞于我。而這個説法是之前沒有被官方明確過的,我找到了新聞眼!

  對楊利偉的這次專訪,其實我觸碰了不少之前被限制的話題,但談話一直在非常輕松愉快的氣氛中進行,每個人都充滿好奇,像是一場晚餐後的老友聚會。專訪結束後,楊利偉身邊很熟悉他的人對我説:“王倩,你的問題提得好,我們跟他聊過那麼多次,從來沒聽他説過。”

  讓受訪者説他最熟悉也最關心的話題,而不是死板地圍繞提前制定的提綱或思路,應該是名人訪談最舒服也是最有收獲的方式。

  二、難訪的“名人”如何突破、訪到?

  中山大學黨委書記陳春聲、校長羅俊,分別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人大代表同時參加全國兩會,在全國高校中極為罕見

  《羊城晚報》每年全國兩會的報道工作安排中,負責政協會議的記者一般是2-3人,今年只有兩名記者持證。由于政協和人大的安排不同,住粵政協委員不像廣東省人大代表那樣集中在一個駐地,而是按照不同的界別分散到不同的駐地和會場。今年64名委員分散在8個駐地,參加26個界別的分組會議,而且各個駐地相距數十公裏,每天最多能完成1至2個駐地的採訪。在僅有兩名記者的情況下,還要參加全體大會和發布會、記者會等重要流程,如何完成如此分散的採訪工作?又如何在盡量不顧此失彼的同時抓住熱點、做出亮點?

  從地方媒體的視角出發,抓住本土委員,結合本地社會熱點,是最好的操作方式。所以在日程安排上,我和搭檔每天都按照事先選定的重點目標確定駐地方向。我從一開始就把目標集中在了中山大學黨委書記陳春聲身上,作為華南第一學府掌門人、副部級官員、新任全國政協委員、人文學者和教育改革家,陳春聲身上集中了太多熱門標簽。

  陳春聲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不僅是廣東省黨代會的代表,還是十九大代表。同時身兼黨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更為少有的是,中山大學校長羅俊今年是全國人大代表,書記和校長同時在北京參加兩會。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陳春聲此前從未以個人名義接受過媒體專訪。這一點,無疑對任何一名記者都極具吸引力。這些因素疊加,讓我明確了此行的第一目標——專訪陳春聲。

  作為日常跑高教線的記者,我其實非常熟悉陳春聲,不僅在各種教育和政治類的會議上經常見到他。而且,我還曾獲邀參加了中山大學支教團的採訪活動,那次採訪翻山越嶺非常艱苦,陳春聲作為帶團領導,和記者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盡管私下裏非常熟悉,但在接受採訪的問題上,陳春聲卻一直非常謹慎,即便在那次長途旅行中,只要記者一提到專訪,他都會婉言謝絕。

  如何突破?央媒沒有專訪過他,最為熟悉的記者朋友也沒有專訪過他,可見身份和關係都不是打動他的關鍵。

  那麼只可能是話題。我花了很長時間仔細研讀了陳春聲公開發表的各種文章和論著,包括與他有關的書籍,試圖從中找到他最為看重的內容。

  最終,在一本中大前校長黃達人寫的《大學的根本》中,我找到了答案。在這本書中,黃達人和陳春聲有一段對話,陳春聲説:“對于人文學科的‘有用性’,我想打一個比方:一個家裏最有用的地方是廁所,其次是廚房。家裏最沒用的東西,數來數去可以説是墻上挂著的那幅齊白石畫的蝦。但是家裏有客人來了,你會帶他去參觀廚房和廁所嗎?我想,大家坐在客廳評頭論足討論得最起勁的,恐怕還是齊白石畫的蝦。這就是人文學科。”

  這段話不僅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睛,更緊緊抓住了我的心。就在2018年初,中大剛剛成立了中山大學人文學科發展委員會和中山大學社科學科發展委員會,同樣在今年初,清華大學公布了18位首批文科資深教授選聘名單,這些措施都引發社會輿論的關注和熱議。而這一切的大背景其實是,無論從國家層面還是廣東省,全力發展理工科學科和理工類大學才是時代潮流。甚至,廣東省教育考試院公開向考生呼吁,希望大家選擇理工科專業。那麼人文社科的發展怎麼辦?有志于文科方向的學生未來如何規劃?

  我本來正是希望通過全國兩會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看到陳春聲的這段話豁然開朗——這一定是他非常願意談論的話題!

  果然,這份提綱發出後,我得到了那個期盼已久的許可。

  那天的專訪,陳春聲的開場白是:“我今天説的話可能都不能登出去。”很少有機會和重要受訪者聊兩個小時以上,那天,如果不是天都黑透了要趕回去寫稿,估計還能繼續聊下去。

  務虛,也許不是一篇專訪稿最吸引讀者的部分,卻可能是打開受訪者心門的鑰匙。(作者是羊城晚報政文部採訪室副主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興安嶺火場火消人未散
大興安嶺火場火消人未散
小鎮博物館展膠東民俗
小鎮博物館展膠東民俗
美麗鄉村遊
美麗鄉村遊
成都51歲考生第22次走進高考考場
成都51歲考生第22次走進高考考場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957805